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比特幣,主流公鏈未來都會採用 PoS 機制,由此將存在着巨大的 API 和質押生態藍海,這也是 Ankr 想爲區塊鏈時代的 Web3.0 做出自身貢獻的渠道之一。

撰文:Dove

隨着 DeFi 帶來洶湧的浪潮,區塊鏈世界迭代發展的速度快得令人咂舌。以太坊也當之無愧的成爲了最大的受益者,而在以太坊之外,我們也看到諸如幣安智能鏈、Polkadot、Flow、Avalanche 和 Solana 等一系列創新的公鏈出世。

與早期的公鏈大戰相比,本次牛市似乎更讓人確定了跨鏈時代的到來勢不可擋,這從以太坊和幣安智能鏈之間的共存關係也能窺得一二,隨着以太坊鏈上 Gas 費逐步擡高,BSC 成爲了小資金投資者的心頭好,而用戶的擴張又進一步助推了生態的發展,由此形成了互補的公鏈格局。我們不妨可以猜測,在未來的 Web3.0 時代,多鏈共存已不可逆轉。

相對於許多項目對於 Web3.0 時代的偉大暢想和實踐,還有部分項目選擇深耕基礎設施,紮根最容易被人忽視的賽道,沉默地爲區塊鏈時代的 Web3.0 做出自身的貢獻。Ankr 就是其中的一員。

「未來不會是單鏈獨佔鰲頭,勢必是多鏈共存的時代。」Ankr 聯合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 Chandler Song 在談及創立的初衷和願景時對鏈聞表示,「Ankr 想做的,就是成爲任何用例下的默認 Web3.0 的基礎設施,將各個網絡的激勵機制和上層 DeFi 應用無縫對接,並一直在爲這個目標努力。」

搶灘 API 和節點服務,Ankr 能否成爲 Web 3.0 時代的基石?

Ankr 是什麼?

Ankr 是 Web3 基礎設施平臺,旨在降低個人、企業和開發人員參與區塊鏈生態的門檻。Ankr 的創始團隊多來自頂級高校,首席執行官 Chandler Song 和首席運營官 Ryan Fang 爲 UC Berkeley 的高材生。早在 2018 年 Ankr 獲得了來自丹華資本、Pantera 等機構的 1500 萬美元的融資。

2019 年底,Ankr 打造了一鍵式節點即服務平臺,通過創建簡單的節點部署應用來打破技術上的准入壁壘,方便了開發者對自身節點的部署和運行。

隨着以太坊 2.0 的推出,Ankr 又增加了去中心化質押 / 穩定收益協議 StakeFi (前稱 Stkr),允許普通投資者以小額 ETH 開始進行質押,並通過合成資產 aETH 代替質押的 ETH 來提供即時流動性,投資者還可以使用合成資產 aETH 進行交易或參與 DeFi。未來隨着 StakeFi 進一步增加對於如 BSC,Avalanche,Polkadot 等公鏈的支持,各個公鏈的持幣者還可以通過 StakeFi 這個去中心化的跨鏈質押協議完成從底層節點質押到上層 DeFi 的互通。

不過儘管在 Staking 服務上頗有成就,Ankr 仍將 API (應用接口)服務放在業務的核心位置,並逐步將其擴展至 Layer2 解決方案。如同 Chandler 所言,不論區塊鏈世界如何變化,也不管是什麼用例,基礎設施永遠是需要的東西。而 Ankr 的願景就是連接 Web3.0 所有依賴基礎架構的服務,包括多鏈質押,多鏈環境開發,和跨鏈數據互通。

API 服務爲 Web3.0 做核心承載

無論是對 Web2.0 還是強調協議互聯互通的 Web3.0 來說,API 對於開發者的重要性不言而喻,這是整個互聯網的核心。

伴隨着雲計算、大數據、人工智能等技術的蓬勃發展,移動互聯網、物聯網產業加速創新,移動設備持有量不斷增加,Web 應用、移動應用已融入生產生活的各個領域。這一過程中,API 作爲數據傳輸流轉的重要通道發揮着舉足輕重的作用,承擔着不同複雜系統環境、組織機構之間的數據交互、傳輸的重任。

數據顯示,在 2018 年美國上市公司的 API 接口業務營收中,行業增幅爲 67%,僅亞馬遜的 API 接口業務就貢獻了 256 億美金收入,增幅高達 47%。

而作爲 Web3.0 的重要基礎設施,Ankr 現已爲來自以太坊、BSC、Polkadot、Kusama 等一系列主流公鏈的開發者提供了一鍵式 API 解決方案,開發者無需編寫複雜的智能合約代碼,以及處理冗雜的數據即可獲得便捷的 API 訪問,從而得以順利、輕鬆、低成本完成技術開發等搭建工作。

此外,隨着以太坊的 Layer2 解決方案逐步成熟,Ankr 已將其 API 服務擴展到諸如 Polygon (前身爲 Matic Network)和 xDai 等 Layer2 解決方案。從而使更多開發人員使用 Layer2 項目的 API,並隨之構建和擴展 DeFi 產品。

最基礎的設施,或許承擔着核心承載的作用,這句話在 Ankr 身上得到了印證。

一鍵部署節點爲整合生態提供基礎保障

衆所周知,PoS 機制是要求節點提供一定數量的代幣證明來獲取競爭區塊鏈記賬權的共識機制,它的核心邏輯就是由持幣者擁有網絡的控制權。簡單來說,PoS 機制下不再需要依靠礦機,質押代幣後即可享受到挖礦收益,收益則取決於節點的持幣數量和持有時間。

在節點部署上,目前絕大多數以太坊的開發者仍選擇 Infura 作爲節點服務商,但強如龍頭的 Infura 也曾出現過宕機,一度造成 MetaMask、Coinbase 等各大平臺無法正常使用。這是由於儘管以太坊已實現去中心化,但許多服務商還在嚴重依賴於亞馬遜託管的雲服務器,並未完全滿足 Web 3.0 的需求。

而 Ankr 依託於自身雲計算的基礎,在降低了技術門檻的同時,又提高了節點分佈的去中心化程度。數據中心所有方還能通過 Ankr 雲平臺將其閒置資源代幣化,也使得 Ankr 能夠進一步以更低的價格爲用戶提供更易於調用的算力,最終受益於用戶。因此在相同的配置下,Ankr 的節點搭建成本僅爲亞馬遜雲的的 30% 左右。

在這樣的背景下,Ankr 成爲開發者部署各大協議節點的最優選。2020 年 4 月,「Web3.0 Bootcamp」首期招募完成,來自全球的 15 支項目團隊入選,Ankr 也成爲了其中的一員。2020 年三季度,Ankr 推出了波卡節點,並進一步集成了波卡生態的 Moonbeam、Clover、Acala、Bifrost、ChainX、Darwinia、Plasm 和 Kusama,將他們的節點整合到 Ankr 的平臺上,帶來了更簡單的節點部署。數據顯示,截止目前 Ankr 已支持超過 50 個項目的共 100 多種節點部署。

在鏈聞與 Ankr 兩位創始人 Chandler 和 Ryan 的採訪中,他們對於 PoS 機制有着自己的信仰。兩位曾多次強調,除了比特幣,未來的主流公鏈都會採用 PoS 機制,由此將存在着巨大的 API 和節點服務藍海,這也是 Ankr 想爲區塊鏈時代的 Web3.0 做出自身貢獻的渠道之一。

StakeFi 爲投資者參與降低門檻

伴隨着萬衆期待的信標鏈也如期上線,PoS 新時代的帷幕已經拉開。在新世界的路上,小型投資者卻面臨着極大的困境。

原因就在於質押節點的實踐上,ETH 2.0 每個節點需要抵押 32 個 ETH 才能滿足要求,此外還存在着技術和 Slash 風險等問題,極高的准入門檻基本阻隔了普通用戶共同參與區塊鏈生態的搭建。Ankr 通過創建簡單的節點部署應用打破了技術上的准入壁壘,讓非技術用戶也能部署和運行他們選擇的任何節點。

如上文所述,Ankr 的 StakeFi 爲 ETH2.0 的投資者提供了深度定製,除卻可以爲普通持幣投資者提供質押服務外,在 Ankr 平臺進行 ETH 的 Staking,用戶將會獲得相應的生息憑證 aETH,並可隨時自由轉賬或者交易。

Ankr 還在 Uniswap 上建立 Eth/aETH、USDC/aETH、DAI/aETH 流動性挖礦池,通過結合 DeFi 流動性挖礦的方式解決了質押 ETH 的流動性問題。

2021 年 3 月,StakeFi 還發布了針對 BSC 的 Eth2 流動性質押協議,並建立了 BSC 上第一個類似 Infura 的 API 端點服務,使開發者更容易在 BSC 上進行構建。隨後通過投票成爲 BSC 的第一驗證者,再次降低了投資者參與 ETH 質押的門檻。

值得注意的是,Ankr 在原先的基礎上還創建了新的跨鏈質押,按照團隊的計劃,除卻 ETH2.0,未來 StakeFi 還計劃支持 BSC、Avalanche、Fantom、Polkadot、Flow、Near 和 Solana,徹底打響了 Web3.0 時代 Staking 的跨鏈質押第一槍。

小結

作爲老牌項目,Ankr 的生態佈局不可謂不復雜。2021 年第一季度,Ankr 陸續宣佈了與 Curve、Sushi、SnowSwap、Plasm、Cere、Marlin 和 Covalent 等項目的合作,併成功上線 Coinbase 交易所 。

正如 CEO Chandler Song 所述,Ankr 一直在探索創新,並希望把產品做成一個儘可能完備的大生態,以此打造一個「任何用例下的默認 Web3.0 的基礎設施」,而這也正是 Ankr 一直以來的願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