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佈式資本專訪 | 唯鏈陸揚:鏈圈人的產品思維

編者按,作爲專注天使輪的投資機構,分佈式資本挖掘、見證並陪伴項目成長和發展。本次分佈式創業經欄目我們邀請到的嘉賓是唯鏈創始人陸揚。

(本文由分佈式資本原創,作者有匪)

縱觀加密行業的歷史,我們不難發現區塊鏈創業脫不開這三個敘事邏輯。第一,圍繞比特幣網絡的創業。這裏指得是早期對比特幣網絡的分叉,比如說 LTC、BCH 等。第二,圍繞以太坊的創業,無論是搭建在以太坊上的應用,還是針對於以太坊擴容的解決方案。第三,圍繞以太坊殺手的創業,前者如 EOS、後者如 Polkadot、BSC 等。總得來說,圍繞這三種敘事邏輯的創業幾乎成了行業的主旋律。

基於這三個敘事邏輯的創業是技術推動應用。首先需要一個強大的(性能)、安全的(安全性)、服衆的(去中心化)網絡,才能推動應用在上面發展。而行業頂流以太坊滿足了安全性以及去中心化,卻在性能上積重難返。因此現階段的創業致力於一解決以太坊性能問題,二尋找以太坊的替代品。儘管諸如 Defi、NFT 等應用也在同步發展中,然而行業內技術推動應用的創業邏輯是無可辯駁的。

當然,也有反其道而行的。這種創業思路是應用推動技術。創業者發先思考區塊鏈技術如何應用,再解決可能出現的技術問題。在分佈式資本投過的案例中,唯鏈是典型符合這種創業思路的。而這種爲應用而生的務實風格與創始人陸揚的經歷不無關係。

LV 人的產品思維

唯鏈創始人陸揚是國內較早一批知道比特幣的人。時任 LV 公司大中華區 CIO 的陸揚,於 13 年瞭解到比特幣。那時比特幣經歷了 13 年超級大跌,從 1000 美金嘩嘩一直跌到 150 美金。相較比特幣價格的劇烈波動性,陸揚對其背後的技術和邏輯更感興趣。經過研究,他深感比特幣背後的分佈式賬本和區塊鏈技術前景光明,而自己也想參與到這個行業中來。

陸揚經常趁出差間隙參加各種加密行業的 meetup。而當時所謂的區塊鏈創業不成氣候。很多創業者的思路就是把比特幣的代碼複製一下,然後改 logo、改名字、改區塊大小、改出塊時間,便誕生了新的鏈和幣。陸揚對於那時期行業的觀感是:大部分這個行業的人都是搞技術的,有極客思維,卻缺乏產品思維。有一次,陸揚在參加舊金山 IBM 組織的活動時,有開發者向他展示了項目,而映入眼簾的只有滿屏代碼。大多數的開發者只想着寫出漂亮的代碼,根本不會考慮將它應用在何處並如何展示。當時陸揚作爲 LV CIO 的工作就是將技術和業務場景對接起來,比如說做數字營銷,將流量轉化爲銷量。在那個微信剛出來的時代,這種數字化的認知是超前的。多年的從業經驗告訴陸揚,區塊鏈行業缺少了有產品思維的人才,而這一點恰好是他的優勢。

時間來到 2015 年,即便當時行業有彩色幣等技術,但還是太過原始粗糙,無法應用到較爲複雜的場景中去。而以太坊以 EVM 和智能合約的創新,爲行業帶去一抹曙光。唯鏈的創立緣於陸揚和 Vitalik 的相識。2015 年底 2016 年初,陸揚通過沈波總認識了 Vitalik,而那時 Vitalik 正在國內尋找投資夥伴。在與 Vitalik 攀談之後,陸揚發覺智能合約和 EVM 的技術架構是具有開創性的。因此,創業初期唯鏈便以以太坊的架構爲基礎,搭建自己的聯盟鏈,並開始尋找相關的客戶。

陸揚在時尚領域的深厚資源起了作用,唯鏈第一單客戶是前老闆所在的頂奢品牌。唯鏈團隊將 NFC 芯片結合聯盟鏈平臺,爲其提供了供應鏈管理與防僞溯源。截至到 2019 年底,該品牌全球 100% 的皮具的供應鏈管理都採用唯鏈的解決方案。唯鏈的初步探索證明了以以太坊爲架構的區塊鏈是可行的,而這條漫長的探索之路纔剛剛開始。

三次歷史性選擇

唯鏈在聯盟鏈時期,積累諸如奢侈品、紅酒進口商,物流等領域的客戶。這些案例只是讓陸揚隱隱覺得到區塊鏈未來一定會有很強大的應用,但是至於怎麼用還是模糊不清。創業圈有句話是「爭做第一個喫螃蟹的人」,大致是鼓勵創業者永立於創新的潮頭。殊不知,在行業發展最早期,當沒有一個成功的範本可以參考時,這樣的創業歷程必定是坎坷孤獨的。所幸,唯鏈的每一次選擇都非常正確。

第一次,收編物聯網團隊。創業初,陸揚發現光有鏈技術其實不夠,應用場景裏需要融合其他技術,其中最主要的是物聯網。鏈就相當於一個虛擬世界,如何將這個虛擬世界和物理世界做連接,物聯網將發揮作用。當時,團隊物色了很多物聯網公司並尋求合作,卻無人理睬。也歸咎於當時物聯網公司主要承接政府項目,對於區塊鏈技術不甚瞭解。在合作無門的情況下,陸揚作出了一個大膽的決定——收編一支物聯網團隊。儘管這個決定在內部頗受爭議,但是現在看來卻是明智之舉,區塊鏈和物聯網是天作之和。巧的是,那支物聯網團隊的老大顧建良後來成爲了唯鏈的 CTO——他既把物聯網搞定了,也把鏈搞定了,後來還和團隊搭建出了 ToolChain 平臺。

第二次,做一個企業友好的區塊鏈平臺。當積累了一定案例以後,陸揚發覺爲每一家企業從 0 到 1 開發一條私鏈 / 聯盟鏈的方式並不可取,相當於重複造輪子。當務之急是需要找到可以穩定承載業務的鏈。爲此,他召集了幾十名企業高管在千島湖開會,尋求理想中的區塊鏈平臺。而反饋是當時市面上絕大多數公鏈都不滿足要求。第一,治理結構。對於企業來說,很難想象一個軟件系統在去中心化環境裏十年不升級。一旦軟件升級就有一羣人開始投票、爭吵再分叉。第二,經濟模型。以太坊手續費是波動的,甚至在網絡擁堵的情況下昂貴。很多企業是不能接受跑業務時成本是不可預估的。第三,合規性。由於合規性,企業暫時不能擁有數字資產。那麼如何將數字資產作爲生產資料並記賬?當企業採用智能合約放棄數字資產時,又當如何?

既然市面上沒有,那就自己造。

雷神區塊鏈(VeChainThor Blockchain),作爲以首個以 PoA (權威共識)爲底層共識的區塊鏈平臺,不僅加入了費用代付機制、多方支付協議,甚至加入了對交易參數設置的功能。之前在以太坊上交易,有可能出現手續費打水漂的情況。但是雷神區塊鏈可以對一筆交易設配置,如果 60 秒不成立,就將手續費退還。雷神區塊鏈的很多技術細節,包括共識機制、治理結構和經濟模型都是對企業非常友好的。經歷了一年多的開發以後,雷神區塊鏈於 18 年 6 月 30 號主網上線。

第三次,啓動 VeChain ToolChain™平臺。儘管已經開發出最適合企業使用的底層區塊鏈平臺,但是在上面搭建應用的部分工作還是同質化的。企業對於區塊鏈應用是有需求的,只是他們不會去建立自己的技術團隊,而會依賴現有的成熟服務。於是,唯鏈團隊決心去繁就簡,自 18 年開始自主研發了 VeChain ToolChain™平臺,讓企業開發應用變得越來越快,成本越來越低。企業可以根據自己的需求選擇不同級別的平臺服務,這也是 SaaS-PaaS-BaaS 的來歷。

分佈式資本專訪 | 唯鏈陸揚:鏈圈人的產品思維陸揚在世界人工智能大會現場講解唯鏈商業模式

BaaS (Blockchain as a Service)指的是企業會選擇某條鏈來搭建應用。當企業要鑄造 NFT、開發存證合約或是運算智能合約,會發生兩種情況:第一是企業需求趨同時,只需要調用公共智能合約;第二,企業有定製化需求,需要開發自己的智能合約。這時候唯鏈就會開發定製化的智能合約而企業無需擔心它的部署和維護。未來反饋給客戶的是,企業在自己的平臺系統裏直接調用 API,便可以使用區塊鏈上的智能合約甚至一些組件(瀏覽器,區塊鏈錢包等)。

PaaS (Platform as a Service)即用低代碼開發環境來搭建應用,這個應用多數用於多方協作的場景下。當企業擁抱區塊鏈技術時,會碰到這個問題:在業務流程發生變動時,需要改動現有的業務系統。此時,企業需要一個平臺獨立於現有的系統之外,那就是 VeChain ToolChain™的 PaaS 層。PaaS 可以在保護數據隱私的前提下幫助企業進行多方協作。在這個應用環境裏,多方的數據可以實現彙總和交互,從而使數據迸發出更大的價值,而數據的價值在區塊鏈上可以體現爲食品安全、碳減排、海洋塑料垃圾回收等等。

SaaS (Software as a Service)指的是企業展示給終端用戶的前端。唯鏈會提供一些模板,企業只需要稍微修改 UI,便可以形成完整的數字產品。

「儘管市場一直在變,我們還是堅持自己的路,爲實體經濟賦能,做出實際的區塊鏈應用。我們的目標是讓企業部署應用變得越來越簡單,越來越快速。我們同時也希望這條鏈上有價值的應用或者有價值的交易越來越多。沈波老師經常說這個行業總得有人要幹苦力,既然唯鏈是幹苦力的,那押注這一個幹苦力的就行了。」陸揚說道。

得道者多助

唯鏈在探索出區塊鏈應用的道路時,不少志同道合的夥伴也加入進來。分佈式資本最初看好唯鏈的實幹精神,從而成爲唯鏈的天使投資人,唯鏈也是分佈式資本在國內投的第一個項目。之後,挪威船級社以及普華永道在合作過程中逐漸認同唯鏈的業務模式、認可陸揚和他的團隊,從合作伙伴升級爲投資人。

唯鏈踽踽獨行的創業路上,終於遇上了可以並肩作戰的戰友。唯鏈和投資人們之間的關係,是一種互助互利、共同成長的長期關係。“挪威船級社是全球做 TIC (認證檢驗監測)行業最權威的,而區塊鏈應用在這方面的效果是最明顯的。目前,挪威船級社做的所有數字化產品(My Story™、My Care™以及 MyBaby)都用到了唯鏈的區塊鏈平臺。我們真正做到了 go to market together。 而普華永道深厚行業資源對於以技術見長的唯鏈是一種補充,真正增強了唯鏈的業務拓展能力。未來,普華永道也會側重數字解決方案的新業務,這對唯鏈來說將是莫大的幫助。”陸揚說道。

得益於兩位全球性的合夥夥伴,唯鏈的業務目前遍佈世界各地。目前,企業以低代碼快速搭建區塊鏈應用的領域是尚未完全開發的藍海,而唯鏈也將攜手他的合夥人們開疆拓土,將區塊鏈技術賦能到更多的行業。

儘管很難判定哪一種創業思路更好,是技術推動應用還是應用推動技術。但能篤信的一點是是創業從不是左顧右盼、隨波逐流,而是順應自己的邏輯,遵循自己的直覺以及堅守自己的初心。

縱觀唯鏈的創業路程,唯鏈更像是一家專注於做好產品的互聯網公司。而陸揚從一開始就堅定了自己的創業方向——從應用出發,以區塊鏈技術幫助企業進行數字化的轉型升級。量變轉化爲質變,當積累了一定的案例之後,陸揚又開始琢磨如何通過技術的手段將這種企業服務模塊化、平臺化,以低成本爲企業部署應用。這種應用推動技術,技術爆發應用的模式被證明是成功的。而唯鏈不疾不徐、腳踏實地的作風也吸引了衆多擁躉,爲企業的發展壯大如虎添翼。

分佈式資本專訪 | 唯鏈陸揚:鏈圈人的產品思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