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字經濟中首選流通資產需參考三個準則:採用阻力最小原則,服務目前金融服務不足的領域以及數字生態中原生資產。

原文標題:《數字經濟中應首選哪些數字資產進行流通交易?》
撰文:谷燕西,CBX 研究院創始人和院長,區塊鏈和加密數字資產行業的從業者和研究者

在首選的供交易的數字資產類型方面,美國市場和瑞士市場中的選擇是不一樣的。美國前兩年,主要是用 security token 也就是通證的方式來把不動產和私募基金數字化,然後在一些數字交易平臺中進行交易。現在在美國正在申請成立的波士頓證券型通證交易所計劃交易股權類產品,也就是說會把股票通證化,然後再上線進行交易。瑞士在此方面採用了不同的策略。它計劃首先交易非股權類的產品。那麼在對此後其它地方的數字經濟生態的建設中,應該首先生成哪些數字資產,然後進行交易流通。我認爲這方面選擇還是非常重要的。這直接決定了這個數字經濟生態是否能夠很快地建立起來。本文分析這方面選擇需要遵守的一些基本準則。

首先,我認爲是應該採用阻力最小原則。我在我的區塊鏈技術應用十講中,專門有一講講解區塊鏈應用的方法論。這個方法論中的一個最重要的原則就是最小阻力原則。也就是在區塊鏈的應用過程中,一定要找會遇到阻力最小的領域來進行應用。這樣才能儘快落地應用,儘快產生價值,堅定市場對區塊鏈應用的這個信心。切忌選擇那些看上去應用價值非常大,但是可行性非常差的領域。按照這個原則來分析數字資產交易領域,首先我認爲就不應該就是把現有的證券採用通證化的方式來進行交易。因爲現有的證券市場運行的基本上還可以。如果我們採用區塊鏈技術和加密數字資產對證券行業的底層進行改變,然後在這個新的交易基礎設施上交易同樣的證券的產品,那麼會遇到阻力會非常大的。這是因爲現有的市場結構,機構職能,業務流程,人員培訓以及相應的規章制度,所有的一切都要進行非常大的改變。所以首先就是不要把現在已經在交易流通的證券進行通證化並在新的交易基礎設施之上進行交易流通。

其次,我認爲是應該首先服務目前金融服務不足的領域。現在還有很多的資產實際上可以做成數字化的方式,然後再上線流通交易。譬如我們可以看一下目前哪些資產是在場外交易的,哪些是門檻比較高只有機構和高淨值的用戶才能交易的。這樣的資產就可以考慮進行通證化來上線流通交易。

第三,我認爲是最好的進行交易的資產是在數字生態中原生的數字資產。這些數字資產在數字生態中直接產生,然後可以用打包或者是其它的方式,把這些數字資產進行流通交易。舉例來說,譬如說是貸款。我們現在的貸款都在線下產生的。可以把這樣的一些貸款做成資產包,用 ABS 的方式向機構投資者銷售。在數字金融世界中,貸款可以直接在鏈上採用數字貨幣進行提供。貸款的還款也在鏈上完成。這樣的貸款的真實性和透明性就能通過技術方式得到更好的保證。這樣貸款組成的資產包因此就會得到投資人的信任。資產的銷售因此就可以更高效地完成。

我們可以用以上三個標準來分析一下目前全球範圍內的此方面進展。 各個地方採用了不同的策略。 在美國,正在申請成立的波士頓證券型通證交易 BSTX 所計劃是交易股權類的證券型通證。 這樣的一個交易產品策略就直接同現有的股票交易所形成了正面的衝突。BSTX 的成立因此面臨着非常大的阻力。 它在 2019 年5月向 SEC 提出了申請。 SEC 在 2019 年 10 月將它的交易所規則公佈出來,供市場進行評判。 在 2020 年 4 月,SEC 本應就此申請作出批准或拒絕的決定,但是 SEC 選擇了推遲做此決定。 顯然在 SEC 看來,這樣的一個新的交易所,其帶來的價值並不是那麼明顯。

在瑞士正在成立的數字資產交易所 SDX 則明確說明它要交易非股權類的產品,也就是它的母公司瑞士交易所交易產品之外的新的產品類型。 這樣的一個產品策略就不會同現有的股票交易市場形成競爭。 不僅如此,因爲它會在新的交易所結構上交易新的產品類型,因此就會擴大了現有資產交易的範圍。 這實際上是對現有的證券市場的參與者是有利的。 因此,它的推進不僅不會遇到阻力,實際上會受到市場的歡迎。

在泰國,泰國的金融行業並沒有選擇一開始就建立一個數字資產交易所。它是選擇了先從數字金融產品入手,先在區塊鏈上發行數字債券 。在區塊鏈上生成數字金融產品成功之後,隨着這樣數字金融產品的大量的產生,對它們的交易需求自然也就出現。 另外,由於這些數字金融產品已經是在分佈式技術基礎上產生的,因此,就可以很自然地在同樣一個金融基礎設施之上建立一個數字資產交易所。 這也是一個自然發展的順序過程。

對於 Libra 來說,Libra 穩定幣首先就是在分佈式記賬技術的基礎上,也就是在 Libra 區塊鏈上發行的。對於 Libra 協會成員來說,利用穩定幣來服務其全球範圍內的用戶是最重要的。 在 Libra 穩定幣廣泛流通之後,各種金融應用開始出現之後,一定會有市場需求在 Libra 的生態內發行數字資產。 隨着這些數字資產的產生,對其交易的市場需求自然就出現。因此,在 Libra 生態中建立一個數字資產交易所,也就成爲順理成章的事情。

綜上所述,以上三個地區採取了不同的策略。 儘管它們都是朝着未來的數字金融生態的方向發展,但是由於採取的策略不同,所以推進的可行性就是天壤之別。 在以上三個案例中, 瑞士數字金融生態的推進顯然是最可行的。 它現在已經有了數字金融的金融基礎設施,數字資產交易所,可在交易所範圍內使用的數字穩定幣以及未來在同一個基礎設施出現的 CBDC。它下一個主要任務就是產生可供交易的數字資產。 所以從推進策略了上來看,瑞士數字資產交易所的推進策略是最值的仿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