Celer NetWork 創始人董沫介紹 Layer2.Finance「原地擴容」方案的起因、用戶場景、生態建設和代幣經濟學等。

受訪者: 董沫,Celer NetWork 創始人
採訪 & 撰文:潘致雄

作爲一種全新二層網絡的嘗試,Celer 提出了 Layer2.Finance 的「原地擴容」概念,在不改造一層網絡的前提下爲用戶降低使用 DeFi 的門檻,讓更多人用得起鏈上金融業務。

今年將會有多個二層網絡上線以太坊主網,屆時有望大範圍降低以太坊網絡的使用成本,但前提是大多數應用都需要去特定的二層網絡部署「專用版本」,獨立於一層網絡。

這還可能會帶來流動性碎片化的問題,比如 Uniswap 的 V3 版本就還沒公開過如何協調 Layer 1 版本和 Layer 2 版本的流動性,或許就只能靠做專業市商在不同網絡部署資金,執行做市策略。

巧合的是,有兩個團隊都考慮到了這個問題,不約而同的提出了將流動性聚集在一層,而資金和指令調配放在二層的擴容方案,分別是以色列研究團隊 StarkWare 的 DeFi Pooling、Caspian 和 Celer 的 Layer2.Finance。

StarkWare 的兩個方案目前還在概念階段,需要基於後續網絡的升級纔可以實現,而 Celer 的方案則推進的更快,目前已經進入了測試的階段。

其實鏈聞此前已經在多次的 Layer 2 報告和內容中提及 Celer 在這方面的進展,但是爲了更好的瞭解團隊對於 Layer 2 格局的思考,我們採訪了 Celer NetWork 創始人董沫博士,瞭解這套方案的起因、用戶場景、生態建設和代幣經濟學方面的考慮。

專訪 Celer 創始人:二層技術如何降低 DeFi 使用門檻?董沫,Celer NetWork 創始人

以下是採訪實錄:

潘致雄:Celer 這套方案最早怎麼誕生的呢?有沒有別的項目給你們一些靈感?

董沫:我覺得這是一個自然的演進,主要的出發點是解決真正的需求。

一個比較重的需求就是對簡單使用的需求,人們羣衆對簡單使用 DeFi 需求。但是這個需求真的很好解決了嗎?其實沒有。在 Layer1 上解決這個需求的話,面臨着一個比較大的取捨。雖然看起來簡單了,但實際上舍掉了對便宜的使用 DeFi 的這個需求。

而對便宜的 DeFi 的需求就是第二個需求。我們可以看到不管是 Heco 也好,還是 BSC 鏈也好,它後面除了有交易所強大的用戶資源背書之外,其實更反映的是需求溢出,很大程度上都是有大量的小用戶因爲交易所手續費過高,沒有滿足參與到現在以太坊所謂的主流 DeFi 生態當中,相當於他們被趕出自己的居住地,被趕到了各種各樣其他的 Layer1,尤其是像交易所 Layer1。我覺得他們做的都很好,做生態做得也很不錯,滿足了大家的需求。

能不能用更好的方法去解決整個問題呢?現在大家都在做 Layer2,大家統一的想法就是來了 Rollup 之後,把所有的 DeFi 協議在 Rollup 上面跟進。實際上這裏面沒有那麼簡單,在這裏做一個斷言, DeFi 的遷移絕對不是一蹴而就,是一個相對來說比較緩慢的過程。另外將來不會是一個 Rollup 天下通喫,這個東西很難。

Rollup 擴容並不能無限擴容,因爲它的核心是交易數據上鍊。它真正能擴容的話,現階段來說百倍頂到天了。此外成本也沒有降低那麼多,成本降低基本上把交易手續費,例如像大戶一筆交易可能幾千的 GAS,在今天的以太價格和 GAS Fee 的情況下,其實就是降回了熊市期間的交易手續費,肯定比熊市期間的交易手續費更低一點,但是沒有真的降到很低。它對複雜交易手續費降低可能更好一點,但是對於我們轉賬降低沒有那麼多。

在這種情況下,一個 Rollup 肯定不能承載所有 DeFi,或者是將來的用戶活動,所有的用戶活動上來之後這個 DeFi 本身變成了一個資源緊張的地方,它的交易手續費也一定會上漲。這是第三點,是對整個 Rollup 擴容的整個前景是有一些擔憂也好,或者說有一些意見上的保留也好。

這也是刺激我們去想這個方法的原因之一。我們由現在整體的需求和對未來發展的一些前景的看法出發,去做了 Layer2.Finance。

潘致雄:我和其他人在聊 Celer 這套新方案的時候,很多人也都會提出和 StarkWare 和 DeFi Pooling 的確有一點相似的地方,你們之後會有哪些差異化,或者說直接進行一些合作?

董沫:StarkWare 目前處在方案的狀態,離實現它相對來說比較遠。從技術角度來講的話,Layer2.Finance 建立在一個 Optimistic Rollup 的架構上面。爲什麼一開始選擇 Optimistic Rollup 架構呢?因爲它開發起來快,一開始上線的時候成本也低。

假設是基於 StarkWare 這個解決方案,大家的解決方案思路都差不多,StarkWare 可能從用戶交付的角度更復雜一些,它要讓用戶去簽名三個交易,每次用戶在鏈上的交易手續費都是類似於我們的 3 倍。StarkWare 的好處是:StarkWare 解決方案雖然花費相對尤其在前期比較高,但是後期量上去之後,不管這個東西有多大,這個飛機大概的固定成本就是那麼大,我們估計了一下這個量大概有多少的時候可能會出現改變呢?大概是有 30 萬-40 萬日活的時候,我們假設日活每天去發兩筆交易,這個時候纔開始真的重要。在這個之前,基本上來說都是 Optimistic Rollup 的成本會更低一些。

ZK 的好處在於它快,它不是算的快,因爲用 Rollup 技術,衆所周知 Rollup 有一個挑戰期的問題。我們在每次鏈上到鏈下聚合的時候,這個聚合的過程中我們首先把聚合的指令發出去,但是現在我們認爲的鏈上的聚合情況,大家應該往 Rollup 分多少錢。核心來講這個東西和取錢沒有太大的區別,因爲要動大家庫裏面的錢,在這個過程當中需要有一個挑戰期。當然好的一點是,我們這個挑戰期不會需要像 Optimism 那麼長,因爲在 Optimism 上面的交易是非常複雜的,是整個 EVM 的全集,大家要驗證之類的會比較麻煩。

但是對於我們來說,整個交易是非常簡潔,或者我們上面的交易指令是非常簡潔的,一共就兩種指令,驗證起來非常快,挑戰期不需要那麼長。當然無論如何肯定會有一個挑戰期,這個挑戰期大概在小時級別,比如一小時,或兩小時。在這種小時級別的挑戰期,在 StarkWare 上面會好處呢?比如說在 StarkWare 上,大家去聚合,聚合的時候再生成這個資金分配需求後,這個資金分配需求就可以立即執行,不需要去等挑戰期了。

但是,再次說明這個東西還是人多了才重要,就是說當人少的時候無論如何也要在鏈上等一段時間,比起挑戰期來說,在鏈上等公共汽車來上車的這段時間,或者等足夠聚合體量的這段時間,其實比起所謂的挑戰期來說,並不會短太多。

我們總體覺得,ZK 這套技術在人特別多的時候特別好用,但是 Optimistic Rollup 是人少的時候特別好用,它當然比 Layer1 還要便宜很多,但是你說是不是 ZK 會更好?我們覺得應該肯定會更好的。對於 StarkWare 來說,好處就是它不像 EVM 那麼複雜。

潘致雄:關於 Layer2.Finance 從產品的定位角度是怎麼考慮的?不同產品有不同的用戶畫像,我覺得現在的以太坊 Layer1 上的這些產品都是偏鯨魚用戶來用的,Layer2.Finance 的用戶畫像我相信跟他們不太一樣,它適用的場景可能也非常不一樣,是不是有一些場景相對於其他 Layer2,或者相對於 Layer1 來說,Layer2.Finance 更適合一些?

董沫:我們對於整個產品的用戶畫像和產品的市場匹配,是用歷史發展的眼光來看的,我們整體來說是三步走的節奏。

第一步,是承載需求的溢出。我們之前做過用戶調查,所有聽說過 DeFi 的人裏面,只有 20% 的人真的用過。這個比例是很令我們激動的,說明有大量的用戶需求沒有被髮掘出來,這還是包括了像 BSC,HECO 等等這些東西。

我們繼續問你爲什麼不用?兩個原因,一、太複雜;二、太貴。就是這兩個原因。「我用了 DeFi,我不知道這東西靠不靠譜,我也不知道這個東西的原理是什麼,也不知道錢往哪兒放。」像 Curve 這種很穩定的「百年老店」,用起來卻較爲麻煩,得弄明白放一個 token 的時候可能會發生多少滑點,質押完 token 之後還要把 LP 質押到別的地方,那麼多池子,每個池子是什麼意思,有什麼樣的風險,用戶一無所知。在這種情況下,易用性很重要。

第二點,好不容易弄清楚玩法,一但接觸發現手續費高昂。其實 Celer 首先要去承載這一部分的需求,Layer2.Finance 從技術上來講是用 Rollup 去擴容降低成本,但是在降低成本擴容的這個過程當中,帶來了一個副作用,或者是副好處,產品本身是一個非常易用的用戶界面,我們做到了像 Insta Dapp 這樣的聚合器沒法去做的事情,即正反饋的增強用戶留存。當用戶一開始作爲小白用戶來到 Layer2.Finance,他看到這裏面一共只有四個按鍵,有兩個鍵是進出 Layer2.Finance,剩下兩個鍵是取錢到協議和把錢提出來,一共有四個按鍵,還有 APY 顯示沒有複雜的東西。

對於用戶來說這是一個非常友好的用戶界面,用戶不需要管裏邊的挖礦是幾層套娃,這些我們會幫用戶提煉出來,並給出使用建議。不管用戶使用與否,從用戶剛開始用比較簡單的協議,其用戶生命週期是可以成長的,可以逐漸去用更具有風險性的協議,而且他不會撤出。因爲他知道他沒有必要撤出,並不是說不撤出會有更多的好處,他在裏面的交易手續費比他在外面的交易手續費要低。所以從他自己的角度來說,沒有必要把自己的錢拿出去,可以有很長效的留存在這樣的聚合器裏面,Layer2 的聚合也就做到了 Layer1 不能幹到的一些事情。這是第一步。

第二步,我們先把第一步走穩,第二步很有意思的一點,就是承載需求的增長:對金融投資比較感興趣的新生的用戶,相對於所謂的早期用戶,他們也是能夠通過這樣的協議來去更好的獲得自己資產的收益。

第一步、第二步主要的區別不是在技術上的區別,主要的區別是在產品上的區別,第一步的時候界面做得很粗糙。比如說我們現在測試網的界面,這上面就只寫了 Compound 的標,用戶其實也不知道是什麼,團隊也知道這個東西對不好,但是目前這已經能夠承載一些需求溢出了。

第三步,我們要接入圈外用戶,我剛纔一直在說互聯網產品,其實 Celer NetWork 擴容生態當中有 CelerX 這個產品,該產品現在也打通用戶了。這樣的情況下生態中用戶是非常多的,怎麼能夠讓他能夠聚合到更加原生態區塊鏈用戶的流程當中去?這個是比較有意思的一件事情。

潘致雄:我是這麼理解的,如果有一些對價格比較敏感的應用,Layer2.Finance 似乎不是這麼合適?比如說 Uniswap 上面的一些交易,Curve 我覺得是可以的,但是 Uniswap 就不一定。

董沫:是這樣的,對於 Uniswap,Layer2.Finance 可以給它提供 LP,這就是我說在第一步、第二步之間是有區別的,第一步是說不管放什麼 token,只要是主流的都提供 Uniswap 的策略。該 Uniswap 策略就是把 token 換成某一個交易對 1:1,換完了之後放到裏面,而這難免會導致風險有所上升。比如說你放 USDT 進去,然後 USDT 到 ETH,ETH 波動了你的整個持倉就會受到影響,這不可避免。

潘致雄:Layer2.Finance 和應用集成還是相當有關係的,雖然你們可以直接去集成 Compound,或者是 Uniswap,不和他們打招呼,或者是什麼都可以,但是初期你們可能會選擇哪些應用,以及比較深度的進行合作的,以及後續可能會有哪些方向會考慮加入?

董沫:肯定是慢慢來,我們希望能夠有正確的預期,不是說 Layer2.Finance 一上線,世界上所有的 DeFi 協議我們都能夠接進來。

其實對接 DeFi 協議而言,我們希望:一是做到接入的協議之間一開始是相對穩定的,二是在網站最開始的時候有相對的差異化,比如說有一些借貸協議,我們可能在借貸裏面選一個,可能去在像穩定幣的流動性池子裏選一個。如果我們上 DEX 的話,大家有不同的風險偏好這個系統才能轉起來。

我們希望看到用戶使用的流程是在各個不同類型的協議之間大家來回去切,因爲大家的利率波動比較大,同類型的協議也可能切換,我們會找一些有差異化的協議,比如說像 Sushi Swap,Uniswap 現在差別越來越大,我們都會考慮接入,這是最開始。

這裏面其實有一些別的東西,我們希望的是做組合協議,類似於 Yearn 的概念,我們通過一個統一的協議接口去把多個 DeFi 協議組合起來。比如說我剛纔舉的那個例子,在 Maker 裏面去借 Dai,再把 Dai 放在入流動性池子,我覺得這非常可行,像這個協議也可以去做。

但是我們最終希望能夠把它作爲一個公開的 SDK (軟件開發工具包),或者平臺,只要是這個生態,或者是隻要是開發者想要去接,都可以去接。我們會講一下整體的接口是什麼樣子,大家可以嘗試把很多亂七八糟東西接到這個上面,我們可能都會用,這是 DeFi 協議層面。

除了協議層面,我剛纔也提到了,包括我們幾個合夥人,我們整個團隊,大家一直想做的一件事情,就是怎麼樣能夠把更多圈外的人帶到圈內裏面,出圈類型的應用生態也會去接。

潘致雄:Maker 借出 Dai,Dai 放到 Yearn,這個很有意思。

董沫:Dai 可以各種放,可以放到 Curve,放到哪都可以。我們的策略能夠自動化平衡抵押率,一旦這個抵押率小於 300%,就可以把質押重新調整一下。

潘致雄:Layer2.Finance 的路線圖和開發進展是怎麼樣的?安全審計相關的進展如何?

董沫:最近印象最深的一點就是 DeFi 的 UI 和 DeFi 的用戶體驗實在太重要了, 這兩週主要集中精力看用戶的 UI 反饋,儘量把產品用戶體驗做好,同時變得更國際化。

我們的安全審計已經通過,正在計劃本週上線主網,目前的測試網活動已經結束。活動期間參與用戶數 1972 人;總交易數 370089 次;同時我們還收到來自中英文社區 300 餘條有效建議和反饋,測試網嘉年華獎勵也將近期發放完畢。

潘致雄:Celer token 會在這個系統裏面怎麼樣運作呢?還是說對於普通用戶不使用就可以參與?

董沫:先說一下 celerX 的經濟模型,第一版我們不準備收費,因爲成本太低了,我們可以承受這個成本。之後開始收費,一個月之後我們會有比較重大的迭代,整個合約都會變。

這個收費的模型是個百分比模型,比如我們現在收費 1%,對每一個用戶來說從百分比上比在鏈上直接發交易費用的百分比要多,但是聚合起來,一旦聚合超過一定值的時候,1% 對於 10 萬元就是 1000 元,對比:一個 Layer1.Finance 只收 100,Layer2.Finance 收了 1000。

實際上就是通過聚合,每個人都收一點,當聚合體量足夠大,當有足夠網絡效應的時候,這也是爲什麼 Layer2.Finance 一開始會免費運行相當長一段時間,就是聚合這樣的網絡效應。網絡效應聚合起來之後,這個費是非常可觀的,會比 Layer1 傳統的交易手續費要高。

SGN 作爲 Rollup 架構中的一個環節,在 2020 年初的時候就提出過,這個 Rollup 有一個很核心的東西,就是區塊誰來出的問題,,我預言 Optisim 將來可能都會走和我們去年提出的方案類似的方案,不是一個單獨的節點,或者不是一個單獨的服務器去進行出塊的活動,而是一個分佈式的網絡。分佈式網絡本身可能是一個 PoS 網絡,Rollup 的安全性並不依賴於 PoS,但是 Rollup 的運行是依賴於 PoS 的。SGN 本身的核心目的就是去保衛鏈上狀態,以及去做鏈上狀態鏈上的 Relay,這是大概思路。而產生的手續費就會付給 SG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