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红说他这一生中几乎没有跟任何人吵过架,唯一的一次例外是公开怼 EOS。在 5 月底的一次论坛上,说出了那句震动币圈和链圈的话——「EOS 是最大的传销币」。

时间点卡的也特别好,就在 XMX 上线前几天。XMX 是玉红的第一个区块链项目。

不管 EOS 是不是传销币,XMX 上线才一天,就从 30 元暴跌到 2 分钱,大家可是都见到了。

6 月 14 日凌晨,李笑来老师和陈伟星大佬互撕,擦枪走火怼到了玉红,「EOS 再空气,也不能比陈伟星站台,玉红搞的 XMX 更空气吧?」EOS 当初落地时可是李笑来老师站的台。

玉红只好打圆场,大家前几天不还在一桌吃饭吗,「笑来老师也投了 XMX」。

你说尴尬不尴尬,说出去的话最终打了自己的脸。都是混币圈的,谁还没有点割韭菜的黑历史,就算你现在没有,也不能保证以后不会有啊。

自从区块链火起来之后,之前的互联网投资人和从业者一下就变「古典」了。二者相互看不起的主要原因,还是割韭菜的方式。

春节前后,就在各种三点钟群到处拉人的时候,朱啸虎在朋友圈发了一条声明:「不要拉我进各种 3 点钟群,有些风口宁愿错过,有些钱宁愿不赚,大家晚节保重。」

陈伟星看不下去,回怼了句「投个早期,然后组织一堆 VC 一起跟后期,几个月一轮迅速上独角兽行列,这传统股权投资的割韭菜方法有比币圈高级吗?」

这让读懂君想起了《潜伏》中谢若林说的那句话,「两根金条放在这,你能告诉我哪根是高尚的,哪根是龌龊的?」

朱啸虎显然被激怒了,撂下一句话「希望各位不要因为收割韭菜赚带血的钱而留名青史!」

话才说出去几个月,三点钟群的发起人玉红,就因为这个原因变得更有名了,留名青史不敢说,至少现在骂声一片。

其实算起来,玉红在进入币圈之前,是比朱啸虎还要「古典」的互联网人。他之前最成功的创业经历是趣游,而趣游是一家做页游的公司,2014 年卖给了 360。

2011 年,有一家媒体搞过一个「谁是页游界最有权势的人」的评选活动,玉红和昆仑万维的周亚辉都赫然在列。

那时页游正在风口上,趣游 2010 年收入不过 6000 万元,到 2011 年增长到 6 亿,2012 年进一步增长到 10 亿元。一度打算去美国上市。

玉红终于有了站到镁光灯下的机会,向媒体大谈他的国际化战略,「中国在其他领域都在模仿美国公司,但在网页游戏领域我们第一次有机会领先。」

但是仅过了三年,这家雄心勃勃的公司,就沦为了 360 的一个部门。玉红还是错过了移动互联网这辆车。

02

用玉红自己的话来说,他是个「古典互联网的失败者」。创业很多年,投过很多上市公司,也卖过很多公司,只是「赚了一点钱」。

相比周亚辉,玉红是失败了一点。2015 年之后的周亚辉投了映客、投了趣店,还投了空空狐,以至于现在大家都快忘了周亚辉是个游戏人了。可是有谁能说出来玉红投了哪些项目吗?

好在 2015 年新三板火了。2016 年的时候赶上「千播大战」,这次玉红看中了话题度很高的新三板,下注方向则是风口上的直播和视频社交。

2016 年 3 月,玉红买下朗源科技( 831249.OC ),把呜哩网络注入挂牌公司,后来干脆改名呜哩科技,正式转型做直播,不久上线了一款直播产品--要播 APP;

2016 年 5 月,玉红再一次出手,成为钟舟电气(430415.OC)的实控人。两个月借壳两家新三板公司,这在新三板史上少有。

那时的新三板,距离指数最高点已经跌去了 50%。

那时的网络直播,也已杀成一片血海。

在腾讯应用宝上,花椒直播 3000 万次下载,映客 7000 万次,虎牙 1.5 亿次,斗鱼 1.2 亿次,要播 APP 100 万次,且仅运营了一年多就匆忙下线了,给出的原因是「因为监管政策变严以及行业准入门槛提高」。

虎牙这个月初刚在美国上市,映客、斗鱼也在准备港股 IPO。不说大家也知道,战事已经结束,玉红这次又来晚了。而上面几家公司,映客是周亚辉投的,花椒是玉红 2015 年在前东家 360 时参与过的。

选择在新三板押注移动互联网。原因无非就是,浸淫在互联网十余年的他,曾错失了最大的机会。

可更要命的是,在这个创投圈砸钱制造风口催熟独角兽的时代,机会稍纵即逝。

2017 年 9 月要播下线后,呜哩科技紧接着又推出了短视频社交产品—— SEEU,目前已上线十个月。

2016 年是直播元年,短视频也于次年进入风口。但是做直播和短视频的公司可都不是这两年才诞生的。虎牙成立于 2012 年,斗鱼 2014 年就在运营了;快手进入短视频领域的时间在 2012 年,抖音上线稍晚,也在 2016 年 9 月。

看见风口才去追,SEEU 胜算能有多大尚不可知。

买下钟舟电气,原本打算转型做视频即时通信,产品开发不成功,仅半年后就放弃了;2017 年 8 月,玉红将这家公司卖了出去,价格是 1102.5 万元,这笔买卖很可能是赔钱的。

03

这几年风口太多了,东南西北风不停吹。

一个个风口将一位位风流人物送上巅峰。无论是谁,都希望坐上风口一次,成者收获财富、名誉、地位,败者一地鸡毛。

2017 年短视频大火的时候,经过几年酝酿的币圈也熬到了丰收的时候。这一波 ICO 浪潮让很多人尝到了甜头,钱来的太容易了。

那个时候的玉红,还在跟直播、短视频耗,在新三板上忙着下线要播,上线短视频,脱手钟舟电气。

等他回过神来,区块链的第一波浪潮呼啸着过去了。2017 年 12 月 18 日,单枚比特币价格高达 18674 美元。现在呢,6760 美元,不到最高点的 40%。


比特币是整个数字货币世界的锚

问问自己,错过了移动互联网,错过了新三板,错过了直播,难道还要错过区块链这场狂欢吗?

玉红曾婉拒读懂君的拜访,理由是自己在新三板还没有做出成绩。

但在这里他做到了自己要的成绩。

他只花了一个春节,靠着各种「三点钟区块链群」的病毒式蔓延,迅速成为区块链风口浪尖的布道者,摇身成了区块链大佬。

这才有了开头玉红公开怼 EOS 的事件,要不然谁会听你说话?

04

玉红曾说,不做社群的区块链项目都是耍流氓。

话是自己说的,事也是这么做的。在疯狂传播三点钟群后,玉红计划发行 XMX,又开始新一波病毒式拉 XMX 社群。

在这场「实验」中,玉红运用了他在发起三点钟群过程中见识过的社(韭)群(菜)的力量。6 月 3 日晚,选定 99 个大 V 拉起无数只「3 点钟 & XMX 全球社群联盟」群,计划在 21 天内,拉满 2100 个社群。

一支穿云箭,千军万马来相见。在玉红的号召下,无数人宣布加入全球社群联盟。

一名叫詹川的粉丝欣喜若狂地高喊:「跟随红姐不迷路,一脚油门奔小康,拥有 XMX 就是发,别墅嫩模随你挑」。

社群轰炸、大佬站台。习惯的手法,熟悉的操作。

怼完 EOS 没几天,XMX 就上线了。上线当天开盘暴涨到 30 元,然后就开始暴跌,下午跌到 2 元,晚上跌的只剩 2 分钱。

上线前,还有人预测:XMX 必定要暴拉一波,再狠狠割一把。可是万万没想到,早上 10 块,中午 30,晚上 2 分。有人说,这根本不是要割韭菜,这叫连根拔起。

不少群成员在开盘当天,抱着「搏一把也许还会涨」的想法买了进去,等买进去才发现,落槌了,自己成了接最后一棒的人。

也是,凭本事套的你,为什么要给你拉盘??

事后他们才得知,XMX 给私募的价格是 0.000005XMX/ETH,差不多 1 分多钱,XMX 也正是在这个位置止了跌。

6 月初在新加坡举办的「三点钟新加坡峰会」,玉红回应「割韭菜」一说:XMX 的投资人都是机构,我们连韭菜都没有,怎么割?币价的涨跌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每天能和每一个人达成共识,通过长时间的积累,一定能做成很大的事情。


XMX 暴跌,玉红在社群为大家充值信仰

玉红好像又慢了一步。做直播做短视频都晚别人好几步,来到新三板时新三板牛市刚过去,人到中年好不容易因为区块链重新亢奋了一把,谁能想到,这块田里面的韭菜也没那么好割了。

「我发现最近有好多所谓古典互联网的失败者,都跑到区块链这一块来了」,这倒是一句大实话。

无论如何,从 360 到直播,从新三板到币圈,大佬终于割到韭菜了。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链闻 ChainNews 公众号(id:chainnewscom),或者来微博@ 链闻 ChainNews与我们互动!转载请注明版权和原文链接!

来源链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