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年昨日,比特币创了新高,19500 刀。这是从 2015 年起步,一路呼啸,抵达百倍车站,币圈晕眩至极,继续等着呼啸突破 2 万刀、10 万刀,但那是天涯峰路,过山车是接下来的剧情。两年下坡路,直直地,迅速下探 3000 刀,上半年再反弹至 14000 刀,紧接着再次下坡,今日 4600 刀。

守币如受刑。享受人间至乐至苦,乐短苦长,乐时如坐地飞仙,苦时如枯僧修行,飞仙时短,修行时长。动则涨至百倍,动则跌剩千分之一,这样的投资之旅,承受着普通投资者的几十倍压力,我们都是投资界的宇宙飞行员。宇宙飞行员高强承压下,变化极大下的万有引力,扭曲了空间的概念;币圈 K 线则扭曲了时间的概念,回首四年前的事,则如上辈子。

昨日微博上,有人问我“当时在币科技发起的征文,有个 erc83 的作者,现在他有微博吗,好想去关注一番”,往事悠悠,又浮现眼前。

币科技大概成立于 2014 年,那时 btcman 已关,巴比特未兴,贴吧混乱,囔囔咋咋的币圈消息在 Q 群和微信群,如魂灵穿梭,于是乎,星空扛旗提议,成立币科技,响马聚集山头,让交流有序且沉淀。起草的币科技成立宣言,我还添写了几笔。宣言一出,一时从者众,囊括国内众多比特币从业者和独立投资人,大家纷纷解囊一个比特币,投入其中,相对应获得虚无缥缈的百分之一股份,同时股东可以聚集发文,当月最佳可再得 1% 股份,股份可以转让买卖,当时 token 概念尚未诞生流行,于是股份转让买卖,全交由币科技管理员 @daqing 操持,同时 @ 熊小二 是币科技 COO,采访了当时各种流量小生、流量小花。

很快,币科技成为高质量第一堡垒,也成为比特神教大本营。币科技内容的巅峰之作,莫过于 @ahr999 举办的《我有 N 个比特币,这是我的故事》主题的征文比赛。说到 ahr999,他是很有意思的人。我知道他时,是在矿机门户网--彩云比特网,当时他写文章,寻找内容,硬生生独力撑起来整个网站,我很好奇,后来知道他竟然还是兼职而为,不得不敬佩三分,后来邀请他一起吃了两次饭。他是国家级研究所研究员,相当精悍有神,当时还和我分享跑步秘籍。后来他移步微博,写下了微博争议神作《囤比特币》,成为大家口中的九神。自始自终,我认为他是真正的比特币粉丝,心系一处别无旁骛。不知他是否看过《传习录》,于我看来,他知行合一,近乎王阳明,震霆启寐,烈耀破迷!

花开两头,各表一枝。话说当时九神的征文比赛,一共有十九人参加,提交了十九篇文章,在《计数员王纯》里面已经说到了,那时王纯篇获得了第一名。微博朋友问的那个 erc83,好像是第二名,那么 erc83 是谁呢,他的故事又是如何。

我和 erc83 的认识,在于币圈另外一场大风波之后。那时赵长鹏出走 okcoin,一时币圈大地震,赵老师和老徐隔空辩论,三个来回,紧接着何一老师也出走了。erc83 呢,作为 okcoin 的国际部人员,在赵老师出走后,也不得不离开,于是就认识了我,后来成为了同事。

现在 erc83 已经不在江湖了,我和他也失去了联系多年,直到前一阵子,有另外的朋友来到深圳,和我说了后来的 erc83,后来他离开北京后,去了四川挖矿,成为了大矿主,又经历了各种奇葩的事情,其中有一次遭到藏人的偷袭,组队来和他要钱,危难之际,他一介书生带着矿工们,横刀立马,冲锋陷阵,还没进入骂阵阶段,他就箭步向前,把对方首领的耳朵咬了一口,这莫名其妙的神来操作,把敌军整懵了,敌军首领嗷嗷大哭,旗下喽啰们互相看来看去,不知如何进行下一步操作,也知道了这个矿主不是能惹的人,于是首领只好捂着耳朵,退了,到法院告了 erc83,进入法律诉讼阶段。

现在 erc83 已经移民海外,携带着外国佳人,成了一名逍遥公。久来不联系,祝一切安好。不敢写太多,以免他生气。。。。。。哦,对了,我在《雪夜羊蝎子》里写得青年翻译家,就是他本人。

我对他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当时一个雪夜喝酒,问他结婚事宜云云,他说“我心目中最想结婚的人,她还没离婚呢!"......

写至此处,翻看了一下,原来四年前,我还写过他一篇文章 ...... 但料太足了,太劲爆了,我不知道是否合适放出来,麻烦 erc83 看到此文时,若觉得不合适的话,和我微信说一下,这样我在发下篇文章的时候就不放出来了。

来源链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