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区块链可能就是对 Libra 野心的回应,甚至是金融霸权的争夺。但是事实真的是这样吗?

原文标题:《少数派意见 #1 | 当区块链成为热搜,我们要说些你听不到的》
整理:NPC

《少数派意见 | Non Popular Comment》是 NPC 全新的内容品牌,采用邀请制,组成 Non Popular Committee 网罗区块链行业资深局内人。为读者带来最深度,独特和一针见血的行业大事件点评,我们不要人云亦云,不要复制粘贴。

Lead,Not FOMO

  • 「中国有一部分基础设施比美国先进」
  • 「不创新的风险可能比创新的风险更大」
  • 「如果美国不创新,金融领导地位就得不到保证」

2019 年 10 月 23 日 Libra 听证会,扎克伯格把矛头指向了中国开始大打中国牌,把 Libra 提升到更高的战略地位。

而随后学习区块链的浪潮,让全世界的目光都开始关注在区块链行业。有人说,这两件事情有很强的关联性,学习区块链可能就是对 Libra 野心的回应,甚至是金融霸权的争夺。但是事实真的是这样吗?

于是我们本期的 NPC 四位嘉宾,他们分别是:

少数派意见#1| 当区块链成为热搜,我们要说些你听不到的

Dovey Wan,Primitive Ventures 创始合伙人,Coindesk 顾问委员会委员

少数派意见#1| 当区块链成为热搜,我们要说些你听不到的

Mikko,货币学者,智堡(wisburg.com)创始人

少数派意见#1| 当区块链成为热搜,我们要说些你听不到的

潘超,MakerDAO 中国区负责人

少数派意见#1| 当区块链成为热搜,我们要说些你听不到的

Xiaohan,Meter.io CEO

我们向他们提出了三个问题,来为大家讲解一下他们的观点。

本期 Not Popular Comment,少数派点评,真相冷酷,犀利解说。

一、外面一直在传学习区块链这件事和扎克伯格在听证会的发言密切相关,说是金融霸权的争夺,你的角度看是如何?

Dovey:小扎打出中国威胁论,是在大的中美政治环境下的合理选择,至少可以在政治正确上面对两党议员可以投其所好。作为一个商人,小扎前脚天安门跑步,后脚就放言和中国「三观不合」,逻辑上可以理解,但是吃相有点难看。至于学习区块链的发布和听证会有没有直接关系,个人认为关系不大,Libra 在中国国家经济金融战略面前实在无足轻重,不可能到需要最高国家领导人去回应的程度,更多是时间上的巧合。

Mikko:没什么关系,近几年党中央一直在学习新技术,17 年大数据,18 年人工智能。(如下图所示)

少数派意见#1| 当区块链成为热搜,我们要说些你听不到的

少数派意见#1| 当区块链成为热搜,我们要说些你听不到的

金融霸权也没什么可争夺的,人民币现在远远谈不上争夺霸权,只能说想要挑战美元霸权。扎克伯格拿国家安全忽悠政策当局,用心险恶。

潘超:Facebook 有点像鸠摩智,自家吐蕃功夫不好好练,想用道家武功催动七十二绝技,但内力不精,恐怕会走火入魔,自废武功。金融霸权谈不上,但有一点是明确的,区块链之战,金融是主战场。目前加密货币已经变成美元资产和衍生品,理论上越来越多的交易用本国货币计价是一件好事,但是如果促进的交易是非法的,那就是另一回事了。加密货币和央行数字货币实际上是两个极端,一个追求最小监管、资本自由流通,一个为了强监管和更精准的控制。区块链从业者为国家政策欢呼的时候,要看看自己的根立足在哪里。

Xiaohan:中心化机构发行稳定币大战明显会上升到政治和国家层面,Facebook 在用 Libra 尝试各国政府底线之后,为了避免成为众矢之的,故意把中国抬出来把自己撇清,Libra 的模式也被改成了可以在各国发行和当地法币绑定的模式。这和 Facebook 成立 Libra 协会是一样的思路,Libra 协会存在的目的就是引入多个大机构混淆视听,做挡箭牌来达到控制未来社会金融系统的目的。

二、大家一直关注 Libra 听证会,几次听证会下来,从听证会双方的发言来看,有什么主要的感受?

Dovey:听证会下来的感觉就是,大部分美国国会议员们对加密数字货币的理解虽然堪忧,但那是对 Facebook 在货币生意上的无能与牟利动机是判断正确的。两党对扎克伯格以及 Facebook 本身,由于其各自不良前科,已经是到了「做什么都是错」的地步。Facebook 的 Libra 也自然变成了「国家的敌人」。Libra 的起点是一个高价从 Paypal 聘请 David Marcus, 努力五年后失败的即时通讯工具内支付计划。一个不太好的起点,道路必然艰辛,终点大概率遥遥无期。

Mikko:整体感觉就是 Facebook 啥都不懂,不懂支付、不懂货币也不懂现代金融体系。当然全面理解金融(行业)、货币(理论)和支付流程(实操)确实是需要很艰深的努力和深厚的经验,但 Facebook 从白皮书、到马库斯的听证会到这次小扎的听证会总体上都显得非常业余。美国的金融监管(Basel III/FinCEN/FED)可不是闹着玩的,体系内老司机出来都得吃闭门羹(参考 McAndrews 的 TNB 项目),更别说已经因为垄断问题处于风口浪尖的大行科技企业了。所以最终小扎只能兜售国家安全这种下三滥的招数,美国想要加强美元霸权也不会轮到业余分子。此外,好像行业里有很多对传统金融业的误解,认为传统金融业缺技术。其实根本不存在这回事儿,金融企业的技术能力并不差,主权和金融部门要实现「赶超」也不用很费力气。

潘超:Facebook 既不懂区块链也不懂货币系统,国会虽然不懂区块链,但是知道 FB 不适合做货币。David Marcus 做了这么久的 Paypal 主席,对支付还是一窍不通,令人咋舌。

Xiaohan:Libra 的设计从一开始就暴露了 Facebook 的野心和不负责任的企业文化。Facebook 的白皮书里大篇幅讲了多机构做监管人的设计,但这种设计在 100% 储备金的方式下是得不偿失的,因为多监管人之间链下的资金池不能互通,同样有资金往来的范式账本记账问题。而且整个系统的安全性和合规性是由系统里最差的那家监管人决定的。但是在发行信用货币,没有 100% 的资金储备的时候,联合多家监管人可以提高系统的信用和货币的接受度,这实际上就成了美联储的变种。调节储备金的货币比例,投资策略和储备金比例,实际上就是央行的货币政策。从 Facebook 内部的反馈,在今年 4 月的时候 Libra 还是个部分储备的设计,在临发布前一个月由于律师的建议改成了 100% 储备。

三、小扎强调 Libra 在没有获得监管批准之前不会发布,Libra 是否会获得 SEC、FinCEN 等金融机构的批准?

Dovey:企图通过发币绕开美国商业银行以及监管体系过于天真和乐观,高举高打的 「普适的国际金融」 (Global Financial Inclusion) 以及 Bank the Unbanked (让没有银行账号的人享受银行的服务) 也停留在美好愿景 , 最终的选择是通过一个法币次级债的载体来完成使命,先不说是不是金玉其外,但是必然败絮其中。

Mikko:要获得批准就去走流程,想做支付就照着 handbook 去申请银行牌照, BOE 和 FCA 发过手册,美国也有。照着做呀,别成天公开 BB 写白皮书,行动起来。

潘超:锚定一篮子货币的模式从经济和政治上都行不通,改一改,变成美国版的 Wechat Pay 还是有希望的。但 Messenger 搞了几年,连个红包都没做出来,不看好。

Xiaohan:任何与法币挂钩的稳定币,做大了都躲不过被政府监管。合规在美国的银行业非利息相关成本中占 20% ,Libra 节点即便不发行 Libra 稳定币,也是相当于保存了 Banking 的数据,会有数据保存合规的要求。另外只要这些数据存在美国的服务器上,即便交易双方都不是美国人,也要遵守美国的反洗钱和 KYC 的要求,所以 Libra 未来的合规成本会比传统银行业更高。这种情况下 Libra 协会想长期维持,又不收取足够的交易费的话,需要能给会员通过其它方式带来利益,最直接的可能就是通过数据挣钱。

推荐视频:《Libra 生于 Zion,困于 Matrix》 by Mikko。

来源链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