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标题:《Augur 是怎么吸引到第一位巨鲸用户的?》

预测市场是一个美好的思想实验,大意是如果任何一个人都能就任意事件用钱来下注预测,社会就能更好的利用潜藏的信息和知识,更进一步,甚至能利用预测市场去定向改变事件的结果。

Vitalik 也非常喜欢这个 idea,他还作为顾问参与了 Augur 这个项目,一个建在以太坊上的预测市场,完全去中心化。Augur 上线不到一年,用户体验上自然是差强人意,流动性也比不上其他中心化预测市场,但是「自由」属性还是吸引到了一小批死忠用户。

有趣的是,真正严肃的巨鲸用户,是怎么被吸引到 Augur 上来的?

一位匿名的 Augur 交易员在 Reddit 上注册了一个一次性账户,他在 Reddit 上提及他凭借一己之力在 Augur 的中期选举市场上产生了该平台几乎全部的交易量。他预测:「共和党将会获得众议院多数席位」,并在 Augur 为此下注了超过价值 50w 美元的 ETH,这个人我们暂且称他为 JM。

在这个星球上有超过 70 亿人,我非常好奇为什么 JM 会成为第一个或者第一批在 Augur 上进行大额下注的人,如果能知道他选择的心路历程,或许我们就能知道未来 Augur 对哪些人更有吸引力。

为了弄清楚这个问题,我私信了他,以下是我收到的回复:

我是 Augur 的粉丝,但我一开始差点放弃了它因为 UX 体验实在太差,我也是没有办法,如果不是因为想要赚一大笔钱,我不会选择 Augur。

JM 是以太坊的忠实粉丝,但是他并不是一开始就选择 Augur 的,他和其他大多数人一样,倾向于选择传统的预测博彩平台并将多家平台纳入考虑范围,并用排除法最终选择了 Augur。

JM 为什么不选择其他平台?我们先看他的碰壁心路。

他一开始选择了两家英国最知名的博彩网站:Ladbrokes 和 BetWin,但是这两家都有一个押注限制条款,即:平台限制每笔押注金额不能超过 500 美元,显然这对于想要赚大钱的 JM 来说太少了。

他还尝试了另外两家较好的博彩网站,sportsbetting.ag 和 betonline.ag,这两家也有类似条款,即:限制每天盈利不得超过 15w 美元。除了这点,这两家还人为调低了押注正确的赔率,JM 向平台发邮件咨询,平台回复说未来可能将数据恢复。

JM 还找了其他 5 家平台比如:5dimes.eu,可以支持加密货币押注,但是这些平台却没有开放中期选举的预测市场。

当他尝试在一家叫做 bovado.lv 的平台上押注时,他发现他的账户被无故封号导致无法参与中期选举的预测投注。JM 因此感到非常厌烦,用 JM 的话说:

我没有开玩笑,平台告知我之所以发生这个问题是因为我被禁止参与中期选举的押注,我打电话问客服,客服的答复是他也不清楚 ...

我想这种可有可无的客户服务对于一个客均押注额仅 10 美元的平台来说好像并没有什么不妥,但是这对于一个押注额在 5、6 位数的用户来讲就相当恶劣了。

他发现市场供应不足、低押注限额、篡改赔率、随意关闭目标市场和毫无缘由的封禁用户账号等问题在传统预测博彩平台中屡见不鲜。尤其最后一个无故封禁账户的平台让他感到害怕,用他的话来说:「我已经准备好躺着赚他一个亿,奈何万事俱备,只差临门一脚」。

JM 让我不要发表一些他对于 Ladbrokes 平台说过的脏话,这个平台因为他长时间没有交易而封掉了他的账号。至少这个平台解释了封号的原因,像 bovado.lv 平台在没有任何原因的情况下直接封号更是令他不胜其烦。

所以说,对于 JM 最终选择 Augur 来说并不需要觉得很惊讶。它没有押注限额、没有资金托管,也更加无需担心平台关闭目标预测市场或者无故封禁账号。简而言之:你无需信任任何人。

与那些客户服务差劲的平台不同的是,在 Augur 上你可以得到 Reddit 和 Discord 社区的大力支持几乎任何问题都有人答复。Augur 另外一个优势在于,它可以提供充足的流动性,你可以在任何时间任何点位自由进出而不用担心因为深度问题无法套现。

通过这些分析,我们大致可以描绘出那些乐意在 Augur 上进行大额交易的人物画像:

他们精通技术;

他们有大量的资金,对于当前的手续费并不在意;

对于那些目前不存在的市场,或者存在大量限制(比如:低押注限额、低赔率和不可靠的管理等)的市场,他们很确信大众都错了,属于逆势投资者。换句话说,他们确信自己知道一些大部分人都不知道的东西;

他们对中心化控制的平台保持警惕并喜欢无需信任的博彩平台。

在推动市场流动性方面,逆势投资者扮演了重要角色,因为有大量的普通交易员会站在他们的对手方。如果有一个大额的逆势投资者押注,那么很显然会有大量的人排着队与他进行交易。但是这件事如果反过来就不成立了,如果一个顺应市场的人押注大额资金,那么他将很难找到其他人与自己交易。

我个人预计,在未来 5-10 年,政治事件预测博彩标的将会占据 Augur 主要用例。但是,一个用户体验更好的 Augur 2.0 的及时发布将变得十分重要,因为 2020 年的大选预热已经开始。在预测这个市场,交易量最大的 5 家平台中已经有 4 家开始着手总统大选相关事宜,留给像 Augur 这样的新玩家的时间窗口很快将会关闭。

在改善用户体验方面,我注意到 JM 使用了:「难和困惑」的字眼来形容 Augur,而不是通常认为的:「慢和费用高」。在我看来,Augur 目前最大的问题不在于交易佣金和 Gas 消耗,而在于用户的学习成本非常高昂,但是这一切并不是 Augur 开发者的问题。毕竟去中心化的预测市场本身就不容易被普通用户理解。

交易佣金和交易速度问题是最容易想到的因为它们很明显也非常容易被量化。尽管这两个问题很重要,但是降低用户使用门槛和学习成本对于 Augur 来讲性价比最高也最容易解决。对于每个像 JM 这样的人来说,他们一样有大量资金、信心并且热衷预测政治事件,但并不是每个人都会像 JM 一样能够忍受 Augur 那些糟糕的用户体验。

尽管 JM 的交易可能并没有像他预想的那样成功,但是他知道这并不是徒劳无功的。通过分享他的这段经历,他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宝贵的窗口,从中我们可以知道到底是谁在使用 Augur,他们为什么使用它以及将来如何让它变得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