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平:中国经济或现小 V 型反弹,楼市政策应告别“一刀切”

植信投资首席经济学家、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长连平认为,近期欧美股市的持续暴跌已表现出非常强烈的危机征兆,发生全球金融危机的风险越来越大。他认为,国内房地产政策要“因时而变”,真正落实“因城施策”,不能机械地将房地产政策调整理解为走房地产刺激经济的老路。

连平:中国经济或现小 V 型反弹,楼市政策应告别“一刀切”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陈鹏

随着新冠肺炎疫情海外扩散,全球金融市场大幅震荡,投资者对发生新一轮全球金融危机的担忧不断上升。美联储罕见地在半个月的时间里两次大举降息,在此背景下,有关中国宏观政策应如何发力的声音渐大渐杂。

植信投资首席经济学家、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长连平认为,近期欧美股市的持续暴跌已表现出非常强烈的危机征兆,发生全球金融危机的风险越来越大。

连平指出,投资品无差别的暴跌,说明市场的恐慌已经到了相当的程度,以至于大家都要紧紧捂住自己的钱袋子。这很可能发展成金融危机的一个先决条件——流动性在短时间内迅速枯竭,导致各种债务无法正常清偿,最终令整个市场进入一个无序的状态。

“接下来需要进一步观察,是不是可能会出现一大批金融机构倒闭,甚至于系统重要性的金融机构的倒闭,这将是发生金融危机的非常明确的信号。”他说。

连平表示,随着国内新冠疫情形势逐步缓解,中国经济出现一个小“V”型反弹的可能性很大。但由于现在海外疫情迅速扩散,全球经济放缓、部分国家陷入衰退可能无法避免,这会给中国恢复正常经济增长的过程带来一些阻碍,这就需要监管层根据实际情况有针对性地采取一些措施,并适当调整一些目标。

他提到,房地产政策要“因时而变”,真正全面落实“因城施策”,不能机械地将房地产政策调整理解为走房地产刺激经济的老路。

“现在说到(有些城市)房地产调控政策松动,可能一些上级政府也有担心,怕大家认为这样做是为了刺激经济,引起市场上许多不同的评论。有这种担心是正常的,但我觉得实事求是才是政策的灵魂。”连平说。

以下是采访实录

界面新闻:您如何看待本周美联储再次紧急降息和重启量化宽松的举措?

连平:应该说大的方向在市场预期之中,但是来得这么快,稍微超出市场预期。当前的市场反应已经说明了问题,市场并没有因此受到很大的提振和鼓舞,相反,出现了较为明显的波动。我认为这主要是因为市场对美联储进一步的政策空间抱有很大疑虑。

理论上,这些措施会有一定积极作用。一是稳定市场信心,二是为市场流动性的平稳注入新能量,这也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对于整个金融体系来说,保持流动性的平稳运行至关重要,否则一旦流动性枯竭或者阶段性过度紧缩,就会带来金融危机。

但问题是,从中期来看,如果疫情进一步发展,美国经济遭受更多负面效应,经济压力还会进一步增大。这种情况下,未来政策还能做什么?应该说,是有一定空间,但空间不大了。

界面新闻:您认为今年发生全球金融危机的风险有多高?

连平:风险是越来越大。危机状况目前还没有完全表现出来,但是已经有了非常强烈的征兆,就像股市出现这样持续的暴跌。

从美国股市来看,很短的时间内出现多次熔断,过去从来没有出现过,甚至在 2008 年金融危机中,也没有像目前这样的波动。美国股市过去长期走牛,在各种因素的持续推动下,不断创出新高,越来越脱离基本面。因此,现在这种规模大、程度深的调整,会给各类机构投资者带来很大的负面影响。

为了应对这种巨大的冲击,政策确实应该出手来维持市场的平稳。但很可惜的是,发达国家,尤其是美国、欧洲一些主要国家的政策空间已经十分有限,没有更多的强有力的政策可以来应对。量化宽松已经推行了很多年,降息的话,现在利率还能降到哪去?很多国家都已经是负利率、零利率。

在这种情况下,大家对市场的波动就会感到更大的恐慌,更觉得未来前途难卜。未来市场到底会运行到一个什么状况?大家觉得这个风险非常大。所以我们看到,本来被认为是避险的资产,比如黄金,也出现了暴跌。

这种无差别的暴跌,就说明市场的恐慌已经到了相当的程度,以至于大家都紧紧捂住自己的钱袋子。这就很可能发展成金融危机的一个先决条件——流动性在很短的时间内迅速枯竭,进而使得各种债务无法正常清偿,最终导致整个市场进入一个无序的状态。接下来我们还需要进一步观察,看看是不是可能会出现一大批金融机构倒闭,甚至于系统重要性的金融机构的倒闭,这是发生金融危机的非常明确的信号。

另外,虽然现在对全球经济整体是否会陷入衰退还很难得出结论,但是,这种金融市场波动,尤其是疫情和油价下跌对全球经济的打击,接下来会非常明显地表现出来。一些国家,尤其是受疫情影响比较大的国家未来陷入衰退的可能性比较大,也就是经济负增长。

欧洲的一些经济体接下来出现负增长的概率比较高,美国也很难排除在未来几个季度进入负增长的可能性。这也使得全球经济衰退的阴影越来越大。当然了,因为发展中国家中间还有一些重要的经济体,比如中国、印度,可能还能维持一个不低的增速,即偏高一点的正增长,会对全球经济有所贡献。

界面新闻:3 月以来,美国已经累计降息 1.5 个百分点,这会不会倒逼中国央行加大降息幅度?

连平:在降息的问题上,不存在倒逼的压力。它和加息不一样。如果是加息,美国利率水平抬高之后,或者超出我国的利率水平,可能会引起资本尤其是短期资本外流,流向美元资产。但现在是倒过来的,美国利率水平很低,我们要高一些,因此从利差角度来说,美元资产不见得会吸引资金进入,从这一点来说没有倒逼作用。

不过,这确实是给了我们货币政策进一步向宽松方向调整的空间。接下来,我们要不要降息,关键是要看中国经济自身的需要以及政策的考量。

现在来看,总的政策方向是明确的,就是加大逆周期调节力度,货币政策应更加注重灵活适度,另一方面,在宏观杠杆率、企业部门债务水平仍比较高的情况下,不能搞“大水漫灌”,不宜大规模投放信贷。但是,信贷和社融增速比前些年适当高一些,我觉得还是应该的。

货币政策现在总体是三重组合,即总量、结构和价格,未来在这三个方面还会有进一步的作为。所谓总量,就是流动性保持合理充裕,目前货币市场利率水平较低,流动性宽裕,没有什么大问题;第二,结构性政策已经在推行了,比如再贷款;第三,价格型政策其实也在推进,接下来可能会推进得更加频繁一些,就是说未来 LPR (贷款市场报价利率)下调幅度会比去年明显加大,LPR、资产端的降息很有可能就在 3 月。

负债端的降息可能也会象征性地推进一些。尽管我个人不是很赞成调整存款基准利率,但如果未来 CPI 出现下行趋势,存款基准利率适当小幅度下调,这种可能性是不能排除的。当然,考虑到 CPI 阶段性偏高的情况,大幅度降息恐怕没有空间。

界面新闻:您对于今年国内的经济运行如何预判?

连平:国内疫情的影响其实正在逐步展现,1-2 月份特别明显,3 月以来,情况正在逐步改善。如果仅看国内疫情的影响,应该说在两季度以后出现一个小“V”型反弹的可能性比较大。

但现在的问题是,在 V 型反弹的过程中,可能还会受到世界经济明显放缓、一部分国家衰退造成的冲击,给我们未来的反弹、恢复正常经济增长的过程带来一些阻碍,所以未来还需要根据实际经济运行情况,有针对性地采取一系列政策,同时也要适当调整我们有关的一些目标。比如,在实现基本目标如脱贫、经济增长总目标的情况下,有些相关的政策目标,是不是可以做一些适当的调整或者有一些弹性?

界面新闻:您对今年 GDP 增速有何预期?

连平:我觉得不确定性比较大,所以政府对于 2020 年的经济增长目标是不是也可以给出一个区间?比如说 5.5%-5.8%,可能相对更接近实际经济运行的变化,而且通过加大逆周期政策力度,是有可能实现的。

当然,我们还要考虑实现这个目标跟保持就业平稳增长之间的关系。如果就业能平稳增长,那这个增速目标应该说是我们能够接受的。因为经济增长背后最终还是就业。

界面新闻:对于刺激消费需求,您有何想法?不少人呼吁给低收入群体发消费券,您怎么看?

连平:对于消费需求的提振,在复产过程中,需要平衡好防治疫情和推动消费者之间的平衡。对于人口比较聚集的地方,比如餐饮,需要在做好疫情防控的同时,有针对性地采取一些措施释放需求。

至于消费券,中国人口众多,人口差异也比较大,这样的做法需要考虑不同层次怎么发放?发多大规模?效果是不是好?都需要考量。如果是“一刀切”,那刺激效应可能很有限。而且对于低收入阶层,消费券是不是一定会增加消费?这是一个问题。

类似 2008 年“家电下乡”的措施是比较有效的,因为针对性比较强。但在农村生活消费已经上了一个档次之后,再要这样做的空间相对比较小。从家电领域来说,该有的都有了,从汽车角度来看,中国汽车的保有量也已经很高了。

界面新闻:您怎么看待现在一些提议大规模基建、新基建,以及松绑房地产调控政策的声音 ?

连平:目前情况下,政策进一步做些调整是应该的,但是在更加积极的同时,也要把握好度。我们不赞成经济政策可以没有任何底线地“大水漫灌”或者过度采取一些措施,这样会带来后遗症,会对之后的经济造成许多新问题。

毫无疑问,基建作为投资的重要领域,应该是未来政策作用的重要方面。因为在世界经济面临衰退压力的情况下,出口很难有大幅提升,甚至在原有水平上保持稳固;就消费来说,短期又很难有非常强有力的举措能够稳住经济。同时,基建本身确实有需求,新型城镇化、区域经济一体化,以及许多新的经济领域都需要有一系列基础设施建设,我们的财政也有能力。既然是这样,推出政策带动基础设施建设,包括传统基建和“新基建”,我觉得应该是恰逢其时,但是也要把握好度。

在房地产方面,我觉得目前主要问题在于相关政策如何“因时而变”,不要搞“一刀切”,真正全面落实“因城施策”。

所谓“因时而变”,前些年由于全国房价上涨压力较大,绝大部分地方推出了许多限制需求的政策,现在情况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很多地方由原来有大量需求转变为需求不足,房价有下行压力。这种需求的变化需要政策也相应变化,而不能机械地理解为又把房地产作为刺激经济增长的手段。在需求不足的情况下,很多城市还在那里搞所谓“四限”,本身就没有必要。

问题是,在目前的体制机制之下,很多地方明明有必要做一些调整,但是又非常谨慎,不去调整,左顾右盼,担心被扣上“用房地产刺激经济发展”的帽子。我觉得在这方面还是要从实际出发,不同城市根据自身实际情况进行调整。现在看,国务院提出的房地产政策“因城施策”,并没有全面落实。

界面新闻:最近一个比较有意思的现象是,个别地方提出了下调房贷首付比,但前脚刚发文,后脚又马上撤销。这是否就是您前面提到的情况?

连平:这个就是“一刀切”。在这个方面,我觉得相关政策需要更高层加以澄清。现在说到(有些城市)房地产调控政策松动,可能一些上级政府也有担心,怕大家认为这样做是为了刺激经济,引起市场上许多不同的评论。有这种担心是正常的,但我觉得实事求是才是政策的灵魂。

为了保障“因城施策”真正全面落实,需要有一个合理适当的评估机制,上级管理部门应该派出专业的机构进行评估。比如,有城市提出房地产政策要发生什么变化,可以上报评估,而不是说上报以后就被“一刀切”。我们也相信,必定是有些城市的需求状况已经发生了明显变化,政策需要调整。

连平:中国经济或现小 V 型反弹,楼市政策应告别“一刀切”

连平:中国经济或现小 V 型反弹,楼市政策应告别“一刀切”

来源链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