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以来,交易平台动作频频,接二连三引发“销毁潮”,衍生品市场份额不断扩大。另一方面,市场动荡不定,FCoin 暴雷考验行业信任,牛熊激烈对峙是属于谁的未来?我们到底要不要上车?

2 月 28 日,ChainNode 直播间邀请到 OKEx 首席战略官徐坤、Bybit 联合创始人兼 CEO Ben zhou、TokenInsight 合伙人赵伟做客,与主持人君瑶共话交易那些事。

主题演讲环节,OKEx 首席战略官徐坤分享了 OKEx 常胜的秘诀与新阶段的战略规划。

从平台的角度,公司明确了的四条核心业务线,buy crypto (买币)、交易、加密资产工具、学院。其中,丰富的工具可以帮助整个加密资产生态系统更加完善,矿池就是加密资产工具的重要部分。对于用户而言,通过多样化的工具,能够对加密资产有更深的了解,也拥有了更多的保值增值的方式。我们本身有合约业务,就很方便矿工进行套期保值,对于持币用户,staking 业务为大家提供了币本位的增值手段。这也是我们发展矿池业务的初心。

其次,在公链领域,OKChain 的目标是打造“商业链联盟”,具有以下特点:(1)在设计和应用中实现了“一个应用一条链”的“定制化”设计;(2)提供低成本的数据拓展,OKChain 创新性的将数据拆分为 3 层:区块数据、运行时数据和脱链数据,同时满足了降低已有系统对接成本,提升系统共识速度,扩展链上数据维度等优势,并且解决了传统公链方案中只有把数据写到区块内才能实现数据的上链的弊端和大量的数据冗余和效率低下的问题;(3)提出了人人开发 DEX 的普适理念,任何用户都可以基于 OKChain 构建自己的去中心化交易所,可以完全自主决定上线什么样的资产和交易对;(4)拥有完全独立的 OKT 燃料,OKChain 从 0 到 1 做起来,其经济模型的设计应该具备更高的自由度,才能够更好地激励各方参与者,来共建、共享、共赢。

第三,关于平台币与回购计划,持续不断的完善 OKB 通缩机制是长远目标,合约回购的承诺,也是确定的。关于平台币的更多进展,会在适合的时间向大家汇报。 Bybit 联合创始人兼 CEO Ben zhou 分享了做衍生品交易所的心法。 2019 年衍生品交易量达到了 3 万亿美元,预计到 2020 年,数字资产衍生品交易的交易额将达到现货交易量的两倍以上。Bybit 就是一家专注于衍生品交易所,于 2018 年 3 月创立,团队是传统金融背景,如今在数字资产衍生品领域做到了全球前三的位置,去年 10 月份更有单日交易量突破 40 亿美元的记录。之所以衍生品市场这么重要,一是用户的需求已经从从山寨币转向了流动性更高的主流币;二是衍生品无惧牛熊,只要有波动就有利润。 Bybit 联合创始人兼 CEO Ben zhou 表示:Bybit 的优势,一是任何时候“稳如狗”,让用户用起来很爽。为了做到这一点,Bybit 至今没有过停机维护,从来都是热更新。同时,要总结其他交易所遇到的瓶颈,比如大波动时 overload 的问题,进行自我完善;二是产品驱动,Bybit 将于 3 月底上线一个自主研发的正向合约的产品,有几个核心功能是市场上还没有看到的,包括双向持仓,完美锁仓、组合保证金,从而增加保证金的利用率;三是重视安全,Bybit 在交易所规则机制方面将风控要做得更好,比如防穿仓、自动减仓、数字化执行。而且,Bybit 邀请到平安前安全首席官来负责安全业务,做好安全风控。

TokenInsight 合伙人赵伟发布了《年度交易所研究报告》,并给出了 9 点展望:
报告全文可以点击链接获取: https://www.chainnode.com/doc/4031 除了精彩的主题分享,圆桌环节也讨论了很多大家共同关心的话题,主要有以下精彩看点: 1.聊 FCoin 暴雷,流量打法导致它没有吸引真正的交易者。交易所应该做好本职工作,那就是风控和撮合; 2.聊安全,OKEx 自曝一天遭遇 3 次 DDOS 攻击,用户资产不受影响,流畅度问题已在分钟级内解决,DDOS 攻击需要花费高额成本,疑友商操作所致; 3.聊比特币 ETF,ETF 再次被拒与行情跳水无关。比特币 ETF 如果回答不了市场操纵问题,就不可能被通过; 4.聊 DEX,它只是一个玩具,和中心化交易所没有可比性。DEX 等 DeFi 产品作为上层应用价值传导不到以太坊底层,这个核心问题短期内解决不了; 5.聊行情,要么毫无价值,要么不可想象,有预测认为 2020 年最高到 2 万美金。 以下是圆桌环节的文字精编。 ChainNode:2020 年交易所竞争的主要赛道会是哪里?

徐坤:我的答案是衍生品,衍生品应该是今年整个交易所赛道最核心的焦点。大量山寨币落下帷幕,主流币完成价值回归,自然会产生基于主流币的各种衍生品创新来带动市场的热情。 另外对于头部交易所而言,持续完善平台币的机制设计与生态建设,以及向公链赛道的布局,是两个大的方向。 Ben:因为我们就是一家衍生品交易所,我们当然希望这是一个赛道。我认为有两个角度,通过产品创新争取用户,或者打价格战。 赵伟:交易所的赛道很小,如果一定要细分的话,我认为衍生品交易是今年相对重要的。预计到 2020 年,数字资产衍生品交易的交易额将达到现货交易量的两倍以上。
ChainNode:Foin 暴雷事件给行业带来哪些思考?
徐坤:对于交易所而言,加强内控,修炼内功才能走的长久。Fcoin 的事情,我们倒推来看,其实在早期就已经出现了资金不平的问题,但是前期专注于市场扩张,一直没有把内部问题解决好。营销可以讨巧,但技术没有捷径,前期留下的坑,如果不及时填好,后面必然会爆发。 Ben:我们在 2018 年初立项的时候,当时以局外人的视角看,就很纳闷为什么大家都在搞“交易即挖矿”。因为我的理解是,交易所应该去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那就是风控和撮合,但当时币圈交易所把特别多的精力放在流量打法上。我认为 FCoin 之所以出现这个问题,核心原因是模式定位。交易所的盈利模式实际上很清晰,就是获客做撮合,赚手续费。而 FCoin 让很多人来薅羊毛,他没有吸引到真正的交易者,流量打法导致了最后的问题。 ChainNode:交易所如何确保平台与用户的资产安全?对于不可控风险,有什么预警或应对措施?
ChainNode:昨天 SEC 又再次拒绝了 Wilshire Phoenix 的比特币 ETF 申请,迄今为止 BTC 所有的 ETF 提案都被拒绝了,理由依旧是“害怕 BTC 市场因此被操纵”。ETF 被拒是不是本次 BTC 价格跳水的诱因?比特币 ETF 与国内交易所推出的 ETF 产品又有什么区别呢?

赵伟:首先 ETF 被拒和 BTC 下跌没有任何关系,大家应该已经免疫了。 我先解释下这些机构申请的比特币 ETF,和交易所的 ETH 区别是什么?前者有资金募集的过程,比如 Ben 想买我发行的 ETF,Ben 给我美元,然后我就自己买或者托人买 BTC。Wilshire Phoenix 这个比特币 ETF 还有美国债券配比。假设 100 美元购买到的 BTC 折算成 1 个份额,这时候 Ben 就拥有了我发行的 ETF 的一个份额。我筹集了很多美元,买好相对应的 BTC,打包成 ETF 产品到交易所上市,这时候对于这个 ETF 产品就会有一个净值,这时候就会有人来申购,过程很复杂,不详细阐述了。 有意思的地方在哪?如果 ETF 上市了,你可以把它理解为纳斯达克或者纽交所的一只股票,所有投资人都可以去买这个东西。这相当于把比特币的受众从币圈扩展到了美国股市的整个全球市场。这里面会有多少人直接通过合规的渠道购买到比特币啊,这个需求量是无比巨大的,所以说如果比特币 ETF 通过,它的意义非常大。 那么我们来说它为什么迟迟没有通过,理由一直是,价格操纵太严重。Wilshire Phoenix 的比特币 ETF 在设计上有些许不同,它是说如果比特币价格波动过大的时候,就增加债券的份额,而减少比特币的份额。但是没有用,它依然解释不了比特币价格被操纵的问题。这个问题解决不了,比特币 ETF 就永远上不去, 这是我的个人看法,我认为近两年都不太可能通过。 那么,为什么大家挤破头也要去做这件事呢,因为 2% 的管理费,以及申购赎回的费用,一旦成功了,合规的比特币是非常值钱的,当然合规也是很费钱的事情。

徐坤:我个人觉得是有影响的,因为广大的币圈交易者是很初级的,他们做交易的指标主要是预期和情绪,所以比特币 ETF 这个事情是有一定影响的,但不是全部影响。另外就是最近市场上出现了很多黑天鹅暴雷事件,也造成了负面的影响,这些情绪累积,导致二级市场做出了短暂的调整。 杠杆 ETF 与 ETF 不同,在传统金融市场中,ETF 适合投资者进行长期投资,但杠杆 ETF 只适合专业投资者用来进行风险对冲或短期投机,不适合普通民众来进行中长期投资,长期持有风险极高,因为杠杆 ETF 由于再平衡机制会出现损耗,时间越长,损耗越多。 而近期一些小交易所推出的杠杆 ETF,是为配比的币种增加了杠杆,就把 ETF 交易做成了短期的投机品种,而且这种的杠杆是根据配比的资产同时放大的。 这种杠杆 ETF 本质上是基金,发行方用这部分资金在市场上交易合约等衍生品,所以当基金净值亏损 20% 的时候,其实是来自于其购买合约或其他衍生品亏损的 20%。有杠杆就有风险,不是嵌套一层操作,风险就会消失或减小。 杠杆 ETF 看起来比合约或者币币杠杆要容易操作,其实是发行方在背后替投资者做了对应的工作。对于普通投资者,要关注发行 ETF 的交易所或者机构有没有能力去保证充足的流动性和承兑性。

Ben:传统 ETF 和币圈 ETF 其实有本质不同,交易所只是把那个样子拿过来了。但我觉得也算是一种创新,它大大降低了用户的理解门槛,抓住了零售用户的心理。很多人做交易的时候,往往会看 K 线,山寨币本身池子很小,再来个 3-5 倍的杠杆效应,K 线图画出来就很夸张,有的用户一看就有感觉,仿佛找回了当年追逐山寨币的感觉,这是我们做用户调研得知的。现在交易所的 ETF 产品还是很不成熟,在做市商层面,一个很大的挑战就是再平衡指数。如果真的要做一个 ETF 产品,需要花费很多精力,特别是找到合适的做市商,这是一个核心的区别。

ChainNode:除了衍生品市场全面开花,DEX 也是去年非常火热的概念,传统交易所与 DEX 的概念背道而驰,为什么又都要在 DEX 上纷纷布局?
徐坤:中心化交易所与 DEX 是相辅相成的,并不是相互替代的关系。中心化交易所具有效率优势,DEX 给用户更高的灵活性,两种模式的核心受众群体其实是差异化的。所以作为传统交易所,发展 DEX,既是顺应趋势,也是作为现有业务的有效补充,以向用户提供更全面的服务。 我们已经上线了 OKChain 的测试网,DEX 就是我们的首个应用案例。OKEX DEX 根据我们的压力测试,撮合部分性能很容易能够达到上千,同样的硬件条件下转账的性能会更高,同时调整出块节点的配置性能也有了很大的提升。
Ben:我们去年也成立了一个区块链研究院,研究这些布局。但是在我看来,很多人的关注点,是交易所的资金安全层面。还有和我们的用户调研后,对于衍生品用户,安全甚至也不是第一原则,最重要的是撮合效率。因此我们认为,如果要做 DEX,方向或许不是安全,而是其他方面,比如流动性。但对于撮合效率,单一节点肯定是效率最高的,我想这也是为什么衍生品市场没有一个成型的 DEX 做出来的原因。 赵伟:我说的直接一点,DEX 是一个玩具,DeFi 也是一个玩具,大交易所布局没有问题,有钱了什么都可以做。小交易所直接做这个也可以,但是你的市场永远就那么大。现在的 DEX、DeFi 基于以太坊,它的问题在于,上层这些应用价值传导不到以太坊的底层,这个核心问题以太坊短期内解决不了。这也是我并不太看好以太坊的原因。当然我非常推荐,也非常认可大家做布局,圈子扩大了,可能会有新的人进来,新的技术开发。但是如果将 DeFi 和中心化交易所来比的话,确实没有任何可比性。

ChainNode:你们怎么看未来行情?预测一下心中 2020 年 BTC 的最高价位吧。

赵伟:我的观点始终是,任何时候都可以上车,上车就完事了。不要一次买太多,每个月都买一点,把它作为你的资产配置,作为投资一部分。比如每个月拿出收入的 5-10% 定投,你内心会很平淡,不再受价格波动的影响。 Ben:我觉得只要不归零都可以,做衍生品有波动就行。我们也和大的机构聊,他们认为应该是一个震荡向上的行情。预测的话,我希望今年能到 2 万美金。 赵伟:Ben 太保守了,未来的比特币要么毫无价值,要么不可想象,只有这两种极端情况。 徐坤:我也是有信仰的,这里给大家充值一下!我们对行业充满信心。现在市场规模 3000 亿美金左右,未来还有十倍百倍的发展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