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杨涛,FinNexus 创始人,Wanchain 前联合创始人

理想与现实

切勿对号入座的行业剖析

从比特币的诞生到今天,区块链已经走过了 10 年的时间,中间牛熊的转换洗礼着行业中的每个人,信仰不停经受着市场的考验。当比特币再次站上总市值的 70% 以上,数字黄金的共识再次被巩固与扩大的时候,那其他 token 呢?以太坊智能合约带动的 token 发行热潮一度让 ETH 的 Utility 属性发挥到极致却被市场再次冷却;EOS 的大规模并发性应用仍然依靠 BC 在支撑;其他各种类型的 Utilitytoken 用尽浑身解数,你方唱罢我登场,仍然摆脱不了以时间换空间的局面。一度被热炒的 STO,为了挂着合规的方式融资更主动阉割区块链资产的优势和特性,让人想起金庸笔下的特殊族类。

比特币明年将迎来新的减半,万众期待,期待着这行业最大的利好,之后呢?如果只有这一个期待,利好和利空就是同义词。投机者总是以最为敏锐的嗅觉和最快的行动力轻轻的来,重重的走,带走一切想带走的。一堆的区块链从业人员、信仰者和投资者又该何去何从?

一位在软件浪潮、互联网浪潮、金融浪潮中都披荆斩棘的前辈曾经说过,最终剩下来的都是不停思考我要解决什么问题的人。任何行业的存在是以解决问题和满足需求而存在的,理想和情怀是最容易被击垮的动力。理想和情怀也最容易被利用。区块链世界似乎正在被理想主义者和现实投机者严重的撕裂,当然很多时候理想主义者和现实投机者自己都傻傻分不清自己是谁,多数人是被自己的理想和现实撕裂。

以上是一个自我撕裂的从业者的内心独白,为避免自撕的同时还被撕,读者切勿对号入座。带着神台的最后一丝清明,我们进入区块链解决什么问题的正题。

离谁更近?

丝毫不用怀疑,一个行业的发展是需要从不同的角度考虑解决什么问题的。公链 (Lay 1) 和公链辅助设施(Lay 2)需要解决什么问题?性能、安全性、去中心化与效率的取舍……公链的开发者就像蒸汽机的发明者和一系列改良者一样,不断的的从技术层面进行性能、可用性、安全性等方面的抽象思考和提升,至于用蒸汽机具体干什么不是他们思考的主要目标;而另一些发明者致力于思考用蒸汽机去制造轮船、火车。后者离人类更近,前者离上帝更近,人类创造上帝还是上帝创造人类,先有鸡还是先有蛋变成了无聊的哲学问题,总之谁也离不开谁。如果不能想清楚你要解决什么问题,不防反过来想,先搞清楚你想离谁更近。

离谁更近很容易变成以谁之名,行业越蓬勃,该类情况越多,直到伤害了行业。劣币驱逐良币之后才会有良币驱逐劣币的一天,金子总会发光是最痛苦的真理。

造火车的时机到了吗?

讨论造火车之前,先明确没有技术是万能的,任何技术总有应用场景的限制。那些把区块链万能化的人还不如那些「以谁之名」的人,如果双方相见,后者会很不屑的想起冯小刚电影中黎叔的那句经典台词:我最烦你们这些打劫的,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

如果你想离人类更近,需要考虑造火车的时机到了吗?因为那些像 V 神,G 神,B 神,J 神等等离上帝近的人还没有发明出能驱动火车的蒸汽机。Makerdao 的成功之处就在于,他们知道现在区块链蒸汽机最适合抽水,就抽水好了。Dex 的失败之处就在于,明明只能抽河水,偏偏想抽海水。

黑猫白猫?

DeFi 在过去的一年中成为新的区块链潮流,大家将纯链上,完全去中心化的金融应用称为 DeFi。DeFi 代表着区块链从业者对于应用落地的无限期许和去中心化链上应用的美好憧憬。无疑,完全去中心化的链上金融应用是所有区块链信徒的终极目标,MakerDao 正是对这一终极目标的最好阐释,也几乎成为唯一的阐释。但是 MakerDao 的成功不能掩盖 DeFi 这场潮流的虚张声势。De.Fi 的前半部分代表去中心化,后半部分代表金融。或者说前半部分代表理想,后半部分代表现实,理想和现实碰撞的结果往往是……

没有人会质疑区块链技术与金融与生俱来的匹配性,毕竟中本聪设计之初的目标就是解决现金交易的信任问题,区块链的诞生就是一场金融的变革试验。

如果将区块链放在最为匹配的金融应用场景中,DeFi 仅仅代表着理想,而残酷的现实是 DeFi 的用户和交易规模都少的可怜(请参看各类 DeFi 困局分析的干货文章,在此不再展开)。DeFi 是一支猫无疑,却还离好猫的距离很远。其中重要的原因在于基础设施的限制,这些限制造成了 DeFi 能够实现的场景有限,用户的操作难度过大,整体效率不足。DeFi 目前的现状可以总结为行业发展的试验性探索:成果可喜,成功尚远。

行业的发展需要解决问题,更需要在更大范围内解决问题,在更大范围内解决问题就是好猫的论断基础。而不是如何优雅的抓老鼠是好猫的论断基础,DeFi 目前只是一只优雅的猫。

现实与现状

选择鸡汤

人类金融的发展不但伴随着人类经济的发展而进步,更依托于人类记账工具的进步而演进,区块链账本的的进步也必将促进金融的革新。从在石头上刻下债务记录开始,金融开始了人类创造的价值或者财富在空间和时间上的调配。这种调配有效时是天使,调配失效时立刻化身魔鬼。金融也让参与者在天使和魔鬼的身份中挣扎彷徨。上文中相约要讨论黑猫白猫的问题,但似乎从天使和魔鬼中发现白猫和黑猫是扯淡的命题。

作为一个产品设计者,还是从解决问题的角度进行推论。回到调配的问题,调配隐藏着两个层面的含义,除了空间和时间上的调配,还有在谁之间调配。回看区块链的上一轮牛市,ICO 的火爆是在投资者和区块链创业中之间进行调配,在空间上是全球化的融资行为,在时间上是投资者和投机者用现在的钱换未来的收益。单从这一点来看,区块链金融立竿见影的解决了问题。但天使和魔鬼总是相伴而来,中国哲学叫做阴阳相生。区块链的公链进展还未取得实质性突破,区块链的商业项目还未落地,当这个初生的行业还需要时间生长,他就被拉进了黑暗之中。用我最讨厌的一句歌词描述多数人的心情:我曾经拥有着的一切 转眼都飘散如烟 我曾经失落失望失掉所有方向 直到看见平凡才是唯一的答案 当你仍然 还在幻想 你的明天 她会好吗 还是更烂

讨厌这句歌词的原因是你 X,最后尽然是以「更烂」结尾的疑问句。百度关于「希望」的名人名言和心灵鸡汤成百上千。作为创业者,必须选择鸡汤。作为创业者,要想办法解决问题。

从金融的角度看,区块链那些问题解决的不好?

现实被理想羁绊

区块链的理想是去中心化,和金融结合以后被称为 DeFi,被称为 DeFi 以后,阳春白雪的离多数人越来越远。DeFi 被弄成了科研项目,成了顶级信仰者和技术高手们的玩具,还有就是装逼的谈资。究其原因,DeFi 在区块链基础设施相对初级的今天,以纯链上应用作为目标,大大增加了产品的设计难度和开发难度,最终限制了使用场景以及最终的用户体验。开篇时提到,金融的作用是调配,当一个 DeFi 产品增加了用户的使用难度时,流动性就无从谈起,金融的调配作用也无从发挥。

现实像魔鬼低头

与 DeFi 完全相反的另一个极端,区块链变成了一张皮,里面包着什么不重要,无论是为了生存还是发展,总之急功近利成为了所有人的一致行动。演化到今天的结果是连投机者都在苦苦寻找标的,更不要说投资者。如果回到金融的本质,「调配」的两端是拥有资金希望获得未来回报的人和缺乏资金但能创造未来回报的人,我们把他简化为资金和资产。我记得不久前与某个行业人士发生过如下的讨论,区块链行业是缺钱还是缺资产?

缺钱还是缺资产?

认为缺钱的理由如下:行业内没有新资金的进入,具体表现是整体市值徘徊不前,行业大会变成镰刀聚会。一听无法反驳,仔细一想,这就好比问庄稼缺水吗?回答是不缺,因为庄稼(庄家)都死了。当然把钱比喻成水不恰当,因为水只往低处流,钱确很聪明,庄稼长在低处也没用。当大家都看好区块链金融在未来金融中的地位,天真的认为区块链资产是价值洼地,水都会自然流过来就太天真了,外面的世界与你无关。区块链行业中的 Utility Token 也好 Security Token 也罢,这些庄稼的成色才是让聪明的钱流进来的关键。

更专业的不缺资产的理由是:业内有众多以押币借款为逻辑的生息品种,资产属性优良。这一点无法否认,但是进一步推理,业内有多少持币的人需要押币借款?如果资金供给远远大于资产供给,结果是借款利息持续走低,直到没有新资金的进入。简单说这点资产还不够场外的大量资金塞牙缝。而且从金融的逻辑来看,此类资产天然包裹着区块链行业的系统性风险。也就是说当市场出现大规模下跌时,此类资产的收益是无法兑现的,甚至快速下跌时,平仓取回本金都有风险。

世界可能是缺钱的,区块链世界可能不会缺钱,因为放在全球金融的稻田中,区块链还是一块实验田,成功就大水漫灌。当然失败就颗粒无收,理想主义者在这块田中培育纯种无可厚非,现实主义者妄图坐享其成就是等死,机会主义者在其中长袖善舞最后自己都分不清楚到底是谁在收割谁。

认清现状,发现问题,引水是关键。能引水的猫就是好猫,下一篇将继续从金融的角度探讨好猫的问题。下一篇《从“自撕”开始的区块链金融非严肃探讨——现实与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