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HashQuark、imToken、星火矿池与 InfStones 的资深从业者聊以太坊 2.0 进展与挑战。

原文标题:《以太坊 2.0 解决拥堵?他们说你误会了》
撰文:HashQuark

2020 年的区块链周如约而至,每天都上演着精彩的活动。亲历了这几天「跑会」,小编和同事们大呼「吃不消」。

以太坊 2.0 就不堵了?这些以太坊生态专家说你误会了

HashQuark 也联合 Flow、Avalanche、BlockStack 和 Republic 联合举办了「是时候了——风口上的新基建」主题活动,旨在探讨众多公链关于建设和发展的话题。其中,在围绕公链霸主以太坊关于 ETH2.0 的圆桌探讨中,HashQuark、imToken、星火矿池、InfStones 的 ETH2.0 负责人们纷纷抛出了精彩观点,展开了对 ETH2.0 热烈的讨论(和吐槽),连链闻刘锋老师都忍不住说「别聊了,快放大家去吃饭吧……」

究竟在现场发生了怎样的精彩对话,让现场的小伙伴们活动结束后还久久不愿离场呢?

以太坊 2.0 就不堵了?这些以太坊生态专家说你误会了

就让小编带着大家回顾一下吧~

活动伊始,HashQuark CEO 李晨给大家带来了 HashQuark 基于 ETH2.0 开发的 EtherPocket 产品预览 :

以太坊 2.0 就不堵了?这些以太坊生态专家说你误会了

EtherPocket 不仅可以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为用户创造收益,还能降低用户参与 Staking 的资金门槛,让拥有小于或大于 32 ETH 的用户都能参与到质押中来。更重要的是,EtherPocket 中的 QETH 凭证为 ETH2.0 流动性提供了解决方案。

产品一公布,现场观众的情绪直接被点燃,纷纷表示期待 EtherPocket 后续开发进度。

关于 ETH2.0 的「神仙圆桌」中,各位嘉宾快人快语,思维激荡。链闻刘老师就以太坊 2.0 开发进度、2.0 生态多样性的挑战、PoS 寡头和去中心化、公链突围的可能性等话题像嘉宾抛出了高质量的提问。

  • Mako:「对于以太坊的性能提升,不用只寄希望于以太坊 2.0,Layer 2 也值得关注。以太坊的角色也正在向行业标准制定者转变。」
  • 喵叔:「目前以太坊矿工对于以太坊生态并不关心,反而可以更好地维护网络安全运转;节点运营商对生态更关注、但投机性也更强;转 PoS 后,ETH 2.0 如何做好去中心化是个挑战。」
  • Rudy:「以太坊社区的多样化和『思辨 & 思变』能力是大部分项目社群无法企及的,其他公链若想超车要看是生态能否支撑愿景。」
  • Tony:「2.0 主网启动条件是 52 万 ETH 参与到 2.0 网络,但目前看来以太坊 2.0 的只能以 Staking 方式参与,吸引力不够大。以太坊 1.0 的生态繁荣和高收益(DeFi 产品)会给以太坊 2.0 带来巨大压力,促使基金会把以太坊 2.0 的开发和生态建设进度加快。」

以太坊 2.0 就不堵了?这些以太坊生态专家说你误会了

后文附上 「是时候了,一起聊聊以太坊 2.0 那些事」 圆桌讨论完整文稿。

新基建的探讨中少不了优质公链的身影,来自 Avalanche、Republic、Flow、BlockStack 的代表也为大家分享了精彩观点并介绍了各自项目的最新进度:

  • PlatON CTO James Qu 表示——随着 Alaya 的上线,PlatON 的 Giskard 共识算法、双虚拟机、以及支持 DeFi、NFT 等复杂生态的基础能力将获得社区的验证,隐私计算的面纱也将徐徐揭开。

  • Avalanche 总裁 John Wu 在活动中透露—— Avalanche (雪崩协议)的基础性能已经吸引了许多优质生态项目的关注,目前某体量排名前三的稳定币正在与其沟通合作事宜,将在 Avalanche 上发行稳定币。

  • Republic 亚太区负责人曹真提出观点—— 「二八原则」导致头部机构获得优质项目投资机会的概率远远高于普通人。Republic 的出现就是希望可以弥合这样的差距,你甚至可以在 Republic 上参与 SpaceX 的投资(特斯拉 Tesla 创始人 Elon Musk 创办的太空技术公司,已多次向太空发射并回收火箭),这是目前其他区块链公司很难做到的事。

  • Dapper Labs 首席执行官 Roham 向大家介绍了 Flow——Dapper Labs 曾出品过风靡一时的 CryptoKitties (加密猫),但由以太坊推动的 NFT 繁荣也暴露出了手续费高昂、存储量小、交易慢等问题。NFT 需要更经济更适用的基础设施,Flow 将会是最好的选择。Dapper Labs 将会在有更多加密资产出现的时候让 Flow 与大家见面。

  • BlockStack 创始人 Muneeb 更是为大家带来了 Stacks2.0 即将上线的消息—— Muneeb 支出,比特币网络虽然安全性高,但由于缺乏应用型,投资人只能持有,属于被动资产。 Stacks2.0 可将智能合约与比特币网络结合起来,释放出比特币网络的巨大潜能。Stacks 2.0 预计会于 12 月发布。

以下就是万众期待的圆桌讨论全文了,一起来看看吧~

  • 圆桌讨论: 是时候了——一起来聊聊 ETH2.0 那些事儿
  • 特邀主持:链闻 刘锋(下称「刘老师」)
  • 圆桌嘉宾:
    • HashQuark 胡志祥(Tony 志祥)
    • imToken Mako (Mako)
    • 星火矿池 喵叔 (喵叔)
    • InfStones Rudy (Rudy)

以太坊 2.0 就不堵了?这些以太坊生态专家说你误会了

刘老师:在座的这些嘉宾相信台下对 ETH2.0 感兴趣的朋友们已经不陌生了,就不请各位单独自我介绍了。第一个问题是关于 ETH2.0 的进度——具体上线的时间一推再推,根据你们的观察和了解,你们对 ETH2.0 的进度有什么看法么?

Mako:很多人不知道 ETH2.0 最新进展,主要是因为官方发声的渠道很分散,我一直在不同的渠道跟进 ETH2.0 发展,最新信息还是 Danny Ryan 在参加 Bankless AMA 直播提到的,目前 BLS 依赖的一个重要的密码库还在审计中, 这个库对于整个网络的安全性来说是非常重要,因为它会关系着 ETH2.0 的私钥生成和签名;目前这个库还在做审计,预计两周完成,同时目前网络还有一些其他的问题….

刘老师(突然举起话筒):我来补充一下,你说的这个两周是 Danny Ryan (ETH 2.0 负责人)说的,这个消息由 Trust Nodes 爆出来了,但他们这种话其实已经说了好多次了,「In few weeks」...「In few weeks」.. 然后「In few weeks」了一次又一次。所以我其实已经不是特别信他了…

Mako:对,其实这个问题… 无论谁说了两周之后就会来,包括 Vitalik 自己在这次万向峰会说 11 月就会来了,但是我感觉以太坊官方还没有一个很好的渠道来确定。根据我的观察,官方已经完成 Phase0 所有的代码和准备工作。

刘老师:反正你们特别都是(以太坊 2.0)最忠实的支持者,但我作为链闻的总编辑是让我们记者坚决不发这些新闻了。有别的人发了这些新闻,还说市场拉盘了,我觉得其实都是不负责任的。因为他们这话说得太多了,就像狼来了的故事。当然你们(对各位 Panel 嘉宾)要是有不同意见也可以吐槽我哈~

喵叔(笑得很开心并接过了话筒):其实是这样,为什么 2.0 会一直拖?很大原因来自一些社区或者说这个项目推进的方法——现在以太坊基金会并不是在自己研发客户端,而是把 2.0 客户端是交给多个团队同时在做,然后每个团队其实在基于同一个标准向前演进做实现。就像刚才 Mako 说其实关于基础库 BLS 的工作已经弄了一年了。因为我们星火是去年开始已经在做 2.0 相关的产品线,然后我当时比较乐观, 于是我们三个月把整个事情做完了,然后就开始等……结果一等就是一年多了。

所以整个进度最终看起来究竟如何?从一些积极的层面看,其实大概在 2-3 周前可以发现 phase 0 的整个标准的一个文档的 PR (Pull Request) 已经合并了,这个其实是一个里程碑。至少说明 2.0 的 phase 0 阶段从标准上不会再做任何变动了。然后剩下的其实工作在于比如 light house,prysmlabs 这些客户端的开发团队具体的去跟进去实现,并且在测试网上做多客户端的这种联调,保证大家的实现是一致性的。

为什么一直拖?我觉得没有人知道说究竟实现起来哪里有问题。因为我们一路跟进了好多个测试网一直跑下来,中间测试网也出过一些问题,甚至整个测试网崩溃了,我们又花了一周的时间去恢复节点。最后发现其实很多都是工程实现的问题,而并不是说 2.0 的标准和定义上出现了问题。所以应该说基金会还是比较谨慎的,希望说把所有能够审计的内容都完成(再发布),因为毕竟 1.0 到 2.0 是一个单向的过程,资产安全性非常重要。

HashQuark Tom (乱入一下):这次官方说的 6 周以内可以内部署 Deposit 合约我个人认为是完全有可能的,因为合约的代码已经经过了审计,这个换币合约的代码我也看了,应该是可行的。但是要注意的是「能部署智能合约」和「主网启动」还是两回事,因为主网启动有两个触发条件,一个是有 52 万个 ETH 参与到 2.0 中来,第二就是启动时间官方还没有确定。但总体而言我对后续的进度还是比较乐观的。

刘老师:我觉得 2.0 进度和现状的问题刚才几位已经解释得很清楚了,我给 Rudy 一个新的问题吧—— 很多人在说 2.0 一个很大的挑战也来自于它客户端的多样性,你目前觉得这是个问题吗?

小编注:以太坊 2.0 目前有 4 个客户端团队在开发不同的客户端。

Rudy:这肯定是一个挑战。因为之前 Medalla 测试网中有一次著名的事故,某一个客户端出现了问题,结果就导致了大面积的节点掉线且无法重新上线。当时有 4 个客户端,但其实也还无法提供足够的多样性,若一个被主要使用的客户端出现问题,就不能保证至少 2/3 以上的验证人不出问题,也就不能保证区块的敲定和网路的正常运行。

在这次事故中许多节点掉线之后,其实很多小的节点或者个人节点已经失去了重返测试网搭建节点的动力。这也会是一个问题,以太坊 2.0 一方面强调去中心化的,另一方面又提出了 2/3 在线这样一个限制。这就会导致大量个人节点和小节点运行者由于运行 ETH2.0 节点门槛并不低,而不愿意充分地参与到网络运营中去,这就会对网络运行的稳定性和安全性带来问题。

我们今天看到 HashQuark 也推出了自己基于以太坊 2.0 的可以方便应用的产品;InfStone 也是一直在跟进 ETH2 的基础设施服务商,我们的目标都是可以保障整个网络可以更加安全且去中心化的运行,通过基础设施服务上的产品降低节点的运行难度和门槛。

契合我们今天探讨的「新基建」话题,除了客户端的多样性以外,基础设施的多样性也是至关重要的。如果基础设施过于集中,单一入口或单一基础设施的崩溃可能会造成整个网络的不稳定。

打个比方,最近很多人聊到 Uniswap,如果 Uniswap 的前端网页关了,网址域名停止解析了,友好的交易界面取消了,那还有多少人知道如何使用 Uniswap 进行交易呢?

所以无论是客户端的多样性、基础设施的多样性还是各种工具的多样性,其实都是以太坊 2.0 这样一个去中心化网络所追求的。

刘老师:Tony 能不能给我们介绍一下 HashQuark 这样一个节点服务上为以太坊 2.0 的到来都做了哪些准备?

Tony:刚才几位嘉宾聊了很多,许多观点我也非常认同,和大家一样的是,我们围绕着以太坊 2.0 开展了很多工作。HashQuark 是从测试网很早期就开始跟进各个测试网和各个客户端的开发的情况,我们还自己复刻了 2.0 测试网并发布了第一份中文原创的以太坊 2.0 深度测评报告,也关注了市场中很多用户的实际需求。我们因此决定开发并即将推出的 EtherPocket 产品,希望能解决大家在 2.0 Staking 当中可能遇到的几个主要难题。Consensys 之前做过一个研究报告,有个调查是关于有多少以太坊持有者或者持有地址会愿意参加 Staking。其实 60% 的用户都表示没有 Staking 的意愿——原因有很多

  1. 手上不够 32 个 ETH
  2. 自己没有运营节点的能力
  3. 就算跑起来也担心 slash,如果掉线或者不小心违规不仅无法获得收益还会被扣钱
  4. ETH 如果要 staking 需要转为 ETH 2.0,转完之后不能变会 ETH 也无法转账和交易,没有流动性…. 等等,

这些都是 2.0 到来时大家 staking 可能会面临的实际问题。对于以上问题我们 EtherPocket 产品其实都有对应的解决方法,甚至包括为 2.0 代币提供流动性。

大家可以在 EtherPocket 上抵押 ETH 获得 QETH,这个 QETH 可以在 EtherPocket 作为 ETH2.0 凭证参与 Staking,同时也可以在交易所交易或者去做转账、DeFi 和借贷。

而且在 EtherPocket 当中没有 32 ETH 这样一个限制,如果你有 50 个 ETH,你不用担心你只能做一个节点还有 18 个币被浪费了;或者如果你只有 1 个 ETH,甚至 0.1 ETH 都可以来 EtherPocket 做 2.0 的 Staking,这大大降低了大家的参与门槛。

此外凭借着 HashQuark 在节点运行方面的丰富经验和后续的托管方案,都可以在充分保障用户资金安全的前提下可以达到最高的收益率。大家也不用担心我们会发生掉线和其他违规操作导致大家被 slash。

刘老师:说到这里有没有人想吐吐槽?比如某个或某几个基础设施服务商如果市场占有率特别高,会不会出现所有资源偏向于几个寡头的一个情况?PoW 转向 PoS 之后去中心化是不是就得不到保障了呢?

喵叔:这个问题确实挺尖锐的……(笑)以太坊变为 PoS 之后它的去中心化程度是否能真的比 PoW 更好,可能要交给时间最后去验证,比如说是否有更多的节点服务商涌现来参与到这个生态里,分布的情况,然后由谁来托管,以及真正的这些节点究竟是比如说在阿里云上或在亚马逊上,因为物理机的层面是真正的单点风险,无论你找哪个运营商托管,运营商机器跑在哪里才是最重要的。如果 HashQuark 的 EtherPocket 和我们星火的 SparkPool 节点都跑在阿里云上,如果阿里云出现问题,其实大家都凉了…… 这种情形非常极端,但一定是要考虑到的。

所以我个人曾有过一个断言,在 2.0 Phase 0 阶段其实你并非是在真正在参与 Staking,而是在选择你相信谁,或者说你愿意把钱托给谁,这本质上就是一个信任问题,而这种信任肯定会向基础设施经验丰富、口碑好、品牌认知度高的寡头集中。比如说,过去你很多币存在交易所,那 2.0 我还是把币放在交易所;HashQuark 做了很多年 Staking 还有 HashKey 和很多投资人做背书,那可能很多人愿意把币放在 EtherPocket;SparkPool (星火矿池) 4 年以来一直是以太坊最大的矿池,所以矿工可能还是会选择星火。

这个趋势从商业上看,是屁股决定脑袋的(用户选择方便的、信任的品牌合作产生收益),但对于整个生态是否有利需要交给时间验证——PoS 是不是能足够去中心化,还是 PoW 就够了。更长期的来看,就我对于 PoW 生态的理解而言,PoW 好像在土里种菜——就是说矿工其实他们自有一套闭环的生态,他们不太关心以太坊生态发展究竟如何、DeFi 是什么,只在乎挖矿的收益、矿机的残值等等。恰恰因为他们不关心其他方面,因此他们在熊市也会风雨无阻地继续挖矿——也就是说目前以太坊网络的安全性其实交给了一群并不关心以太坊生态的人,这样的情况反而能使 PoW 非常安全。

而根据对过去 PoS 项目的观察(包括 DPoS)可以发现,节点运行方和项目生态往往绑定很强,他们会观察这条链上有什么丰富的应用或者多少用户,他们对公链生态的关注有很强的关联性和投机性。所以我会担心,若有一天他们成为了很大的节点,那他们就会有很大的话语权,那时候就可以左右网络的方向甚至会动摇网络安全性。

虽然在 PoW、PoS 两种形态下商业都会有寡头出现,但对生态发展的影响其实不一样。一种是在土里种菜,土里的菌(生态)跟菜其实没关系但也很重要;而 PoS 像做水培,菜需要什么样的养料(生态)都会在水里。菜虽然可能会长得更好,但其实都长在大棚里,它是否能更开放其实是要打一个问号的。

刘老师:谢谢喵叔啊,你的这些想法如果能够更大声的讲出来,在社区里让更多人听到,大家就会知道这个问题其实是非常值得讨论的。这其实是有些人包括我自己对 ETH2.0 从设计到现实落地都会有对寡头的担心。

Mako 我知道你一直在社区做很多关于以太坊的普及和教育工作,我也是你的忠实读者,能不能请你跟大家讲讲目前你看到的,大家对于以太坊 2.0 最大的误解或者说最常见的误区是什么?其他三位专家如果你们稍后听了 Mako 的见解还有什么补充,也欢迎大家补充一下。

Mako:以太坊目前最大的问题是会拥堵,所以很多人期待以太坊 2.0 什么时候来,许多人认为以太坊 2.0 之后就不会堵了。但其实,如果没有 Rollup 没有 Layer 2,以太坊 2.0 一样是会堵的。(小编注: Rollup 是一个 layer2 扩容的解决方案) 2.0 的整个设计中可能兼容性更好或者有新的共识,分片也可以扩展以太坊性能,但随着以太坊用例增加,ETH2.0 还是会拥堵,ETH 2.0 也需要 Layer2 方案。

另外,最近提出 Rollup 为核心的路线图也是需要分片,以太坊的路线图并没有变。对于以太坊的开发流程来说,首先在开发者论坛里提出新的提案或者发起了关于密码学问题的讨论,大家觉得没有大问题之后,可以去把它变成 Spec,最后由不同的客户端来实现。最近 Vitalik 就在开发者社区提出了 Rollup 为核心的以太坊路线图,很多人质疑以太坊是不是路线图都变了,但其实我的理解是没有变化的,他只是把 Rollup 的方案提的更明显一些,就是说我们其实现在在 1.0 可以来扩展,我不需要非要等到 2.0 在做,所以刚才喵叔也说了,现在 PoW+ Rollup 其实就可以把以太坊性能扩展 100 倍,可以说现在有非常多的 Layer2 方案已经在路上了,只差一步之遥。

总结来说把 Rollup 提到一个更高的层面,可以让我们可以从现阶段就来规划以太坊扩容。说得直观一点,目前以太坊 1.0 TPS 是 30 左右,Rollup 上了之后(性能)会是现在的 100 倍,达到 3000 TPS,然后到了 Phase1 之后大概可以做 10 万的 TPS。这样的话 ETH1.0 通过 Layer2 就可以拓展性能,不是非要像原计划那样等 Phase 2。

刘老师:所以 Mako 的意思是,大家不必把所有的期待都放在以太坊 2.0 上,现在的 Layer 2 也很值得关注。无论是 1.0 还是 2.0,Layer2 都是对以太坊来说也是非常有帮助的基础设施。

有哪些问题各位有没有一些补充?就对于公众对以太坊 2.0 的最容易误解的地方?

喵叔:我再多说两句。其实关于我们是否需要分片,我是打一个问号的。之所以需要分片,其实是希望说把一条链的状态拆分出来,那会不会 Rollup 本身就是分片呢?比如说 OVM 和 ZK 的 rollup 方案,本质上已经实现了分片(拆分状态的目的)。那接下来我们要考虑的就是跨分片的 layer 2 该怎么做,这反而似乎回到了以太坊原本规划的一些路径(Phase 1 的时候说要分片,Phase 2 要做跨分片执行)为此还提出了类似「执行环境」等等的概念。但现在看起来其实有了 Rollup,分片的执行环境已经有了。以太坊也可以在非同质化的 layer2 去做不同的执行,比如面向隐私、面向合约执行的,其实方案已经很多了。

所以我们站在这个时间点看,Phase 1 的分片是必要的,但也许在半年后大家可能会突然意识到,Rollup 其实已经是分片了;甚至我们根本不需要 Phase 1,那我们大概也会问一问「我们真的需要 PoS 吗?」

这其实是我对自己的一个终级 challenge。

我从一年前开始一直在做星火 ETH2.0 的负责人,但目前我在负责星火整个产品线,当我去看把 PoW 和 PoS 横向和纵向对比之后,我其实有了更多思考。有一些答案要交给时间,也要交给整个社区,生态和商业不断推进才会看到结果。

刘老师:谢谢,各位还有补充吗这个问题?

Mako:(突然抢过话筒)刚才喵叔也说了,分片更多是执行层面,我们可以把交易放在 Layer2,但最终状态(对 Rollup 来说)我们把交易压缩之后放到链上,那还是需要在链上存东西,目前 1.0 就是没法存很多东西啊(质疑喵叔刚说以太坊到底是不是真的必须要分片)

喵叔:(抢回话筒)我们在这里没法存很多东西,这件事其实是个工程问题,为什么没法存?

现在已开放 1.0 的客户端主要有两个,一个是由 Parity 进化到现在的叫做 Open Ethereum,然后另外一个其实就是 Geth 客户端,同时其实还有另外一个挺有意思的,就是有一个海外的客户端团队,他们通过修改 Geth 达到了 10 倍的存储扩容。说白了是啥意思呢——你们现在 Geth 写得一塌糊涂,你们说这个写得一塌糊涂的东西不能扩容是不对的!我们随便优化了一下就提升了 10 倍,再优化一下是不是可能达到 50 倍;那是不是意味着未来五年我们可能根本不需要分片,只是需要工程上的优化。这可能是对大家牺牲更小的方案。

Rudy (默默接过话筒):聊得非常好,我稍微总结一下。我觉得你俩聊的不是公众对以太坊 2.0 的误解,聊的是以太坊社区现在对于前进方向的迷茫。通过刚才的聊天我似乎看到了一种大众对 2.0 可能存在的一种误解,就是认为以太坊 2.0 的路线图已经画好了,Phase0 、Phase1、 Phase2 一步步走就行了,但其实这个升级过程会不断在摸索和返工中进行。
我们可以类比一下波卡,一开始我们看到波卡的定位就是跨链,但我后来发现波卡(默默地改变了定位)现在的结构就是一个分片链。对于以太坊的前进方向而言,分片或是 Rollup,也许其实是一个殊途同归的事。

刘老师:还有人补充吗?

Tony(准备接过话筒):....

Mako(把话筒截胡了):我再说一下,现在扩容就两个思路要么分片要么 Layer2,对于以太坊社区来说,两个我都要。

Tony (终于拿到了话筒):大家真的都已经说得非常好了,我想如果从误解这个角度来说,很多人认为 2.0 对以太坊最大的意义是持币者手里的以太坊更值钱了(话题炒作带动币价上涨),但我认为 2.0 的最大受益者会是开发者,因为以太坊 2.0 整体架构的变化和性能的提升其实是对开发者更友好了。

另外大家刚才在聊寡头这个问题,会有人认为 ETH2.0 的去中心化程度很难保证。我其实认为以太坊 2.0 Staking 的开启其实是提高了整个网络去中心化的治理能力的。无论是 PoW 还是 PoS 下寡头肯定会出现,但 32 ETH 做一个节点从技术和经济两方面从机制上让整个网络的中心化的机率变小了。

刘老师:谢谢 Tony,我看各位嘉宾都聊得挺嗨了,而且他们自己的讨论其实都已经很深刻了,为了不耽误大家吃饭我再提出最后一个问题吧。

我整场听下来以太坊 2.0 还是一个特别漫长的「世纪工程」,这样也有好处,其实给了其他竞争对手也就是其他公链基础设施留了一个时间窗口。你们觉得在这个漫长的讨论-推动-返工-再讨论的过程中,有没有什么公链基础设施能抓住这个机会突围的?

Tony:HashQuark 现在已经是 40 多条公链的节点了,所以我们一直在接触很多项目。今年我们比较关注的还是波卡,但他也有自身的问题不知道跨链什么时候能实现。另外 Dfinity、Near、PlatON、Filecoin 这几个项目吧,基本已经规划了目前区块链主要应用的几个方向。

除此之外,比特币往以太坊上的桥接也是大家可以关注的一个方向。因为以太坊虽然生态如此丰富,用户如此追捧,但比特币的市值占比还是没有受到动摇,所以如果有比特币以太坊桥接做得足够成熟,最宝贵的资产已经被搭载上了应用,那或许有可能很多 DeFi 项目根本不值得去考虑了。

Mako:我从 imToken 的角度来讲讲,很多人的固有印象就是 imToken 一直更多关注在以太坊钱包,但其实从 18 年开始我们就明确了我们「多链钱包」这样一个定位。我们最近已经支持了 Polkadot、Kusama 和 Filecoin 的钱包,对用户来说我们是一个资产管理工具,我们都是选择我们认为有突围机会的公链进行合作的。

同时,其实很多公链很好的机会是在于他们都不用从零开始,所有区块链项目都是开源的,新的公链完全可以借鉴这些成熟的模式,包括以太坊也是借鉴了很多比特币社区成熟的 BIP 提议,新的公链有非常多的机会。

与此同时,以太坊正在制定标准,比如 BLS 聚合签名我们可以看到 Filecoin 也在用,波卡也在用;包括虚拟机的标准、VDF 随机数都在探索通过与其他公链合作的方式落地。我希望最后能看到有能力很强的集大成者,能充分利用好现在一些精华的东西,做出更好的基础设施,最终的公链可能不是以太坊,但一定会受益于以太坊标准。

喵叔:这个问题我把它理解为公链是否可以长期百花齐放。

我个人认为在一定周期内会出现百花齐放,但不一定会长久的保持这种局面。原因是现在很多说要做「以太坊杀手」的公链其实只是在做一些变参调整——比如说我要做更高的 TPS,我要专注于做分片,我要比以太坊更早地来做 PoS。比如说我们现在看到 Near、Solana 等等,还有一些是聚焦于隐私相关的,他们其实都在做以太坊已有内容的额外补充或者说进一步优化,就这个工程叫做我们叫做 enhancement。

但 enhancement 是否能成为 Killer,这是一个问题。反倒是因为比如说像刚才 Mako 说的,现在公链的整个推进,它并不是存在一个技术上的或者工程上寡头的情况,很多东西都可以借鉴,比如说一条公链要跑基于 EVM 结构最快的方式,是直接把以太坊这条供应链的结构拿过来使用,然后满足他该有的社区的群体的需求。

以太坊会像一个很强的重力点,吸纳很多来自其他公链的 enhancement;而其他公链想百花齐放,想蓬勃发展,想找到新的突破口,也有优势——因为它的资产没有那么多,比较轻量,可以更激进和积极地去探索。相比之下以太坊已经有很多资产,项目和用户可能反倒不容易快速地做出很多变化。

所以回到这个问题就是大家都在做变参调整,但谁都不知道变参调整最优的配比应该是什么样的。所以我认为最终有可能是市场不断在推进,技术在演进,然后以太坊会吸纳足够多更好的技术和方案,那 EVM 结构的公链是很难超越以太坊的。而很可能我们最终看到的以太坊杀手不是基于 EVM 的,而是一套新的公链范式,就好比以太坊之于比特币的感觉那样。

也好比现在我们观察公链的时候,其实已经很少有人把比特币再加入到这个话题探讨的范畴中来了,因为相较而言比特币和以太坊已经不是同一个层面的东西和内容了。

Rudy:我在大家发言的过程到现在还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InfStones 作为一个基础设施提供商,之前接触过各种 PoS 共识的公链,我个人在以太坊 2.0 这个钻研的过程中也渐渐成为了以太坊的信仰者。以太坊目前的技术、社区、生态确实都是足够好的,当以太坊 DeFi 火起来后,波卡、波场还有一些公链马上就抄过去发展自己的 DeFi,但风头又很快就过去了。因为很多东西抄其实很容易,但其实没有足够的生态和用户把这些应用支撑起来。同时以太坊自身也在不断发展,融合了很多新的构思和技术进去。在以太坊社区,哪怕就是我们几个人在这里都产生了那么多思辨和探讨——比如 Rollup 和分片,Rollup 自己还分了好多类,这其实是我们在其他很多社区确实很难看到的现象。

但我也很难在内心就给出一个论断说其他公链就不行,因为我们也是跟着其他很多公链一路走下来,他们未必有那么多新鲜的东西出现,但依然也稳定地保持着自己。我虽然还没有深入地去想过这当中的原因,但我觉得在这样一个发展迅速的行业中一切都还没有定型,最终谁会脱颖而出,确实还要看后续的发展。

刘老师:谢谢各位的真知灼见,我相信在座的观众肯定也有很多问题,但由于时间关系我真的觉得现在应该要放大家去吃饭了。真的很感谢大家饿着肚子在学习,真的挺令人感动的。我建议大家可以不用走,在旁边有一些食物是提供给大家的,大家还可以在这里呆一会儿提提问题。总之谢谢所有人,如果有任何问题就欢迎冲上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