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私浏览器 Brave 状告 Google 滥用用户数据的行为违反欧洲数据保护条例(GDPR)。

原文标题:《Brave 状告 Google:数据隐私,没有 Filecoin 的时代之痛》
撰文:Iris

3 月 16 日,Brave (一款浏览器)向欧洲主要的通用数据保护条例(GDPR)执行机构正式投诉谷歌,针对的是谷歌滥用用户数据的行为

Brave 是一款基于 IPFS 技术构建的浏览器,可以阻止跟踪脚本监视用户的在线活动。它提供了一个特殊的服务:用户可以选择是否观看广告(看,可以获得收益;不看,可以加速浏览)。通过这样广告模式,Brave 成功解决网络中最棘手的两个问题——隐私和收益。

目前 Brave 已经成为全球最受欢迎的浏览器之一,拥有大批粉丝。!

Brave 状告 Google 滥用用户数据 ,Filecoin 能解数据隐私之痛吗?

Brave 的首席政策和行业关系官 Johnny Ryan 博士说过,他曾经花了 6 个月的时间试图从谷歌方了解「谷歌到底是如何处理我们数据的」,但一直未得到回应。

后,他又研究了谷歌为商业客户、技术合作伙伴、开发人员、立法者和用户编写的各种文档,汇总成一篇名为《内部黑匣子》(Inside the black box::a glimpse of Google’s internal data free-for-all)的研究报告。这份报告揭示了谷歌从网站、应用程序和操作系统中收集个人数据,并将这些属于个人的隐私数据用于数百种定义模糊的业务或研究目的。

Brave 状告 Google 滥用用户数据 ,Filecoin 能解数据隐私之痛吗?

在 2 月份 Cointelegraph 采访中,Ryan 博士直言:谷歌正在滥用自己的权力,它正在分享自己从数十项不同服务中收集的用户数据,创建了一个「免费」的数据库。而这样的行为很明显违反了 GDPR 规则。

GDPR,通用数据保护条例,来自于欧盟,前身是 1995 年制定的《计算机数据保护法》。2018 年 5 月 25 日,该条例出台,其核心内容:

  • 网站经营者必须事先向用户说明网站会自动记录用户的搜索和购物记录,这种做法必须获得用户的同意,否则按「未告知记录用户行为」作违法处理。
  • 企业不能使用模糊、难以理解的语言,或冗长的隐私政策来从用户处获取数据使用许可。

据报导,自 2018 年出台该政策后,Facebook、Google 等成为该法案下的第一批被告;2019 年 7 月 8 日,英国航空公司仅因被黑客攻击丢失了约 50w 用户数据,被判违反法案,罚 1.8339 亿英镑(约合 15.8 亿元人民币)。

在采访中 Ryan 博士承诺,如果这种隐私数据滥用的情况变得更糟糕,且无法对谷歌采取有效的强制措施的情况下,他将把谷歌告上法庭。

16 日,Ryan 博士兑现他的承诺,向爱尔兰数据保护委员会提出的提出投诉:Google 违反了 GDPR 第 5 (1) b 条「为特定、明确和合法的目的收集的数据,不得以与这些最初目的不相符的方式进行进一步的数据处理」。

他想要执行的结果是功能分离,让每个人都有权决定,他们选择提供哪些数据给谷歌。

仅仅是这一点,在如今中心化的网络都是难以实现的——
我们的数据属于我们吗?
属于。
为什么他们(那些公司)不经过我们的允许就使用我们的数据?
因为中心化。

Brave 状告 Google 滥用用户数据 ,Filecoin 能解数据隐私之痛吗?

我们不得不同意那些长篇大论、界限模糊的隐私条款,因为必须使用那些中心化的 app;使用这些 app 产生的数据(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什么 ...)只能存在这些私人公司中,因为没有一个去中心化的存储地点,这些公司也不会乐意使用,毕竟中心化服务器是他们说了算;这些数据被如何对待(是被使用了,被分析了,还是被卖了?)更不得而知,我们同意的隐私条款、存储的数据库早已将我们这些数据拥有者排除在了权利之外。

也因此,数据隐私已成为这个时代的痛与痒——痛,是因为我们自己要承担数据泄露带来的各种问题(广告、诈骗等等);痒,是因为那些使用我们泄露数据做分析的公司更好地为我们服务了。

如何解决痛?如何保存痒?我们期待 Filecoin 带来的未来——不再依赖各家公司承诺的隐私条款(虽然只是心理安慰),数据的使用都必须经过我们的授权。

来源链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