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 2015 年,Kraken 就发布了暗池交易平台。其实这并不是个新概念,在传统证券交易市场中,可能超过一半的交易量来自于暗池,某些知名经纪商也都有自己的暗池平台,为客户提供很大的交易深度并为用户提供匿名性。而这个概念,可能会是我们解决加密货币交易所流动性或交易深度问题的最好途径之一。

作者:潘致雄

加密货币和区块链诞生的十余年,诞生了许多的新技术、新概念、新模式,虽然也面临过多次重创,但这个行业还持续在发展和迭代。而这其中最经久不衰和最重要的应用场景,依旧是「交易」。由于大多数行业参与者无法直接投资于一级市场,所以只能参与二级市场,也就是我们熟知的加密货币交易所之中进行。

从加密货币本身来看,除了技术不断迭代和发展,大多数行业参与者更关心代币与法币之间的兑换价格以及其衍生出来的市值,特别是在中国市场,这才是被广泛讨论的最多的事情。正因为定价权来自于交易所,所以交易所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环节,也是竞争最为激烈的领域。

对于很多交易所来说,交易量是最简单的一种 KPI,因为交易量不仅直接和盈利相关,还是一种对外宣传的手段。所以有些新兴交易所在上线后都不可避免的做过一些伪造交易量(刷量)的行为,以此提高在行情工具中的排名,增加曝光率。因为很多人认为交易量更大的交易所,交易参与者就会更多,其交易深度或流动性也会更好。但事实并不是这样。

在聚合与做市之外,暗池 WOOTRADE 如何解决交易所流动性问题?CoinMarketCap 上有多少交易量是真实的?

如果加密货币想成为一种主流的投资工具,除了合规、安全和用户体验的问题之外,流动性也是一个亟需解决的问题。稳定币之外的其他加密货币,价格大多是通过二级市场体现的,如果二级市场的流动性不足,传统的机构投资者是无法参与的,毕竟他们的资金体量和交易量是远超过目前加密货币市场的。如果这些大资本玩家发现市场深度根本无法满足他们的买卖需求,那将是一件非常尴尬的事情。

只有我们解决了流动性的问题,整个行业,特别是交易所才能更快速的发展。

流动性、深度以及做市商的诞生

什么是流动性呢?用一个不太准确但比较容易理解的定义是,流动性可以体现在交易市场的交易规模,如果是真实的话。用更专业一些的术语,可以根据「滑点」(slippage)来探测市场的流动性情况。如果你参与过交易所的交易,肯定会注意到,当你尝试发布「限价单」的时候,待成交订单是会被发布到一个叫「挂单簿」(Order book)的载体上,这其实就是所有发布了限价单的用户的数据的一个汇总,当有用户提交了一个「市价单」,就会和挂单簿中的限价单按照价格进行撮合,当然,实际上交易所的撮合引擎会更复杂。所以,挂单簿买方卖方的挂单的总量(也可以被称为「深度」)以及实时性体现了用户真正在意的流动性。

在聚合与做市之外,暗池 WOOTRADE 如何解决交易所流动性问题?BitMEX 的挂单簿,它们称之为「委托列表」

当一个鲸鱼用户提交 100 个 BTC 市价单的时候,一些规模较小的交易所的挂单簿很可能很难接住这样体量的订单,因而产生很大的价格波动,比如说平均成交价格可能会和发出市价单时候看到的价格相差超过 5%。但如果你在一家大型交易所发出同等规模的市价单,可能平均成交价格只会变化 1% 甚至更少。Bitcoinity.org 网站提供了一种比较便捷的深度对比数据,统计了如果同时提交 100 个 BTC 的市价买单和市价卖单,会对挂单簿产生怎样的影响,也就是挂单簿的差价会有多大。根据他们的数据,Coinbase、Gemini 和 Bitfinex 等都可以保持在 1% 的价差(spread)之内,但是部分交易所的价差会超过 20% 以上。

从真实案例来看,在 7 月时币安上出现了超过 6000 个 BTC 的卖单,在这些 BTC 被卖出后,价格才跌了 300 美元左右,以当时 1 万美元价格来计算,价差也就是 3%,这说明币安的流动性非常好。

在聚合与做市之外,暗池 WOOTRADE 如何解决交易所流动性问题?币安的交易深度图

由于交易所有流动性和交易深度方面的需求,于是演化出了一种名为「做市商」的角色,这是交易所经济生态中的重要的一环。做市商本身是交易的参与方,他们会根据多方数据为交易所挂出梯度和各种数量和不同方向的限价单,为交易所提供足够的深度,当然,做市商也会有各种类型,采用的策略和风险偏好也各不相同。

而交易所邀请做市商入驻很可能是需要付出成本的。对于那些大交易所,由于本身就有多家做市商,大家都会愿意加入。不过,对于没有做市商的交易所,就需要寻找做市服务商来为交易所提供服务,否则用户将无法以合理的价格买到市场上的加密货币。其实,部分交易所可能也会尝试将大交易所的流动性汇集至自己的交易所,通过合理的技术手段和资金清结算流程,但还是需要花费挺多的精力开发相应的逻辑并维护。

在聚合与做市之外,暗池 WOOTRADE 如何解决交易所流动性问题?dYdX 的交易深度图

说到交易所的另一个形态,那就是去中心化交易所(DEX)了,而这类交易所被质疑最多的问题之一也是流动性。目前加密货币的二级市场定价权都在中心化交易所,而去中心化交易所由于性能、技术限制或者是疏于维护做市商,因此价格都是跟随着大型的中心化交易所的,尽管大家都知道,去中心化是这个行业最重要的共识之一。总之,无论中心化还是去中心化交易所,交易深度都是目前的痛点。

交易的另类世界:聚合平台、暗池

流动性和深度问题也催生了一些聚合交易所深度的平台,最典型的代表就是 1Token。这类平台将各个大交易所的深度聚合在一起,当用户在这类聚合平台交易时,会利用多家交易所的深度成交,带来几倍于单个交易所的深度和流动性。1Token 也会提供类似于券商的解决方案,用户通过 1Token 注册一个账号,然后直接与 1Token 的聚合深度进行交易,也就省去了去各个交易所开户的麻烦,而且也能以更低的手续费交易。当然,这类聚合平台还是会存在信任层面的问题,由于是中心化的解决方案,所以并不清楚 1Token 背后的资金流与信息流如何对账,也就是 1Token 与各个交易所之前进行清结算的细节,用户是看不到的。其实,已经有几家比较出名的产品接入了 1Token 的方案,为用户提供更便捷的交易服务,同时这也是一个流量变现的盈利模式,比如行情工具「币牛牛」或者是查询外汇价格的工具「极简汇率」。

在聚合之外,还可能会有更进一步的解决方案。这里先要提到另一个概念:暗池(Dark Pool)交易平台,有时也被翻译为黑池。暗池交易平台允许在公开市场外匿名执行大额交易。根据一些公开资料来看,美国的传统交易市场有大约 52 个黑池交易平台,高盛的 Sigma X、摩根士丹利的 MSPool 和瑞银的 PIN 自动交易系统,可能是美国最大的暗池交易平台。这类机构自己的交易量就很多,旗下大客户也非常多,他们可能会有匿名需求,不希望自己的大额挂单出现在交易所的挂单簿中,因为这类订单可能会对市场产生巨大影响,这样也就催生了暗池这种特殊的交易所。

在聚合与做市之外,暗池 WOOTRADE 如何解决交易所流动性问题?摩根士丹利的暗池业务

在证券交易所挂牌的股票,其实相当大的交易额来自于暗池为代表的另类交易系统(ATS),或者来自券商内部的撮合平台,按照 2009 年的统计数字,传统意义上的纽交所和纳斯达克交易额仅占整个交易所挂牌公司交易总量的 40%

简单来说,我们也可以把暗池想象为一个由大量挂单形成的高流动性的交易平台。只要用户接入这个平台,就可以享受更好的交易深度,不用担心自己发出的市价单会产生很大的滑点,能以更合理的价格成交,不会因为流动性差而产生不必要的损失。美国加密货币交易所 Kraken 早在 2015 年就发布了独立的暗池交易平台,给交易金额巨大的用户提供一个隐藏自己交易意图的交易工具。在该平台中,用户只能看到自己的挂单,只能发布限价单,而且也只能与暗池中的其他订单匹配,不会与 Kraken 的非暗池挂单簿撮合。

在聚合与做市之外,暗池 WOOTRADE 如何解决交易所流动性问题?Kraken 的暗池业务介绍

最近,在万向区块链实验室举办的上海区块链周的活动中,也有一款类似的产品被发布,就是由 Kronos 团队孵化的交易暗池 WOOTRADE。与 1Token 这类聚合加券商解决方案不同的是,WOOTRADE 更聚焦于提供流动性服务,甚至可以称之为「深度即服务」。WOOTRADE 不仅会聚合几大交易所的深度,还会将 Kronos 的量化交易本身的流动性注入到这个服务中,提供更多和更有价格优势的深度。

至于为什么 WOOTRADE 可以提供更有价格优势的深度,就不得不提到 Kronos 的其他业务了。不仅在孵化 WOOTRADE 这个新业务,Kronos 还同时运营着量化投资基金。Kronos 的联合创始人 Mark Pimentel 毕业于卡内基梅隆大学,曾就职于美国城堡投资集团(Citadel Investment Group)的高频交易部门和骑士资本集团(Knight Capital Group)的电子做市商部门,就职期间他的团队运营过美国以及欧洲最大的暗池。

正因为创始人的这些背景,Kronos 的量化基金采用的策略会包含高频交易(HFT)和基于统计学的套利策略(CTA)。这些因素组合起来,Kronos 的量化基金本身就会产生非常巨大的交易量和流动性,这些由 Kronos 提供的深度,也正好可以成为 WOOTRADE 暗池的流动性提供方。另外,因为 Kronos 运营的是量化基金,所以能比传统的做市商承担更多的风险,这也就意味着,和其他仅聚合各交易所深度的解决方案相比,WOOTRADE 提供的暗池不仅深度更多,价格也会更优。

在聚合与做市之外,暗池 WOOTRADE 如何解决交易所流动性问题?WOOTRADE 业务结构

在发布会中,Kronos 宣布了 WOOTRADE 的第一位客户是 RenrenBit,其创始人赵东是知名区块链领域投资机构 DFund 创始人,Bitfinex 交易所股东。WOOTRADE 将会为 RenrenBit 应用中内置的币币交易模块提供流动性服务,也就能使该模块的交易深度可以满足几乎所有用户的交易需求了。

当然,交易所的未来也可能去中心化的,Kronos 联合创始人 Jack Tan 在发布会中表示:「Kronos 作为量化团队,我们跟各大交易所都有非常深度的交易合作关系,我们本身产生的巨额交易量不仅是我们量化基金获利的因素,从市场上看,各大交易平台、钱包、OTC 服务商、甚至其他量化团队都有这样的需求。我们每个月几百万个 BTC 的交易量注入在 WOOTRADE 这个暗池,提供给各家交易平台使用,再与 DEX 或其他去中心化伙伴合作,来达到公平公开的交易生态。」

分工协作大势所趋,交易所如何找准定位

加密货币行业最大的行情网站 CoinMarketCap 网站已收录的交易所就超过了 270 个,未收录的数量应该也不少。如果这几百家交易所都在开发自己的交易引擎,都在建立自己的交易深度,相当于都在重复造轮子,浪费太多不必要的时间和成本。而事实上的确也不是这样的,现在已经有一些技术服务商专门提供交易所的解决方案,比如对于那些没有技术能力但有客户资源的机构,买一套合适的解决方案会比招人搭建平台更合理。

所以随着行业的发展,业务的细分可能是一个趋势。比如说,

  • 交易所更专注于撮合引擎的性能和运行的稳定性;
  • 流动性提供商负责为交易所注入足够的交易深度;
  • 清算平台方更专注于资金清结算的流程和相应的风控;
  • 资金托管方的关键词可能就是硬件安全(HSM)、多重签名、物理隔离、灾备等等;
  • 经纪商或券商则是注重于服务客户,提供个性化业务。

显然,每个角色不仅业务流程不同,服务对象不同,连技术细节也完全不同。

对于很多新兴交易所来说,不仅应该考虑如何获取更多流量和关注度,还应该思考如何与行业中现有的垂直服务商合作,而不是做一个大而全但每个模块都毫无竞争力的产品。以更开放的心态与第三方合作,不仅可以省下研发成本,以更快速度上线,还能为用户提供更专业和更稳定的服务。

只有当交易所生态中的每一个角色都深耕自己擅长的领域,不断聚焦、优化和迭代,才可能建设出一个更完善和可靠的加密货币交易新生态。 不仅可以更好地服务于行业内现有的用户,也可以为未来更大的用户体量做好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