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Fi 借貸與槓桿的演變、必然趨勢和副作用

槓桿一詞在傳統金融市場內一直是風險的象徵,在數字貨幣市場內槓桿卻被運用到淋漓盡致,其根本的原因在於市場的人羣風險偏好不同,同時 DeFI 去中心化金融與傳統金融的銀行核心的運作模式區別,在銀行爲核心的運作體系之中,銀行通常會使用槓桿爲自身提供更高水平的收益,而官方最關注的是銀行體系的整體穩定性,一旦銀行系統過度槓桿化帶來風險,所面臨的就是官方爲銀行買單,也就是印鈔緩解槓桿帶來的系統性風險。

而在去中心化的智能合約模式下則無需有人爲另一方買單,任何高槓杆所帶來的風險全部由槓桿使用者以及槓桿提供者承擔,也就不存在系統內玩家被通脹溫水煮青蛙的情況出現。

但由於匿名網絡中不存在信用以及追償問題,也使得在 DeFi 市場中借貸比例很難超過 1:1,或者說不可能有超過本身抵押物價值的借貸存在,市場一直在嘗試繞開這種低效的解決方案,也就是從最開始的超額抵押,逐漸衍生出閃電貸,社交貸等各種新穎的借貸方式。

超額抵押借貸

超額借貸本身也是槓桿的一種,通過抵押超過 100% 的資產來鑄造或換取其它資產,這種不足 100% 的借貸本身可以通過交易完成,但在 DeFi 中的某些特定環境下,雖然借出資產不足 100%,但獲取的收益卻可以超過直接兌換資產所帶來的收益。

由於超額抵押本身也是運用了槓桿,雖然槓桿率不足 1,但是仍然有清算的限制,也就是說當抵押資產不足以兌換所借出資產時就會觸發清算,這也使得這種看似安全的方式讓市場在極端行情下出現更加不可控的風險,使一些本身不屬於清算系統內的資金,在極端行情下加入被清算的行列中,而這種資金又通常代表這比較大的資金體量,讓行情出現擠兌後造成無法彌補的損失。

超額抵押的鑄造機制本身雖然增加了市場極端行情下的清算壓力,但是對於 DeFi 仍然是必須的部分,在沒有信用可言的市場中超額本身就代表了 DeFi 中的誠信體系,即排除了對單個個體的信用分析,也簡化了信息收集的過程,用統一的流程化操作釋放了抵押物的流動性。

在這個高風險與高收益共存的市場中,用戶羣體偏好仍然更加偏向於把槓桿比率擴大到 1 以上,如果抵押鑄造品,或者抵押並不能產生較爲客觀的利益的情況下,用戶更加希望利用槓桿擴大自己的資金體量,這也就是閃電貸與各種其它借貸模式備受市場期待的原因。

閃電貸

閃電貸本身就是 DeFi 中最偉大的創新之一,因爲它可以讓任何一個市場中的參與者,在交易期間像巨鯨一樣行動,在傳統的金融市場中進行套利交易往往需要極其龐大的初始資金,足夠的資金量可以使本身很狹小的交易裂縫,通過資金量的以及槓桿的存在放大收益,讓本來極小的交易空間變得有利可圖。

閃電貸最爲恐怖的地方就在於跨越了資金量的需求,對於市場本身套利者與資金擁有者本身是兩種人羣的存在,大額資金的擁有者大多不屑於薅羊毛的行爲,而套利者目的就是尋找市場中的可交易空間,但本身卻不具有龐大的資金量進行交易,閃電貸的存在讓本身擁有技術,而缺少資金的人瞬間變成巨鯨一般的存在,市場中任何交易裂縫都會被用極大的資金量瞬間填滿。這也就是說在 DeFi 市場中不會存在大額的可套利空間,空間被套利者填滿的同時,交易者與普通的市場參與者也就擁有了更好的交易體驗,因爲在市場中永遠不會存在高額的價差出現。

閃電貸的誕生原因本是來自於數字貨幣市場中的貸款機制,數字貨幣市場體系內由於完全匿名的特性,導致個人不可能存在信用的概念,因爲在市場中雖然有賬戶的存在,但創建一個新的賬戶可以說完全沒有成本的概念,而沒有成本的創立賬戶,賬戶也就沒有了信用的價值。在沒有信用的市場中貸款的方式只能通過超額抵押的概念,也就是傳統的當鋪邏輯,把實際價值高於貸款金額的貨幣進行抵押,通過抵押貸款的模式以獲取信用來完成貸款交易,這也是數字貨幣中獨有的邏輯,也就是通過利用抵押金錢來獲得信用,再利用信用獲得金錢的邏輯,而超額抵押的模式由於超額的限制所以造成了資金的高度浪費,這也就是閃電貸協議被提出的原因。

閃電貸業務最早是由 AAVE 開發出來,主要面向擁有一定技術基礎的開發者,時至今日閃電貸業務的規模已經達到數十億美金,這樣的創新也成功把 AAVE 推到老牌項目 Compound 前面。

閃電貸由於瞬時資金量極其龐大的特點,正常的用法都是在於套利者利用資金優勢進行市場套利交易,套利本身在金融市場中無處不在,而閃電貸則擴大了套利者的資金規模,並且可回滾的交易特性,讓套利者永遠不需要擔心本金的風險,因爲本金本身就是 0 風險。

然而閃電貸在目前的市場中由於套利機器人以及搶先交易的存在利潤已經被壓低了許多,套利機器人的存在使市場中的交易裂隙變小,同時提升市場中的交易深度,使得短期資金對市場影響降低,也就是使通過閃電貸進行套利變得更加困難且利潤更低。同時在 ETH 網絡中由於沒有排隊機制,也就導致了搶先交易的存在,市場中的每一筆交易都需要礦工進行打包後完成交易,由於以太坊的出塊存在時間差,不單單出現了閃電貸這種 0 風險的貸款方式,也出現了搶先交易機器人的存在,在交易打包完成前,如果交易機器人判定交易存在利潤,就會提高 Gas 費以達成搶先交易的目的,使策略提供者的交易策略被劫胡。

搶先交易對市場百害而無一利,但在以太坊目前的機制上,除非真正出現高性能的隱私中間件,否則無法杜絕這種交易被搶跑的問題,但隨着其它主鏈的發展搶先交易的問題也在被逐漸淡化,畢竟 DeFI 是整個區塊鏈上的概念,而不是單單依存於以太坊鏈上。

保證金交易與現貨槓桿交易

如果說超額抵押以及閃電貸是 DeFi 中獨有的槓桿使用方式,那麼保證金交易以及槓桿交易就是金融市場中最單純的槓桿使用方式,在二級市場中使用槓桿交易就是單純的擴大風險與收益,而在數字貨幣市場中的用戶羣體恰恰又是風險偏好最高的用戶羣體。

保證金交易的方式也就是合約交易額模式,是市場中較爲普遍的交易方式,差價合約的模式由於本身交易的標的與現貨並非在一個相同的市場之中,使合約交易的方式較爲完善,由於本身交易的並非產品標的,而是產品表的波動率,也就是說在進行合約交易時本身並不會對現貨市場造成影響,因爲你所購買的是在特定時間內該標的上漲或下跌所造成的價差。

對於保證金交易的方式而言,只要交易賬戶內的保證金足夠,就不會出現任何風險,因爲本身保證金交易的提供者都是交易所,也就是交易所本身就有第一手交易優先權,可以使風控平倉速度極爲快捷,保證金交易模式在 DeFI 中所面臨的問題主要是交易深度的問題,由於與現貨市場完全剝離,所以市場中交易的對手方皆爲合約用戶,也就導致了市場中很難有足夠的交易對手方,也就是要麼使用無限深度(做市商對手盤)的方式,要麼就面臨這在沒有足夠交易體量時,對交易速度的犧牲。

相比差價合約的保證金交易模式而言,現貨槓桿的交易模式更加簡單粗暴,但是也面臨着更加巨大的風險,由於現貨槓桿與合約交易的模式不同,需要真正在市場中購買與賣出籌碼,並且現貨模式更加需要訂單簿的存在,使得交易槓桿的提供者仍然需要爲交易所,或者與交易所緊密相連的中間件或聚合產品,由於在數字貨幣市場中不存在信用,槓桿交易又需要真正通過資金池擴大交易者的資金體量,如果自身沒有對資金的掌控權就面臨着資金帶來的絕對風險,同時也面臨着交易標的所帶來的流動性不足風險(利用槓桿資金進行接盤)。

也就出現了目前市場中的槓桿自動追隨交易模式,交易者變爲策略提供者,通過提供保證金增加槓桿倍率,再由智能合約進行交易,用戶具有對訂單的管理權限,但是並沒有對資金的掌控權,也就是既緩解了差價合約這種與莊家對賭的風險,又減輕了現貨槓桿存在的資金風險問題。

和 AAVE 開發閃電貸的初衷一樣,現在很多的 DeFi 項目都在致力於解決資金效率的問題。例如 Bifrost、Stafi 以及 MyBank 這類的項目。爲了避開匿名情況下的追償問題,MyBank 上所發起的槓桿借貸,所貸出資金會鎖定在網絡中,用戶只能按照預先設計好的線路使用這筆貸出資金。因此在 MyBank 中可以實現質押率和清算比可以大於 1 的高槓杆借貸。這爲下一步的槓桿交易提供了切實可行的前提條件。

另外一方面,當前市場中借貸產品和去中心化交易平臺的業務交互是獨立且割裂的。用戶首先需要質押一部分資金,置換出另一批資金然後再到 DEX 中去交易,這樣的設計在有違常理並且對於質押資金的價值是極大的浪費,長期以來借貸平臺的資金使用率也是極爲低下的,最終導致的結果就是資金池利率會越來越低。此外,從借貸到交易套利整個過程也十分漫長複雜,等流程完全走完,用戶操作的機會窗口很可能早就關閉了。

MyBank 裏面槓桿借貸和槓桿交易直接掛鉤。整個過程中資金被鎖定在網絡中,所有的操作都由智能合約來完成。並且槓桿的級別會根據風險係數自動調整。這種模式可能是接下來 DeFi 槓桿市場的一個大的趨勢,或者說是優化後更加豐富“閃電貸”。

尾:槓桿會在極端行情下造成流動性枯竭,也會促使市場進入排隊槍斃的絕望處境之中(尤其在以太坊擁堵時)。

但槓桿仍然是市場所必須的工具,市場走向繁榮必須經過無數個吹起泡沫,再把泡泡戳破的循環,而槓桿就是吹出泡沫最好的工具之一,如果想判斷市場是否在能介入的區間之內,槓桿使用率也是很重要的參考指標之一。

對於個人投資者而言,數字貨幣市場風險極高,合約以及槓桿交易並不適合普通投資者,二級市場中的盈利在於一直在賺錢,高槓杆的暴富夢想更多帶來的是血本無歸。

DeFi 借貸與槓桿的演變、必然趨勢和副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