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逐渐走向成熟的区块链风投行业,Multicoin Capital 是一家你无法忽略的机构。它所投资的项目,不仅覆盖多个区块链领域,而且质量超群。去中心化云服务 Dfinity、以太坊基础设施 Skale、KeepKey 以及 Livepeer,都是 Multicoin Capital 所投资的项目。

在投资这些令人激动的区块链项目的过程中,Multicoin Capital 的管理合伙人 Tushar Jain,积累起了不少关于智能合约市场、以太坊未来发展以及投资方面的真知灼见。本文是对 Tushar Jain 的专访。

原文标题:《Tushar Jain on Ethereum, Chain Maximalism, and Investment Strategy》
编译:杨浩波

Multicoin 管理合伙人 Tushar Jain 畅谈投资哲学与以太坊展望Tushar Jain,Multicoin Capital 管理合伙人

Multicoin 投资了许多区块链领域的明星项目,可以具体谈一下你们的投资策略吗?

Tushar Jain:我们的宗旨是投资那些最能助力全球经济,从工业时代向信息时代转型的那些项目,以及那些能更好地协调人类经济活动的产品。去中心化网络身上有一种非常吸引我的特质,那就是它能做到许多先前的技术根本做不了的事 —— 无论是建立在智能合约之上去中心化金融(DeFi)的发展、还是由用户自主掌控数据的点对点的全球通信网络的出现,这些新兴事物足以让我感到兴奋。

以太坊在我眼中,不光是一个点对点的电子现金网络,还是一种全新的人类经济活动的交互方式。它让我想起了 15 世纪后期在荷兰出现的股份公司以及荷兰东印度公司(链闻注:1602 年荷兰建立的具有国家职能、向东方进行殖民掠夺和垄断东方贸易的商业公司)。在这些公司出现之前,企业的规模一直都很小。这些公司出现之后,公司作为实体这一概念便逐渐深入人心,公司也逐渐发展成为我们现在熟知的这一模样。我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正如公司这一「组织形式」的出现一样,以太坊是下一个版本的「组织形式」的先头部队,而 Multicoin 的任务之一就是让这一新式组织形式到来的越快。

智能合约平台正在蓬勃发展,你如何看待如此多公链之间的竞争?

Tushar Jain:首先我想说的是,我并不是一个极端主义者,我总以概率视角来看待问题。事情最终能否发生并不是一个是或否就能回答的,以太坊也只是有一定概率成为最终胜出的那一条公链。在结果还未出来之前,任何智能合约类公链都有概率最终成为主导公链。

我以为,极端主义者最致命的问题的在于,他们并不从逻辑与客观事实出发思考问题。因为在他们在内心深处极度渴望安全感,而抛弃逻辑与客观事实,不去面对残酷的现实世界,往往能带给他们这种「所谓」的安全。但对于那些真正想要追寻真理,探求事物发生的本质的人来说,极端主义的思维应当被摒弃。

那你又如何看待公链未来的发展?

Tushar Jain:这取决于你考虑问题的时间跨度。如果只是未来 3-5 年,那么随着更多的带有不同价值观与市场运营策略的公链的问世,我们将看到链与链之间会出现更多的分歧。但你必须得承认的是,区块链技术所带来的网络效应非常强。当你把时间跨度放得再长一些,我认为这些分歧会逐渐消失,这些公链所占整个区块链市值的权重最终会呈现为「幂律分布」(链闻注:可以理解为我们常提及的“二八法则”,20% 的人占有 80% 的财富。而在自然界与日常生活中,包括地震规模大小的分布、战争规模的分布 、人类语言中单词频率的分布论文被引用的次数的分布、网页被点击次数的分布 、书籍及唱片的销售册数或张数的分布、甚至电影所获得的奥斯卡奖项数的分布等,都是典型的幂律分布)。

而 Multicoin 投资哲学的精妙之处在于, 我们总是朝前看一步。我们现在的投资是基于我们对于未来十年世界将会发生的变化作出的。当然我们也会不断丰富自身的信息,只要有更多合理的对未来趋势判断的信息出现,我们也会接纳吸收并籍此调整自身的投资组合。

您去年 10 月在 Multicoin 的峰会上曾与 Fred Wilson 有一次讨论,在那次讨论上 Fred Wilson 批评了以太坊及其未来的发展。你怎么看待他当时的言论?

Tushar Jain:我认为这次谈话对以太坊甚至以太坊以外的加密货币社区来说都非常重要。在加密货币社区中,关于是要更加「中心化与更快的迭代速度」还是要更加「去中心化及更加开放但是步调却放缓」,一直都是一个两难的选择。很明显,以太坊选择了后者,专注去中心化的同时,也减慢了希望能够迅速迭代其产品的开发者的步伐。

Fred Wilson 的批评有一定的道理,但我并不站边。我相信以太坊社区和 Vitalik 理解他们作出的去中心化的选择,只是我私以为以太坊去中心化的速度略微还是有些快,在这个阶段,更加中心化一点也许会更好。当然去中心化给他们带来的好处也显而易见,他们拥有其他任何智能合约平台都无法比拟的最大的社区与最多的开发者。

Web3 系统中哪些部分最吸引你?

Tushar Jain:我认为开放金融最让我感到兴奋。价值传递与转移直接建立在编制好的程序之上、以及全新的金融工具的出现,许多先前完全做不了的事情现在都能做到了。从更长的时间跨度来看,Web3 还有一些激动人心的地方 —— 去中心化文件存储、私人应用程序的云托管,但我认为目前看来这两件事都比较遥远。

你最近曾说:“当资产被当做货币来用的时候,它们就是货币”,可以为我们再多解释一下这句话吗?

Tushar Jain:这句话源自我先前写的一篇说明以太坊与其他智能合约平台的原生代币具有价值存储功能的文章。我们用以太坊来举例说明一下:以太坊上有许多去中心化金融(DeFi)产品以及 Web3 应用程序,而我用以太坊代币支付在这些应用程序中交易时的手续费。此时,以太坊更像是一种「货币」。而当以太坊代币的使用频率不断上升,这也反过来加深我们心目中对以太坊是一个「货币」的印象。最终,以太坊就成为了货币。而在成为货币的过程中,网络效应的强弱是关键的决定因素。在我看来,在其生态系统中拥有最多使用场景的代币,最有可能成为全球流通的无国界数字货币。

在 2019 年,哪些项目给你的留下的印象最深?

Tushar Jain:在以太坊中,有一个项目让我印象深刻,那就是 Aztec Protocol。Aztec Protocol 在以太坊上建立了一个隐私层,并且现在已经在以太坊主网上运行了。虽然现在在以太坊上通过 Aztec Protocol 进行隐私交易手续费还比较贵,但能看到的是手续费正在逐步下降。Aztec Protocol 意义重大,因为它让你在以太坊上拥有了隐私,人们也不再需要切换到别的隐私货币来进行隐形的价值传输。在我的认知里,隐私将会成为一种功能而不会成为一种产品,Aztec Protocol 就是一种提供隐私的功能。而在智能合约平台中,这一功能其实相当重要。

以您犀利的眼光出发,以太坊现在发展到了什么阶段?

Tushar Jain:我认为以太坊是人类所创造出的最为神奇的事情之一,它是如此之多让人兴奋的技术成就的一次大综合。建立在以太坊上的产品,其交易遵循了最小信任的原则,这完全在改变时代。如果二三十年前看这些玩意,那简直是不可想象。当今全球经济其实还没有意识到以太坊将带来的改变,而我认为它将重塑我们所知的整个商业体系。无论最终以太坊是否会成为主导全球经济的那条公链,以太坊的创造者都是在创造历史。

你打算在即将在纽约召开的 Ethereal 峰会上和大家讨论些什么?

Tushar Jain:我们将讨论的其中一个主题是关于 Layer1 和 Layer2 的价值捕获的问题,以及 Layer1 和 Layer2 之间的权衡取舍。我将身处一个有不少 Layer2 支持者的讨论小组中,并将扮演一个 Layer2 质疑者的角色,在其中我会讨论一些关于 Layer2 安全与用户体验上的弱点。在另一个小组中,我将会讨论不同项目之间的价值捕获机制,之前我们在博客上也写了许多关于此类的文章,欢迎大家阅读并给出意见。

来源链接:media.consensy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