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希望通过这篇文章,能让更多开发者看到 dApp 生态的真正形态,而认真的开始思考和建造更好的 dApp,达到多方 — — 项目方、开发者和用户的共赢。

原文标题:《告诉你一个真实的 dApp 生态现状》
作者: Jesse LIU,本体 Ontology 市场总监

引言

我个人并不是现有 dApp 生态的支持者,即使我理解这可能是一个生态从无到有的必须经历的过程。

现有的 dApp 生态普遍存在的几个问题:
  1. 产品质量低下(用户体验较差、产品逻辑不够完善、运营售后较弱)
  2. 无自我生存能力(没有稳定的盈利模式和长效的运营模式)
  3. 团队能力低下(临时工,没有管理运营团队经验,在传统 app 体系没有很好的经验积累)
且大部分 dApp 都普遍套用一个逻辑:

希望通过一个 dApp 来实现短期盈利,没有想做一个真正可迭代的规划,没有充足的资金规划和储备。

普遍的游戏 dApp 更是连用户都找不准:

希望通过将玩游戏的用户转化成投资交易的用户,又希望投资交易的用户去玩游戏。其实 100 个用户里面仅有 1% 的用户愿意既玩游

戏又进行交易,然后大部分 dApp 就真的去瞄准了这 1%。

项目平台的运营者甚至还鼓励这种行为……

这篇文章主要目的是推翻一些项目平台号称「有多少 dApp 和多少用户,所以他们是四大公链」的伪命题。连最根本的 token 经济模型都不是适用于 dApp 生态的项目,为「宣传」而宣传只能是徒劳。甚至还有一些公链,竟然鼓励和支持造假 dApp 数量,造假用户数量,造假数据来支撑自己的假命题和伪 dApp 生态。

我希望通过这篇文章,能让更多开发者看到 dApp 生态的真正形态,而认真的开始思考和建造更好的 dApp,达到多方 — — 项目方、开发者和用户的共赢。

浅析 dApp 生态

从互联网兴起,智能手机广泛使用后,应用开发便成为一个热门话题。随着区块链技术近几年的普及,基于该项技术开发去中心化应用(dApp)也成为了很多开发者的不二选择。

开发者开发软件,打造核心产品,归根结底是为了产生流量,不断获取收益,从而保证运营成本,他才有足够的资金进行产品的更新迭代。这其中的几个关键词是:流量(traffic)、收益(profit)。

目前我们看到,活跃在公链平台上的 dApp 应用主要分为几类:

  1. 博弈竞猜类:有较强的自我生存能力(有流量+收益),安全性和信任体系待建立,对项目平台有良性影响;
  2. 游戏类:无自我生存能力(无流量+无收益,靠平台补给存活,虚假数据横行,对项目平台无任何好处;
  3. 泛金融类(DeFi):有较强的生存能力(有收益),中长期运营能力有待考量,对项目平台有良性影响;
  4. 工具类:自我生存能力较弱(有流量),中长期对项目平台有较强的良性影响。

很多公链项目为了吸引开发者,纷纷推出了 dApp 激励计划。这些计划大同小异,主要目的都是为了吸引开发者基于该条链开发应用,从而引入用户,带来流量,加速链上资产的流转。然而,站在开发者的角度上想,为什么要进行 dApp 开发?排除公链项目会给予一定的资金、运营及市场支持以外,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公链项目具备一定的用户基础,无论是使用技术的用户或是持币用户,这样一来,开发者无需担心开发出来的应用没有人使用,具备较低的获客成本,能够一步到位导入流量,带来收益。

一文剖析 dApp 生存现状及双代币模式的特性

听到这里,似乎哪里不对?没错,双方的诉求听起来似乎完全一致。

试问,两条平行线如何能够产生交集?在这样诉求不匹配的情况下,就会造成一个死循环,公链与开发者无法形成良性的配合,自然不要说什么流量与收益的问题。

如果你说,这两条平行线并不矛盾啊,一定程度上能够带来彼此的拉新与转化,资源互通。那我们接下来思考实际操作的场景。

在具备单一 token 经济模型的公链平台上,我们设想以下两种情景 :

情景 1:

通过使用 dApp 产生交易将会消耗 token,在用户频繁使用 dApp 的情况下,根据供需关系曲线,此刻需求量(Demand)上涨,带来 token 的价格(Price)的提升。

一文剖析 dApp 生存现状及双代币模式的特性

这样带来的后果是:token 价格上涨,用户不愿意用自己买到的 token 进行应用上的使用和交易,因为这样会导致成本的上升。所以 dApp 就会进入无人使用的情况(0 traffic),无法盈利(0 profit),导致死亡。

情景 2:

在 token 价格上涨,需求增加的背景下,市场上很有可能出现的情况是交易增长,从而带来供给的增长。根据曲线我们可以看到,在供给与需求同步增长的情况下,token 的价格维持不变。

一文剖析 dApp 生存现状及双代币模式的特性

此时用户认为,即便使用 dApp 也不会获得什么收益,无法看到一个可预见的增长收益的情况。同样,开发者也不会继续进行开发,因为他并没有看到收益明显的提升,由此造成了生态发展上的一个停滞。同样,无法盈利(0 profit),无法迭代,最终死亡。

如果真的像某项目方宣传的那样,一条公链的好坏取决于 dApp 的数量,或者 dApp 的生态,那如果是上面的两种情况,这条公链也无法存活多久。

因此,我们得出一个结论,当然这个结论在假定的极端情况下,且假定 dApp 的质量是 OK 的,逻辑是清晰的,运营是标准的,这样才能良性生存,但是想达到这样完美的真空状态,对于区块链发展的初期,几乎不可能。

结论:单一 Token 的经济模型不适用于 dApp 的生态发展。

如果是在双通证模式下会怎样?

我们可以说(划重点):双通证模式下,开发者开发 dApp 的收益来自于项目用户的收益。
以本体双通证模型为例,使用 ONT 与 ONG 两种通证,dApp 的收益为 ONG,即持有 ONT 的用户单位时间内可以「免费」获得的 ONG。即相对来说用户不需要花费什么成本来体验 dApp。使用 dApp 体验各类游戏或是 DeFi 应用,还有较大的可能性盈利,这几乎是一种零损失的行为。由此,用户拿到了打开本体平台应用大门的 「天然」门票,使用这些自然生成的 ONG 便可以参与生态共建,增加链上的交易行为,对 ONG 的需求随之增长,一定程度上带动 ONG 价格的提升,由此带动 ONT 的价格相应上涨(参考此前提到过的供需关系解析双 token 模型的原理),这样一来,持有 ONT 用户的资产也在稳步增长,带来生成更多「免费」ONG 的可能。应用的开发者的收益会水涨船高,从而催生开发者们有足够的资本与积极性去产生新的应用。

双通证模式下,我们此前提及的两种「窘境」都不复存在,而是一种可持续的良性循环。

你可能会问,如果在这个过程中 ONT 的价格有向下的波动该怎么办,大家还愿意使用本体的链上应用吗?当价格波动,持有 ONT 的用户综合考量后,更愿意将自己的资产质押在节点里获得分润,由此产生更多 ONG,怎么会有不去继续使用本体链上应用的理由?

所以,双 token 模式,非常适合 dApp 生态的建立,能做到:开发者,项目方,用户的三方共赢。dApp 开发者不再需要考虑如何从用户身上赚钱,毕竟实在是太难。dApp 开发者只需要和项目方、用户一起赚钱,把自己手中的资本流动起来,在体验应用的同时,实现自己的梦想。

你可能会质疑,说本体之前也有一些 dApp 但没有你说的这么美好,没错。但是,请看清楚我的假设,我提供了有钱的用户和便捷的体验通道,但如果你本身的 dApp 质量不行,逻辑不行,运营不行,这实在是无法拯救,毕竟只有你认真做一件事的时候,才有机会得到大家的认可。

用一张图总结一下,本体双通证模式的好处在于:

一文剖析 dApp 生存现状及双代币模式的特性

可以看到,在这样的模式下,三方互相影响,环环相扣,紧密配合,彼此促进,每个人都可以成为大赢家,在成就别人的同时也成就了自己。

后记

官方消息,本体即将推出更新的 dApp 激励计划,希望新的激励计划能让现有的 dApp 生态进入 2.0 的阶段,期待看到更多现象级的 dApp 产生与爆发。

与此同时,本体也即将推出类似 Blockstack 的平台模式继续孵化精品 dApp。本体还将深入大学、技术社群和传统大型游戏开发公司,如 ROIT、暴雪和蓝洞等,催生更多杀手级 dApp 的产生。

诚挚邀请你加入本体生态,与我们一同实现多方共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