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月 11 日 Cointelegraph 中文线上脱口秀系列栏目 Focus 首秀圆满结束。本次分享主持人由 Cointelegraph 中文 CEO&Co-Founder Vadim Krekotin 担任,嘉宾是 Jeffrey Wernick,比特币、Uber、Airbnb 早期投资人,芝加哥大学经济学、金融学硕士。

本次活动的主题是《自由资本主义下的加密货币经济》,分享话题围绕加密货币的诞生背景、10 年来比特币发展状况、新冠病毒对比特币和加密货币行业的影响、2020 年区块链和加密货币的未来、针对以太坊发展各阶段的认识和评价等问题。本次线上分享有两部分组成,第一部分是线上访谈环节,第二部分是自由交流环节。

Cointelegraph 中文(简称 CTC) Focus 是一档由 Cointelegraph 中文发起的线上访谈栏目,聚焦全球最具热度的话题,持续邀请全球区块链风向人物参与深度对话,持续追踪讨论行业热们话题。
以下是分享过程的精彩实录:

1、Vadim:哈耶克是一位伟大的经济学家和政治哲学家,他相信自由资本主义。我们知道您之前提到过您受哈耶克的影响很大。
作为比特币的早期投资者,您是否认为加密货币的存在是自由资本主义的一种形式?或者您是如何定义加密货币经济的呢?

哈耶克在他的著作《通往奴役之路》中曾说道:“在我们竭尽全力自觉地根据一些崇高的理想缔造我们的未来时,我们却在实际上不知不觉地创造出与我们一直为之奋斗的东西截然相反的结果,人们还想象得出比这更大的悲剧吗?”(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7)

Jeffrey: 纵观整个历史,货币几乎都去国家化了,“去国家化”是哈耶克在他的《货币的去国家化》中使用的术语。哈耶克本人支持货币的去国家化。我相信他会热情支持比特币和废除除合法的招标法,让市场自己来判断货币。

我想把关于比特币的讨论从区块链中分离出来。比特币是金钱,而区块链是账本。分布式账本的属性有区别和差异。所以当我想到钱的时候,我想到的是哈耶克,当我想到区块链时,我想到的是科斯。科斯提出了公司为什么存在的问题,以及公司的性质。换句话说,为什么我们要以这样的方式组织经济活动。你想想所有与比特币有关的活动,最初它没有矿坑、没有公司、没有任何组织、没有企业,也没有招聘。

只有自己用电脑挖矿的人,有些是出于好奇,有些是为了技术,有些是为了哲学,有的人是因为相信它的价值并愿意为它作贡献。

希望我们能在企业系统之外将零工经济转变为所有制经济。希望分布式账本能够尽早为个人提供自我组织能力,并通过协议中嵌入的共识和治理来确定价值分配,同时为生产功能中的输入进行定价。随着议价能力得到更平均的分配,POW 将更有价值,而 POS 会变得不那么重要。

2、Vadim: 比特币已经发展了 10 多年,请问您认为整个经济体系或区块链生态系统会像哈耶克所说的那样发展吗?您如何看待这 10 年间加密货币的发展?

Jeffrey:比特币目前是一种价值储存手段。由于其波动性,加密基金出现了不同的量化交易策略、动量交易者,以及波动率交易员。由于比特币自诞生以来一直是最好的价值储存手段,在我看来,它在很大程度上算发展得很好了。但我确实希望能多一点比特币持有者,少一点比特币交易员。我希望每个人都能从每笔工资或每笔入账的资金中拿大约 2% 到 10% 这么一小部分出来,每次都用来投资比特币。

3、Vadim:最近《纽约时报》的一篇文章题为《央行誓言要采取行动应对新冠病毒,股市飙升》指出,自 2008 年金融危机以来美国股市已大幅上涨,文章中写到:“世界各国政府承诺如果新冠病毒爆发给全球经济造成了突如其来的猛烈打击,他们将进行干预,提供帮助,而投资者抓住了这个机会。”

这是自 2018 年 12 月下旬以来的最大单日涨幅,标准普尔 500 指数暴跌了 4.6%。随着新冠病毒继续蔓延全球,各个地区的经济都不可避免地遭受了越来越多的影响。在这种情况下,尽管比特币被许多人视为资金的“避风港”,但它的表现远低于预期,跌到了 7900 美元以下,让人大失所望。

加密货币和区块链社区也一直在广泛讨论新冠病毒对比特币和该行业其他资产的影响。面对这样一个新年的开始,您预测区块链和加密货币在 2020 年的未来将会如何?而放眼于更大范围,您对该病毒将给全球经济和金融市场带来的影响有怎样的预想和估量呢?

Jeffrey:世界经济本就相当脆弱,而且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我认为,病毒的蔓延正好暴露了全球经济的巨大脆弱性。可悲的是我们一起生活在这个星球上。该病毒不需要签证或护照,它(的传播)没有国界,其影响无处不在:人们丢失性命,或者被隔离,各种活动被取消,市场也直线下跌。

病毒还给信任的侵蚀提供了又一个例子。几年前,我经常在访谈中说到,他们不是在研究去信任技术,而是本身就不太信任或完全不信任所有技术。

4、 Vadim:您是比特币的坚定的信徒,也很早就购买了比特币,我记得您说过您甚至从来没有卖过一个比特币,那您为什么要继续持有它呢?直到现在也没出售过吗?

如果您从未出售过一个比特币,这是否也意味着您从未使用过它?您曾经用它买过东西吗?

Jeffrey:(这就要说到)格雷欣法则了——劣币驱逐良币。比特币的最佳用途是作为一种价值储存手段,这正是金钱最好的属性。与其花钱,不如积累财富。劣币是用来花的,而比特币这种最好的储值手段,是用来存钱的。

5、Vadim:有人认为,比特币是区块链 1.0,而以太坊是区块链 2.0。似乎在您看来,您从未支持过以太坊,您认为 1CO 摧毁了以太坊的很大一部分价值。您能讲讲为什么对以太坊持有这种看法吗?

我以为您只是比特币的信徒,不会支持任何其他加密货币,但实际上您不是,因为我们注意到您还担任了 QTUM 的顾问。这让我很好奇,Qtum 的哪一点吸引了您?您在选择不同的加密货币时有什么投资逻辑吗?

Jeffrey:我认为那些说什么比特币是区块链 1.0、以太坊是 2.0、EOS 是 3.0 的人很“白痴”。没有其他任何一种储值手段能像比特币一样迅速实现货币化。它的结算比任何其他的价值储蓄快得多——你像比特币那样迅速地出售艺术品、股票、债券、房子、汽车或其他任何东西试试看。不过,ETH 和 EOS 却是糟糕的价值储蓄手段和支付方式。

ETH 因为 1CO 成为了垃圾币经济的储备货币。我曾经一次又一次地坚称垃圾币泡沫将会破裂,而 ETH 也会随之崩溃。但随着新的垃圾币经济,即去中心化金融(DeFi)的出现,ETH 又获得了新生。

至于 EOS,他们支付了罚款,并且几乎承认了自己是骗子。正如我所预料到的,Larimer 同时也在进行另一个项目,这坐实了 EOS 治理结构的失败。我记得在 2018 年的时候有几个人写信给我说他们的 EOS,吹得天花乱坠。我的反应则是把它说得一文不值,并建议他们立即出售。

回到哈耶克的话题,繁荣会导致萧条(经济周期理论)。1CO 是廉价资金,它先创造了繁荣的局面,接下来就是萧条了——那么多不良投资对加密经济造成损害。

关于 QTUM,我是在 Patrick 做 1CO 的前一年认识他的。当时我发现他是一个严肃而思考深入的人。我一直坚持认为大多数项目都会失败,我将赌注押在那些思进取的人身上。Patrick 和我还是朋友。他下定决心不断钻研,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品质。我所遇到的人当中很少有真正想钻研的。我对通证化的看法和其他人非常不同。

很快我会在纽约做一个关于通证化愿景的演讲,并且规划我的愿景。而智能合约将在这种通证经济中发挥作用,但目前智能合同的作用不是很大。大家的共同错误在于混淆了该项目的效用,并将其与通证的价格联系起来。它的价值应该链接到通证,而不是其效用。这可能是一个令人困惑的说法。希望读者们能思考一下这个问题。

6、Vadim:除了比特币,您的 Uber 和 Airbnb 早期投资者的身份也很出名,毫无疑问,您是一个非常成功的投资者。我想很多投资者都同意您对这个世界有独特的见解,您抓住了时代的需要。

现在人工智能、区块链、大数据、深度学习等越来越多的技术得到了飞速的发展,数字和机器驱动着许多行业和金融市场的未来。您认为在互联网时代之后会出现什么?有什么(技术)会改变人们的生活方式吗?您是否认为未来会属于区块链呢?

Jeffrey:我曾多次提到过,中心化和去中心化之间存在一个巨大的冲突。很多区块链更多的是为了实现更大的中心化。但我本人拥护的是去中心化、不可变货币、不可变账本、加密通信、数据主权,以及不再需要无信誉的第三方或公司内部经济活动——这才是一场同行社会中的真正的信任革命。

7、Vadim: 去年 9 月,谷歌宣布他们取得了“量子霸权”,当时这一消息成了热门。他们在量子计算的发展上达到了一个重要的里程碑——解决了一个传统计算机根本无法解决的问题。您认为量子计算机会打击到比特币吗?

Jeffrey:谷歌曾经表示其目标是“不作恶”。我认为他们不再这么说的原因是,如果他们这么说了,他们可能会因为欺诈而被起诉。我认为这句话更准确的说法是他们“只作恶”。

Eric Schmidt 曾在一次采访中表示他们会在踩到那条诡异的底线之前停住。哦,他们都已经越过这条界线,进入诡异的领域了。他们直接擦掉了这条底线。他们做的每件事都很诡异。

谷歌不会打败比特币!比特币代表了世界上最强大的超级计算机。它还在变得越来越强大,越来越安全。因此,当技术为邪恶行径而进化时,比特币也在为那些致力于去中心化、远离邪恶的谷歌的人而进化。我的钱留会在比特币里。

8、Vadim: 我还有另一个问题,您曾经表达过这种观点:“您认为华尔街的估值模式已经从贴现现金流(DCF)转变为玩弄概念来获得高估值,特斯拉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而华尔街不喜欢比特币只是因为他们不知道如何好好利用比特币来营销。”

但是我们可以看到很多机构和公司已经开始了他们的加密货币业务,如 Bakket、摩根大通和脸书等等。您认为是什么原因导致越来越多的机构进入区块链行业呢?这种变化是如何发生的?

Jeffrey:华尔街不喜欢比特币,因为比特币于华尔街正好相反,两者在哲学上是对立的。华尔街控制资金,控制着所谓的“可信赖的第三方”,他们的披露和账簿都有作假,他们想让金钱贬值,让其成为一种集中财富和权力的工具,他们竖起了无数的行业壁垒。但比特币是自由的。华尔街是债务的奴隶,他们从事的是不诚实的金钱交易。而比特币和黄金一样,是实实在在的金钱。

9、Vadim: 非常感谢您的感人肺腑的演讲。今天的最后一个问题,如果和中本聪见面的话,您会跟他说些什么呢?

Jeffrey: 我很高兴自己知道比特币,但我并不需要知道中本聪(是谁)。对我来说,比特币的哲学是——中本聪(的身份)无关紧要。比特币不言自明。这提醒我们(创造者的)身份被严重高估了,其属性却被低估了。属性才是最重要的,身份理应是无关紧要的。

互动问答环节精彩回顾:

Q1 from Kevin Ren: 我有一个问题,比特币发展了十年,你觉得它已经足够去中心化了吗?是市场还是庄家决定了币价?

Jeffrey:我对比特币的去中心化感到满意,因为双重消费和伪造比特币的动机非常低,也有大量的价值和分配来阻止这个问题。
由于比特币的治理结构是无政府主义的——现在没有更好的词来形容这种属性,比特币仍然是不可变的。而我满意的是,任何一方都不太可能使其贬值或进行伪造。我希望钱包的数量能够增长,隐私功能能够得到改善。我认为是市场决定了价格。

Q2 from 呂超 LV: “消灭你,与你无关”。在这个互联网打劫的时代,打败你的不一定是对手而是一个过路人。比如康师傅之于外卖,口香糖之于王者荣耀。请问,未来比特币会被谁取代吗?

Jeffrey:我喜欢比特币的特性,货币政策。进化是自然会发生的。对每个人来说,挑战在于他们需要像中本聪那样思考,怎样在不进入资本市场的情况下进行扩张。在最开始,作为初始设计的前提,就要真正做到对政府而言无需许可,还要杜绝脆弱性。
但一旦你开始向公众筹集资金,就代表你需要获得许可。所以,脆弱性也跟着来了。很多人没有关注这一点。技术也许是无需许可的,但运营技术需要许可。

几乎所有人都饱受这个设计属性所害,我认为这是一个严重的缺陷。

Q3 from Jay Liang:您投资了其他加密货币吗?您认为其他山寨币的未来会如何?

Jeffrey:山寨币就是脆弱的垃圾币。实用型通证的设计就是为了筹集资金,但实用性本不应该被通证化、货币化,它应该成为一种技术,做它自己就好。

Cointelegraph (简称 CT)成立于 2013 年,是全球领先的区块链媒体资讯平台,内容涵盖区块链技术、加密资产和科技金融趋势的新闻报道,覆盖美国、德国、中国、日本、韩国、意大利等 11 个国家和地区的官方语言,月访问量 400 多万。
Jeffrey Wernick:华尔街是债务的奴隶,而比特币是自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