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David Z. Morris
翻译:Ginny

今年 1 月,新的以隐私为重点的加密货币 Grin 大张旗鼓地推出。其创始人跟随比特币缔造者中本聪的脚步,化名为 Ignotus Peverell,这个名字来自哈利波特书中,拥有一件隐形斗篷,并聪明地逃脱死神的追捕。Ignotus Peverell 的真实身份无人知晓。

2 月 27 日,breakermag.com 的记者 David Z. Morris 通过电子邮件采访了 Peverell,询问了 Grin 自发布以来的发展情况,以及这个过程中有何经验和教训可以分享给给加密货币领域的同行。Peverell 指出:

  • 加密货币有一个明确可实现的目标:创造更好的货币。Grin 的定位就是这样的一个简单可行的现实目标,也是为什么这个世界需要 Grin。
  • 有很多项目被夸大为马上就可实现的革命性创新,并进行大肆炒作和宣传,并将主流方向和大众关注度引导到与「创造更好的货币」这个目标偏差极大的错误方向上。
  • 巨额的 ICO,其结果必然导致巨大的后遗症。
  • 虽然 Grin 的很多设计基于 MimbleWimble 协议,但实际上 Grin 更接近门罗或比特币。
  • 加密货币的发行机制没有完美方案;如果没有可遵循的可信策略,那么就选择最简单的理性解决方案。Grin 的固定发行率方案设计没有问题。
  • 要非常警惕加密货币项目的暴富,那必然使人分心。
  • 我确信加密货币真的有机会对许多人的生活产生广泛、积极的影响。不要迷失在杂草中。

以下为本次采访的中文翻译。为让内容更加清晰,采访内容略有编辑。英文原文请见:https://breakermag.com/grin-founder-ignotus-peverell-on-life-after-launch-and-the-path-forward/

第 1 问:首先,Grin 主网发布以来您觉得进行得如何?

Ignotus:

到目前为止相当好。在技术方面,没有任何重大问题发生;Grin 社区也一直在迅速发展。当然,我们还处于早期阶段,还有很多工作要做,主要是围绕用户体验和性能改进方面。在研究方面,Grin 还会有一些更为激进、绝妙的改进,未来会很有希望。

第 2 问: 区块链或加密货币领域的其他项目都会刻意大肆炒作和极力宣传,而 Grin 却采取了一条完全不同的路径:完全社区驱动和非营利,这个决定的背后基于什么样的考虑?

Ignotus

首先,区块链或加密货币领域曾出现了相当明显的过热迹象。其次,我对大多数新项目中存在的各种各样道德风险感到非常不安。尽管各种文章和报告中都有可能出现一些极具诱惑力的关于加密货币项目投资的内容,但如果您希望让自己保持遵循正确的自然法则,显然很快就会意识到,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认可并接受一些区块链项目进行巨额的 ICO,其结果必然导致巨大的后遗症。

相比那些模式,我更愿意专注于创造我所信仰的东西,随着时间的推移不断地建设并完善。Grin 目前采用的方式看上去是我能想到的可以达成这个目标的最好方式了,而且这个方式还可以让 Grin 尽可能地远离那些麻烦以及干扰。

第 3 问: 为什么你认为世界需要一种或另一种隐私币?

Ignotus

开始做 Grin 项目的时候,我对当时大多数加密货币的方向并不满意,不论其是否以隐私为导向。即使就现在的情况而言,在某些方面我仍然这样认为。到目前为止,看上去加密货币有一个明确可实现的目标:创造更好的货币。 这需要一组引人入胜且相当明显的特性:数字化、私密性、可信赖(我指的是安全性和抗审查性),以及其他一些更小的特性。Grin 的定位就是这样的一个简单可行的现实目标,也是为什么这个世界需要 Grin。

但相反,我们看到区块链和加密货币领域中的大多数项目都在追逐一堆浮夸的功能,从而配合炒作和宣传,希望籍此捕获更多更大的泡沫并从中获利。说得更明白一点,我非常尊重那些尝试在有可能实现的事情上推动区块链和加密货币研究的项目,但那些应该只是被视为研究项目,而不是被大幅夸大为马上就可实现的革命性创新并进行大肆炒作和宣传,并将主流方向和大众关注度引导到与这个明确的、可实现的目标产生巨大偏离的错误的方向上。

我不是极端主义者,但我相信比特币的理想。 但比特币现在已有 10 年历史了,已经不大可能做大幅改变,而且考虑到自比特币发布以来对它的大量研究和开发,这 10 年的发展几乎相当于以前的一个世纪之久。既然比特币难以做大幅改变,那么当 Mimblewimble 白皮书发布时,鉴于其完美的特性,它似乎就成为了瞄准这个理想并重新发起冲锋的一块很好的基石。

第 4 问: Grin 设计中最有趣的经济决策是使供给曲线「通胀」,至少在理论上是这样。你觉得比特币对通货膨胀的恐惧和对「硬通货」的热爱会令人信服吗?

Ignotus

并不是这样。没有证据表明比特币的供应曲线是最优的。另外,越来越多的可靠研究表明,比特币的供应曲线在几个方面是存在问题的。

说实话,对于经济学如何适用到加密货币的发行机制设计上,我也没有完美的方案,但并不是说就没有任何有希望的方向。那么,务实一点,最好的路线似乎只有遵循之前已经经过合理证明并确信是可信任的策略,无论是凭经验还是通过可靠的研究;如果没有这些可遵循的可信策略,那么就选择最简单的理性解决方案。供应曲线如果采用早期大比例供应的方案,多半像是骗局了,很快就与预挖矿方案没有了本质区别。长尾的供应曲线方案更为安全。

考虑到所有这些因素,Grin 的固定发行率方案证明是没有错的,相比任何一个已知的供应曲线,它更为简单,具有小得多的市场不确定性(又名「减半」事件),并且更公平。还有什么理由不喜欢这个方案呢?

第 5 问: Beam 之前为 Grin 的安全审计募捐活动提供了一些支持。您如何看待 Beam 和 Grin 这两个 MimbleWimble 项目之间的关系?

Ignotus

一个常见的误解是以为 MimbleWimble 描述了一个完整的加密货币解决方案,因此倾向于将 Beam 和我们放在同一个篮子里。但实际上,MimbleWimble 白皮书很短,只是指定了区块链格式的一小部分。 因此,虽然 Grin 的很多设计决策建立在 MimbleWimble
基础之上,实际上我认为 Grin 更接近门罗 Monero 或比特币。 我们非常感谢 Beam 对 Grin 开发的捐助,同样感谢其他所有继续捐助和支持 Grin 的朋友们!

第 6 问:您保持匿名,这个在现如今比以前要更加罕见。当前最大的隐私币门罗的主要开发者经常在他自己的房子里发布视频!是什么促使您决定采用匿名身份?

Ignotus

采用匿名身份似乎没有任何坏处。从我自己以及我身边的人的角度出发,我不想有成为公众人物的压力。通过匿名,我也不会成为那些想要影响我或间接从我的职位中获利的人的受害者。

对于直接参与 Grin 的贡献者和开发者来说,我可以成为一个很好的隔离层:人们可以责怪我而不是他们。我的匿名性避免了 Grin 社区的过分极化,使项目保持更多的去中心化特性。我不能出现在公共场合,开语音或视频会议,使用播客或推文,这是一件好事。因为这意味着 Grin 有很多公众人物,而不仅仅是一个。匿名也有助于保持自我控制。

第 7 问: 当 Grin 的开发者之一 Yeastplume 开始为他的工作筹集资金时,社区的捐款回应略显冷清。虽然当你在社区的论坛中发帖对此表示失望之后,这项募捐很快就完成并且超出了其原本设定的募集目标,但您是否会据此担心 Grin 的长期持续的开发资金支持?

Ignotus

社区已经多次募集捐款,并且每一次都圆满完成。我们需要一个不断支持 Grin 的社区来支撑 Grin 未来的成功。我希望所有对 Grin 感兴趣的实体可以超越在通常的经济活动中所常见的那种竞标和竞争关系,希望他们认识到自己都可以通过建设性的方式,从参与 Grin 社区而获益。

以 Linux 为例,各种具有竞争关系的公司都直接或间接为 Linux 内核的开发做出了贡献。我希望 Grin 也能如此。当 Grin 成长时,所有社区参与者,包括所有参与的公司,都可以随之成长。 至于我自己,我也不太担心,我现在过得还行,如果我需要什么,我会让社区知道的。

第 8 问: 最后一个问题。Grin 已经被视为一种加密货币回归本源的象征,最终唤醒人们从泡沫和破灭中醒来。您有什么建议,可以让更广泛的行业帮助加密货币和区块链在未来五到十年内发展和应用起来?

Ignotus

明确说明你的目标并不断推进它。耐心。要非常警惕暴富,那必然使人分心。我们正在开发碰巧涉及货币的开源项目。首先采用开源精神,它是一个经过验证的模型。要谦虚,并极度的友善。

我确信我们真的有机会对许多人的生活产生广泛、积极的影响。让我们不要迷失在杂草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