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肖磊看市

公众号:kanshi1314


这次疫情,损害的不仅仅是健康和生命,对于中国来说,相当于承受了一次巨大的经济“制裁”,内部经济循环戛然而止,外部来看,目前已经有超过七十个国家对中国公民实施入境管制。美国商务部长罗斯更是直言不讳,其在接受采访时直接说,中国发生的肺炎疫情,将有助于加速制造业回流美国

另一个更严重的后果是,疫情给全球民众也带来了一定的心里压力,一些国家政府并不了解中国为抗击疫情所做的努力,反而进行恶意攻击,误导其国内民众,致使诸多国家民众表面上虽然不说,但内心会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形成对中国的负面印象,这将影响到资本、人才等的中长期流动,其影响深远。

美国最近一年多来,不断地游说各国,呼吁对中国进行各种贸易限制,各国虽然很少听美国的,但架不住美国的威逼利诱。英国 1 月 28 日决定允许华为参与英国的 5G 建设,但 29 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就紧急飞往伦敦,威胁说英国无视美国政府警告,这一决定将损害美英间的情报共享,敦促英国重新考虑关于华为公司的决定。

这次幸运的是,世界卫生组织并没有把中国定性为疫区,否则的话,这次疫情相当于变相的达到了美国“梦寐以求”的对中国进行各种全球化限制的目的。

而不幸的是,就在昨天,美国并没有理会世界卫生组织对疫情做出的评估,宣布,将对中国的旅客警告提高至同伊拉克、阿富汗一样的最高级别。请注意,这不是针对中国湖北籍,而是整个中国,而且只要是 14 天内到过中国的外籍人士(不是去过武汉或湖北,而是只要去过中国的),也禁止进入美国。这就直接相当于封死了人员往来这个层面世界与中国的大部分重要联络。

如果没有疫情,白宫想对一个国家做出这样的政策,恐怕是难以通过和执行的,除非是战时敌对国家。如果按照美国商务部长罗斯、以及国务卿蓬佩奥等人的言行,美国政府似乎正在借此机会,实施对中国的全球性“制裁”,而不是在灾难面前所谓的同情(我说的是美国政府,跟民间是两码事)。而且美国一旦开始这样做,一些盟友将会开始效仿。今天我们已经看到了,第一个效仿的就是澳大利亚。

面对这样的背景,关于此次疫情的阴谋论开始流传就不足为奇了。对于中国民众来说,是否相信阴谋论我觉得没那么重要,就算相信阴谋论,新冠病毒是美国的基因武器,那中国更应该全民抗击疫情了,更应该战胜它,更应该把这个病毒的来龙去脉研究明白。因为既然你认为是一种企图亡国灭种的阴谋,那你更应该有强大的动力去搞明白敌人的武器,否则那不就是承认失败吗?

所以很多人一提到阴谋论就觉得是一种愚昧,我觉得恰恰相反,正是因为我们面临的背景是复杂的,我们面临的对手是强大的,在没有把事情搞明白前,不能让一些肩负国家民族责任的人有懈怠感,督促整个领域的决策者和研究者去重视它。再者,在病毒这种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面前,你不能要求大部分人都是科学家。

就像当年,如果中国搞不出原子弹、氢弹、导弹、卫星等,你永远会觉得别人的这些东西都是一种阴谋。比如美国的 GPS,正是因为我们认为在战时使用美国的全球定位系统,是危险的,所以才决心开发北斗导航,现在反过来了,美国说中国的卫星系统和航空航天等是一个要将太空武器化的“阴谋”。就连华为做点通讯系统的设备,也说是一种窃取信息的阴谋。所以美国这个高科技国家,难道就没有阴谋论吗?

等你把基因技术搞明白了,超过美国了,自己能掌控了,你就会发现,别的国家也会针对你编一些“阴谋论”。阴谋论的本质是你还不够强。

那从科学的角度来说,目前在病毒这个层面,国际上到底发展到什么程度了呢,我查阅了很多资料,也请教了一些专家,我得到的确切信息是:首先,按照目前的科学水平,美国和日本的科学家无论是从蝙蝠等动物身上提取,还是自己在各种病毒基础上进行创造,其实都是可以制造出新的高致命性病毒的,这里面也包括可以在人际间传播的禽流感等。其次是,由于这类技术大部分是公开的,所以如果拥有具备一定条件的实验室和基础的一些病毒、基因的专家,全球各地都是可以培养高危病毒,以及使其变异的。

所以这就具备了两种理论层面的可能性,国家层面是有条件把这种病毒当作一种武器来攻击其他国家的;另一种可能性是,一些掌握了这种技术的高智商犯罪分子,是有机会拿到或创造出这种病毒,专门用来实施犯罪活动呢。

我们先来看第一种,美国会不会拿病毒当作对付中国的基因武器呢,这个我的理解是,除非美国知道这个病毒最终能被消灭和控制,或者美国有很好的方式保密和隔离自己的国民,否则美国不会这么干。

我们假设这个基因武器是美国人制造的,专门用来对付中国的,问题是,美国人口里面,华裔超过 500 万,亚裔黄种超过 2000 万,难道美国人也想消灭这部分美国人?也想消灭日本、韩国人?

我相信科学家的话,基因武器有没有,应该可能大概是有的,但针对某一个特定人种的基因武器有没有?没有。因为道理很简单,黑白黄肤色基因虽然很好区分,但是由此判别人种则大错特错,更何况美国人很大一部分是混血,有各种族基因。

往根上说,现代人类都是同一个人种(智人种),黑白黄棕人种连亚种都称不上,不同肤色不同民族间存在基因差异,但差异之小,即使是最远亲缘的人群间,也并不比同一种马的黑白个体差异大。

也就是说,你要创造一个基因武器,只对华人起作用,而对白人、黑人、棕色人种、美国亚裔等不起作用,这是不太可能的。但我已经说了,如果美国自信能隔离自己的国民,或具有有效的治疗药物或方法,只要认定中国是不符合所谓普世价值的一种未来威胁,美国一些信仰层面优越感极强的军事狂热或政治疯子是可以做出很多意想不到的事情的。当年麦克阿瑟差一点就给中国扔原子弹了。

那我们来看看第二种可能性,是否存在具有某种种族歧视或其他目的的病毒泄漏或病毒创造者的恶意犯罪呢?是否存在某种仇视华人或担心中国扩张的精英团体的高智商犯罪呢?是否存在一些医药公司策划的追求极大商业利益的犯罪呢?我个人觉得是有这种可能性的。

请注意,我只是说有这种可能性,至于你说病毒来自蝙蝠还是什么的,我也信啊,但问题是,就算来自蝙蝠,那如何进入到其他动物身体的,或突然出现在武汉这个市场的,都还没有搞清楚。我当然也相信这是天灾,但你不能排除每一个环节上存在“人祸”的可能。

由于中国人口多,聚集程度高,流动性大,一些地方防疫系统失灵(比如武汉),乱吃(蝙蝠、果子狸等都能煲汤做菜)等,导致这类高智商犯罪更容易得手,而传染病一旦在中国出现,扩散的速度会更快。

这次疫情爆发的地点是十分耐人寻味的。如果爆发在北上广(北京、上海、广东),虽然影响更大,但大家想想,北上广的警惕性和整体反应速度,能跟武汉一样吗?广州和北京都是当年抗击过 SARS 的,北京又是首都;上海是当年抗击 SARS 最成功的(2003 年 SARS,上海 1700 万人仅 8 人感染),所以警惕性更强。

所以在北上广“作案”,恐怕实施难度非常大,反而有可能迅速得到控制,造成的杀伤力是有限的。

那除了北上广,在哪里爆发影响最大呢?

首先,武汉九省通衢,是最近几年来新缔造的中国高铁枢纽(全国性米字型高铁网络),迁徙和中转速度快,人口规模巨大,是北上广的中心联络点。如果现在在高铁枢纽里面,武汉说第一,没有一个城市敢说第二。

肖磊:中国疫情当前,美国为什么如此反常

其次,如果选择重庆和成都,大家看看,那里几乎就是交通的终点,除非你要去西藏,否则到成都就止住了。也就是说,虽然成都和重庆人口多,但中途换乘和路过的人是很少的,传播“效率”完全不同。西安、郑州等,虽然人口和流量较大,但整体来说主要还是单向循环,更重要的是离长三角和珠三角等中国经济绝对核心区较远,而武汉离珠三角和长三角不仅近,而且陆路水路航空铁路都四通八达。

实际上你去看那个疫情的传播图,也是符合武汉这样有一个交通枢纽的传播规律的。

肖磊:中国疫情当前,美国为什么如此反常

如果疫情在其他偏远地区爆发,会面临一个传播不起来的状况,也许有那么几个人患病,去世了,大家可能也都不知道。你比如去年 11 月份内蒙古感染鼠疫的那两个人,来北京后才确诊,但很快得到了控制,然后通知内蒙古采取措施,后来当地也没有出现更多人感染。偏远地区人口密度和流动性都比较低。

这次武汉疫情,我看了很多确诊病例介绍,有很多并不是密切接触式感染,只是在武汉火车站停留了一阵子,可能仅仅是因为有人上下车,就被感染上了。所以这就是为什么在武汉爆发,疫情会更加严重的原因。武汉是一个人口超过 1000 万的城市,流动量巨大,由于是交通要道,四通八达,想迅速封城没那么容易(假设是东北或西北一个省会城市,可能早就封城了,很好决策)。再加上当地整个应急系统失灵,才酿成大祸。如果是高智商犯罪,这一点是能想到的。

那么我的问题是,如果你是一个能够制造或搞到病毒的高智商犯罪者,你要选择一个地点来犯罪,你会怎么选择?

也许你会说,病毒难道就那么容易找到和制造吗?关于实验室病毒管理和病毒创造这个问题,我也找到了很多资料。下面只说其中一个。

我找到的公开资料显示,仅仅在 2007 年至 2014 年间,具有先进生化实验室,以及严格管理系统,且技术最发达的美国,竟然发生过多达639 起病毒泄漏(是不是故意的咱也不知道)。

早在 2014 年的时候,有一个美国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的日裔病毒学教授河冈义裕就宣布,他们从野鸭流感病毒中找到 8 个基因片段,组合出一种和“西班牙流感”病毒极其相似的新病毒。两者之间只有 3% 的氨基酸是不同的。

“西班牙流感”曾致死 4000 万人,导致一战提前结束,因为各国已经没有更多兵力参战了。

美国匹斯堡大学医学中心教授托马斯·恩格利斯拜就坚决反对河冈义裕这种制造病毒的行为。马斯·恩格利斯拜说:“我认为我们做的第一个错误的决定就是提取微弱的病毒并把它培养成了高传染性的病毒。我想第二个错误的决定就是把这个成果公之于众了,这样其他人就可能会复制这个实验了。”

河冈义裕是谁呢,他创造了禽流感 H5N1 的突变体,这种病毒更容易在哺乳动物间传播。河冈义裕原本计划在《自然》杂志上刊登论文,但美国国家生物安全委员会却担心数据落到恐怖分子手中,危害公共安全。最终实验在暂停一年后重新启动。反复探讨后,文章也在杂志上全文刊发

河冈义裕团队中有一位教授说,在 2009 年至 2014 年的研究和持续追踪中,我们发现 H5N1 禽流感病毒能够杀死 60% 的人类。但是它们只会由鸟类传播到人类,而并不会在人与人之间传播。这个试验从 2014 年开始,做的就是观察病毒的基因里发生了哪些变动,并找出怎样会使得这个病毒正常传播;这里面存在着双刃剑,这可能会给恐怖分子一个暗示,一个线索,去利用这个研究成果残害也许数万或更多的人

肖磊:中国疫情当前,美国为什么如此反常

防失联 加微:kanshi6188,或扫码,有我其他号的不要重复加

前两天我也发了几条微博,其中有一条我是这样写的,一个可以制造出病毒的科学家,如果想犯罪,人类是无法建立有效防御和监管机制的,所以这个世界最终极的科学问题,不是什么病毒基因、宇宙黑洞,而是那些掌握了顶级致命技术的科学家,到底是善良的,还是邪恶的。我再加一句,假设这些人里面,有那么一两个种族主义非常强烈的人呢,或灵魂扭曲的,对中国社会有极大偏见的人呢。

最后我想说的是,写这篇分析,并不是帮助武汉那帮吃干饭的,以及各疾控公卫部门洗地找借口,恰恰相反,我的目的是要所有人都要更加提高警惕性。既然美国把这次疫情,当成了“制裁”中国的机会,那中国也应该当成是一次遭受攻击的考验。

在此次抗击疫情的战役当中,值得我们反思的有很多,我们的疾控、公卫系统,我们的行政管理系统,我们的社会应急系统,我们的战时经济运转系统等等,都是值得反思的。如果造成如此之大的灾难,还不值得问个为什么,不去考虑多种可能性,那么 14 亿中国人,以及那么多一线人员为抗击疫情所做出的牺牲和努力,将会付之东流。

最后我要告诉大家,在没有把病毒的来龙去脉搞明白之前,我根本不相信市场所有肯定的结论。当然,我相信科学,相信中国的科学家,还相信中国人击退疫情的意志。

文 / 肖磊(如果担心错过重要分析,请关注肖磊看市公众号)


PS:

重要通知,明天晚上我会有一场公益直播,主要讲疫情对中国经济和投资市场的影响,以及具体的宏观策略分析,但并不保证每一个具体的投资品种都会讲到,主要还是从另一个角度给大家提供一个如何看待这次疫情的思路,以及更为宏观一点的应对策略。所有会员都免费,非会员在直播开始前订阅,也只需要 9.9。

肖磊:中国疫情当前,美国为什么如此反常

扫图片二维码或点击左下角“ 阅读原文 ”收听

来源链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