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肖磊看市

公众号:kanshi1314


关于中美贸易争端,需要从历史和现实的角度做一个全面的分析。

自 2017 年特朗普上台之后,对中国启动的“301”调查,其中包括单方面无征兆的提高数千亿美元输美产品关税,以及限制中国企业在美投资,调查中国企业管理人员等等,实际上已经是一种对中国经济的制裁,而非简单的贸易争端。

时间如果回到上个世纪 80 年代末至 90 年代初,由于一些国内事件的原因,美国在 1989 年 6 月初开始对中国进行各类制裁。

最终美国为什么解除制裁,我想,大概的原因有三个方面。美国不希望一个刚刚改革开放不久的大国,又开始闭关锁国,成为美国的敌人;改革开放已经十年的中国,经济潜力开始出现,美国利益阶层不会放弃这样一个能够赚大钱的市场;中国并未采取任何主动攻击美国的方式。

20 年后的今天,美国需要重新制定有利于自己的贸易规则,其目的并不是把中国这个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推向跟自己对抗的边缘。特朗普和白宫,仅仅是美国利益阶层的代言人和最大号的谈判工具,如果能用震慑对手的雷霆手段,使其出让更多的市场和利益,是最好的选择,但如果激起对方全面的反击和对抗,可能就有点得不偿失。

中国现在的担心无非两个两方面,经济的衰退和政局的不稳,我觉得这两个问题,是相对而言的。按照目前的中国外交原则,依然是以主权为最后的底线,这跟邓小平 1989 年面对美国制裁之后的外交逻辑一致。

当年邓小平是怎么说的呢?邓小平指出:“现在(1989)中美关系确实处在一个很微妙、甚至可以说相当危险的地步。中国没有触犯美国,任何一个小问题都没有触犯。问题出在美国,美国在很大范围内直接触犯了中国的利益和尊严。”他说:“我需明确告诉阁下(美国特使),中国的内政决不允许任何人加以干涉,不管后果如何,中国都不会让步。中国的内政要由中国来管,什么灾难到来,中国都可以承受,决不会让步。我可以自豪地说,中国领导人不会轻率采取和发表处理两国关系的行动和言论,现在不会,今后也不会,但在捍卫中国的独立、主权和国家尊严方面也决不含糊。”

另一方面,中国向美国商界人士及美国大使阐明中国改革开放政策不变,希望中美能够保持在经济领域的合作。1989 年 8 月 10 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书记处书记李瑞环在会见美国 MGM 商业公司总裁马利克波尔时强调,改革开放是历史的必然,只有继续改革开放,中国才能繁荣富强。

关于中美谈判的问题,当时邓小平请来访的尼克松转告布什总统:“结束过去美国应该采取主动,也只能由美国采取主动
,美国是可以采取一些主动行动的,中国不可能主动。因为强的是美国,弱的是中国,受害的是中国。
要中国来乞求,办不到。哪怕拖一百年,中国人也不会乞求取消制裁。如果中国不尊重自己,中国就站不住,国格没有了,关系太大了。中国任何一个领导人在这个问题上犯了错误都会垮台的,中国人民不会原谅的。这是我讲的真话。”

邓小平还认为,中美关系有一个好的基础,就是两国在发展经济、维护经济利益方面有相互帮助的作用。中国的市场毕竟还没有充分开发出来,美国利用中国市场还有很多事情能够做。邓小平表示“欢迎美国商人继续进行对华商业活动”,并认为这也是“结束过去的一个重要内容”。

其实当年邓小平基本看透了美国的套路,只要商业方面我是开放的,谈判你必须跟我主动,当然,我觉得邓小平认为,美国必须要主动的原因是美国强,中国弱。这个逻辑非常重要。如果在贸易谈判这件事情上,大家都承认美国强,我方弱,那么无论从什么角度,谈判的主导性本身就掌握在美国手上,如果美国不主动,中国就只剩下两个极端的选择,要么同意,要么拒绝。

从当前的背景看,虽然跟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相比,中国已今非昔比,但跟美国相比,依然是弱势的,这个是事实,也没必要说承认美国强我们弱就是一个没有面子的事情。

美国军舰可以开到中国南海去闯礁,美国可以不遵守承诺跟台湾做各类交易,美国可以随便制裁中国的企业,调查中国的公司(中兴、华为等),已经足以说明,无论是哪个方面,中国都是在“守”,中国肯定是弱势的一方,这个首先双方必须得承认。

另外就是从贸易本身的角度来看,中国对美国市场的依赖,远远高于美国对中国市场的依赖,比如在增加关税这件事情上,美国如果给 2000 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增加关税,中国能够采取报复的额度,也就 600 亿美元。

如果强势的一方,不主动,弱势的一方,要么就是全盘接受非常不公平的协议,要么就是根本不谈了,做好最坏的打算。那么美国需要考虑的是,中国如果不谈了,对美国的影响到底是什么。正如三十年前尼克松所说,难道我们希望冒在下一个世纪做中国的对手,而不是盟友的风险吗?没有世界上五分之一人口的合作,我们怎么能解决全球变暖和其它环境问题呢?

中国虽然军事实力最近几年有所上涨,但中国的对外政策,基本上很难对第三方国家带来威胁,因为我们没有侵略他国的历史和民族性。中国对美国的盟友,也没有什么威胁,日本、韩国等目前跟中国的贸易和政治往来都是融洽的。

当年尼克松奉劝美国政府放弃制裁中国的其中一个重要理由是,中国将无可避免地成为一个经济大国;他的 10 亿人口将为先进的工业国家提供一个巨大的市场;难道我们希望我们被排除在外而把那个市场留给日本人和欧洲吗?

如果中国真的不跟美国谈了,该着急的,肯定是美国。美国的利益阶层,最懂得退而求其次,只要有一个跟过去不一样的协议,有一个能够获得比之前更多利益的协议,就已经达到了目的。美国利益阶层要的是比过去更好,而不是比过去更糟。

为什么要求中国开放各行业的投资,原因就是美国人想来投资啊,为什么要让中国放弃国有企业的补贴,原因就是美国的企业想跟国有企业竞争啊;为什么要加强专利保护,因为美国的科技企业想多收中国企业的钱啊。这种问题,只要中国愿意坐下来谈,美国就已经赢了,因为要求都是美国提的,我们只是在具体问题上做多大承诺的问题。

关于汇率,中国就更弱势了。很多人可能觉得中国是可以通过管控人民币汇率的波动,或者说干预能力,来获得贸易当中的不正当利益的。其实这是个技术性的小问题。

我们需要讨论一个战略性的大问题。

中国目前 80% 以上的贸易都是美元计价,几乎所有的国际结算机构和资金流通机构,都掌握在美国手上。中国除了拼命出口,无法获得更多美元。假设世界货币是黄金,中国还可以通过自己开矿、冶炼等方式,获得黄金,然后去购买国际商品和物资,但现在的问题是,中国只能通过出口才能获得美元,如果没有顺差,中国拿什么去增加对美国的进口?

真正的强国崛起,取代另一个强国成为世界霸主的贸易谈判,根本不是这个样子的,谈的根本就不是什么开放市场或企业补贴等问题。真正应该谈的是,美元和世界货币体系的问题。

1944 年美国跟英国在布莱顿森林谈判,美国早已制定好了取代英国成为全球经济贸易领导者的计划,通过几轮较量之后,以大名鼎鼎的凯恩斯领衔的英国代表,不得不同意美国不知名的怀特提出的方案。然后推行全球所有货币跟美元挂钩,美元跟黄金挂钩的政策,建立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负责监察货币汇率和各国贸易情况,提供技术和资金协助,确保全球金融制度运作正常,说白了就是帮助美国监管各国的货币汇率等问题,而世界银行则负责对欧洲的金融支持,也就是战后重建,而后才有了“马歇尔计划”。

布莱顿森林体系主要的背景有两个,一个是欧洲需要战后重建,英国从美国的债权国变成了债务国,而当时美国拥有超过 2 万吨的黄金储备,兵强马壮,英国基本上也没有招架的余地。所以布莱顿森林体系协议,其实从战略的角度,完成了对世界贸易体系的重构,美元变为“美金”,成为全世界最稀缺的财富和交易媒介。后来等中国改革开放之后,为了创汇,出现了各种奇葩故事,什么叫“创汇”,就是想尽办法,把我们最好的东西卖给美国或其他发达国家,换点美元来购买我们所需的国际物资。其实对贸易顺差的需求,对美元经济体系的依赖,从改革开放,不得不接受美元的那一刻就已经开始和注定了。

所以,目前的中美贸易争端,无论美国如何叫嚣,只要中国依然接受美元经济,依然选择开放型政策,中美之间的关系就很难逆转,美国一定会主动找中国谈。而后,美元与人民币之间的短兵相接,应该是真正的重点和高潮部分,所以应该提早回顾欧元和日元与美元之间那些波澜壮阔的纷争,这才是未来大国崛起真正要面对的挑战。下篇文章会继续分析。

文 / 肖磊(如果担心错过重要分析,请关注肖磊看市公众号)


PS:

中美贸易争端对整个投资市场的影响,我已经做了 2 小时直播,进行了全面的解读,目前购买收听只需要 299,很快将恢复原价至 899。可以购买后再慢慢听,永久有效。会员免费。

还可以点击左下角 “阅读原文” 加入

来源链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