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論比特幣價格如何變化,礦工生存,強者勝。爲生存和發展,礦工必須獲得比同行更大的比較優勢。

撰文:Matt D’Souza、Sam Chwarzynski、Mason Jappa 和 George Adams,均就職於加密貨幣挖礦服務供應商 Blockware Solutions
編譯:詹涓

許多分析師認爲,比特幣存在一個價格下限,因爲比特幣礦工的 生產成本有一個盈虧平衡點 。這一論斷並不準確。

事實上,隨着比特幣價格越來越接近礦工的生產成本,比特幣拋售往往會加速。比特幣價格一直面臨着來自礦工的拋售壓力。而價格的支持因素實際上來自 礦工的投降 ,以及比特幣網絡上哈希功率的淨減少——即,有利的難度調整。我們需要了解如何用 博弈論 分析礦工行爲,這極其關鍵。

某礦工生產比特幣的成本是由其電費決定的,因爲對礦工而言, 95% 的運營費用都是電費。比特幣需要達到一定的價格,礦工賺取的比特幣收入才能超過電費。能獲得最低電價的礦工,具有顯著的比較優勢。

我們將按如下步驟來分析:

  1. 比特幣網絡
    • 誰是市場參與者,他們如何影響比特幣的價格?
    • 解剖挖礦網絡的各個層級
  2. 下一代礦機 如何將賽場拉平——讓高電價的礦工仍能留在比賽中。
  3. 打破「礦工的盈虧平衡點就是比特幣的價格下限」這一神話。
  4. 2020 年減半 對比特幣行業的影響——打出三連勝。
  5. 挖礦 難度 :中本聰精巧的網絡穩定機制——理解其重力牽引力。
  6. 礦工 投降 如何加速比特幣的價格探底。

比特幣市場有三種主要類型的 參與者

  1. 投資基金 :對衝基金、風險投資基金、家族理財和其他機構投資者。他們幾乎完全採取「 只做多 」的策略,很少做空。他們通常有長期看多的傾向,但如果信念受到考驗,他們有能力在任何時候撤出自己的頭寸,然後離開。
  2. 囤幣者 (Hodlers) :長期累積者,尋求比特幣持有量的 最大化 。囤幣者有一種長期看漲的傾向,對價格波動的敏感度低於投資基金。然而,和投資基金一樣,囤幣者可以隨時撤出他們的全部頭寸並離開。
  3. 礦工 :比特幣網絡的 支柱 。與投資基金和囤幣者相比,礦工對比特幣有更高的信念。他們有長遠的投資期限。他們投資具有長生命週期的資產,這些資產既不能被用做他途,也不能以公平的市場價值迅速變現。比如 ASIC 礦機 具有 3 年以上的生命週期,只能用於挖掘 Sha-256 協議的幣 (幾乎只能是比特幣) 。比特幣挖礦設施有 5 年以上 的生命週期,通常是經過翻修的倉庫,專門爲冷卻礦機而設計。平均而言,在將資金投入到礦機、設施建設和電力支出後,礦工需要 18 個月 才能實現收支平衡。礦工是比特幣網絡上拋壓的主要驅動力量。新發行的所有比特幣都被他們收穫,他們必須出售比特幣,才能爲其挖礦業務的資本支出和運營支出提供資金。

來自礦工的拋壓

每個月大約有 5.4 萬 個新比特幣被挖出來。假設比特幣的交易價格是 1 萬美元,那就相當於每月有 5.4 億美元 的新比特幣供應量釋放到礦工手裏。這 5.4 萬枚比特幣,礦工必須出售很大一部分才能支付電費。電價成本較高的礦工必須出售更大比例的比特幣才能支付電費。所以,比特幣網絡上很大一部分 資本外流 是由礦工推動的。

讀懂比特幣減半中礦工行爲博弈過程被釋放的新比特幣,即潛在的拋壓

讀懂比特幣減半中礦工行爲博弈過程解剖挖礦網絡的層級,右圖展示了礦工電費的分佈情況以及各層級礦工控制的哈希功率所佔百分比,哈希功率的百分比源自每一層級獲得的比特幣挖礦獎勵的百分比

下一代礦機是怎樣拉平賽場的?

由於新一代礦機的發佈,過去的 8 個月的動態關係出現了顯著變化。比特大陸 (Bitmain) 的 S17 Pro 50T 比 S9 13.5T 多消耗 50% 的能量,但產生的哈希功率比後者多 300% 。部署一臺 S17 Pro 50T 即相當於 4 臺 S9 13.5T 礦機的哈希功率。

第 1 層和第 2 層的礦工曾在網絡哈希率中佔有較大的比例,由於他們的電價較低,也就沒有太大動力升級到下一代礦機。老一代的 S9 13.5T 使用 16nm 芯片,而 S17 Pro 50T 使用 7nm 芯片 。芯片方面的創新使得電力沒那麼重要了,因爲每太拉哈希 (terahash) 消耗的電力更少了。下一代礦機減輕了高電價帶來的財務影響。

與之相反,效率低的老一代礦機若是在低電價則不會有太大的相對劣勢。在第 1 層和第 2 層礦工看來,考慮到目前仍在網絡上的舊礦機的百分比,如果通過升級採礦設備來獲得更低的生產成本,在比特幣 / 資產負債表耗損方面的機會成本是不划算的。只要其他層的礦工仍在使用舊礦機, 第 1 層和第 2 層 即便使用舊礦機依然有競爭力。

挖礦就靠生存能力,以及比同行更具競爭力。隨着第 3-8 層的礦工轉到新一代礦機,未來當他們控制的哈希接近 100% 時,第 1-2 層將 被迫升級 。比特幣減半很可能是這一事件的導火索。

讀懂比特幣減半中礦工行爲博弈過程

只要電價上漲,如果消耗比特幣儲備 / 資產負債表以獲得資金用於購買下一代礦機,從機會成本來看,立刻就變得划算了。

早在 2019 年 5 月,具有前瞻性思維的礦工就開始預測,由於 2020 年的減半, S9 將面臨關機的風險。結果,過去 8 個月裏,第 3-8 層的礦工都積極進入硬件升級週期,轉向下一代礦機,而第 1 層和第 2 層礦工還在運行他們的老一代 S9。

下一代礦機的升級已經使網絡哈希率提高了 80% ,並提升了第 3-8 層所代表的網絡哈希率所佔的比例——稀釋了第 1 層和第 2 層在整體網絡哈希率中所佔的份額。

讀懂比特幣減半中礦工行爲博弈過程

結果,環保人士對比特幣網絡的預測被打臉。許多人預測,隨着比特幣網絡超過特定的哈希率,會造成過度的能源消耗。但是,由於礦機正變得更加高效,網絡哈希的能源消耗率反而 顯著下降 了。

理解比特幣礦工的行爲

下面的分析會解釋,在不同電價下運營的礦工當利潤受到擠壓時,會對市場造成怎樣的 拋壓 ,以及在無利可圖的礦工關機 (難度的影響) 後帶來的拋壓緩解。

我們基於 博弈論 模擬了礦工在不同場景下的行爲和決策。這些場景不是提出某種比特幣的目標價格,而是想說明,在減半前後,當比特幣處於各個價格水平時,挖礦網絡會受到何種影響。

爲了方便模擬,對於同一「 礦工層 」的所有礦工,我們使用了單一的平均 kWh 率。只有這樣簡化,纔好確認在每一個比特幣盈虧平衡點價格閾值處「關機」的礦機數量。這也使得當礦工關機時,會形成瀑布,因爲它放大了後續的網絡難度調整的幅度,也放大了存留礦工的利潤。

由於這些假設,這個模型創建了一個「 臺階圖 」,這有助於對現實的概念化圖示,但是真實情況應該是更平滑、更線性的變化。

爲了保持一致,本分析做出以下設定:

  • 比特大陸 S17 代表下一代礦機,而比特大陸的 S9 代表上一代的礦機。下一代與上一代佔全網哈希的百分比,目前爲 61.38%38.63%
  • 在每一層內,所有礦工的電價是統一的,並基於該層所有礦工的平均 kWh 率。因此,在這個分析中,每一層的所有礦工其盈虧平衡生產成本是一致的,當比特幣價格跌破這一點時,所有礦工都將關機。
  • 在分析過程中,沒有新礦工加入這個網絡。
  • S17 和 S9 礦機在每一層的比例各不相同,依據是下表中的分佈:

讀懂比特幣減半中礦工行爲博弈過程

我們之所以對這些設定有十足的信心,來自如下幾點:

  • Blockware Solutions, LLC 是北美最大的比特幣礦機分銷商之一。我們的客戶和合作夥伴在以下國家和地區挖礦:美國、加拿大、墨西哥、委內瑞拉、巴拉圭、南非、冰島、瑞典、挪威、不列顛哥倫比亞、德國、東歐、哈薩克斯坦、俄羅斯、阿聯酋、伊朗、蒙古、中國、日本和澳大利亞。我們的業務範圍廣泛:客戶羣、戰略合作伙伴、業務夥伴和網絡,佔網絡總哈希率的 20% 以上。
  • 我們與頂尖的礦池和最大的 ASIC 製造商進行着工作會議和同行評審,以深入瞭解每個地區的哈希率佔比、電價和礦機型號的分佈情況。
  • 我們參觀過中國成都 30 多兆瓦 的礦場,以及紐約州北部和太平洋西北部富含水電的地區的運營情況。
  • 中國四川省、委內瑞拉、哈薩克斯坦、西得克薩斯、紐約州北部和太平洋西北地區的客戶和合作夥伴,每度電費都低於 3 美分 ,但大多都完全使用上一代的礦機。他們很少有動力升級到下一代礦機,因爲電價很低,使用更高效礦機的好處也就不高了,所以沒什麼理由升級到下一代礦機,因爲成本巨大。

比特幣價格在 1 萬美元時:每一層礦工都有健康的利潤空間

當比特幣在 1 萬美元交易時,每一個礦工層級都享有健康的利潤空間,尤其是 S17 礦工設備。然而,對於第 8 層的礦工來說,S9 礦機已接近關機價格點。即便比特幣在 1 萬美元的高價位,第 8 層的 S9 礦機也需要出售其生產的 96.3% 比特幣來覆蓋電費支出。

讀懂比特幣減半中礦工行爲博弈過程

基於上述場景,所有礦工每月必須出售至少 39.12% 的比特幣 (相當於 211,225,815 美元) ,才能覆蓋電費開支。這意味着,投資基金和囤幣者部署的新資金必須達到每月 211,225,815 美元,才能跟上礦工爲其運營所需的法幣支出。礦工的拋壓是持續的,而投資基金和持幣者籌集的新資金卻受市場情緒驅動,依市場週期的不同階段而有所不同。

當比特幣價格在 7,500 美元時:「礦工的盈虧平衡點就是價格底線」這一神話被打破

隨着比特幣價格下跌,礦工的利潤空間受到擠壓。因此他們被迫出售更大比例的挖礦獎勵來支付電費 (收入在減少,而費用卻保持不變) 。

讓我們來看看在第 6 層、第 7 層和第 8 層運營 S9 的礦工:隨着比特幣價格接近並擊穿礦工的盈虧平衡價,礦工現在在虧損狀態下運營。他們必須賣掉所有挖出來的比特幣,另外還要賣掉以前的比特幣儲備才能支付電費。這給市場帶來了新挖幣之外的拋壓——與價格支撐恰好相反的作用力。

讀懂比特幣減半中礦工行爲博弈過程

理解實際運行結果與紙上談兵的差異

許多人認爲,當比特幣價格達到盈虧平衡點時,礦工可以直接關機,他們不會在虧損狀況下運營。這是一個被嚴重誤解的概念。合同義務和 失敗的財務管理 往往會使礦工在虧損中繼續運營。這也迫使礦工出售比挖出的幣更多的數量;耗盡比特幣儲備,並給市場帶來額外的拋壓:

  1. 礦工已與電力公司協商達成較低費率的電費合同,但獲得這些電價的前提是要滿足 最低用電量門檻 。因此,一些礦工可能會發現,即便在某個時期挖礦是虧本的,但他們仍然必須繼續挖礦,這樣才能滿足最低的使用要求,否則就無法享受預定的長期電價。 (在無利可圖時) 他們不能簡單的關機一週或一個月,以等待比特幣反彈。
  2. 許多礦工把他們的礦機送到託管設施。這些託管合同在 1 到 2 年裏將礦工鎖定在一個固定費率,即每臺礦機按月收取一個 固定的費用 (由電價決定) 。如果一名礦工拖欠月付款,託管設施可以沒收礦機。結果許多礦工即便處於虧損狀態,也會挖好幾個月,這樣才能避免違約,免得承擔失去昂貴礦機的風險。
  3. 礦工轉變成 投機者 。礦工也是人,因此也免不了會有情緒波動。許多礦工可能會試圖採取某一方案,踩準時機出售定量的比特幣。有的礦工可能會在一獲得出塊獎勵就賣出,也有的選擇每週、每月賣出,或者只賣掉足以支付電費的比特幣。不幸的是,當比特幣上漲時,礦工往往會變成投機者,希望抓住一波牛市。我們與加密領域最大的場外交易平臺之一分享過一些想法。2019 年 9 月,我們討論說,爲什麼場外交易平臺的一些挖礦客戶會偏離其套現計劃,而選擇在 7 月和 8 月持有而非出售已開採的比特幣——因爲他們認爲比特幣將持續上漲。可是,比特幣在 6 月下旬就見頂了,這些礦工不得不在 9 月和 10 月以低得多的價格出售比特幣。這種情況加速了比特幣的拋售,因爲在新挖的比特幣之外,比特幣儲備的套現造成了額外的拋壓。

總之:當比特幣價格在 1 萬美元 時,每月開採的比特幣總量只需要出售 39.12% 就可以覆蓋電費。一旦比特幣跌至 7,500 美元 ,所有礦工的利潤率都將下降,而且導致第 6 層、第 7 層和第 8 層的 S9 礦機只能在虧損狀態下運營。結果,每月開採的比特幣需要賣掉總量的 53.18% ,才能覆蓋電費。

礦工投降路線圖

讀懂比特幣減半中礦工行爲博弈過程

上圖的解釋如下:

  1. 比特幣接近某個礦工的 盈虧平衡價 。該礦工的利潤空間被壓縮,只好把挖出的比特幣大部分都賣掉。這在市場上造成更大的拋壓。
  2. 比特幣 跌穿 某個礦工的盈虧平衡價,使他只能在虧損狀態下運行。
  3. 該礦工必須賣掉挖出的所有比特幣,還得賣出自己的比特幣儲備,才能覆蓋電費支出,這給市場造成了新挖幣之外的拋壓。
  4. 這個額外的拋壓加速了比特幣的拋售,並一直持續,直到在虧損狀態運行的礦工 最終投降 。他們會清空自己全部資產負債表並破產 (可能要好幾個月時間) 。
  5. 在破產 / 投降之後,這些礦工把礦機關機,也造成全網哈希率的削減。這導致一次有利的 難度調整
  6. 這個難度調整,使得新挖的比特幣從低效的礦工轉到了存活下來的礦工手中。倖存的礦工有了更健康的 利潤空間 ,也就給比特幣的價格減少了拋壓,也爲比特幣的上漲提供了一個更健康的環境。

當比特幣價格在 7,500 美元——在減半之前

有許多低效的、老一代的礦機還在挖比特幣 (第 3-8 層運行 S9 的礦工) 。這些礦工給比特幣造成最大的拋壓,因爲他們挖的幣大部分都得出售才足以支付電費。 第 3-8 層 運行 S9 的礦工,其盈虧平衡的比特幣價格也最高。它們代表了當前挖礦網絡中對比特幣價格造成下行壓力的壓力點。

讀懂比特幣減半中礦工行爲博弈過程

比特幣價格在 5,000 美元時——在減半之前

在比特幣繼續下跌至 5,000 美元的情況下,第 6 層、第 7 層、第 8 層的 S9 礦機將被迫關機。這導致了一個有利的難度調整,也將改善所有留存礦工的盈虧平衡價格。

然而,儘管難度調整能帶來好處,但比特幣在 5,000 美元時,第 4 和第 5 層運營 S9 的礦工仍在虧損中運行。 第 4 層和第 5 層 的 S9 礦工代表着挖礦網絡中新的壓力點,這使得比特幣的價格非常脆弱。這些 S9 將遵循前面所說的礦工投降路線圖:它們將開始清空自己的比特幣儲備來支付電力成本,直到破產並被迫關機——在關機之前持續增加比特幣的拋壓。

讀懂比特幣減半中礦工行爲博弈過程

比特幣價格在 5,000 美元時——在低效礦工關機之後

在長期虧損運行之後,第 4 層和第 5 層的 S9 也關機了。結果,留存的礦工終於見到了對他們有利的難度調整。第 4 層和第 5 層關機的 S9 佔總網絡哈希率的 14.5% 。這意味着在關機後,之前由第 4 層和第 5 層 S9 挖出的新幣,即 14.5% 的新幣將重新分配給留存的礦工。

這種重新分配將改善留存礦工的盈虧平衡價格,並減輕比特幣的拋壓,因爲留存礦工的利潤空間將改善。新挖的比特幣現在正積攢在強手 (Strong hands,更高效的礦工) 手中。來自礦工的最小拋壓從 69.60% 降至 51.49%

讀懂比特幣減半中礦工行爲博弈過程

當比特幣價格在 5,000 美元時——在減半之後

在比特幣減半而價格在 5,000 美元 時,網絡將進行一次健康的清理,比特幣將獲得一個再次觸達新高的最佳位置 (即使比特幣價格在 8,000 美元,也會帶來一次實質性的清理) 。

2020 年 5 月的減半事件,將使礦工獲得的獎勵減少 50%。以比特幣計價的挖礦收入將減少 50%。爲了穩定挖礦的利潤空間,只有比特幣 價格上漲 ,礦工獲得的以美元計價的挖礦收入才能保持不變。這一點至關重要,因爲只有這樣礦工才能爲他們的電費開支提供資金。所有運行 S9、電費超過一度電 2.5 美分 (第 2-8 層) ;以及運行 S17 ,電費超過 6.5 美分的礦工 (第 7 和第 8 層) 都在虧本運行,當他們被迫關機時,將發生礦工投降的極端事件。

讀懂比特幣減半中礦工行爲博弈過程

當比特幣在 5,000 美元時——減半之後—在低效礦工關機之後

中本聰精巧的網絡穩定機制:理解挖礦難度對礦工利潤空間的重力牽引力。

如果在減半後比特幣價格 2-4 個月時間仍維持在較低水平,許多虧損經營的礦工將被迫關機。在所有虧損經營的礦工都關機之後,倖存下來的礦工將經歷巨大的利潤空間釋放。我們將看到一個短期的網絡混亂,而一旦效率低下的礦工關機,難度調整將讓世界恢復穩定。

難度:比特幣協議有一個自校正機制,可以使挖礦網絡的利潤空間變得穩定,以確保礦工能得到足夠的激勵,繼續保障網絡的安全。礦工是比特幣區塊鏈的 骨幹和安全層 。難度機制確保高效礦工有激勵承擔他們的角色。這是比特幣挖礦領域最被低估、最不爲人知的現象之一。如果挖礦網絡正經歷利潤空間壓縮,效率最低的挖礦者將被逐層剔除。

隨着低效礦工的關機,網絡上及時出塊的哈希更少了,所以網絡挖出一個區塊需要更長時間。如果網絡沒有在 10 分鐘內出塊,將會發生一次有利的難度調整。本來由關機礦工獲得的獎勵,現在被分配給留存在網絡上的礦工。人們認爲這是一個有利的難度調整。這一過程將持續下去,直到利潤率恢復正常,對留存的 / 效率最高的礦工來說,利潤甚至非常誘人。挖礦就是生存之戰。難度調整將減輕比特幣價格修正對有效運營的礦工的影響。

讀懂比特幣減半中礦工行爲博弈過程

突破之前的震盪—打出三連勝

減半—供給側經濟的改善

許多市場參與者都在猜測比特幣的未來。可以確定的是,到 5 月中旬,隨着新發行的挖礦獎勵減半,比特幣的潛在拋壓將 減少 50% 。供給側發行量減少 50%,將減少比特幣供應量。按比特幣協議的代碼,這個供應量一直在緩慢下降。這是比特幣價格的一個積極催化劑。

減半也改善了需求側經濟,引發積極情緒

有的經濟學家可能會說,比特幣一文不值,因爲它目前太不穩定,無法成爲一種有效的價值儲存手段;也太慢,無法成爲一個有效的支付平臺。比特幣的極大化者則說,比特幣是數字黃金,因爲它具有稀缺性。而最終,是市場決定着比特幣的價格。

從歷史上看,比特幣在奔向減半事件時,會出現持續的上行 / 牛市週期 (在此過程中會出現多次嚴重的價格修正) 。大多數市場參與者都深刻理解這一歷史趨勢。有些人認定,減半已被比特幣價格所反映,但是,除非你能確認,大多數市場參與者已調動了他們的現金頭寸,並已達到了目標價格,否則這是無法證明的。市場參與者意見不一,但大部分人都持有一定數量的現金頭寸。每個人都知道減半時間,這將在需求側產生 積極情緒

這種心理上的積極情緒將使市場參與者預期並準備爲上行勢頭調動現金頭寸。每個人都瞭解此前的比特幣減半的情況,每個人都在某個時候錯過了比特幣的大幅上漲——這也是比特幣比其他任何資產擁有更多「囤幣者」的原因。囤幣者不願再次遭到打擊,錯過一次猛漲。這是一個市場,而市場是由人類心理驅動的。比特幣市場參與者的心理,在減半之前,是傾向於看漲的。這在比特幣的需求側催生了積極情緒。

機會主義的環境:因可獲債務而實現資本化

在比特幣網絡經歷顯著或持續的有利的難度調整後,比特幣價格見底的可能性增加。這是因爲,新挖的比特幣現在分配給了最高效、財務狀況良好的礦工,並被他們積攢起來。留存礦工獲得的比特幣數量與關機礦工獲得的比特幣數量 成正比 。這一罕見的賺錢機會讓倖存的礦工積累大量比特幣。

許多市場參與者正迅速獲得一種新的刺激手段。通過中心化的放貸機構和去中心化的放貸平臺,礦工可以用挖出的比特幣作抵押,換取現金或穩定幣,從而獲得債務。現在,礦工也可以持有而不是出售比特幣,當然,他們仍要承擔電費開支、託管合同、採購更多礦機或進一步擴建基礎設施等。總之,這一變化減少了來自網絡的拋壓,我們相信這將是比特幣價格上漲的一個重要催化劑。

當更多的比特幣被強手積累起來時,它可能會被長期囤積,也就相當於從網絡上移走了一定的供應量。這些經驗豐富的礦工以前就目睹過礦工投降,其資產負債表也有強健的比特幣數量。許多人在感覺比特幣價格較低時,會選擇持有。對持有大量比特幣的礦工來說,在市場上獲得債務將是他們在價格回調期間持有比特幣的另一個工具,這將減少拋壓,並在回調期間 加速觸底 。當然,這也可能是網絡的另一個刺激因素,其結果如何值得謹慎觀察,因爲債務在與過度投機相伴時往往會以悲劇結束。

結合以上三種力量,我們可以預期,隨着比特幣價格的供給側和需求側經濟的急劇改善,會產生強大的 乘數效應 。這就是減半能令比特幣價格看漲的原因。

當比特幣反彈至 7,500 美元——減半之後——礦工投降如何加速觸底

在礦工關機 (投降) 後,新挖出的比特幣被分配給效率最高的礦工,這將使比特幣市場的拋壓最小化,因爲這些礦工處在遠高於盈虧平衡點的狀態。礦工關機時,比特幣的出售會產生一些摩擦,同樣,當比特幣上漲時,礦工若想將機器重啓,也會產生一些摩擦。許多礦工可能拖欠了幾個月的電費、託管費或土地租賃費,如果不支付多月欠費的資金,就 無法重新開機 。這使得比特幣的價格上漲更容易,隨着價格上漲,新挖比特幣中只有一小部分需要出售,以覆蓋電力成本 (成本保持不變) ,因爲倖存的礦工擁有健康的利潤空間。

讀懂比特幣減半中礦工行爲博弈過程

已關機的礦工無法在比特幣價格上漲時同步啓動機器。在價格下跌時、虧損經營的礦工不能立即關機,兩者是類似的摩擦。當比特幣價格在經歷重大困難調整後出現反彈時,它爲不需關機的高效礦工創造了一個有利環境,他們也將獲得蛋糕的更大部分。

當比特幣價格反彈至 1 萬美元——減半之後——礦工投降如何加速價格探底

摩擦使效率低的礦工無法及時恢復開機。結果,新挖的比特幣獎勵都由高效礦工獲得,因此,來自新挖比特幣的最小拋壓持續減小。當比特幣價格達到 1 萬美元時,來自礦工的拋壓的最小佔比降至 23.33%

讀懂比特幣減半中礦工行爲博弈過程

下面的對比很好地說明,通過移除效率低下的礦工和減少網上潛在的拋壓來進行清理是多麼健康:

讀懂比特幣減半中礦工行爲博弈過程

週期再次重複 : 比特幣升至 1 萬美元——在減半之後——難度調整之後的上漲

在比特幣價格經歷足夠長時間的上漲後,效率低的礦工們終於能夠重新開機。這導致了一個不利的難度調整,因爲更多的礦工競爭相同數量的比特幣。這導致來自礦工的拋壓所佔最小比例從 23.33% 上升到 51.49%

讀懂比特幣減半中礦工行爲博弈過程

這個例子很好的說明了挖礦難度的重力牽引力作用,當然,我們看到的是由於礦工加入網絡而造成的不利的 難度調整 ,這導致利潤空間受到壓縮。難度調整使挖礦網絡保持穩定,也爲維護比特幣的安全層提供了足夠的激勵。

隨着時間的推移,不論比特幣價格如何波動,堅定而高效的礦工依然有充足的利潤空間,足以保持盈利。最終,挖礦難度將消滅那些 運營效率低下 的礦工,但當比特幣價格在短期內大幅上漲時,即使是效率低的礦工也能享有健康的利潤空間。

許多人害怕減半。但如果你瞭解礦工的心理,以及 博弈論 如何驅動人們的行爲,在減半之前和減半之後,那麼,高效礦工應該是歡迎減半的。擁有最高效率礦機的礦工 (電費低於每度 6.3 美分) 會經歷痛苦,但會生存下來。

比特幣自然會面臨來自礦工的拋售壓力,這將壓低比特幣的價格。 在減半之後,只需投入更少的法幣就能抵消礦工的拋壓 。結果就是,通過向該體系注入足夠多的 新法幣 ,投資基金和囤幣者將更有能力穩住下行壓力,實現比特幣價格的長期上漲。

來源鏈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