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链一周谈 20200222本期看点:一、黑客巧妙利用闪电贷获利 35 万美元二、Fcoin 暴雷,因为不懂费雪方程式惹的祸?三、EOS 创始人 BM 不当言论,称让新冠病人去死可以避免经济损失四、OpenNode 集成 Apple Pay,为什么这才是正确的姿势五、Crypto AG 幕后老板被曝光,CIA 秘密窃听全世界近 70 年 一、黑客巧妙利用闪电贷获利 35 万美元 2 月 15 日左右,有个 DeFi 黑客搞了一通骚操作,利用“闪电贷”获得贷款操纵 bZx 骗了大约 35 万美元,整个骗局由智能合约在一个以太坊区块时间内自动完成,仅用时十几秒。具体的:1、黑客从 dYdX 获得闪电贷贷款 1 万个 ETH,分成两份,每份 5000 个 ETH;2、用其中一份去 Compound 抵押借贷借出 112 个 wBTC;3、用另外一份去 bZx 上开了 wBTC 的空单;4、空单开好后,用借到的 112 个 wBTC 去 Uniswap 砸盘,导致 bZx 上的空单大赚;5、最后从做空赚取的利润中拿出 1 万个 ETH 归还最初的闪电贷贷款;6、剩下净利润约 35 万美元。 和 MakerDAO 这样的有抵押借款不同,“闪电贷”不需要任何抵押,它凭空创生出一对“信用 / 债务”,只要你能在一个以太坊区块时间内偿还债务,你就能在这个短暂的区块时间之内使用这个信用额度等值的 ETH。本来是不错的想法,但是没想到却被黑客巧妙用来借币砸盘获利。 看到这个东西我想起了真空量子涨落。真空中会不停地产生虚粒子对,一正一反,对撞消失,不违反量子力学和物质守恒。但是,当这个事情发生在黑洞视界边缘时,视界里面的粒子会被黑洞吞噬,而外面的粒子就成了实粒子,具有正质量,因此被黑洞吞噬的粒子就有负质量。黑洞不断吞噬负质量粒子,造成自身质量不断减少,慢慢蒸发直至死亡。 在上面这个闪电贷的案例中,这几个 DeFi 系统中用户质押的 ETH 价值就好比黑洞的质量,闪电贷成功模拟了真空量子涨落,瞬间生成了一对“债务 / 信用”,用授信所得的 ETH 操纵市场获得了真实的盈利(正质量),造成了质押用户 ETH 价值的损失(黑洞的蒸发)。 可见,信用货币的危害,即便是只能存在十几秒的信用货币,也会消耗和蒸发系统价值。何况当今世界泛滥的法币?比特币为什么叫做“电子现金”呢?因为比特币账本上记录的是真实货币,而不是信用货币。 【参考阅读】《贷款协议 bZx 被操纵让「闪电贷」走红,读懂 13 秒必须还款的闪电贷的秘密》https://www.chainnews.com/articles/310002254120.htm 二、Fcoin 暴雷,因为不懂费雪方程式惹的祸? 过去这一周最大的瓜可能就是 Fcoin 官宣长文《真相》了。据真相一文说,Fcoin 不得不关机了,因为他们数了数,手里的币不够兑付用户了,缺口有多大呢,大概在 7000 个 BTC 到 13000 个 BTC 之间,按 1 万美元一个比特币估算,大概就是差 7000 万美元到 1 亿 3000 万美元之间的债务窟窿。 有三种可能的情况:第一种可能性:张健早就预谋要非法占有投资者的财产,故意策划了这么一出,借口还不上了,其实是把币都侵吞了准备跑路;这种可能性不大。如果他真是早有预谋,那应该在 2018 年圈的币量达到顶峰的时候关机跑路。 第二种可能性:系统错误,把账记错了。比如用户充值 10 个 BTC,数据库记成了 11 个。这种情况有没有可能呢?有可能。但是以张健团队的技术经验,应该会较早发现这种 bug 并修正数据。这一点不会成为暴雷无可挽回的主因,最多是帮凶。 第三种可能性:FCoin 的金融模型存在根本性的致命问题,导致系统空转,债务黑洞越来越大,而张健团队对金融不够敏感,在早期对这个可怕的问题缺乏足够的重视,第一次发现债务小黑洞时感觉无所谓,直到黑洞迅速暴涨引发危机时,已经无可挽回。 问题就出在费雪方程式上。看费雪方程式:M * V = P * Q 金融产品卖的是什么?债务。比如你花 100 元买我一个年化收益 40% 的理财产品,那么销售完成后,我欠你 100 元本金和 40 元收益,这就是债务。债务是 Q。P 是债务的定价。P * Q 就是销售出去的债务总量。Fcoin 的各种挖矿返币、各种存币理财、各种持币分红,统统都是金融产品 Q。 用户购买 Fcoin 的金融产品用的是什么?数字货币,最终对标比特币。它们是 M。区块链上的真实资产就只有 M。 那么 V 是什么?V 是货币流动速率。收益率越高,结算越及时,V 就越大。Fcoin 的各种产品,可能都是高 V 模式,这个没有它内部结算数据无法定量测算,手头有数据的参与者可以用自己的实际数据推测一下。 可以看到,V 越大,真实资产 M 和名义债务规模 PQ 的差距就越大。比如 100 个比特币周转了 100 次,那么就会创造出 100 * 100 = 10000 个比特币的债务,但是系统中真实存在的真实资产有多少?只有 100 个比特币。差了多少?9900 个比特币。这就是债务黑洞。 错账数据可以修复,收益承诺可以勾销,但是债务黑洞,那可是本金的窟窿,填不上的。除非有白衣骑士,愿意外部输血,拿出 9900 个比特币把债务黑洞填上。靠系统自身已经无法自救了。 【参考阅读】《Fcoin 真相》https://fcoin.zendesk.com/hc/zh-cn/articles/360043503273-FCoin%E7%9C%9F%E7%9B%B8 三、EOS 创始人 BM 不当言论,称让新冠病人去死可以避免经济损失 前不久,EOS (柚子)的创始人 BM 在推特上语出惊人。他评论了一番新冠肺炎疫情后,发表了一个惊世骇俗的观点,认为 2% 的死亡率和经济发展付出的损失相比,应该让 2% 的人去死更划算。 十年前中本聪就拿他的榆木脑袋没办法,不得不甩了他一句,“如果你不明白或者不理解,我也没有时间说服你,抱歉。”也许中本聪始料未及的是,十年后的 BM,依然是那么的不开窍。 其实 BM 的言论并没有多么独特,他不过是把极致的功利主义(utilitarianism)论调用到了这么一个不合时宜的场合而已。 人类正义的终极问题之一,正是对于功利主义的发问:为了整体利益的最大化,是否值得牺牲少数个体的利益? 牺牲一个人的生命,挽救五个人的生命,是正确的吗?如果你正好好的走在路上,忽然被抓到医院里,那里躺着五个重病号,急需器官移植,把你全身器官摘下来分给他们,正好都可以救活,牺牲你一个,救活这五个,请问你愿意吗? 那么,牺牲 2% 的生命,为了全国、全世界的 GDP,是正确的吗? 当然是错误的。任何一个人的生命,都不应当为了任何看似崇高的理由而“被牺牲”。这份不应当里面,包括你的生命,我的生命,以及 TA 的生命。 【参考阅读】《BM,带着你的 EOS 滚出中国!》https://mp.weixin.qq.com/s/l3a6gN-eDi-c8-7T84P85Q 四、OpenNode 集成 Apple Pay,为什么这才是正确的姿势 比特币支付公司 OpenNode 号称要集成 Apple Pay,模式比较有意思,允许“消费者选择以法币支付、商家以比特币接受”。该功能还在测试中,接受商家注册试用,几个月后将正式上线。它的营销主管说,比特币的波动性虽然让购物者不愿使用比特币消费,但是商家对于接收加密货币的需求并未减少。OpenNode 的商家客户希望将部分或大部分支付以比特币进行,目前已有 5000 家商家注册,其中很多来自于奢侈品行业。 这条新闻令我很感兴趣。和几年前星巴克宣称接受比特币支付的做法正好相反。星巴克的模式是 C 端付比特币,B 端收法币。OpenNode 的模式正好反过来,C 端付法币,B 端收比特币。我看好后一种模式,因为这符合比特币货币化的发展规律。 一个商品(commodity)货币化的全过程大概会经历几个阶段:(1)收藏品;(2)投机品;(3)保值避险品(SoV, Storage of Value);(4)交易媒介(MoE, Media of Exchange);(5)计价单位。 黄金完成上述过程经历了上千年的时间。比特币的货币化可能是我们这代人有生之年能够亲眼目睹的一次伟大的货币化进程(也许无法活够久到该进程完全完成)。 过去十年,比特币经过了前两个阶段,分别由理想主义分子和狂热投机分子所推动。从 2019 年上半年开始,比特币正式进入了第三阶段。 过去十年,所有“支付主义”的理念和尝试都失败了,最典型的代表就是 BCH。一个货币,不靠权力强制而自发进化成为交易媒介,需要完成艰难的双边市场冷启动。这是一个灵魂拷问:先有蛋,还是先有鸡? 从 C 端着手还是从 B 端着手?换句话说,究竟是消费者先愿意使用这个币,才能推动商家接受这个币;还是商家先愿意接受这个币,继而推动消费者使用这个币?先有买,还是先有卖? 淘宝的案例告诉我们,双边市场型电子商务平台冷启动的成功秘诀在流量端、买家端。但是,货币不是电子商务。我们太喜欢使用类比推理了,尤其是面对陌生的事物。不幸的是,类比推理对 99% 的传统事物是有效的,却让我们对 1% 的全新事物陷入认知错误无法自拔。 比特币,正是属于那 1% 的一种全新事物。 事实上,对于货币而言,它的价值来自于一个信念,那就是有人想要它。在经济学的交换论中,卖家要的是币,放弃的是货;而买家放弃的是币,要的是货。要让一个币成功,是应当把心思放在怎么样让买家更好的放弃它呢(正如很多“支付主义”的数字货币所做的那样),还是把心思放在怎么样让卖家更想要它呢? 答案显而易见。 【参考阅读】《OpenNode 为零售商找到了将法定付款转换为比特币的方式(使用 Apple Pay)》https://www.wanbizu.com/xinbi/20200220206406.html 五、Crypto AG 幕后老板曝光,CIA 秘密窃听全世界近 70 年 「数十年来,全世界许多国家都依赖于瑞士公司 Crypto AG 制造的加密设备保护通信安全。但它们不知道的是,数十年来,CryptoAG 已被 CIA 和西德的情报机构秘密控制,控制了该公司的情报机构纂改了加密设备使他们能更容易的破解加密信息。《华盛顿邮报》和德国 ZDF 披露,这一行动先后有两个代号,分别为 Thesaurus 和 Rubicon。CIA 在其报告形容这是情报界的世界政变,外国政府甚至花更多的钱购买设备以获得优先权让它们最秘密的通信能被美国和德国阅读。从 1970 年起,CIA 和 NSA 就几乎控制了 Crypto AG 的方方面面,从招聘决策到设计技术、破坏算法和指导销售目标。之后美国和西德的间谍就坐享其成进行监听。在 1979 年人质危机期间他们监视了伊朗的毛拉,马岛战争期间向英国提供阿根廷情报,跟踪了南美独裁者的暗杀行动,抓捕对 1986 年柏林迪斯科舞厅爆炸事件进行庆祝的利比亚官员。它也有限制,苏联以及中国都没用过 Crypto AG 的设备。」 CIA,美国中央情报局。NSA,美国国家安全局。Cypto AG,1952 年在中立国瑞士成立。策划者真是顶级战略家,放长钱,钓大鱼。 美国为啥老怀疑华为的设备有后门?总是干坏事的人,会觉得别人如果不干坏事简直不可思议。一个小偷,会觉得人人都要偷东西。一个行贿者,会觉得别人肯定都行贿。用一个中华成语来讲,这就叫做“以己度人”。 斯诺登曝光“棱镜”已经让大家感到震惊,但想想毕竟还只是针对美国公司的监控。而此次爆出 Crypto AG 的这个大料,全世界都坐不住了,各国首脑忽然发现自家后院都早已被美国给渗透了,每天进行的绝密工作、一举一动竟然都暴露在美国的眼皮子底下,被看个一清二楚、明明白白。 中本聪为什么给比特币的签名算法选用的是 secp256k1,而不是 NSA 倾情推广的 secp256r1 呢?他是本能地不相信 NSA 呢,还是早就得知了 NSA 的一些秘密?也许我们永远无法知道。但我们可以知道的是,密码朋克发起人 Eric Hughes 在 1993 年撰写的《密码朋克宣言》中就如此警醒世人: 「我们不能奢望政府、企业、或者其他庞大、匿名的组织出于他们的仁慈来授予我们隐私权。评价我们会对他们有利,并且我们应该认为他们确实会这么做。」 「如果想要获得隐私权,我们必须捍卫它。我们必须联合起来,创造可以处理匿名交易的系统。」 2009 年 1 月 3 日,密码朋克成员、比特币发明者中本聪启动了比特币的主网。一个新的时代就此拉开帷幕。 【参考阅读】《美国这一爆炸性丑闻,让世界瞠目,让盟友愤怒》https://mp.weixin.qq.com/s/s7YxlOsd6IW9bYWTA3Tjyw 【关于本栏目】“一周谈”每周末对数字货币区块链行业的近期事件进行个人化点评,仅代表个人观点。事件并非必须是过去这一周之内发生的,只要是在这一周关注到、值得点评的近期事件即可。
更多刘教链原创文章(点击阅读):
新作:

3000+爆文:

2000+热文:

1000+好文:

来源链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