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关于 CBDC 的讨论很多,分享一篇旧文。

后注:

  • 央行数字货币和加密货币几乎没有关系

  • Libra 和央行数字货币不在一个层面,对比意义不大

  • 中国 CBDC 离推出还有待时日

本文节选于 《稳定货币 — 区块链的第三次落地应用》 课程。

** ** 央行数字货币(简称 CBDC)定义** **

一、CBDC 的存在形式,是数字化的还是一种物理形态的存在。数字货币是一个比较宽泛的概念,任何非有形货币都称之为数字货币。目前经济中的很多货币已经数字化了,比如银行存款、余额宝和微信零钱等等,都是数字货币的体现。与数字货币对应的是人们可以携带的物理货币,比如纸币、硬币和黄金等。 所以,从货币存在形式看,央行数字货币,顾名思义,将会是一种数字化的货币。

二、货币的发行方,是国家央行、商业银行还是私人机构。纸币和硬币通常由国家央行直接发行或者授权商业机构发行,因此又称之为法币。法币的特殊在于法律授予它无限的偿付性,同时,税收必须用法币进行支付,这给了法币强大的价值背书和任性的垄断地位。 所以央行数字货币的发行方是央行,也就意味着任何机构都必须接受,也在理论上更愿意接受。

三、谁可以在央行开户,是所有民众还是需要符合一定的条件。任何人都可以持有现金,大多数人也都可以开启一个银行账户或者支付宝账号,但只有得到授权的商业银行才能获得央行的准备金账户。支付宝拥有上亿的用户,但一个国家的央行往往只会管理几百个商业银行账户。 在考虑央行数字货币的时候,我们需要清楚这种货币可以面向的对象,换句话说,普通人是否可以在央行开户以及会带来的影响。

第四个角度才是这种货币该怎么记录,这也是区块链对于央行数字货币的潜在意义所在。 这种央行货币的发行是基于分布式账本还是中心化的数据库、谁有权限写入和修改数据、这些数据应该是公开还是匿名。

总结一下,我们定义央行数字货币,是一种电子化、由国家央行发行,面向一定人群或者机构的现金替代品或补充品。央行数字货币可以通过区块链发行,也可以基于其他的数据结构。


央行发行数字货币要解决什么问题?哪些利弊?

从经济学的角度来看,主要解决的问题有三个。 第一个是消除通过现金的非法交易和洗钱活动,第二个是实行负利率的可能性,第三个是央行对特殊群体的直接援助。

先来看第一点。 现金完全是匿名的 ,这既给了交易的自由,但同时也让现金成为了很多非法交易的载体,包括毒品交易、赌博、贪污受贿和洗钱。如果将现金电子化,那么就可以记录每一笔交易,限制非法行为。目前,瑞士、加拿大、英国等国家的非现金交易已经占到一半以上,在中国的主要城市,现金已经基本消失。当然,这并非没有代价,在公民开始越来越注重隐私的时代,无现金社会会对隐私权与公开信息的取舍造成很大的挑战。

央行数字货币带来的第二点,也是对经济影响最大的一点是,让负利率成为央行货币政策的一种可行工具。在 2008 年金融危机发生后,各国央行尝试通过降息,刺激民众将储蓄向消费转变,鼓励企业融资。但利率降到零就无法再继续下降了。因为假设存款利息是负值,我们会看到自己的银行存款余额不断的变少,那大家自然会将存款提取成现金,放在家里。因为对于现金而言 ,账面价值始终不会下降。

而 一旦作为出口的现金被电子化的央行货币完全替代,负利率就会成为可能。负利率可以给央行的货币政策带来更大的操作空间和想象性。可是,这会带来另外一些问题。比如当经济开始进入恐慌的时候,人们会倾向于把存款从商业银行移动到央行数字货币,因为央行有国家信用的背书,理论上不会违约和破产,这很有可能造成商业银行的挤兑。此外,对于民众而言,手上货币名义上的减少也会造成恐慌和外汇上的混乱。

第三点同样是货币政策层面的, 央行数字货币会让直升机撒钱成为可能 。直升机撒钱的概念是由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弗里德曼提出的,在经济萧条的时候,央行行长乘飞机撒钱给群众,刺激消费。但由于央行没有民众账户,所以一般的操作只能是央行通过给财政部一笔钱,然后财政部再以税收或者其他名义返还。如果央行直接拥有每个人的账户,那就可以直接增加个体账户的纸面财富,还可以通过数据,根据对象的地理位置、性别、年龄进行精准的特殊援助。

综上,央行数字货币考虑更多的是货币投放和政策层面的问题。 央行数字货币可以增加央行对经济调整的控制力和灵活度,但是也会面临系统性的风险和带来央行独立性的下降。

** ** 目前哪些国家对 CBDC 进行了尝试?** ** ** ** **

首个发行央行数字货币的国家是南美洲的厄瓜多尔。2015 年 2 月厄瓜多尔推出一种新的加密支付系统和基于这个系统的厄瓜多尔币。只有符合条件的厄瓜多尔居民有权使用,市民可以使用厄瓜多尔币在超市、商场、银行等场所完成支付。

厄瓜多尔币受到央行的直接监管,并维持汇率的稳定,被认为是厄瓜多尔国“去美元化”进程的举措之一。在推出之时,项目负责人预估在 2015 年最多可能有 50 万人加入该系统 。但是,厄瓜多尔币并没有得以推行开来。在运行后的一年时间,厄瓜多尔币的流通量只占到整个经济体的货币量的万分之零点三不到。得不到民众使用的厄瓜多尔币在 2018 年 4 月份宣告停止运行。

同样为南美洲国家,委内瑞拉在 2018 年 2 月宣布发售“石油币”,石油币的价值与油价挂钩,发行参考价 60 美元,发行量为 1 亿。委内瑞拉政府希望石油币能够帮助委内瑞拉完成经济转型,缓解国内严重的通货膨胀。委内瑞拉政府宣称通过石油币募集了 60 亿美元,然而关于石油币的公开信息却少之又少,也没有在公开市场上交易。石油币甚至被很多人定性为一次国家级的资金骗局。

此外已经发行国家级数字货币的国家还有突尼斯、塞内加尔和马绍尔群岛,但都没有获得全国范围的采用。对于主要的经济体,反而都处于观望和调研的状态。美联储曾多次表示没有计划推出加密货币。加拿大、新加坡、巴西等国家正在开发一种基于分布式账本的国家银行清算体系。中国人民银行是最早进行央行数字货币研究的央行之一,在 2015 年便开始组织数字货币相关研讨会,随后又在 2017 年成立了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目前 CBDC 还处于研究和设计阶段。

可见, 考虑到央行数字货币对国际金融体系的巨大影响和风险,主要大国在这方面更加谨慎。 即使正在开发中的解决方案,也只是对已有体系的一种备份和补充 。

央行数字货币和一般的加密货币有很大的差别。对于实现央行数字货币的技术解决方案而言,分布式账本和区块链只是可采用的技术选项之一,也可以使用已有的电子技术。数字货币逐渐替代现金是一种趋势,但需注意背后的金融风险。

相关阅读:

Facebook 币的三个严重天真神话

加密世界:数字货币「矩阵」里的「盗梦空间」

来源链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