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O 创始人达鸿飞谈 DeFi、稳定币和公链应用前景。

原文标题:《达鸿飞:DeFi 是融合投机色彩和未来示范意义的新事物》
受访者:达鸿飞,NEO 创始人
来源:火币大学

《火大名师面对面》是火币大学全新推出的访谈栏目。本栏目将邀请区块链行业各细分领域的顶尖专家学者,就当前业内最热议题、最热新闻事件,进行深度解读、深入剖析,带你窥探区块链行业的发展趋势,为你全景展示区块链产业的生态变迁。本期嘉宾为 NEO 创始人达鸿飞。

达鸿飞:DeFi 可降低金融信任成本,区块链技术是逆全球化解药达鸿飞,NEO 创始人

嘉宾观点精选

  • 区块链技术将成为逆全球化的解药。
  • DeFi 是一个融合投机色彩和未来示范意义的新事物。
  • USDT 实际上是一个正在解构美元霸权的新事物,它或许可以在未来超过比特币。
  • 稳定币或者 Crypto Dollar 非常像欧洲美元,但是它是一个更好的欧洲美元。
  • 当大量基础设施比较健全的时候,或者有某种产品达到一定的成熟程度时,就会爆发出一系列具有竞争力的应用出来。今天我们想要找一个单一的点去做杀手级应用是不存在的。
  • 从消费互联网向产业互联网过渡,就意味着我们的互联网不仅仅是连接消费行为或者金融行为,还会把我们的生产和几乎所有的经济行为都连接起来。在这个背后,需要什么样的技术来进行制度上的保障,我认为区块链一定是一个首选技术。
  • 对于行业的信心和信仰,第一源于你对世界运行逻辑的理解,第二源于你在整个过程中观察到的世界是离你的想象越来越远了,还是越来越近了。

关于区块链整体生态

Q1:面对当前特殊的经济形势,您曾指出:「区块链技术将成为逆全球化的解药。」这句话的底层逻辑是什么?

达鸿飞:当前,我们处于一个逆全球化的过程当中。各国之间有非常多不信任以及意识形态上的分歧。由于不信任和分歧,国际间的协作就变得非常困难。甚至有一些对双方都有利的事情,大家都很难达成共识。

区块链上运行的这些智能合约,或者说这些代码所保障的商业逻辑和规则,本身是不带有任何意识形态的,它本身是纯粹的技术实现。但原来我们国家之间的协作,其实是需要彼此之间的法律制度来进行保障的。当一个国家对另外一个国家整体社会制度产生不信任时,那它也很难对这个国家的裁制产生信任。

当有了区块链这样一个工具之后,我们就无需依赖某一个国家的法律,而是要执行代码化的规则。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就能更加容易地去连接这两个国家之间各种各样的经济活动,甚至是其他超越经济的活动。所以,我认为区块链技术将成为逆全球化的解药。

Q2:关于 DeFi,您曾表示:「短期来看,DeFi 的热度还是以投机性为主;长期来说,DeFi 会让信任的成本显著降低,对整个金融会有颠覆的影响。」那您在这里能给我们讲讲您对于 DeFi 的看法吗?

达鸿飞:今天的 DeFi 之所以这么火,主要源于它有很强的所谓的「赚钱效应」。有很多人通过流动性挖矿的方式,获得了这些项目的通证。而这些项目的通证有一个持续上涨的交易价格,这是一个正向激励的趋势。

过去,也有很多类似的正向激励的模式,有的是纯粹投机、纯粹博弈。这对于整个社会来说,是零价值甚至是负价值的,我们把它称为「资金盘」。

还有一些是它带有一点点博弈色彩,但它能够服务实体经济,就长期而言,能给我们带来正面价值,它可能是金融市场或者是资本市场的产品。对于这类产品,投资者们更多是抱着博弈的心态、短进短出的色彩入场的。

DeFi 其实有比较强的投机色彩,但我们不能否认它对未来金融市场结构的启示,即它通过去中心化的技术,来保障在没有一个金融中介的前提下,实现一些金融逻辑的运行,能够通过互操作的模块化结构,实现多个金融产品之间不需要中介介入的互动,形成一种新的金融市场的生态和结构 , 这是非常有示范意义的。DeFi 是一个融合投机色彩和未来示范意义的新事物。

在一百个人眼里,有一百个哈姆雷特。如果你是一个炒币人,你会更多关注这个东西到底有没有赚钱。如果你是一个金融从业者、创业者,你可能看到更多的是它背后代表的新的制度范式。

Q3:关于 USDT,您曾指出:「USDT 实际上是一个正在解构美元霸权的新事物,它或许可以在将来超过比特币。」那您觉得未来 USDT 解构美元霸权,超越比特币的原因或者是潜力是什么呢?

达鸿飞:USDT 实际上是一个正在解构美元霸权的新事物。美元霸权主要体现在两方面:一方面美元具有强迫性,只要使用美元就必须接受它的货币政策;另一方面,美国深刻影响着或者从某种程度上控制着全球美元的结算清算网络。

在 USDT 出现之后,这两件事情可以实现解耦,把货币支付和网络分开。它的支付网络不运行在美国所控制的网络上,而是运行在像以太坊这样的区块链之上。由于支付网络是独立的,所以美国政府很难对它进行直接控制。所以很多不方便持有美元的人,没有渠道持有美元的人,可以通过持有一个 USDT 来获得对美元的掌控。在这种情况下,美国就很难对资金流转这件事施加自己的影响力和制裁力,USDT 也因此越来越出圈。当前,USDT 的使用场景更多不是 Crypto 领域里的人在使用,而是被作为跨境支付的结算工具。基于此,我认为 USDT 或许可以在未来超过比特币。

我最近在写另外一篇文章,里面有一个观点。如果熟悉金融的人会知道有一种东西叫 Eurodollar, 即「欧洲美元」。但实际上「欧洲美元」指的不是在欧洲的美元,而是指流转在美国金融体系以外的所有离岸美元。

其实,稳定币或者 Crypto Dollar 非常像欧洲美元,但是它是一个更好的欧洲美元。因为 Eurodollar 当年就是因为前苏联想要把一些美元存在欧洲的银行里,想要摆脱美国对美元的控制而诞生的。今天稳定币的诞生,也有类似的效果。

所以,我觉得稳定币未来将发挥更大的潜力,它的整体市值或者流通量有可能会超越比特币。

Q4:您在接受某次采访时,曾表示:「以太坊目前存在的问题,以及 2.0 上线时间不确定性,给公链行业留下了广阔的想象空间。」那您作为我国的公链教父(2014 年创立中国第一个公有链「小蚁」,现为 NEO),觉得未来公链将何去何从?

达鸿飞:我们现在想做的大体有三个方向:

第一个方向是 Tokenization,也就是通证化。我希望公链不仅仅是呈现一个纯内生的增长,内部通证只跟自己产生一种交易互换,而是应该要跟真实世界产生连接,跟实体经济产生一些连接,应该通过通证化,比如把金融产品通证化,收藏品、虚拟道具资产通证化,可以把各种各样实物资产通证化,甚至央行也可以做「将法定货币通证化」这些探索。

第二个方向是互操作性。虽然现在区块链是一个开放的实践,但链跟链之间的互操作,今天来看还是比较困难的,大量的人在做把资产从 A 链转移到 B 链的工作。因此,我们当前所做的积累,不仅仅局限于资产转移,而是包括跨链智能合约,或者整个跨链互操作技术上的积累。

第三个方向是可适应性。这指的是一个链、一个公有链、一个协议,不应该因为是社区化的开放,就难以自我升级。如果这样,它只会被这个时代淘汰抛弃。这是我认为的所谓的「可适应性」,其实以太坊也在做类似的事情,所以将以太坊升级到以太坊 2.0。

Q5:关于区块链行业的落地应用进程,您去年曾指出:「大家都在找杀手级应用,找第一个落地的应用,我觉得更可能是呈现出一种爆发性突破,很可能会有 10 个或 50 个应用一起爆发出来,我们其实是在造一个新的城市。」当前,您还坚持这个观点吗?您认为区块链落地应用爆发性突破会在何时呢?

达鸿飞:我还是这样的观点,当大量基础设施比较健全的时候,或者有某种产品达到一定的成熟程度时,就会爆发出一系列具有竞争力的应用出来。今天我们想要找一个单一的点去做杀手级应用是不存在的。

实际上,DeFi 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已经算是比较成功的了。但它距离杀手级应用,还非常遥远。因为比较乐观的估计,全世界真正用 DeFi 的用户大概只有一万个左右,还称不上是「杀手级应用」。

我认为大概还要两三年的时间,才会有大量杀手级应用爆发出来,现在还没有到那个时候。

Q6:此前,您在接受某次采访时,曾表示「我对行业越来越有信心了,从我最早接触到现在信心值越来越高」。那您对于行业的信心和信仰源于什么呢?现在依然坚定不移吗?

达鸿飞:对于行业的信心和信仰,第一源于你对世界运行逻辑的理解,第二源于你在整个过程中观察到的世界是离你的想象越来越远了,还是越来越近了。

显然,是离我们想象的世界越来越近了。我们正在从今天的经济形态向完全数字化的经济形态迈进,「数字经济」这个概念也逐渐深入人心。

而且从消费互联网向产业互联网过渡,就意味着我们的互联网不仅仅是连接消费行为或者金融行为,还会把我们的生产和几乎所有的经济行为都连接起来。在这个背后,需要什么样的技术来进行制度上的保障,我认为区块链一定是一个首选技术。所以,我对这个行业是越来越有信心的。

关于区块链教育

Q1:您觉得区块链教育之于区块链行业整体生态有哪些意义和价值?

达鸿飞:简单来说,我觉得区块链教育是有布道的作用,而且至少是一个更有意义的布道形式。

很多人了解区块链,可能是因为身边的人投资赚钱了,但知道不等于理解。区块链教育则可以解决理解层面的问题。火币大学就是这样一个专注于教育的布道者。

Q2:您选择来到火币大学的授课原因是什么呢?您希望为我们火大的学员带来哪些认知升级呢?

达鸿飞:布道这件事情其实挺有意义的,但这两年我做的相对较少,更多的是去一些论坛做分享,以授课的方式去布道还挺少的。恰好今天有这样一个难得的布道机会,所以我就过来分享了。希望我对于区块链行业的理解和认知,能帮助火大学员快速成长。

来源链接:www.odail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