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肖磊看市

公众号:kanshi1314


自从特朗普当上美国总统以来,对内阁成员的任免都比较任性,但这一次直接“炒掉”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有很强的历史背景,跟前几次完全不同。

2017 年至今,特朗普所解雇的重要内阁成员包括前国务卿蒂勒森,前国防部长詹姆斯·马蒂斯,前国家情报局局长丹·科茨等。纵观这些人被解雇,最主要的原因,并不是单纯的跟特朗普政见不同,主要是因为他们挑战了特朗普的尊严,也就是伤害了特朗普本人的自尊。

比如蒂勒森就是因为讽刺特朗普被解雇的,前情报局局长丹·科茨是因为指责特朗普为俄罗斯干预美国大选辩护,特朗怀疑其发表匿名信贬低自己等,而马蒂斯“被炒”之前,就曾被曝多次对特朗普表示轻蔑。

博尔顿其实不是,博尔顿对事不对人,虽然一直以来跟特朗普有很大的政见分歧,但并没有对特朗普本人说三道四,所以就算双方争论很激烈的时候,特朗普也并没有辞退博尔顿。

那么此次接受博尔顿辞职(双方都认为炒掉了对方)的深层次原因是什么呢?

这就要提到美国目前在外交和维持国际秩序层面的两个道路之争,以及国内两种力量和利益之争。

博尔特是典型的鹰派,但什么是鹰派,很多人没有概念,其实说白了,就是权威震慑主义,而这种主义说白了,就是以军方为主要后盾的威慑主义。

由于美国“军工复合体”的力量十分强大,但按照宪法军队的唯一统帅是总统,这种情况下,安全顾问这个角色就显得尤为重要,因为他可以影响总统的军事决策。

博尔顿作为“军工复合体”的利益代表,给特朗普的建议只有一个,就是发动制裁和采取军事行动,尤其是在采取军事行动方面,博尔顿的建议都是比较极端的,比如建议对朝鲜先发制人,向中东地区派兵,直接跟伊朗开战等等。

其实如果仅仅是这些建议,特朗普可以采纳,也可以不采纳,并没有理由炒掉博尔顿,特朗普还一度夸赞博尔顿做得很好。大家应该还记得今年六月份伊朗击落美国无人机,就在博尔顿等都希望对伊朗实施打击的情况下,特朗普还是在最后一刻叫停。这说明特朗普是有能力控制局面的,也很好的配合演双簧,恩威并施,达到实际和面子上的各种需求。

特朗普也说,要是听博尔顿的,他会跟全世界开战,但就在这种情况下,特朗普也没有解雇博尔顿的意思,并且还很得意自己使用了平衡术来管理博尔顿跟蓬佩奥之间的矛盾。

但博尔顿为何突然辞职,特朗普为何说不再需要博尔顿的服务呢?其实在“炒掉”博尔顿之前,发生了两件事,这两件事值得思考。

一个是特朗普取消了跟阿富汗塔利班组织的和谈,另一个是美国政府向华为公司归还两年前扣押的通信器材。

博尔顿被炒,取消跟塔利班组织的会晤,以及归还华为通讯设备,这三件事情似乎风马牛不相及,但我要告诉大家的是,这是一个很大的历史背景。

博尔顿作为特朗普的安全顾问,在阿富汗问题上,一直坚持增兵,扶持现有政府,打击塔利班。

而在华为的问题上,屡次提出建议,封杀华为,因为对美国的安全构成威胁。博尔顿在访问英国的时候,直接跟英国说,要对华为迅速采取强硬立场,要求英国全部停止使用华为的设备,如果不同意,甚至以英国“脱欧”后美国不与英国签署自贸协定相要挟。

好,我们来看看这三件事的真正问题所在。

阿富汗是一个什么样的国家,我这里不想详细阐述,但有一点是需要大家知道的,它是一个拥有复杂地形和几十年游击战经验的国家,可以说苏联的解体,跟入侵阿富汗有着非常直接的关系。

2001 年美国军队开进阿富汗,很快就打击掉了为基地组织提供保护的塔利班政权的有生力量,但 18 年过去了,美国反而要跟塔利班谈判,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美国军队在过去的 18 年里,并没有扶持出来一个有控制能力的新政府,也没有能力消灭塔利班,自己却陷入了跟当年苏联一样的困局。而就在特朗普准备跟塔利班举行新一轮和谈的时候,塔利班还能在喀布尔制造新一轮爆炸袭击,造成一名美军士兵罹难。

更为重要的点不在这里,美国自 2001 年对阿富汗、伊拉克、叙利亚采取军事行动以来,按照美国布朗大学沃森国际和公共事务研究所的数据,耗费了美国 5.9 万亿美元。大家可以想想 5.9 万亿美元是个什么概念,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年,才赚来了 3 万亿美元的外汇。

目前仅仅是驻军,而非打仗的背景下,美国在阿富汗的开支每年超过 450 亿美元,要知道全球军费开支排名第七的法国,每年的军费开支也就 440 亿美元。

巨额的军费开支,给美国的财政带来了巨大的压力,虽然美国以现有的国力能够维持,但如果在阿富汗等,并没有获得相应的经济回报,这种开支最终会导致美国经济竞争力的下滑。这些支出是用在基础设施建设、减税或创造国内就业上,还是扔在阿富汗,其结果是不同的。

另一个问题是,如果美国在没有跟塔利班达成协议的情况下从阿富汗撤军,那么就意味着塔利班很有可能推翻现有政府,也就意味着美国在道义上完全抛弃了自己扶持起来的现有政府,美国推行的诸多普世价值观体系,就会崩溃,也就显得十分虚伪,中东乃至全球,美国的信用会大幅降低。

其实美国现在面临的情况,跟当年苏联面临的情况是类似的,不撤军经济上面撑不住,撤军就意味着维持帝国的信用体系崩溃。要知道苏联在撤出阿富汗两年后就解体了。

肖磊:跟鹰派决裂,特朗普密谋两件大事,盟友提心吊胆

防失联 加微:kanshi6188,或扫码,有我其他号的不要重复加

特朗普需要做出一个选择,就是美国到底要什么?美国未来的真正国家战略到底是什么?

特朗普选择了孤立主义,在取消跟塔利班的和谈之后说,将会在适当的时候从阿富汗撤军。这在博尔顿等军方利益代表看来,是无法接受的,在美国诸多精英层面,也是没法接受的。

以至于美国 5 名已卸任驻阿富汗大使、1 名前阿富汗和解事务特别代表、1 名前副国务卿以及另外两人 3 日在美国智库大西洋理事会网站发布联合声明,认为美方大规模撤军会导致阿富汗陷入内战,声援博尔顿。

但我相信,从炒掉博尔顿这一刻起,特朗普已经心意已决。

所以我说,为什么这次炒掉博尔顿是一个历史性事件,主要的原因就在于,美国的对外战略,已经不得不做出调整,而这种调整,已经不再顾及什么普世价值,更不会顾及“盟友”的感受。

当然,这一次特朗普已经得罪了“军工复合体”,未来需要面对的可能不仅仅是来自媒体的麻烦了。众议院监察委员会已经在调查军方是否暗中协助营收下跌的坦伯利度假村谋利,这个度假村是特朗普公司运营的(我个人怀疑是军方的圈套),另外也在调查副总统彭斯上周访问爱尔兰期间,下榻位于敦贝格的特朗普私人俱乐部等。

美国能否顺利撤出阿富汗,往大了说,尽管很多人不信,但我觉得这是一个牵扯到美国国运的问题。如果近几十年来,两个超级帝国都栽在阿富汗,也是一件令人感叹和唏嘘的事情。

我们再来说说华为的问题,由于博尔顿作为安全顾问,给特朗普提供了耸人听闻的各种关于华为的问题,特朗普刚开始的时候确实信了,但通过一段时间来的观察,发现博尔顿在很多事情上是一个极端主义者,为了支持自己的主张,会夹杂很多“私货”。

当然,美国政府目前还不会自己打自己的脸,承认对华为的指控都是子虚乌有,但这次归还华为设备,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已经说明美国政府在扣押了设备之后,依然没有找到任何证据说明华为设备会危害美国国家安全。而华为这件事,又牵扯到美国一个重要的全球战略问题。

未来,美国到底是要采取什么样的一个全球贸易策略,是跟竞争对手坐下来好好谈,还是持续的制造贸易壁垒,制造威胁论,动用美国国家安全部门来采取打压手段呢?

我的理解是,美国在贸易方面没有理由自我封闭,也没有理由阻止以商业为目的的竞争存在,但是这种竞争,需要新的策略,关于中美商业竞争,如果最近不忙,我会在下一篇当中详细讲。

但从政治层面,并不意味着对待中国的态度发生了转变,只是在方式上会有更现实的考量,也就是贸易方面合作依然是大趋势,但政治层面一定会持续对抗。

这就要提到另一个人,跟博尔顿一直有矛盾的国务卿蓬佩奥,CIA (美国中央情报局)出身的蓬佩奥,对待世界有另一套方式。这次在香港问题上,有诸多证据已经证明,CIA 持续介入,并且给中国政府也带来了诸多国际压力,这是特朗普最希望看到的一种方式。

就是制造现实麻烦来获得更多贸易谈判筹码,而又节省开支。另外,CIA 这个组织非常特殊,该机构的组织、人员、经费和活动严格保密,即使国会也不能过问。特朗普最喜欢这种方式。

至此,美国新一轮的“颜色革命”可能已经在获得更多资金支持,成为美国对外博弈的主要手段,蓬佩奥跟博尔顿的路线之争,最终以蓬佩奥获胜结束。

但请注意,博尔顿被炒,是美国一种对外战略的转变,而非“军工复合体”的失败,美国未来的计划大概率是在全球各主要地区的领事馆,增派各种人员,来扩大 CIA 的活动范围。而“军工复合体”将会推动新的大国军备竞赛策略,也就是跟俄罗斯、中国等,展开自身可控的军备竞赛,以期把对手拖入军备竞赛和内部问题的消耗当中,以平衡未来美国可能的经济影响力下滑问题。

文 / 肖磊(如果担心错过重要分析,请关注肖磊看市公众号)


PS:

最近深入研究了一下整个投资市场发生的底层变化,已经在上周的直播中全部呈现给了大家,从课程之后的反馈来看,同学们的收获还是比较大的,因为这里面不仅有表象背后的前因后果挖掘,还有具体对未来市场的分析和判断,还没有听的,可以抓紧听一下。超级会员免费,关于数字货币领域的内容,会有专门课程,大家不用着急。

肖磊:跟鹰派决裂,特朗普密谋两件大事,盟友提心吊胆

还可以点击左下角 “阅读原文” 收听

来源链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