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shQuark CEO 李晨:Staking 领域仍是蓝海,资本多少非其核心

PANews 2019-04-09

2019 年已经过去四分之一,以太坊共识机制逐步从 PoW 转向 PoS、公链 Cosmos 的主网上线,这些事件的发生正使得 Staking 悄然成为行业新热点。作为公链权益奖励,Staking 的高收益已经引得诸多玩家入场,这门生意正变得越来越吸引人,但 Staking 的蓝图可以怎么画,目前还有很多值得探讨的地方。本文专访了香港 HashKey 集团旗下的 PoS 矿池 HashQuark CEO 李晨,从行业内部的视角洞察 Staking 的商业机会。

原文标题:《站上 Staking 这个风口,谁是新的比特大陆?》
作者:Carol
编辑:Tong

HashQuark CEO 李晨:Staking 领域仍是蓝海,资本多少非其核心李晨,PoS 矿池 HashQuark CEO

2019 年已经过去四分之一,要说这期间有什么大事足以影响整个行业发展的话,以太坊共识机制逐步从 PoW 转向 PoS 或能入选。加密货币市值第二的以太坊一「转身」,直接扩大了 PoS 的市场,随后公链 Cosmos 的主网上线也吸引了不少目光。与 PoS 相伴而生的 Staking 悄然成为行业新热点。

作为公链权益奖励,Staking 的高收益已经引得诸多玩家入场,这门生意正变得越来越吸引人,但 Staking 的蓝图可以怎么画,目前还有很多值得探讨的地方。为此,我们专访了香港 HashKey 集团旗下的 PoS 矿池 HashQuark CEO 李晨,从行业内部的视角洞察 Staking 的商业机会。

一、Staking 尚是一片蓝海

在 PoS (Proof of Stake)的共识机制下,节点需要负责打包交易信息、维护网络运行、参与社区治理,这个过程就是 Stake。作为奖励,节点可以获得系统增发的代币,这种收益的方式就是 Staking,其本质是因行使权力而获得权益奖励。因节点的职责与 PoW 中的矿工相似,所以节点 Stake 的过程也被类比称为「挖矿」,Staking 就相当于是挖矿奖励。

目前,主流的 Staking 有两种方式,一种是持币即挖矿,比如在典型的 PoS 公链 Cosmos 或者 IOST 上,持币用户将代币抵押给节点就可以直接获得相应的分红。另一种则是「委托」挖矿,通常发生在 PoS 的衍生机制 DPoS 链上,此时持币用户需要投票给节点(将币抵押给节点),票选出来的节点获得收益后再私下返还给用户。

PoS 矿池目前除了上述的持币即挖矿和委托挖矿以外,还有一些新兴的模式,比如 Filecoin 的 LPFS 存储即挖矿。但李晨坦言,「这种新的模式不像前两者已经有了很多实践的检验,所以我们只是去探索一下,去了解一下,如果好的话,我们可能会有涉及。」

相比 PoS 挖矿,PoW 挖矿其实早就已经形成了一个完整的商业闭环。在这个闭环中,上游有芯片制造商和矿机厂商,中游有矿场和矿池,下游有矿工。矿机厂商把矿机卖给矿工,矿工挖出来的币在市场上获益,这种商业模式甚至可能是目前区块链行业唯一成熟的模式。随着 2017 年币价屡创新高,早期 PoW 挖矿的参与者都获得了超额利润,赚的盆满钵满。但是在去年下半年的熊市中,币价齐跌、算力增加、成本高企,PoW 挖矿应声没落。

熊市暴露了 PoW 挖矿的弊端,即聚集算力的同时会增加能耗,这意味着固定成本的上涨和收益的减少,更重要的是,这会引发一个连锁反应,当收益不足以支持成本时,矿机关机,矿工的减少会增加 PoW 公链的安全风险,51% 攻击变得容易了。正是看到这些弊端,李晨判断,「未来 PoW 的公链可能以比特币为首,不会超过十条,而剩下的公链都会是 PoS 或者 DPoS,甚至将来还会出现其它的共识,未来 Staking 的市场会相当广泛。」

而且,PoS 挖矿是轻资产型生意,没有场地、机器、能耗造成的高成本,因为 PoS 挖矿只需要一台服务器就可以了,「一台服务器就可以挖很多币种,其实就相当于装了一个钱包」,李晨进一步解释道。

但吸引 HashQuark 这样的玩家入场 PoS 挖矿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 —— Staking 的市场目前还是一片蓝海。在这片蓝海中,尚未有诸如比特大陆这样的矿霸,「PoW 挖矿的核心是芯片,芯片绝非一日之功,需要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而且巨头已经做得这么成熟了,要赶超他们真的很难。」相反,Staking 这个细分领域还在早期,虽然有火币矿池、神鱼孵化的 Cobo 钱包和 Bit.Fish,巴比特旗下的 MATPool 矿池,但目前还没有出现一个通吃天下的巨头,所以在李晨们的眼里,Staking 这个市场充满了机会,大家都在同一起跑线上。

熊市对 Staking 而言是「天时」,它让市场看到了 Staking 的优势。而且「天时」还带来了「人和」,在李晨看来,「行情稳定在一个比较低的位置时,大家交易意愿降低,但又希望有收益,所以就会来参与 PoS 挖矿。」

二、Staking 的巨大想象空间

想要站上 Staking 这个风口,首先要了解清楚 Staking 的本质。

在李晨看来,「Staking 就是一个储蓄业务。」但这种储蓄跟银行储蓄不一样,不是存的钱越多,得到的收益就越多。区块链行业有着自己的游戏规则。「Staking 有个机制,原理并不是币越多,一定挖到的就越多。这不是线性相关。Staking 核心是你质押的币越多,获得挖矿的概率越高。所以主网每天有多少代币被 Stake 在上面是 PoS 挖矿中很重要的一个变量。」

HashQuark CEO 李晨:Staking 领域仍是蓝海,资本多少非其核心

根据 stakingrewards 的数据来看,各条公链的 Stake 比例相差很大,最高超过 81%,最低约为 10%,但统计范围内的 PoS 公链有一半的 Stake 比例超过 46%。而且 Stake 比例和年化收益之间没有相关性,统计范围内的 PoS 公链的年化收益中位数在 10.5% 左右,令人惊讶的是 Staking 的起源地 EOS 的年化收益只有 1.72%,在业内人士看来,收益太高或太低可能都存在问题。

从 HashQuark 的官网可以看出,HashQuark 矿池挖矿的收益要高于主网挖矿的收益,李晨介绍到,这主要得益于 HashQuark 开发的算法模型。「这个是我们的核心竞争力,因为 Staking 是概率事件,通过计算 Stake 率可以找到一个模型,即在某个比例下,可以获得收益是最高的。」这也是 PoS 矿池相较于个人直接挖矿的最大优势。

储蓄模式不仅对个人持币者有好处,对 Token Fund 也是一个机会。尤其在现在这种低迷行情下,Token Fund 交易频率极低,但同时希望能增值。由于 Token Fund 的资金量比较大,Staking 对他们来说就像是「免费午餐」。

除了这种最原始的,最基础的,不涉及交易的保本储蓄模式外,李晨认为,Staking 的商业模式还有很大的想象空间,这些想象空间需要与特定场景相联系。比如,Staking 可以赋能钱包。现在市场上的钱包其实大多数都比较单调,只有存储功能而已,没有很多的附加价值。但在李晨的看来,如果钱包跟 Staking 结合起来能为钱包业务赋能,「钱包中存储的代币,如果用来挖矿,每天就会有固定的比较好的收益。」

Staking 更深远的影响可能在于增加用户的收益,从而激活甚至是吸引更多人持币。本来,用户将币存在钱包里其实是一个托管的过程。用户需要向托管方支付费用,但在 Staking 模式下,托管的买卖双方被反过来。因为 Staking 的托管能不断地产生价值,托管方为了争取更多的托管金额自然会让利给用户。李晨表示十分看好在这种情况可能衍生的新的商业模式。

同样能通过 Staking 赋能的还有空投业务。「现在的空投服务就是找到一个地址就投,其实是非常低效和盲目的,因为无法判断地址的真实情况」,但 Staking 能解决这个问题,因为抵押、投票的过程天然地能确定地址的真实性,如此一来,空投就能做到有的放矢了,这对项目方而言是一个提高资源利用率的途径。

其实,就 Staking 与应用场景的结合而言,EOS 上 DAPP 的租赁业务是目前发展的比较好的一种商业模式。已经有一些 EOS 超级节点做起了 EOS 租赁的生意,目前租赁 1 个 EOS 的 7 天年化收益大概在 0.03%。因为 EOS 背后还代表着 CPU 和 RAM 资源,DAPP 的风生水起和超级节点的竞选机制让租赁行业也日益繁荣。

三、Staking 是团队综合能力的变现

对于 PoS 或者 DPoS 挖矿而言,成为节点是很重要的,只有节点才有资格挖矿。虽然 PoS 挖矿不需要投入很多固定成本,但成为节点也是需要投入一定量的资金,譬如去年红极一时的 EOS 超级节点竞选俨然就是一场「资本战」。

由此,市场对 PoS 或者 DPoS 共识一直存在「资本决定论」的质疑,但李晨却持不同意见,他认为,「要当选节点,自己并不一定需要有很多的币,更重要的是你要吸引别人给你投票,从这个角度而言,节点竞选的成本压力由节点团队和社区共同分担了,而且像 EOS 这样的情况,即使不能成为 21 个超级节点,进入前 100 个候选节点也依然有收益。」

根据区块链浏览器 EOSX 的统计,成为 21 个超级节点之一需要近 1 亿个 EOS,进入前 100 个节点享受收益最少也要超过 1000 万个 EOS,这些成本如果完全由节点团队来承担几乎是不可能的。而且虽然超级节点的日收益相当于其它候选节点的 1 倍,但前 100 个节点中超过 50% 的节点能获得 245 个 EOS 以上的日收益,最低也有 101 个 EOS 的日收益,这意味着按照 4 月 4 日的币价(5 美元左右)来估算,即使是最低收入的节点团队也能日赚约 3400 元,这一数据支持了李晨的判断。

HashQuark CEO 李晨:Staking 领域仍是蓝海,资本多少非其核心

如果资本不是 Staking 的核心,那么 Staking 的核心究竟是什么呢?

李晨的答案是,Staking 是节点团队综合能力的变现。

这种综合能力包含很多方面,李晨解释到,第一个是节点团队本身的信誉。因为大家需要投票给他,有些不支持投票的还需要转币,所以信誉很重要。

第二个能力是安全能力,PoS 挖矿的安全性应该从两个方面来考察,从内部来说,需要保证节点能够持续出块,从外部来说,如果需要存币的话,节点还要防止黑客盗币。

再者,变现还要考量节点团队的社区影响力。节点竞选和政治选举是非常相似的,选民考察的是节点团队在社区里做了多少事情,以及有多少贡献。李晨举例说到,「我看到过有一些节点,他们自己没什么币,只靠社区治理,不断的发声,不断的做活动,也能够成为一个节点。」这也是 HashQuark 深耕社区的一个重要原因,他们希望通过免费翻译技术文章和传播研究成果来促进社区治理来提高自己的社区影响力。

上述安全能力的重要源于安全性是 PoS 挖矿在当下备受质疑的因素之一,这可能跟 Staking 的本质有关,李晨解释道,「Staking 的本质是在线挖矿,其实直白点说就是热钱包挖矿。所以 Staking 面临的安全风险可能和 DAPP 遭受的花样百出的黑客攻击相似。」

对此,据李晨介绍 HashQuark 有一些独到的应对方法。「我们挖矿的矿机不会直接连到主网上,而是在当中绕了很多弯,同时还设了很多障碍和陷阱。另一方面,我们也和一些比较好的安全团队合作,第一时间拿到所有的安全情报。」

四、PoS 矿池可能成为行业融合剂

「我们希望形成一个多赢的局面」,李晨所说的多赢包括 PoS 矿池、用户和项目方。对 PoS 矿池,上线的挖矿币种越多,就有可能吸引不同公链的用户,自然矿池的用户群体就扩大了。对用户而言,通过矿池,用户可能发现和持有其他代币。同理,对项目方而言,可以通过矿池接触到别的公链的用户,扩大市场。所以李晨多次提到,HashQuark 要做的其实是整个行业的链接点,目标是打通整个行业的流动性。

当然这种有效的连接是建立在优质项目的基础上,只有此才能建立一个良性循环。李晨提供了两条判断项目质量的标准,这对普通用户选择持币种类时也有着同样的借鉴意义。

第一条标准就是技术过关。但普通用户毕竟不是人人精通区块链技术,这时候可以从私募时间和主网上线与否来辅助判断。「一般来说,私募超过一年可以大概率避免很多空气币,再加上如果公链主网已经上线,那很可能就是好的项目。」第二条判断标准是社区活跃程度,社区活跃程度越高,项目越可能持续发展。

如果 PoS 矿池能够成为行业的融合剂,那么对整个行业的影响无疑是巨大的。现在掣肘行业发展的重要因素除了技术瓶颈以外,参与人数不够多也是一个重要方面。也许 Staking 能通过实实在在的收益吸引更多人进入区块链行业。

举报

链闻 ChainNews 信息平台,诚邀读者共同监督,坚决杜绝各类代币发行、投资推荐及虚拟货币炒作信息。如您发现这篇文章含有敏感信息,请点击「举报」,我们会及时调查,并进行处理。

你可能感兴趣

    App
    下载链闻 ChainNews Apps

    链闻 App

    扫码下载

    公众号 小程序
    链闻 ChainNews 微信公众号
    链闻 ChainNews 微信小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