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比特币减半系列文章的第一部分中,我们分析了矿工收益减半会如何影响市场。

在第二部分中,我们会更深入地探讨一些挖矿行业不为人知的细节:

  • 减半前后对全网算力的预计。

  • 旧矿机会如何被处理,又如何给它们续命。

  • 挖矿行业的成熟及挖矿上市公司的出现。

  • 一些新的,尤其是在北美地区的矿场,将如何在未来几年内改变挖矿行业的地缘政治。

挖矿行业的未来

挖矿是币圈中众所周知的象牙塔。许多币圈人虽然对挖矿有基础的认识,但在挖矿行业之外,对其现状和未来有深刻认识的人却寥寥无几。在第二部分中,我们决定采访一些挖矿专家,听听他们对在挖矿这个比特币生态圈中经常被忽视的重要领域有何独到见解。

问题:您是否预计在减半发生时,算力会出现很大的下降?为什么?

比特币减半,第二部分:挖矿

Kristy-Leigh Minehan:根据经济原理,在币价低于成本的情况下,矿工会选择将矿机关机。减半也是同理的,理论认为旧款矿机将不再具有竞争力。其实不然,现实和经济理论经常是背道而驰的——这个简单粗暴的经济模型它并不适用于所有矿工。一些矿工挖矿是出于地位的目的,或出于政治和社会关系的目的,他们的背后还甚至有关键战略合作伙伴的支持,挖矿同时为他们的另一项业务服务。

大部分电能供应商在合同里都有要求最低消耗,低于就会有罚金。因此,如果客户从消耗 50 兆瓦突然转变为只消耗 25 兆瓦,就得交罚款。为应对关机币价,矿工们一直在明智地花功夫升级挖矿的基础设施和矿机,但是 ASIC 矿机的供需关系是存在瓶颈的。最近的新冠疫情使供应链变得混乱,而且矿机的分销渠道也因此异常缓慢,就造成无法在减半之前满足矿工们的需求。

现在挖矿行业的竞争如火如荼,挖矿也成为了寡头行业,只有矿机制造商(他们生产成本最低)能赢得这场竞争。因此也突然涌现了像 SBI Crypto, Layer1, Whinstone, ValarHash, Blockstream Mining 的一些新尝试,把金融命运的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中而不是依赖第三方是要想成功相当重要的因素。

我认为在减半的三个月内算力将逐渐降低,但不会出现骤降。这三个月后,随着旧款矿机的逐渐退市和供应瓶颈的减少,算力就会出现稳定的增长。

王伟男:算力不会下降。因为中国作为比特币工厂,矿机在不停的更新迭代,已经发展到 7 纳米左右的水平了,从去年就开始量产,比特币减半的时候,刚好是中国水力发电站的丰水期(河流水位增加,发电量增加),电价成本变的很低,虽然开采的收益降低了,但是 7 纳米左右的矿机(比如 S17、T17 和 m20s、m21s)仍然会有不错的收益,因为它们的算力高,平均功耗低,这样就会有更多这类矿机投入挖矿之中,也会加速新旧更替,将淘汰不少 s9、t9 等等老矿机,总的来说,这次减半会加速硬件的更新迭代,对算力影响不大。

Nic Carter:算力会稍有下跌,但新矿机的逐步上线总体上会让算力不断增长,并弥补下跌的算力。

问题:老款矿机(如蚂蚁矿机 S9)的未来命运?

比特币减半,第二部分:挖矿

Jan Capek:S9 的能耗比大概只有新一代矿机原厂状态的 50%,这就意味着使用 S9 矿机的矿工需要有便宜一半的电费,才能获得跟新一代矿机一样多的算力。挖矿的电价有高有低(如 Matt D’Souza 的这份很棒的分析中显示),因此许多 S9 矿机会在电价绝对便宜的地区找到新家。此外,我也想提另一个可以延长 S9 的寿命的办法。我们首脑-Braiins 不久前发布的新款自动调整固件——Braiins OS+,能够为矿工提升 S9 矿机的能耗比 20–30% ,这样 S9 就与新一代矿机的能耗比差距缩小了大概一半。我期待许多具有便宜电的矿工会以较低的成本购买旧 S9 矿机,安装矿机自动调整固件,并在将来的几月里尝试给 S9 续命以盈利。

Kristy-Leigh Minehan:减半会对位于综合运营成本每度电价格高于 4 美分(2 毛 8 分)地点的旧款矿机带来很多麻烦,但是矿工会寻求在具有丰富天然气资源的地区开矿场, 并与相关专业的公司合作,或在一些发电成本低的国家,例如哈萨克斯坦或格鲁吉亚。沉没成本谬误是一部分的原因——在 2019 年的“加密货币寒冬”,不少人投资购买了二手矿机——与其将这些矿机回收还不如拿它们来挖矿有利润(虽然利润不大),因此投资者会买二手矿机来挖矿,或千方百计地对二手矿机进行升级 (例如 TAAL 购买了非营运资产并进行“自定义配件”升级)

问题:您是否认为在下次减半时(2024 年)前比特币总算力的 50% 以上会位于中国以外?发生这种情况需要什么前提?

比特币减半,第二部分:挖矿

Kristy-Leigh Minehan:这种情况想要发生,前提是在美国和欧洲服务挖矿行业的供应链能顺利运作,保证相关零件在类似于美国(最大电网之一)的不会受到关税惩罚。在 2020 年内这将逐步实现——像 Layer1, SBI Crypto 和其他公司正在寻求如何在美国的供应链内,生产高性价比的 ASIC 矿机。但是,这些矿机要想在能耗比上和比特大陆和比特微竞争,目前还需要至少六年的研发和创新。

我认为随着挖矿行业的成熟,我们将看到更多厂家对其知识产权进行许可,或出售芯片(类似 BitFury),从而让新厂家也可以自行设计生产“白标”矿机,并在电路板和密度方面进行创新。同时,要在全球范围内占有一席之地,还需要在此领域有全球范围的厂家支持——因此像因特尔,三星或德州仪器这样的公司也会需要生产比特币 ASIC 矿机。传统硬件厂商由于有着成熟的供应链,和严格的质量控制流程,以及更大的经济规模,它们在对比特币生态圈的服务中具有更好的平衡地位。

Pavel Moravec: 这个情况当然可能发生,在趋势上看实际也很有希望。在北美,使用天然气的矿场发展得很快。因为没有别的办法使用,北美有大量多余的天然气被烧掉。与其将其浪费掉,不如将它作为一个便宜的电力来源(每度低于 2 美分,约 1.4 毛),这对一些矿工而言是一个理想的机会。而且这还只是许多例子中其中的一个。因此我认为在未来的几年内,算力在地理上会越来越分布。

矿机厂家是另一大方面。到现在来看,所有的 ASIC 矿机都来自中国,这也导致在中国的算力更大,因为当地的矿工不需要支付国际关税或更高的运输成本就能优先获得新矿机。如果能在中国之外成立一两个矿机厂家将会带来很大的影响,但是我们对这种公司是否能成功保持观望。

问题:我们在挖矿行业中开始看到越来越多的上市公司。在为减半做好准备并应对价格波动这些方面,上市公司与私有公司间有什么区别?

Kristy-Leigh:对上市公司而言,盈利模式是游戏的关键。大多数上市公司都有专门的财务计划与分析(FP&A)团队,他们会对减半将如何影响价格(以及相关市场,例如设备价格)进行建模,并按照这个建模实施风险管理策略。公司可能还有风险最低的购买 / 出售 / 持有策略(每天或每周把挖到的加密货币换成法币),或它们还可能将资产视为股票并将考虑长期持有视为策略。鉴于需要对股东和董事会负责,尽管策略一般完全由管理层驱动,因此各公司之间也差异很大,但许多上市公司都尽量选择风险小的策略。

对私有公司而言,各种情况都可能发生——在减半后的几个月内,许多私有企业正在对可能出现的币价增长双倍下注。价格的负面波动通常对这些私人企业造成的打击,通常要比对上市公司造成的打击影响更大。但是如果赢得这场赌博,其潜在的上涨潜力意味着它们将成为有吸引力的收购目标。

我相信随着比特币挖矿行业在美国的成熟,“风险承担者”将会减少。

最后的想法

Nic Carter:随着我们对减半的经历越来越多,强健的费用市场的出现将变得至关重要。我们不能永远依靠补贴,对的费用补偿是迟早的事。

Kristy-Leigh Minehan:继续屯币。:)

王伟男:还是上面几个问题的一些回答:这次减半,产量和矿工的话语权不大,因为比特币在市场上的流通率已经很大了,此次减半对市场的影响很小,除非中国挖矿行业发生很多意外情况,比如中国的监管政策收紧,很多中国矿工选择去国外挖矿,或者退出挖矿行业,这样有可能会增加比特币行情的一些影响。

Jan Capek:对于矿工而言 , 如果矿机上不是你的固件矿机就不是你的( #NotYourFirmwareNotYourMiner)。对于屯币者 HODLers 而言,手上的币要拿稳了。;)

Pavel Moravec:挖矿行业成熟的还需要迈出一大步,矿工需要更好地规避风险(即衍生工具)。未来几年,这将是一个有趣的领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