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方和创作者如何捕获二级市场的溢价?了解一下 Uniswap 自动做市机制对限量潮牌的重要意义。

撰文: LeftOfCenter

试验性项目起家的Uniswap如今 已成为以太坊 DeFi 明星项目 。得益于 Uniswap,我们认识到了自动做市商的意义,这种开放、简洁的设计,成为更多平台 (例如 Synthetix 等) 不可或缺的基础设施。除了 Synthetix 这类靠交易量维持运转的合成代币项目之外,Uniswap 的自动做市机制还可以扩展到更多方向,尤其是难以实现巨大大规模用户参与的稀缺品类产品的买卖方撮合。

来,挑战一下你的脑洞:一个有意思的用例就是在限量版潮牌市场。在这个小众市场中,Uniswap 的自动做市机制具有重要的意义,可以帮助品牌方捕获二手市场中被爆炒到天价的产品的溢价。

第一个引起我们兴趣的真实用例,是去年 12 月由 Coinbase 前产品经理 Jacob Horne 推出的潮流品牌 Saint Fame 。和市场上其他潮牌不同,Saint Fame 是一个利用了 Uniswap 的自动做市机制的潮流品牌,它基于 Uniswap 协议构建,发行了基于联合曲线定价的代币「FAME」。每一枚 FAM E 代币代表的是一件 Genesis 上衣。因为利用了 Uniswap 的自动做市机制,意味着每次出售代币卖出一件 Genesis 上衣时,价格都会上涨。

币圈潮流志:当限量潮牌遇到 DeFi,当投机时尚结合加密基元

币圈潮流志:当限量潮牌遇到 DeFi,当投机时尚结合加密基元来,感受一下 Saint Fame 的「骚气」

从数据来看,FAME 代币从发行时的 8 美元涨至目前 200 多美元,中间还曾一度高达 700 美元。截止链闻发稿时,共售出 79 件 (总共发行为 100 件) ,可以说,取得了一定程度的成功。

就在最近,Jacob Horne 又有了升级版的想法。他乘胜追击,推出了限量版代币化产品在线市场 Zora,用户可以在这个市场中买卖和交易限量版代币化商品,所有商品都以代币发行,允许动态定价,也可以实现部分所有权和生产前交易。简单来说,Zora 想要做的就是通过重塑限量商品的买卖模式,帮助品牌方捕捉二级市场中产生的高额溢价。这是一个挺酷的想法!

潮牌产品二级专卖市场的红利本质

从潮鞋被热炒开始,你一定注意到了限量潮牌转卖市场的火爆,这成为一种社会文化现象,更成为一些嗅觉灵敏的先行者的淘金试验场。传统街头服饰品牌正在利用稀缺性和社交媒体传播,来颠覆传统的供需模式,并催生出利润丰厚的二手转售市场。

看看流行音乐巨星 Kanye West 联合阿迪达斯推出的 Yeezy Boost 系列产品吧。这是一个典型案例。每次推出的 Yeezy Boost 限量球鞋系列都一鞋难求,不仅上线即售罄,而且在旺盛需求的推动下,导致转卖产品获利丰厚,转手将该产品卖出,可以赚两、三倍、甚至十倍的利润。于是,催生了利润丰厚的黄牛党市场。

币圈潮流志:当限量潮牌遇到 DeFi,当投机时尚结合加密基元Yeezy Boost 350 发布时的排队盛况,这是在波兰

Supreme 也是一个让黄牛党开心的潮牌 。有统计数据显示,Supreme 产品二次出售的均价超过原始售价 12 倍。对潮流服饰稍有关注的人,一定听说过 Supreme ,几乎所有大牌明星都穿过它。Supreme 成立于 1994 年,最初只是一家位于纽约市中心的小型滑板店,发展到今天,估值已经突破十亿美元,商品线也从滑板扩展到了衣服、鞋、帽子、包、饰品和配件等,门店从纽约开到了洛杉矶,更扩张到日本、英国和法国,影响力也迅速提高。2017 年,私募股权公司凯雷投资集团以约 5 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 Supreme 的 50%股份。

Supreme 和各个品牌、设计师以及当今潮流界的领军人物跨界合作并发行限量版商品,创造了一个又一个饥饿营销神话。对于 Supreme 的粉丝来说,红底白字的 Box Logo 标志不仅仅是一个标签,更是一个魔性的召唤,让旗下发布的任何产品都具有极高的吸引力。2016 年,Supreme 甚至发布了一块 Supreme 品牌的砖头,几分钟之内销售一空。著名的潮流媒体 Highsnobiety 这样评价这一现象:连砖头都被抢购一空,说明 Supreme 和粉丝之间是施虐受虐的关系。

每个发售季的周四上午 11 点,Supreme 每家旗舰店的门口排队人群会一直排到下个街角,争先购买当季新品。Supreme 的每件产品都是限量发售,购买也受到严格限制——在店里,每个人每个款式只能购买一件;在网上同样严格——每个 IP 地址只能买一件。

每个 Supreme 粉丝都知道买一件货真价实的 Supreme 有多难,为了求得一杯羹,顾客愿意支付一定的溢价,比如出现了专门帮人线上抢购商品的公司,通过部署网络机器人连接 Supreme 服务器为顾客抢购 Supreme 发售的当季商品。华人阿姨开设的「Og Ma」则是一家以倒卖 Supreme 闻名的 Supreme 二手店铺,在纽约街头潮牌圈中大名鼎鼎,如果没有抢到当季新品,可以来这家店里碰一碰运气。

币圈潮流志:当限量潮牌遇到 DeFi,当投机时尚结合加密基元

将起价 220 美元的 Yeezys 爆炒到 2000 美元的转售价,把 Supreme 的产品转售变成一个产业链,这些故事听上去为品牌方带来了不错的营销效果,但对品牌方来说,也仅仅如此。品牌溢价,这是品牌方唯一能获得的好处,与此同时,中间价差,全都被二级市场攫取。

Coinbase 前产品经理 Jacob Horne 的实践打算改变这种平衡。他计划发布的 Zora 要做的,就是通过重塑限量商品的买卖模式,帮助品牌方来捕捉二级市场中产生的高额价差。

目前 Zora 尚未正式上线。这个想法很简单:卖家首先为出售商品创建可兑换实物的代币,由于商品是限量的,因此可以基于「联合曲线」以动态价格出售,也就是说,商品的价格会根据供求关系而变化,出售的代表该商品的代币越多( 但总数量依然是有限的 ),价格就越高。如果代币持有人选择继续抛售手中的代币( 而不是去兑换实物商品 )价格就会下降。购买者可按自己的意愿进行买卖,最终可以将代币兑换成现实世界的物品。

币圈潮流志:当限量潮牌遇到 DeFi,当投机时尚结合加密基元Zora 的 「联合曲线」示意

当然 Zora 的愿景不止于此,最终,这个平台希望以文化为重点,为各类有文化含义的品牌方提供一个以代币形式发布产品的平台这些品牌可以通过持有代币,被互联网用户共同拥有。他的设想非常宏大,希望涉足领域包括:

  • Fashion Houses 潮牌
  • Record Labels 唱片厂牌
  • Production Studios 生产工作室
  • Art Houses 艺术馆
  • Festivals 各种节日(音乐节、艺术节)

是不是很神奇?Jacob Horne 本身就是一个很神奇的人。他曾经在 Coinbase 担任产品经理超过三年。在 Zora 之前,他采用类似的模式发起了潮牌上衣项目 Saint Fame。而事实上,Saint Fame 也不是他的首创,其灵感最早来自于Uniswap 的实验项目 Unisocks 。

实物商品代币化销售首秀:Unisocks x Uniswap

Unisocks 是实现实体商品代币化销售的首个案例。2019 年 5 月,它由以太坊上的明星去中心化交易所 Uniswap 发起,和 Uniswap 本身一样,Unisocks 同样是一个实验项目,它采用限量发行,基于联合曲线进行动态定价,主要是为了展示 Uniswap 具有销售实物商品的应用潜力。

币圈潮流志:当限量潮牌遇到 DeFi,当投机时尚结合加密基元

Unisocks 总共发行了 500 个 SOCKS 代币,代表 500 双 Unisocks 品牌的袜子。第一 双定价为 12 美金,并以 35 ETH 在 Uniswap 上建立了 SOCKS 代币流动性池,买家可以在 unisocks.exchange 上使用 ETH 购买 SOCKS 代币,以此为 SOCKS 代币创建了以下价格曲线。

币圈潮流志:当限量潮牌遇到 DeFi,当投机时尚结合加密基元

从该联合曲线我们可以看出,该袜子代币的价格会根据供求关系动态变化。每售出一个袜子代币都会增加下一个袜子代币的购买成本,此外,Unisocks 允许买家随时将代币卖回流动性池。也就是说,每双 Unisocks 袜子代币的价格会根据供求关系动态变化。购买 SOCKS 代币的人越多,价格就越高,每一次卖出,价格都会增长,如果有很多人选择将代币卖回流动性池,SOCKS 代币的价格则会跌落。

最终用户可使用持有的 SOCKS 代币随时兑换成实物商品。每兑换一双实物商品,就会销毁一个 SOCKS 代币。Unisocks 宣布该项目运行至少 100 天后,所有剩余的流动性被删除,所有剩余的 SOCKS 代币也会被销毁。

SOCKS 代币的价格是由联合曲线决定的,也就是动态定价。这里简单科普一下「联合曲线」的概念:联合曲线本质上是一种智能合约,通过设置联合曲线,可以预测后续每个代币出售的价格。

通过这个案例,我们发现了联合曲线捕捉上行溢价的潜力,这尤其适合扩展到限量发行的潮牌产品上。

详解潮牌 Saint Fame:如何「与用户联合拥有」潮流品牌

Saint Fame 推出的创世上衣 (Genesis Shirt ) 是世界上首款由互联网用户以去中心化方式联合拥有的品牌,任何人都可以自由参与拥有品牌所有权,并从中获利。Saint Fame 的创世上衣于去年 12 月由 Jacob Horne 推出,灵感来自于 Uniswap 的实验案例 Unisocks。

Saint Fame 基于 Uniswap 协议构建,采用 Aragon 提出治理建议,使用 OpenZeppelin 部署智能合约,发行了基于联合曲线定价的代币「FAME」 ,这意味着每一次出售代币卖出一件 Genesis 上衣时,其价格都会上涨。

币圈潮流志:当限量潮牌遇到 DeFi,当投机时尚结合加密基元

根据 Saint Fame 的联合曲线,第一件售出的上衣价格低至 8 美元,以奖励早鸟消费者,第 99 位消费者获得同样一件上衣则需要 170,000 美元,而最后一件,永远都买不到。

Saint Fame 在 Unisocks 的基础上进一步延伸了设计师效应 (或者称之为名人效应 ),在衣服设计还没有完成就已经启动了该项目。当时消费者唯一的知道的信息是,这是一件由 Matt Vernon(A.K.A Dapp Boi) 设计的上衣。

Matt Vernon 是多个 DeFi 项目 (包括 Dharma、Set Protocol 和 Synthetix ) 的产品设计师,本身具有一定知名度,可以说,这是一件贩卖创意的服饰,设计师效应起到了一定的驱动作用。

值得一提的是,Saint Fame 通过向设计师 Matt Vernon 支付 8 个 BOI 代币,雇佣了 Matt 8 个小时的工作时间,为这件衣服提供设计服务。BOI 代币是由 Matt Vernon 在大约一年前发行的个人代币,每个代币代表 1 个小时的工作时间,而此次招募设计师 Matt Vernon 的决策是在 Aragon 上进行提案并 由社区成员参与投票完成。

币圈潮流志:当限量潮牌遇到 DeFi,当投机时尚结合加密基元

由于 Matt Vernon 在加密圈子里本身具有一定知名度,因此给项目带来了知名度,并体现在了代币价值上。从数据来看,FAME 代币目前已从发行时的 8 美元涨至目前 200 多美元,并曾一度高达 700 美金,目前为止共售出 79 件 (总共发行为 100 件) 。

但回顾链上数据,自从发布以来,FAME 的价格出现了几次大的跌宕,1 月中旬之后,FAME 价格开始一路上涨,突破 200 美元,之后一直稳步上涨,一路攀升至 400,最终在 3 月 4 日达到峰值 777 美金。这标志着,在产品完工后有一部分曾在二手市场被转售爆炒,并一度让价格达到峰值。

币圈潮流志:当限量潮牌遇到 DeFi,当投机时尚结合加密基元

虽然目前因为受经济下行的影响,FAME 代币价格已经跟随跌落至 240 美金左右。但从初始价位 8 美元开始涨至目前的超过 200 美金来看,可以说还算成功。从销售额来看,自推出以来,FAME 的交易额已接近 35,000 美元,与同类产品相比,单件市价只有 60 美元,100 件销售额为 6,000 美元。

更有意思的是,Saint Fame 还是一个双代币项目。除了发行 FAME 代币之外,还发行了治理代币「AINT」,代表的是 Saint Fame代币所有权和治理权为了激励用户兑换实物上衣,降低代币供应和维持价格稳定,Saint Fame 通过以下两点激励政策鼓励实物兑换:

  • 兑换实物上衣可获得治理代币 AINT兑换时间越早,获得 AINT 代币越多,第一名兑换者可获得 100 AINT,最后一名可获得 1 AINT。
  • 兑换实物上衣还可获得由 Myphatarz 设计的同款虚拟版本的衣服,可在虚拟现实平台 Cryptovoxels 中穿着。

另外,目前 10,000 个 JAMM 积分也可以兑换 1 个 FAME 代币,然后兑换一件 Saint Fame 上衣。JAMM 是由加密猫团队的新作 Drip社区货币发行平台 Roll 上发布的社区货币,作为一个成就激励系统,它将复杂的链上操作转化成一单个可量化成分数的任务挑战,用户每完成一项挑战,就可以解锁相应的分数,这些分数之后可换成在其他用例中使用的代币 JAMM。

Saint Fame 作为一项自称为「投机时尚」的实验,通过开放金融的互操作性,充分利用了各类元素进行交互:基于 Aragon 的去中心化自治组织,召集各类不同的人做出决策,使用 Uniswap 的流动性池,激励各类不同角色提供流动性,可以说运用了丰富的加密货币基元,为人们提供了一种交易文化的方式。无论是从发行价还是同类产品市价来看,可以说 Saint Fame 的实验取得了一定成功。

此外,作为一种代币,FAME 的颗粒度被无限切割,这让多人共同拥有单个代币成为可能,从而纳入更多用户,他们可以通过持有 FAME 代币为 Uniswap 提供流动性,赚取收益。一旦有兑换需求产生交易费,那些提供流动性的代币持有人就可以通过持有 FAME 代币的同时获得被动回报。

Unisocks 改进版 MetaFactory: 结合 NFT,将价格转移到购买者而非投机者

无独有偶,MetaFactory 也是新近发布的一个类似的平台,其发布的产品以实物和数字可穿戴两种形式存在。

MetaFactory创始人是 Drew Harding,Drew Harding 是智能钱包 Pillar 一名产品策略师,曾经帮助初创公司通过一套开发商店部署了数百个 MVP。Pillar 是一个智能钱包和密钥管理解决方案,主要致力于为用户提供对数据的完全所有权,并着重于隐私和安全性。

Drew Harding 也是 MetaCartel 成员,MetaFactory 缘起于在大阪 DevCon 发生的一次聊天,当时他和 MetaFactory 另外两名成员 Drrew Ven 和 Darren 讨论在加密世界存在对加密周边的广泛需求,由于社区和文化可以被时尚潮流驱动,因而提出了「可以穿的模因」这个概念,同时他们也注意到,当时取得一定成功的 Unisocks,通过将模因概念的袜子和加密经济学 (联合曲线) 结合在一起进行销售具有一定的可行性,于是开始着手 SwagDAO 项目 (即 MetaFactory 的前身) ,践行解决「如何通过投资一款设计让普通个体捕捉到产品销售中的上行溢价?」的问题。

一方面,MetaFactory 会和各大设计师、创作者、艺术家合作,生产街牌潮品,和 Supreme、Yeezy、Off White 等一样,MetaFactory 目标用户是那些街头潮牌爱好者。但 MetaFactory 又不止于此,通过引入 Web3 的加密基元,包括数字收藏品、虚拟可穿戴设备和 DeFi,为这些街头潮牌爱好者带来另一个维度的可能性。

对于创作者和品牌方来说,通过 MetaFactory ,可将服装作为一种画布,从而接触到一批新的受众。

MetaFactory 同样受到了 Unisocks 的启发,采用联合曲线定价,但 MetaFactory 对 Unisocks 的模式提出了质疑,认为重点应该放在产品本身及其背后的创造者上。因此,在 Unisocks 的基础上,MetaFactory 进行了改进,将产品的价值转移给购买者,而非市场上的投机者。

和以上所有模式都不同,MetaFactory 不是建立基于同一品牌的代币,而是基于每一件商品创建一个单独的 NFT 代币,用户购买一个 NFT,就意味着拥有了这件衣服的所有权以及相关的特殊收益

币圈潮流志:当限量潮牌遇到 DeFi,当投机时尚结合加密基元

MetaFactory 发布的每一件实物商品都会关联一个独一无二的 NFT,同时在商品上会嵌入一个硅芯片,该芯片可跟踪该产品的订单号及其相关元数据,并对应一件可穿戴的数字版本。

MetaFactory 会为所有购买者提供一定比例的销售回报,回报的价值由产品订单号确定,并直接关联到买家的数字代币 NFT 中,一旦购买买家就可自动开始赚取利息。

下面就以 MetaFactory 自发行的创始产品,一种双面穿飞行员夹克为例,看看消费者可如何通过购买一件商品捕获价值。

这款双面穿飞行员夹克的实物商品通过发行一个名为「Charged Particles」的 NFT 为用户提供 3 种权益实物商品、同款可穿戴的虚拟版本以及持有 NFT 赚取利息,也就是说,当消费者购买一个代表这款夹克衫的 NFT 代币时,持有人就可以通过持有该代币自动赚钱利息,可以说,这是品牌方为用户提供的一种利润分成模式,由于每一个 NFT 代币可基于订单号确定购买先后顺序,从而为不同时期的购买者提供不同比例的利息率,也就是说,越早购买的消费者可以获得更高的利息。

当用户最终兑换实物商品,不仅可以获得一件实物商品,还可以获得一件可在 Cryptovoxels 中展示的同款可穿戴的虚拟版本,更重要的是,还可以兑换持有 NFT 赚取的利息。

可以说,除了实物商品,MetaFactory 还提供了另外两种特殊「赠品」,可在一定程度上激励代币持有者兑换实物,销毁该代币,从而让代币的总供应量变小,代币价值获得增长。

值得一提的是,这个名为「Charged Particles」的 NFT 诞生于 dFore 黑客松,基于 DAI 铸造,并通过 CHAI 累积利息。

MetaFactory 是集虚拟现实游戏、NFT 艺术和加密经济学等多种元素于一体的街头服饰众筹平台,用于创建限量版定制商品,最初专注于时装和服装。MetaFactory 作为一个平台,为创作者、设计师和品牌方提供产品市场策划和管理、促进拍卖并激发社区支持、产品生产和履行等服务,而让其合作伙伴专注于自己的产品设计。

MetaFactory 目前已经与加密行业中多个顶级艺术家和项目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其中一些是文化策展人、创意领袖、潮流引领者,包括 Twisted Vacancy、Van 和 Alotta Money 和 Skeenee。

币圈潮流志:当限量潮牌遇到 DeFi,当投机时尚结合加密基元MetaFactory 合作方 Skeenee

集成加密货币基元后潮牌的可能性

以上是我们看到的一些结合了加密货币基元的潮牌实验。我们总结了潮牌的品牌方集成加密货币基元之后带来的各种可能性:

预支报酬、有机生产和减少风险

在产品正式投入生产之前可通过出售代币探测市场的接受热度,用户通过购买代币获得商品的所有权,而创作者和品牌方则可获得产品生产的资金,将其投入生产。二级市场的代币交易价格则可以帮助创作者和品牌方发现价格。

品牌 / 明星设计师效应

如果创作者和设计师本身具有一定的人气,可带来更好的销售业绩。以上例中的 Saint Fame 为例,由于其背后设计师 Matt Vernon 本身在加密圈子具有一定知名度,可为销售带来一定的驱动作用,因此在还未完成设计图时就开始启动代币销售。

为嗅觉敏锐的人带来早鸟收益

对于消费者来说,入坑更早的早鸟消费者可以以更低的价格购买商品,也就是在价格上涨之前抢购商品。比如,Uniswap 发行的 SOCKS 代币,在 12 月首次发行时交易价格为 8 美元,5 月份的售价为 12 美元,之后在引起 NBA 球员 Malcolm Miller 的关注后飙升至 700 多美元。

购买代币就是拥有品牌

对于消费者来说,购买商品就是购买品牌,由于代币是可分割的,因此粉丝通过购买既可以为创作者提供经济上的支持,又可以从品牌成功中受益,也就是说如果品牌未来表现出色,该代币将获得更多价值。

以 Saint Fame 为例,购买 FAME 代币,并不是一定是想要拥有一件真正的上衣,而是有可能只 是想要拥有 Saint Fame 品牌的一部分

此外,代币持有者还可以像股东一样在公司内部拥有投票权,MetaFactory 和 Zora 都采用了去中心化自治组织 DAO 的形式进行治理,这意味着该项目由具有投票权的代币持有者共同所有。正如 Zora 所说,这是一种新兴的组织形式,可将决策范围扩展到一小部分管理人员之外,并且可以创建一种新型的公司,该公司可称之为是真正被「互联网共同所有的」。

集成虚拟现实

代币化商品还可以无缝集成虚拟世界,比如 MetaFactory 上发布的飞行员夹克以实物和数字可穿戴两种形式存在,每一件产品都由一个独一无二的 NFT 代表,通过集成虚拟现实平台 Cryptovoxels,那些购买 MetaFactory 飞行员夹克的人既可以在现实生活穿着这件衣服,也可以在虚拟世界中使用同款数字版本

代币衍生品

DeFi 的货币乐高特性为互操作性提供更多可能性,并可针对一定的市场供应状况采取不同的刺激政策 进行微调。比如 MetaFactory 通过集成 CHAI,让 NFT 买家可以自动赚取利息,直接为代币持有者增长收入。想要提取收益就必须销毁该代币,从而让代币总供应量变小、代币增值。

这是一场新的社会实践。通过以上种种,总体来看,这类产品的市场规模或许有限。不过,尽管非常小众,谁说就不会迎来引爆点的到来?这本身就是小众的生意,而小众,有每每成功引爆大众。而对于 Uniswap 来说,我们又发现了它一个被低估的用途,即在为流动性较差的长尾资产提供交易市场上,Uniswap 将不可或缺。

参考:

MetaFactory 创始人 Drew Harding
https://medium.com/metacartel/meet-drew-harding-the-product-shamen-8ed6e978e91f

Unisocks 的发布
https://twitter.com/UniswapExchange/status/1126506339075641344

MetaFactory 介绍
https://medium.com/@themetafactory/metafactory-rearchitecting-culture-for-the-digital-metaverse-df2693b7ec3b

来源链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