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太坊 2.0 能否如約上線取決於質押服務方案的成熟與機構客戶進場。

原文標題:《時間過去 50%,進度條 20%,以太坊 2.0 能如約上線嗎?》
撰文:InfStones

北京時間 11 月 5 日凌晨,以太坊 2.0 存款合約正式上線,讓衆多關注以太坊 2.0 進展的從業者們都直呼猝不及防。

根據以太坊 2.0 的設計,需要 524,288 ETH 存入存款合約中,以太坊 2.0 主網才能正式啓動;而根據時間規劃,只有在 11 月 24 日(12 月 1 日前 7 天)前達到上述質押量,才能在 12 月 1 日如約啓動主網。

以太坊 2.0 質押難有良方,信標鏈能如約上線嗎?以太坊 2.0 質押進度(截止 11 月 16 日)

相比於測試網上質押 70 萬 ETH 的盛況,主網上真正的持幣人們則表現得謹慎得多。目前時間已經過半,而質押量進度條才走到不到 20% 的地方,正不禁讓我們心生疑問:以太坊 2.0 主網能如約上線嗎?

持幣人的顧慮:門檻、鎖倉、收益

面對存款合約的突然發佈,市場並沒有充分地做好準備。媒體多有總結市場上發聲比較多的服務商列表,但實際真正發佈了可用產品者寥寥,可以看到大部分仍停留在測試階段;而那些主打非託管、去中心化、安全性的服務商,真正開源者更是沒有。顯然,以太坊 2.0 主網的突然計劃上線讓衆多服務商猝不及防,並沒有做好充足的產品與服務準備,這使得目前對 ETH 持幣人來講參加以太坊 2.0 質押仍是一件門檻非常高的事情。

目前看到最成熟的「質押服務」:官方推出的信標鏈驗證者快速 啓動器,適合自行搭建節點的硬核玩家,通過啓動器運行節點並註冊驗證者。

以太坊 2.0 質押難有良方,信標鏈能如約上線嗎?

另一個問題是目前造成持幣者們顧慮最大的一點,就是極長且不確定的鎖倉時間,預計大概 1~2 年。關於鎖倉期的解讀詳情請參考之前撰文《你願意鎖 32 個 ETH 直到兩年後嗎?漫長「鎖定期」會有哪些新機會》。在這樣一個鎖倉期下,我們無論是從挖礦的角度、staking 的角度、金融產品的角度,去理解、設計以太坊 2.0 質押,都無法得到一個讓大衆普遍可以接受的產品或服務模式,這形成了一個無法讓更多人蔘與進來的極高門檻。

第三點,ETH2.0 的實際質押收益率也存在較大的不確定性。在主網啓動初期也就是 52 萬 ETH 質押量下,對應的收益率確實可達年化 20% 以上,但隨着質押量逐漸提升,收益率會逐漸降低,這時就有一個非常尷尬的問題:當實際收益率低於質押者決定入場時的預期收益率時,質押者想要離場卻無法離場。因此,即便目前 21.6% 的年化收益率對很多持幣人來講非常誘人,做一個「等等黨」、「觀望黨」可能纔是目前的最優選擇。而另一方面,今年大火的 DeFi 雖已降溫,但在 ETH 鎖定的 1~2 年裏是否還會有極高收益率的以太坊項目出現,也是擺在 ETH 質押者大概率需要承擔的機會成本。

難有良方:拼份、流動性、DeFi?

針對上述門檻,市場上的服務商們提出了各式各樣的解決方案。如上文所述,由於時間的倉促難以看到成熟可實操的方案,因此目前僅能對各家對外 PR 的消息及一些調研進行總結。目前看來,服務商努力的方向主要可以分爲三種:

  1. 拼份,也即解決不足 32ETH 的用戶參與質押的難題
  2. 流動性,也即解決長時間鎖定 ETH 流動性的難題
  3. DeFi,也即解決 ETH 質押後不能參加 DeFi 的難題

對於拼份而言,託管型的服務商無疑具有極大的優勢,在技術上沒有任何阻礙,唯一需要解決的問題是用戶對託管商的信任,而這對於老牌的中心化機構而言問題不大。但如果想實現非託管型的拼份,抱歉據筆者的調研:不可能。從技術的角度或許可以實現智能合約對關鍵密鑰的保管,但由於以太坊 2.0 開發進度問題,如何用密鑰進行取款尚未實現,因此也不可能現在寫出支持去中心化地拼份、取款、按比例分潤程序。如果要實現,那一定需要在階段 2 上線之後依託於某個機構進行開發,這並不是純粹的去中心化。Vitalik 之前也在以太坊社區內發言表示,只有在以太坊 2.0 階段 2 時纔可以支持去中心化地「拼份」運行節點。

(如果您的機構、方案確實可以做到去中心化地拼份,並支持未來去中心化地取款,歡迎與我們聯繫 ^-^)

以太坊 2.0 質押難有良方,信標鏈能如約上線嗎?

對於流動性解決方案而言,目前看到的幾乎所有方案都是發行映射代幣,尚沒有看到保證 ETH 任意兌付的方案(畢竟後者等同於拿自己的 ETH 進行質押)。所謂映射代幣,其實是一種權益型代幣,包含了質押的 ETH 本金以及未來所有收益的贖回權(類似於債券)。因此在以太坊 2.0 支持取款時(階段 2 實現),映射代幣是否能真的贖回本金與收益,是衡量該映射代幣可靠性的關鍵

可以預料的是,之後市場上會看到各式各樣的 xETH 齊飛(目前已知的有 BETH、rETH、aETH、QETH 等等),這些 xETH 在中短期市場上的價值認可度如何是對各家的另一大重要考驗。大部分質押者拿到 xETH 的目的是獲得流動性,也就有極強的意願在二級市場售出,能否支撐 xETH 的價格使其儘量匹配其內生價值(本金+利息的貼現)非常考驗做市能力。而由於 ETH 極長的鎖倉期問題,依靠套利者抹平價值差的常規做市方法恐怕難以生效。

有了映射代幣後 DeFi 問題的解決方案也好像顯而易見了:用 xETH 代替 ETH 可以方便地參與到各種 DeFi 之中。所以 xETH 們的市場競爭需要同時面對二級交易市場和 DeFi 市場。

以太坊 2.0 能如約上線嗎?

面對上述種種問題,以及尚未有完善的解決方案出現,對大多數散戶持幣人而言做一個「等等黨」是明智的選擇,所以目前 ETH 質押比例不高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但筆者依然對以太坊 2.0 的如約上線有很大的信心。

一是因爲服務商的解決方案正在不斷地邁向成熟,因此後半段資金的進場速率必定會高於前半段時間;

二是機構客戶和巨鯨客戶逐漸開始進場,對於他們而言 20% 的無風險年化收益率有着非常高的吸引力,即便隨着質押量上漲該收益率可能降至 5% 以下,但如果我們參考一下 EOS 上約爲 3% 的收益率和超過 50% 的質押率,就可以理解巨鯨們對穩定收益的趨向性。

以太坊 2.0 質押難有良方,信標鏈能如約上線嗎?

對於以太坊的持幣社區而言,以 20% 的收益率吸引 50 萬 ETH 的入場應該是一件容易實現的事情,而一旦主網啓動,早期入場者蹚出的臺階必然會吸引更多的入場者拾級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