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场外交易经纪人推动的洗钱活动几乎可以推动在《加密犯罪报告》中涵盖的所有其他类型的犯罪。

原文标题:《加密犯罪报告》:加密货币洗钱价值达数十亿,超过半数流入交易所
摘自:《Chainalysis 2020 加密犯罪报告》
撰文:Chainalysis.com
翻译:头等仓(First.Vip)

前言:如果一个黑客的钱包里有大量非法所得的加密货币,他接下来要解决的事就是:在不被逮捕的前提下,将加密货币转换为现金。因此,就必然要进行洗钱。

归功于区块链的透明性,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加密货币的洗钱过程。

究竟是谁在为数十亿的加密货币洗钱行为推波助澜?2016 年到 2019 年,非法所得 BTC 在各个服务中的占比

Exchange 为交易所;
Uncategorized:未分类服务;
other services:其他服务;
Illicit service:非法服务,包括勒索软件地址、受制裁的实体、暗网市场和被盗资金相关的地址;
Risky service:风险服务,包括 P2P 交易、混合服务、高风险交易和赌博网站。

交易所一直都是犯罪分子偏爱的洗钱路径。由图中所示,有很大一部分非法所得 BTC 都流入了交易所,并且自 2019 年 1 月以来,交易所的占比一直在稳步增长。在整个过程中,Chainalysis 追踪到了 28 亿美元的非法所得 BTC 由犯罪分子转入了交易所,其中 Binance (币安)和 huobi (火币)位居前列,占比超过了 50%。

究竟是谁在为数十亿的加密货币洗钱行为推波助澜?

币安和火币是最大的两家交易所,要遵守 KYC 规定,那么犯罪分子是如何将非法所得转入交易所的呢?Chainalysis 追踪了币安和火币中接受了非法所得 BTC 的账户。

在 2019 年,币安和火币共有 30 万个个人账户从罪犯来源收到了比特币。Chainalysis 根据账户在 2019 年收到的所有比特币的总价值将这些帐户细分为不同的类别。

究竟是谁在为数十亿的加密货币洗钱行为推波助澜?上图分类标准是每个账户收到的比特币数量,其中包括非法和合法来源

黄色部分代表每个分类中帐户收到的合法资金;
红色部分代表每个分类中所有帐户收到的非法 BTC 总量;
绿色代表类别中的帐户数量。这显示所有帐户至少都收到了一些非法 BTC;
黄色显示了每个分类中所有帐户接收的加密货币价值总量。这意味着,右侧获得最多加密货币的类别中,31 个账户在 2019 年总共收到了价值超过 80 亿美元的比特币,而这 31 个账户中的每个账户分别收到了价值 1 亿至 10 亿 美元的 BTC。

从上图中,我们可以看到,有一小部分账户非常活跃。其中,在 2019 年,有 2196 个账户共收到价值近 278 亿美元的比特币。非法 BTC 仅占币安和火币接收总金额的一小部分。

尽管如此,非法资金总值非常高——仅在最高的类别中,31 个账户在 2019 年就从非法来源获得了总计超过 1.63 亿美元的比特币。

究竟是谁在为数十亿的加密货币洗钱行为推波助澜?2019 年火币和币安收到的非法 BTC 价值和账户数量汇总,仅涵盖与非法资金有关的账户

一小部分帐户接收了发送给币安和火币的大部分非法比特币。三个最高的类别中,810 个帐户从非法来源获得的比特币总额超过 8.19 亿美元,占总数的 75%。那么究竟谁是背后推动这些活动的「鲸鱼」?

Chainalysis 分析表明,大部分「鲸鱼」是场外交易经纪人。

OTC (场外交易)经纪人促成了那些不想或不愿意在交易所进行公开交易的买卖双方之间的交易。OTC 经纪人通常与交易所关联,但独立运作。如果交易者想设定价格,清算大量加密货币,他们通常会利用场外交易经纪人。场外交易经纪人是加密货币市场流动性的重要来源。虽然不可能知道场外交易市场的确切规模,但我们知道规模是十分巨大的。加密货币数据提供商 Kaiko 估计,场外交易可以促成所有加密货币的大部分交易量。

但是,问题在于,尽管大多数场外交易经纪人都经营合法业务,但不乏有一些人专门为罪犯提供了洗钱服务。OTC 经纪人的 KYC 要求比交易所低得多。许多人利用这种宽松性,帮助犯罪分子洗钱和兑换资金,通常是先将比特币和其他加密货币兑换成稳定的中间货币 Tether,然后再兑现成法定货币。

根据对各种犯罪集团交易的分析,Chainalysis 汇总了最主要的 100 家 OTC 经纪人名单,基于他们从非法来源获得了大量加密货币这一事实,判断出这些经纪人提供了洗钱服务。这不是详尽的清单,列出了腐败的 OTC 经纪人。但是,提供洗钱服务的绝不仅仅只有这 100 个经纪人,我们称这 100 个经纪人为「Rogue 100」。

Rogue 100 中的 70 个 OTC 经纪人都拥有火币帐户,从非法来源接收比特币。其中,有 32 个 OTC 经纪人账户在 810 个账户中,接收了最多的非法比特币,其中 20 个账户在 2019 年收到了价值 100 万美元以上的非法比特币。在此过程中,这 70 个 OTC 经纪人总共从犯罪实体那里获得了价值 1.94 亿美元的比特币。有趣的是,「Rogue 100」中的这 70 个 OTC 经纪人没有一个在币安进行操作,尽管其中一些经纪人可能在其他交易所也有帐户。

请注意,Rogue 100 仅代表 Chainalysis 进行调查的过程中,手动识别为洗钱者的 OTC 经纪人。我们认为,在其他非常活跃的币安和火币帐户中,有一些非法资金帐户也很可能属于违法的 OTC 经纪人,只是没有被我们发现。

究竟是谁在为数十亿的加密货币洗钱行为推波助澜?

Rogue 100 是非常活跃的交易者,对加密货币生态系统具有巨大影响。自 2017 年底以来,他们每月收到的加密货币数量都在稳定增长,但今年却在激增。在 2019 年,他们获得了价值超过 30 亿美元的比特币,其中一部分在之前的 PlusToken 骗局中发挥了重要作用。总体而言,Rogue 100 收到的资金可以占所有比特币活动的 1%。

通过分析这些 OTC 经纪人在 Chainalysis Reactor 中的交易,我们可以看到两个违法 OTC 经纪人从非法来源获取资金的流程。

究竟是谁在为数十亿的加密货币洗钱行为推波助澜?

(从左到右)我们看到资金从犯罪实体开始,通过中介钱包转移给两个 OTC 经纪人(这两个经纪人在 Rogue 100 名单中)。然后,场外交易经纪人将资金转移到火币,最后转换为现金。

我们还可以在 Reactor 中看到,OTC 经纪人经常相互交易。下面是查看 Rogue 100 中三个 OTC 经纪人的交易示例。

究竟是谁在为数十亿的加密货币洗钱行为推波助澜?

这可能只能代表合法的 OTC 经理人执行的交易流程。但是,从 Chainalysis 的现场情报中可以了解到,洗钱者和其他罪犯经常相互进行大笔交易,试图通过人为活动降低暴露犯罪钱包的风险,避开区块链分析软件。

虽然很难估计究竟有多少代币从犯罪分子钱包流向 OTC 经纪人,但分析表明,所有比特币交易中,有很大比例的 OTC 经纪人正在接收非法资金。

加密货币行业如何处理场外交易经纪人和洗钱活动?

由场外交易经纪人推动的洗钱活动几乎可以推动在《加密犯罪报告》中涵盖的所有其他类型的犯罪。毕竟,如果不良行为者无法通过非法手段兑现他们所收到的加密货币,那么犯罪动机就会大大减少。这不仅意味着受害者数量将减少,而且随着该行业与监管机构和传统金融机构合作,并推动提高采用率,将有助于提高加密货币的声誉。

幸运的是,执法机构,监管机构和加密货币企业可以采取一些步骤来杜绝洗钱活动。这一切都始于透明度。洗钱,特别是在法治世界中,通常被认为是一个黑匣子,它只有在获得搜查令,并仔细研究犯罪嫌疑人的银行记录时才能被打开。但是,使用区块链分析工具,我们可以分析在区块链上的交易记录,并深入了解犯罪分子如何更快地洗钱。执法人员和监管机构才能更好地打击加密货币中的洗钱活动。

我们还呼吁交易所对场外交易经纪人和在其平台上运行的其他嵌套服务进行尽职调查。大多数大型交易所(包括火币和币安)已经在收集有关客户的 KYC 信息。分析表明,交易所会不断将审查范围扩大到 OTC 服务平台,并确保 OTC 服务平台对客户具有有效的 KYC 流程,以便在打击洗钱方面发挥作用。

对于《2019 年加密货币犯罪报告》,币安首席执法官 Samuel Lim 表示:

「币安致力于清理加密货币中的金融犯罪,致力于改善加密行业的健康状况。我们将继续改进专有的 KYC、AML 技术、第三方工具和合作伙伴,以进一步加强我们的合规性标准。

币安的核心价值观之一是保护我们的用户,方式包括提高平台安全性和停止可疑交易。我们认识到,我们有确保平台完整性、保护其免受不良行为者(包括提供洗钱服务的任何交易商或经纪人)侵害的责任。随着全球资本流入加密货币,我们意识到了非法资金的增长趋势和动向,我们正在与志趣相投的合作伙伴(例如 Chainalysis)合作,以改善现有系统并解决这些问题。

在我们运营的每个司法管辖区中,币安均遵循并遵守当地法规和 KYC 要求。通过我们的发展和价值观,我们已经在监管机构、金融机构和公众之间建立了信任,我们将继续提高『反洗钱』合规标准,使之达到最高标准,并覆盖最大的资产覆盖范围。」

来源链接:my.first.v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