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以太坊如今面临着多大的危机与质疑,其创始人 Vitalik Buterin 都是区块链行业最具代表性与传奇性的人物之一,对整个行业的发展也具有举足轻重的意义。

本文以 Vitalik 对区块链行业、以太坊以及个人成长三大领域的思考与理解为出发点,通过对 Vitalik 个人推特、公开演讲等大量网络资料的搜集与整理形成了 Vitalik 的 29 条感悟,希望能对读者们有所启发。

编辑:潘宇波

行业理解

1、区块链不是为了削减计算成本(对比中心化的服务器),区块链通过增加计算成本的形式产生效率牺牲,以此实现降低社会成本的愿景。在过去的 70 年里,计算机每单位计算的价格便宜了 1 万亿倍,人力劳动的成本增加了 2-10 倍。因此,在某些情况下,为降低社会成本而产生高技术成本看起来是一笔不错的买卖。

2、区块链能解决很多问题,但是不能解决所有问题,必须找到对的方式使用区块链,可能跟其他的密码学技术结合起来应用,来让区块链机制更加高效。

3、在短期内,我认为区块链可以在其他行业提供的主要功能是互通性。运用区块链的平台可以让服务提供者之间进行互动。这样一来,用户也可以更轻松地与正在接受其他服务的用户进行互动,这种方式能够在不创造集中垄断的前提下带来很多好处。

4、很多人都误解了智能合约,应该把智能合约看作是一种经济机制。智能合约并不是要把所有事情都做完,而是为各方设定一套可以相互交流的规则,其中一方可以是仲裁员,也可以使用博弈论创建智能合约,即使没有任何仲裁员也可以产生良好的激励。

5、虽然有一些公司试图通过使用区块链技术来建立更高的标准,但我不认为该技术适用于所有行业,加密货币和跨境支付是区块链技术最适合的行业;有激励机制的多跳网络(mesh networking)和需要付费的无线接入热点可能是区块链技术得以应用的两个领域;金融业和游戏行业则是最先应用区块链技术的两行业。

6、数字货币仍是一个全新的且极不稳定的资产种类,随时有可能下跌到接近零点。不要投入超过你心中能接受损失的金额。如果你仍在思考去哪储存生活储蓄金,那么传统资产仍是最安全的选择。

7、我从没说过数字货币生态系统再也没有增长空间。我之前说的是 1000 倍的增长空间几乎没有了,主要是因为价格上 1000 倍的增长意味着数字货币市场价值 200 万亿美元,几乎是现有全球财富的 70%,但实际来说,整个世界的财富不会变为数字货币。除此之外,数字货币世界的进一步增长必须来自于「深层次的东西」(比如实际使用),而非来自于对其关注程度的增加。

8、面对监管,我想要给的主要建议是去专注于那些沙盒以及特殊用途准则等领域的技术。研究这些领域的技术,可以让你围绕加密行业的具体经验和挑战来制定规则,而不是试图重新解释几十年前的规则。

9、初创公司总是关注自己的主要商业模式,风投公司则希望自己投资的初创公司能够被大企业收购,我认为这些想法是非常不健康的。因为这样一来,初创公司创造的东西反而更像是计划经济里的产品,而不是自由市场里的产品,而且激励措施也不是由客户来设定,而是由一小部分大企业设定。

10、我希望中心化的交易所越少越好,尤其那些毫无理由收取 1 千万美元到 1500 万美元不等上币费的,但同样也接受中心化与去中心化的交易所共存的现实。

11、公链比中心化的服务器和联盟链具有真正的竞争优势,它能够可靠地发出信号中立性。但是目前公链技术的发展似乎不太如人意,导致它目前所能带来的好处可能并不足以抵消开发的成本。

12、为什么要用区块链做任何可以用互联网也能做的事情?主要答案是信任。最终,如果你能找到你信任的人,你用区块链做的所有事情都可以通过互联网完成。我认为区块链可以扩展人们做事的能力,并为经济上的互相交流敞开新的大门。

13、很多人认为区块链主要用来提供时间戳以及存在性证明,事实恰相反,区块链主要是用来证明「不存在」,也就是说验证某类行为并没有发生。

14、很多人,包括我在内,无疑都对区块链技术过于乐观了,比如持有短期内技术大规模落地,以及迅速将区块链应用于现实世界这类观点。从长期来看,我始终认为上述一切终将实现,但我认为这取决于区块链平台的技术进步——尤其是围绕着易用和扩展——目前尚在开发当中。

对以太坊的思考

15、回到 2014 年,我之所以进入这个领域是因为我相信去中心化,相信为世界做公开的事情,相信抵制审查的公共平台等等。有很多争论都是关于以太坊团队的其他人基本上只是想赚一大笔钱这个事实。不是所有的,但有一些。

16、必须对协议的「简单性」原则非常坚持。在很多地方,我都在努力想办法降低协议的复杂性。举个例子,在当前的 Ethereum 链中有这样一种默克树结构,它相当复杂——基本上它是一种存储系统中所有账户数据的方式,我一直在想如何把它的复杂性降低 5 倍。

17、我犯的最大错误就是我曾经拥有一个庞大的创始团队,但其中很多人都非技术出身,很多人在 1-2 年后就离开了团队,这拖慢了我们的进度。另一个错误是我们把太多的精力投入到了业余项目上,致力于成为密码学界的苹果公司,而不是专注于一个特定的模块(比如核心区块链)并将它仔细打磨,然后通过授权机制(授权给第三方完成项目)或与其他团队协作完成剩余的模块。

18、如果社区继续依赖我,那么我认为这肯定是个问题。分权的意义在于你可以建立一个系统,在这个系统中你不需要知道哪些特定的人参与其中,他们是值得信任的,这样才能参与。因此,如果 Ethereum 持续存在的假设是我做了某些特定的事情,那么这对 Ethereum 生态系统中的任何人来说都是一个巨大的风险——很明显,这对我自己来说是一个巨大的自由丧失。

19、对于一个开发者社区来说,更小、更集中是一件好事,尤其是在早期阶段,当你有很多决策要做的时候,由大型委员会来设计大型协议是行不通的。但当系统稳定下来,我们谈论的不再是大规模的基础改造,而是正在进行的边际调整,那么我认为去中心化的模式就开始发挥更大的作用,并且作为一种正确的方式开始变得更有意义。

20、以太坊最早的一笔资金是来自硅谷著名的天使投资人彼得·泰尔(Peter Thiel)的 10 万美元。我其实和他没有很多互动,是因为我们两人的想法有很多不同,我认为在区块链中最核心的是权力下放,维持去中心化,而他却认为垄断很棒。

21、我们在 2014 年非常认真地考虑过证券监管法规等问题,我们与多家律师事务所进行了磋商,并仔细确认了我们所做的事情是否符合当时的法律。我认为总的来说,各国政府已经认识到,彻底关闭公链网络是非常困难的,但监管它们要容易得多。

22、营利性组织认为他们是向世界提供解决方案,而我认为我们正在创建一种机制,以便世界能够为自己提供解决方案。

23、我只希望以太坊能获得广泛应用,做很多有趣之事。我希望这一平台在技术上能够支持人们想在平台上搭建的一切东西。我希望围绕这些应用而生的一些想法会变得更加成熟。我希望我们能看到很多新机制得到试用。当各种社区的成员们因为新的管理机制而选择以太坊而不是因为先有对加密货币的兴趣而选择以太坊的时候,就是我们在这方面取得成功之时。

个人成长

24、这些年我意识到,仅仅让两个人坐下来,互相交谈与拥抱并不能解决所有的冲突。这个问题解决了一个小时,然后他们回到自己的房间,如果根本问题没有得到解决,那么这个问题就不会改变。我在这里学到的一点是:试着去同意你最后一个谈话对象的观点。如果你没有经验的话,这点其实是很容易做到的。我花了大约一年左右的时间,才弄清楚如何度过这一阶段。

25、我已经有八年时间没有玩游戏了。现在我常常在公园里散步,相比于虚幻的游戏世界,我更喜欢看到真实的大自然。

26、对我个人来说,财富增加对我的生活没有太多变化,只是我不需要为了花费两美元乘巴士这些琐事担心。我有钱的目的不是为了买大房子、或是豪车,而是希望拥有安全感。有钱之后,我就就可以随心所欲地做我想做的事,而不必担心钱的问题。所以,我现在不用把时间浪费在赚钱上,而是可以专注于创造我认为有价值的东西。而且,对于那些和我价值观有悖的事情,我也用不着妥协。

27、当我发布以太坊的时候,我的父亲非常自豪,而且还参与了推广活动,邀请了很多他的好朋友帮忙。他本身绝对是非常有趣的一个人。他一直都很支持我对数学和计算机科学的兴趣。他很支持我退学和创建以太坊等一切决定。因此,我很幸运能有这样一位父亲。

28、我认为我自己的处世之道更偏向于尝试在不明确思考的情况下与人为善。

29、我一般不看那么多书。我认为如果某个人有两个很棒的想法,他只需写满 20 页纸就可以阐述这两个想法,但是为了凑成一本 180 页的书,他会写很多泛泛之谈……我会阅读很多博文。Slate Star Codex 写的东西我都看。我会关注一些经济学家的博客,如乔治梅森大学的 Cowen 和 Tabarrok 等等。还有 Steve Waldman 在 interfluidity 网站上发布的文章。很多时候,我会浏览 reddit,找有趣的帖子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