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in Metrics 發現了多處 Ripple 官方公佈的 XRP 釋放量和賬本顯示數量的重大出入,並在 5 月 17 日發表文章,直指矛盾之處。Ripple CTO David Schwartz 頗帶着不屑地迴應道:「這不過就是個時間線的問題。」Coin Metrics 到底抓到了 Ripple 的什麼痛處?真相果然如 Ripple 迴應的那般輕描淡寫嗎?

原文標題:《An on-chain analysis of Ripple’s escrow system》
原文作者:Coin Metrics Team
翻譯:Borun

Coin Metrics 的指控原文譯文如下(下文 B 爲十億,M 指一百萬):

Coin Metrics 發現了多處 Ripple 官方公佈的 XRP 釋放量和賬本顯示數量的重大出入。 —— 在兩份季度報告中披露的託管賬戶的 XRP 釋放量低於實際釋放量約 200M (多釋放了現值約 84M 美元的 XRP) —— 「託管隊列」的實際執行情況與其公佈的情況不一致,實際的託管資金的釋放速度快於其官方宣稱的計劃 -其他或與 Ripple 存在一定聯繫的機構,通過與 Ripple 的主託管賬戶無甚聯繫的未知賬戶釋放了 55M 的 XRP 爲了確證和幫助解釋這些相關發現,Coin Metrics 試圖通過多種方式聯繫 Ripple,但並未得到迴應。

以下是我們的佐證細節:

2017 年三月,Ripple 宣佈了新規:

XRP 賬本將通過 ILP 進行一定時間段內的 XRP 託管,如果特定條件被觸發,XRP 將得到釋放。

幾周後,Ripple 託管了 55M 的 XRP (總供給量 100B 中的 55B),並給出官方聲明:

爲了永遠告別那些模棱兩可,我們準備在 2017 年年底把 55B 的 XRP 存至加密託管賬戶。通過這種方式我們能確保大部分 XRP 是安全的,投資者們可以清晰明瞭的計算並校對市場中到底流轉了多少 XRP。

同時他們補充說每個月他們有 10 億 XRP 的額度,沒有用完部分的都會被存回託管賬戶:

我們將創建 55 個合約,每個合約有 1B 的 XRP。以一個月爲一期,從第 0 到第 54 個月一期釋放一次(將第 0 月視爲第一次釋放月,在這裏是 2018 年的 1 月份。共 55 個合約依次按月釋放,第 54 個月釋放完畢)…只要是我們沒有用完的部分,每個月都會返還到這個託管隊列中。比如說,如果第 0 個月(在這裏是 2018 年 1 月)結束了,我們還有 500M 的 XRP 沒花,這部分將被順延存到託管賬戶中,到期日即爲第 55 個月。

通過鎖住大部分 XRP 供給的方式,Ripple 可以確保在未來的四年半每個月不會釋放超過 1B 的 XRP。
鏈上數據顯示,有 55B 的 XRP 在 2017 年 12 月 16 日成功存至託管賬戶。然而與其公佈「將創建 55 個合約,每合約掌管 1B 的 XRP」不同的地方是,實際上創建的只有 25 個各存有 1B XRP 的合約。其餘 30B 又分別託管到 60 個合約中,每個合約 500M XRP。前 25 個合約按月到期,從 2018 年 1 月順延至 2020 年 1 月;其它 60 個合約分別,每月到期兩個(每月總計到期 500M*2),時間是從 2020 年 2 月到 2022 年 7 月。作出承諾的勇氣雖然可嘉,但執行時 Ripple 卻打了點折扣。

XRP 賬本驚現重大出入,Coin Metrics 打到 Ripple 哪些痛處?

截止發文的時間(北京時間 2019 年 5 月 17 日),有共計 17B 的 XRP 被釋放,13.2B 返還到託管賬戶,淨釋放量 3.8B XRP。

與季度報告的相異之處

Ripple 每個季度都會發布市場報告,詳細闡述託管賬戶情況,給出每個季度 XRP 的託管與返還數量。我們調用 API 得到了賬本信息,將鏈上活動數據與 Ripple 公佈的數字進行了比對。

XRP 賬本驚現重大出入,Coin Metrics 打到 Ripple 哪些痛處?

我們發現在 2018 年第 3 季度和 2019 年第 1 季度,Ripple 錯誤地報告了返還給託管賬戶的 XRP 數量,這兩次季度報告給出的返還數量都高於實際返還數量各 100M XRP。(意思就是這兩個季度實際釋放量都多了)

託管隊列執行過程的變節

根據 Ripple 的官方聲明,我們可以作出這樣的假設陳述:當月月初被釋放卻沒花出去的那部分 XRP,當月月末時候會被返還到託管賬戶中,到期月份繼續向下順延(譯者按:就像之前說的,第 0 月沒花完留到第 55 個月,第 1 個月留到第 56 個月,之前的 54 個月統統這樣被安排,見前文)。Coindesk 在 Ripple 發出公告的當天的一篇文章中的論調跟我們的假設也是不謀而合的。就在公告發布的前一天,Ripple 更新了 Dev Blog 一篇,說法與我們一致。而偏偏鏈上數據講了個不一樣的故事:沒被使用的資金沒有依次順延添加到新的託管合約中,而是要補足前一個合約中不足 1B 的部分,剩下的順延。

2018 年 1 月 6 日,即第 0 個月的開端,Ripple 釋放了第一筆託管的 1B XRP。該月月末,返還了沒用掉的 900M 的 XRP,到期日爲第 55 個月。這波操作符合預期。

XRP 賬本驚現重大出入,Coin Metrics 打到 Ripple 哪些痛處?

Pasted Graphic 2 在 2 月份(編者按:2018 年 1 月是第 0 個月,所以 2 月是第 1 個月),他們解鎖了另外的 1B XRP,用了 100M,剩下了 900M,按道理應該都存到第 56 個月(2022 年 9 月),在此之前一分都不應該動;而實際上,這 900M 被分成了兩部分,第一部分共 100M 被劃到了第 55 個月(把第 55 個月補成了 1B XRP),剩下 800M XRP 正常順延到第 56 個月。

201905181354388178 (1).png

這種模式自此就一直持續下去了。雖然講道理將剩餘資金依次補齊並非大逆不道,但這個閹割版的方案無疑加速了 XRP 的釋放。這跟之前 Ripple 強調的,和我們大衆理解的那個禁慾版本顯然不一樣。在 Ripple 發佈的介紹文章中,根據其宣稱的託管釋放隊列,我們繪製了下圖藍線。而紅線則是其實際的託管釋放模式。如果是按照原先 Ripple 所說的每月花 50% 的量來算,那麼實際的釋放時長與其計劃模式的釋放時長足足相差 21 年(譯者按:鑑於前兩個月只花了 10%,沒到 50%,後期的補齊量也是遠遠低於 50%,因此這個相差年份其實沒有那麼誇張)。

201905181328404284 (1).png

如果按照 300M 來算,Ripple 宣稱的釋放計劃仍然比它實際執行的要慢 20%。

XRP 賬本驚現重大出入,Coin Metrics 打到 Ripple 哪些痛處?

其它未知託管

XRP 賬本的託管屬性是爲了更好的管理 Ripple 手中的 55B XRP。而一些據悉另有 200M XRP 也有其它的託管計劃。

2018 年 11 月 16 日,rNfwFmsgBRrtqQDcWtFAJMzK2P1yCs7XPy 的 200M XRP (這個地址中的 200M XRP 是從另一個與 Ripple 相關的地址中轉進來的)被分別託管到 40 個合約中,每個合約 5M XRP。從 2018 年 12 月 1 日到 2020 年 7 月 15 日沒半個月釋放一次。

到目前爲止,55 M 的 XRP 已經通過這種方式釋放了,我們簡單看了一下流向,大部分匯入了 Bitstamp。

我們並不認爲這樣的操作是符合 Ripple 之前公佈的一些機制與計劃的。

由此可以得出的結論是:Ripple 在實際的釋放執行中存在「不誠實」的行爲,並且截止本篇文章發佈前,Ripple 官方並未給出令人滿意的解釋。Coin Metrcis 的指證雖然屬實,卻離「重磅炸彈」還距有相當大的一段距離。

來源鏈接:coinmetrics.i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