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幣正在抵達 P 站,互聯網最廣泛最剛需的原住民聚集在這裏。

原文標題:《比特幣抵達 P 站,每日 1 億人看的網站》
撰文:廣庚

很多年之前,我還在北京創業,曾受邀去深圳做一場演講,受衆是券商、銀行、保險等傳統金融從業人員,演講的主題是比特幣。在會上,聽衆都西裝革履,正襟危坐,我則一身上下迪卡儂,剛下機場,飛奔而來,鮮衣怒馬,花枝招展,甚至還有些香汗淋漓,好似令狐沖在三寶殿給少林方丈們講酒吧蹦迪的姿勢。

我從中本聰白皮書講到比特幣礦業,最後在講比特幣持幣人羣的更新迭代時,講到「其實,區塊鏈的發展還是要靠社羣」...... 瞬間,鴉雀無聲,環視四座,座下的眉頭緊湊,疑惑和不解盡寫在臉上,心疑口停,會場一段空白的凝固,我內心暗暗說糟糕,大概是口音緣故 ...... 開始暗地裏調用口腔肌肉和舌頭,努力拼寫,準備字正腔圓,力挽狂瀾 ...... 然而晚了,坐在前排的一個女行長大眼睛,閃爍地望着我,自信地說,「對的,早期的互聯網也是靠色情。」....... 內心瞬間崩潰,果然,「社羣」被聽成「色情」,還不給我糾正的機會 ......

再環顧四周,座下諸人眉頭舒緩,臉上神色皆有煥然大悟之感,女行長也在左右點頭,用眼神接受大家對她的讚許,並一一還上謙虛的迴應。空餘我,在空蕩蕩的臺上,有點慌亂,然而天神執筆,我突然脫口而出:「對的,色情是剛需,自由地傳播,促進了互聯網的發展,現在又將促進區塊鏈的發展,自由地存儲,去中心化存儲云云 .......」

沒想到,一語成讖,幾年後的今天,全球最大的色情網站 Pornhub 上線了加密貨幣支付,而且是唯一的支付通道。

回憶往事,我在微博上寫了一條:果然區塊鏈的發展還是要靠社羣(色情)。

話說回來,爲何 Pornhub 這時候上線加密貨幣支付呢。《紐約時報》此前的一篇報道披露了 P 站有大量不當及非法的視頻,包括一些涉及未成年人的視頻,導致信用卡公司 Visa 和萬事達切斷了與該公司和所有相關網站的聯繫。

目前,Pornhub 也在刪除未經認證用戶上傳的內容,截至週一上午,P 站的視頻總數從 1300 萬部降至僅 400 萬部。

自從 2007 年 Pornhub 建立以來,任何用戶都可以自由上傳內容。現在,只有認證用戶纔可以上傳視頻。Pornhub 要求,要想獲得認證,用戶需要提交手持寫有用戶名紙張的個人照片。

講到支持加密貨幣支付,在之前,也有一些網站早已開通了加密貨幣通道,但都沒有太大起色,爲何這次 Pornhub 的支持有這麼大的影響呢,首先來看 Pornhub 的數據。這家公司每年年末都會發布自己的網站數據,2020 年的還沒發佈,2019 年的報告內容比較多,我摘取三則有趣的如下:

2019 年有超過 420 億人次訪問 Pornhub,這意味着平均每天有 1.15 億人次訪問。1.15 億是什麼概念?這相當於加拿大、澳大利亞、波蘭和荷蘭的人口在一天之內全部的訪問。並且 Pornhub 的流量還在增長,沒有停止的跡象。

美國仍然是每天前往 Pornhub 的人數最多的國家,其次是日本,在過去的一年裏上升了 2 個位置。來自日本的流量增長是今年許多搜索引擎排名上升的原因之一,比如日本搜索引擎排名上升到了第一位。

隨着日本的上升,英國下降到第三位,而印度從 2018 年的第三位下降了 12 位,部分原因是印度政府封鎖了一些色情網站。

今年新進入前 20 名的國家是泰國,比 2018 年增加了 6 個位置。這些國家加起來佔 Pornhub 日流量的 79% 。

2019 年,Pornhub 的女性用戶佔比達到了 32%,這也是歷年以來最高的,貢獻女性用戶佔比最多的前五個國家以此是菲律賓、巴西、墨西哥、阿根廷、澳大利亞;

總而言之,互聯網最廣泛最剛需的原住民,聚集在 P 站。而今,比特幣正在抵達這裏。

作爲一個合格的 bitcoiner,爲了體驗目前最大規模的比特幣支付應用場景,所以批判性地登陸了這家網站,註冊一個付費會員,採用的是第三方支付商 coinpayments 的服務,支持的幣種還真多,唯一遺憾的是,這次 EOS 沒有登上大雅之堂。

比特幣出圈的一大步?日訪客過億的 P 站僅接受加密貨幣支付

P 站每天 1.15 億人訪問,目前付費會員 1400 萬,未來這些會員的續費都得用加密貨幣來支付。

華爾街機構在囤積比特幣,全球最大的第三方支付廠商 PayPal 可以購買比特幣,全球最大的視頻網站支持比特幣支付。

這三個場景在 2013 年 bitcoiner 們聚會時,經常提起,感覺是一個長遠的願望,至今竟然一一成爲現實,歲月無聲,答案在風中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