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G 、Qtum 與巴比特三位創始人分享對比特幣減半以及 DeFi 的看法,並探討區塊鏈行業的發展前景。

原文標題:《長鋏、周碩基、帥初,90 分鐘大辯論,這些觀點絕對刷新你的認知!》
整理:王佳健

5 月 7 日晚,在比特派錢包主辦的 BTC 主題系列直播中,巴比特及比原鏈創始人長鋏、FBG 基金創始人周碩基、Qtum 創始人帥初分享了各自數年來對行業的理解。主持人爲鏈聞總編輯劉鋒。

他們的觀點犀利、辛辣,超前,又有深度,比如:

  • 牛市和減半關係不大,用戶的進入纔是核心。減半炒一波可能就過去了。
  • 加密貨幣的用戶量至少還有 10 倍增長空間,等到了 1-2 億量級,它可能就進入主流了。
  • 比特幣的價值會越來越大,就像現在美元一樣。
  • 比特幣可能越來越遠離普通人的使用場景,但你會在不知不覺中使用它。
  • 跨鏈不存在完美的既去中心化,又高效和安全的方案,滿足安全的需求就可以了。
  • 可搭積木式的 DeFi,構建不了摩天大樓。
  • 去中心化的概念被擴大了,去中心化只在共識層面有意義。
  • 行業正在成熟化和機構化,散戶的交易機會和空間,越來越小了。
  • 加密資產或區塊鏈,它是後浪們唯一的機會。

減半將目光聚焦比特幣,但減半後行業出路在哪裏,這纔是今天最關鍵的問題。減半結束了,宴席還得繼續。

我們與長鋏、周碩基、帥初聊了聊比特幣減半、DeFi 與跨鏈 ...

提問:你如何接觸比特幣的?

長鋏:我在知乎上的回答看起來挺傳奇,但回想起來,那時我跟現在所謂的韭菜心態沒有本質區別。比特幣從 35 美元跌到 2 美元,我也是絕望啊。

比特幣是一個全新的事物,而我們沒有人來自未來,那就不會對它有那麼強大的信心。但我接觸到比特幣時確實非常興奮。

現在大家把我們視爲前浪,但 2011 年的我們也是後浪,前浪是 70 後或 60 後的互聯網大佬。我們 80 後對錯過互聯網創業浪潮有刻骨銘心的體會。我當時也試圖抓住互聯網大潮的尾巴,幹一番大事業,後來發現機會非常渺茫。但我們對下一波浪潮、機會是很敏感的。

我是科幻作家,對科技史有所瞭解。80、90 年代有一波密碼學家在研究加密貨幣,但他們都失敗了。他們沒有找到一個去中心化的方式來實現加密貨幣的點對點傳輸。當我看到比特幣白皮書時我就意識到,多米諾骨牌的第 1 張牌被推倒了。新的浪潮來了。

現在有一個詞很火——內卷,它講的是社會、經濟、文化發展到一定階段,就沒法靠自身的力量躍遷到下一個階段,它會有各種內耗。比如創業,同樣的資本、能力,在過去你可以獲得非常大的成就,但越往後成本越高,機會越小。

後浪一定要抓住這種一生中爲數不多的變革機會,可能就一到兩次。加密資產或區塊鏈,其實是後浪唯一的機會。

提問:除了價格,區塊鏈還有什麼讓你讓你興奮?

周碩基:我對比特幣的認識是一個過程。2017 年年底是一個分水嶺,之前它其實都是小衆玩具。

我相信大多數人肯定不是因爲價格才關注到比特幣。它非常有意思,可以放在錢包裏,它還很值錢,可以交易。

我現在相信兩個東西。

第一,我相信用戶至少還有 10 倍的增長空間,今天,全球用戶量可能是小几千萬,1000-2000 萬量級,等到了 1-2 億量級,它可能就進入主流了,那它就會有很多想象力。

第二,我對個人在鏈上掌握自己的資產,甚至是身份非常感興趣。

比特幣也好,區塊鏈技術也好,它們在價格之外都給我帶來了非常大的啓發。我也願意投入其中。

我們與長鋏、周碩基、帥初聊了聊比特幣減半、DeFi 與跨鏈 ...長鋏

長鋏:2012 年之前,我還比較的關注價格,那時我也剛畢業兩年,而比特幣的波動特別大,可能是經歷了財富的劇烈波動,對這個事情就變得很麻木了。當然,可能也是今天有意思的事情非常多,不像以前,動物園裏就只有比特幣一個動物。2012 年以後,我基本上不怎麼關心價格這個事情了。

比特幣是上一個階段的事情,而一個階段要做一個階段的事情。

比特幣的故事已經很完美,白皮書裏的理想基本上都實現了。今天,在比特幣上你沒法構建非常靈活、完備的 DeFi 生態,所以我們自然要進入到下一個階段,會有越來越多創新型的公鏈,通過跨鏈協議把加密資產共享和流轉起來,在某些鏈上它又可以組合,以及再創造出新的一些金融工具。

我覺得這是當前這個階段可能最值得想象,最值得去做的一個事情。當然,我覺得我們不能把這兩個階段視爲對立的兩個階段,它們是互補的。

我現在比較關注的 2 個方向。

第 1,資產上鍊,過去,我們都認爲現實資產上鍊是一個非常漫長的過程,需要中心化權力機構的認可、認證。

現在看鏈條並沒有那麼長,像 USDT,像 DAI 這種穩定幣誕生了,我們發現了一條新的路徑,資產上鍊是可以通過抵押數字資產,甚至是多元數字資產映射等來完成。 這就好像打開了一個互聯網或是現實中沒有出現過的新世界。資產上鍊並不虛,它近在眼前。

第 2,DeFi 生態中非常有意思的創意的想法,比如借貸、交易等。

今天很多金融工具的設計師並不是學金融的,而是理工科宅男,他們用數學思維,用編程方式來實現,我覺得很酷。但我對 DeFi 生態有一個不滿,我不認可搭積木的方式,這種方式構建不了摩天大樓。

提問:比特幣很完美了,它未來還有增長的空間嗎?

周碩基:價格的增長會帶來新用戶,用戶增長又會帶來價格上漲。

有一個趨勢,新用戶進來不見得直接購買比特幣資產。

現在金融創新非常多。比方我們發現最近美股和比特幣價格具有相關性,有沒有可能把美股 SPX 搬到鏈上,讓它和比特幣做一個組合,成爲新的資產。別人購買這個新資產,等於被動持有比特幣。

很多人已在做類似嘗試,我相信很多用戶會從這個方面去進入幣圈。就跟很多人通過紙黃金,通過 ETF 去持有黃金是一個道理。

長鋏:比特幣的價值跟它的用戶量,包括有多少使用場景,比如支付,關係不大。

第 1,用戶不需要直接使用比特幣,它甚至會越來越多的遠離普通人的使用場景。但人民會在不知不覺中使用它。比如說你在鏈上交易原油這種正常的資產,而它背後就是用比特幣來抵押或開發的。

第 2,很多人說比特幣的支付價值已經破裂,但這根本不是問題。正因爲它是一個好的貨幣,它必然會退出流通市場,大家願意用它來儲值。實際上,通過借貸協議,人們正在把比特幣抵押換成穩定幣,再用穩定幣去買礦機或比特幣。

我反而比較看好比特幣的儲值價值,對比特幣的未來相對樂觀。

而隨着 DeFi 生態的擴大和跨鏈技術的引入,比特幣的價值會越來越大,就像現在美元一樣。

帥初:數字黃金是比特幣最核心的功能,還有去中心化,抗審查也是它的價值來源。在世界範圍內,它確實還沒有完全合規,但它在金融體系裏獨創了一套新的金融體系,今天,我們已經形成了以比特幣價值爲依託的一個巨大的金融網絡。

比特幣現有的技術架構足夠支撐它未來可能到達萬億美金的市值,甚至更高。我覺得基於它的願景和理念,它的技術是夠用的。

我並不認可所謂的 1.0,2.0 這類概念。今天,這個行業已經超越了單純的對技術高下的競爭,更多是看誰能儘量去獲取更多的增量用戶。比特幣現在自發的網絡效應在不斷蔓延,它依然是行業的主導者和統治者。

我們與長鋏、周碩基、帥初聊了聊比特幣減半、DeFi 與跨鏈 ...周碩基

提問:減半的影響是什麼?現在市場是火熱還是清淡?

周碩基:此前的牛市和減半關係不大,用戶的進入纔是核心。現在大部分比特幣都在流通中,減半減少拋壓的說法站不住腳。

減半炒一波可能就過去了。我們要看用戶是不是真的進來了。我覺得 DeFi 是最近看得到的,爲數不多的亮點。

普通投資者,策略上可能是市場冷清時買一點,高點賣掉,然後等下一個機會。

這個時間點你讓我去判斷,我判斷不出來,我跟你一樣,我也覺得市場其實比較比較清淡。

長鋏:減半我認爲是小氣候,像是春夏秋冬這種週期性的事情。長期看好比特幣就是全球變暖這種大氣候,而這種大氣候看的不是技術,而是整個的共識。

歷史不會重演,但歷史有它的韻腳。減半告訴我們一些規律性的東西,一種微妙的共識。它確實能吸引一批新人進來。

我們是這個圈子的原住民,我們永遠都在這個圈子裏,我們不是很在乎這個事情,就像寒暑一樣每年都會有。候鳥型的投資者確實會關注週期,減半來了,他們就飛過來。

帥初:減半更多是短期效應,它可以幫行業吸引更多眼球,帶來更多新用戶。 長期看我們都坐在比特幣這艘大船上,目標是更遠的前方。

我覺得加密貨幣行業正在逐步走向成熟化、機構化,每一年的參與者背景都有很多變化。 比如今年,像文藝復興基金這種傳統量化的精英巨頭開始對行業感興趣。前兩年這都是很難想象的。

某種意義上散戶的交易機會和空間是越來越小。我們將被迫成爲了一個 Holder,我相信一個長遠的願景,加密貨幣領域可以吸引大量資金和人才,就像黑洞一樣。

但現在行業依然小衆,它的邊界依然沒有觸及大多數人羣。如何拓展邊界,讓更多人認識它,加入我們的隊伍。我們還有很多路要走。

提問:好像整個行業挺悲觀的,並沒有非常好的應用出來,你們的信心來自哪裏?

長鋏:創業者本身都是樂觀主義者,創業者不相信一個事情,那還創業幹嘛?

事物也都有兩面性,就像半瓶水,有人感到絕望,有人看到希望。

dForce 危機最近很火。社區很悲觀,覺得 DeFi 沒有希望。我們也做 DeFi,我們就看到了希望。我們看到了 DeFi 的坑,那將來就可能會繞開。大家看到以太坊的 DeFI 受制於以太坊性能,這是問題,但這些問題解決了,不就是希望嗎?它背後是一些創新和機會。

提問:2019 年跨鏈很火,但好像所有的鏈都不太好用,資產也沒有什麼真正價值,跨鏈幹嘛呢?

長鋏:過去的 DeFi 受制於效率和單一資產問題,但今天這些問題都已經解決了。比如跨鏈,之前不僅體驗不好,資產跨過去後用戶只能獲得代幣獎勵,什麼也幹不了,恰恰,資產跨鏈後做什麼纔是最關鍵的。

我們跨鏈已經在做了,今天活動組織方比特派也是我們跨鏈網關的聯盟節點之一,其它還有麥子錢包,Cobo 等等,我們設計了多籤+門限的方案,從博弈角度說,沒有任何一方可以拿走跨鏈的幣,安全角度看這已經足夠用了。我認爲,跨鏈不存在完美的既去中心化,又高效和安全的方案,滿足安全的需求就可以了。

另外,我們也實現了鏈上撮合,既磁力合約,撮合操作全部由共識節點完成,全部上鍊,交易體驗和中心交易所幾乎沒有區別。

基於比原鏈 BUTXO 架構,可以做到交易及轉賬。這意味着資產兌換並不需要中心化平臺。用戶在自己的錢包就可以完成資產的轉賬交易。

6 月份,我們會推出超導兌換,它可降低交易磨損,減少交易滑點。

最後,既然 MOV 上通過跨鏈進來了這麼多的資產,那我們就可以推出類似於 Libra 一樣的穩定幣。今年,我們最後的事情就是和不同平臺聯合發起一個民間的穩定幣項目,去和 Libra、DAI 進行競爭。

我們與長鋏、周碩基、帥初聊了聊比特幣減半、DeFi 與跨鏈 ...帥初

提問:你覺得行業裏有沒有被高估的概念?

帥初:比如 DApp,2018 年我說 99% 的 DApp 會死掉,因爲去中心化並不能夠帶來更好的體驗,去中心化可以給資產賦予更多價值,但會給應用體驗大打折扣。今天,DApp 已經不火了。

比如 TPS,高 TPS 的前提是網絡已經滿負荷了,可是,如果網絡本來就空蕩蕩的,TPS 再高沒有什麼意義。

現在行業有個非常大的問題——同質化競爭,大家都想做大一統的平臺。但這樣的機會越來越少了。未來,區塊鏈項目會越來越具有專注度,也會更加註重差異化。你服務好你的客戶,我服務好我的用戶,就會有好的生存和發展空間。

周碩基:我之前也認爲這個市場會有很多競爭者,但現在我比較悲觀,我覺得頭部項目會把其它項目全部清理出去。尾部的項目,等他們把錢花光了,就可能慢慢消失。創新越來越難了。

當我們參與這些資產投資的時候,需要非常謹慎。既要識別資產的好壞,還要識別資產的週期,然後去分析資產的未來。這是非常複雜的一個事情。

可能我們要站在一個 5 年、10 年的角度去看這個問題。比如推測 5 年後比特幣會進入怎樣的階段,然後反過來看今天的加密貨幣投資。這也是我投資的心得、做法。

長鋏:去中心化,我認爲不是被高估,而是被擴大化了。

去中心化被用於共識機制,它讓每個節點都有自主打包的權利,以防止節點去逆轉某種交易。所以我認爲去中心化只有在共識層面有意義。

現在什麼都去中心化,團隊也去中心化,你搞一個項目,結果被人黑了,總有人負責吧,你不能完全去中心化。

另外,我看到一個觀點,去中心化預言機可能是個僞命題,壓根就不存在去中心化預言機。你要運行一個系統,那總有中心化的因素在裏面。

我認爲中心化的運營機是需要的。你是 DeFi 你就不能用去中心化預言機,那會造成死亡螺旋。

這是最近我對這兩個概念的懷疑吧。

來源鏈接:www.8bt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