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 ZCash、Tezos、Melon 这三个加密币项目的治理,思考去中心化生态系统适合哪种商业模式,以及基金会该如何运行。

原文标题:Crypto Corporate Governance
撰文:Linda Xie,区块链投资机构 Scalar Capital 联合创始人,Coinbase 早期产品经理
编译:Perry Wang

由于市面上关于加密货币行业企业结构的信息感到失望,我决定自己分析一些备受瞩目的项目,看它们如何从公司过渡到基金会。他们在这一流程中建立的治理机制为后面的追随者开创了先例。作为局外人(我并不是新闻工作者),我依赖的是新闻报道、博客文章、Twitter 话题,以及与个人的对话,来帮助我将这些图表整合在一起。

我也标注了每个图表中治理问题依然悬而未决或者解决效果乏善可陈的部分,例如:

  • 去中心化生态系统适合哪种商业模式?创始团队是否应该从初始状态(创建的这些项目本身)或者从依赖生态系统中其他人的业务中赚钱?
  • 如何建立独立基金会?什么人适合担任基金会理事?
  • 如何在确保基金会保障项目最大利益情况下,防止基金会到企业(通过许可)进行左手倒右手的资本游戏?
  • 治理是否应该在智能合约或法律实体层次实施参数化?是否有其它方式设定初始状态?
  • 最后一个问题,可能也是最重要的问题:谁来决定由谁进行拍板? 谁能解决这些问题,是一起解决还是根据每个项目一一解决?

在每个图表中,方格代表实体,箭头代表现金流。每个图表下标准了来源:

ZCash

从 ZCash、Tezos、Melon 学习加密企业治理

Zcash 是该领域知名度最高的项目之一,在治理方面在社区中实现了透明化。 简而言之,Zcash 协议最初有一份创始人奖励(Founders’ Reward,FR)来支持该协议的开发,但创始人奖励在 2020-21 年可能花光。FR 资助了相对应的开发公司「电子货币供公司」(Electric Coin Company,ECC,后者通过将未来的一部分创始人奖励出售给投资者赚取现金来支持自身运营。这些投资者然后用一部分创始人奖励的现金流成立了 Zcash 基金会(ZCash Foundation),还设立了 Zcash 开发基金(ZCash Dev Fund)。

有关给予 ECC 和 ZCash 开发基金创始人奖励份额的问题,已经进行一些重新协商,而一旦创始人奖励到期,还需要进行重新协商。

对于 Zcash 的治理机制,现在的核心问题是:一旦创始人奖励到期,ECC 如何获得资金支持?Zcash 开发基金如何获得资金支持?

Tezos

从 ZCash、Tezos、Melon 学习加密企业治理

Tezos 完成了加密行业最引人瞩目的 ICO ,宣称 Tezos 融资 2.32 亿美元的文章广为流传。Tezos 的 ICO 是以比特币 BTC 和 ETH 来支付的,这些以 BTC 和 ETH 币种存在的资金被锁定在 Tezos 基金会中,直到基金会理事会同意用一部分资金从创始人夫妇 Arthur Breitman 和 Kathleen Breitman 手中购买动态账本解决方案 DLS。随着 BTC 和 ETH 对法币的价格出现波动,这一行动被推迟,另一个原因也可能是因为 Tezos 基金会的理事会过于独立。

问题是:Tezos 及其源代码的创造者怎样能在没有让资金由独立理事会完全掌控情况下,建立一个独立的基金会?

Melon

从 ZCash、Tezos、Melon 学习加密企业治理

Melon 拥有透明但很复杂的治理机制。Melonport AG 在设计了 Melon 项目的底层技术后,将项目控制权移交给 Melon 委员会,后者有能力对在 Melon 上打造的项目发放补助资金。

这些补助资金来自 MLN 年度通货膨胀池不超过 80% 的资金,其余 20% 补偿 Melon 委员会下属的一个组织——Melon 技术委员会(MTC)。MEB 尚未成立,似乎更像是两院议会中的「上议院」,能决策会员准入,而不是补助资金分配。

Melonport AG 目前已经解体,因此不再管理 Melon,其将责任移交给 Melon 委员会,任命了最初的 Melon 技术委员会委员,让 Melon 委员会设立自己的治理章程,也讨论了会员的准入。

这一架构与 Tezos 模式形成有趣的反向参照。Melonport AG 似乎已经将 Melon 项目治理权转交给一家独立机构,并且没有让后者沦为不友好实体的傀儡。

这个治理模式的问题是:根据这种结构,创始项目应设定哪种初始状态,而后续的基金会应设定哪些条件?

来源链接:lild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