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茹创始人兼 CEO 杨明谈 Filecoin 的发展前景及挖矿需要注意的事项。

原文标题:《分布式圆桌第二期:天茹 CEO 杨明谈 Filecoin 挖矿那些事》
受访者:杨明,天茹创始人兼 CEO

谈到 Filecoin,肯定离不开一个赛道——挖矿。尤其是由于 Filecoin 挖矿与比特币以及以太坊挖矿游戏规则不同,Filecoin 挖矿到底怎么挖?Filecoin 矿机在性能方面与比特币矿机有什么区别?普通矿工在购买机器的时候需要注意什么?诸如此类的问题,相必大家一定非常好奇。

那么,分布式圆桌第二期我们邀请了天茹( 1475)的创始人兼 CEO 杨明,聊一聊大家所感兴趣的 Filecoin 挖矿那些事。

专访天茹 CEO: Filecoin 或是区块链行业转折点,需理性分析矿机投入产出比杨明,天茹创始人兼 CEO

Jerry杨总给行业小白们普及一下知识, Filecoin 的挖矿,和比特币、以太的挖矿有什么不同?

杨明:首先,比特币挖矿拼的是算力,也就是单位时间内矿机的哈希运算次数;而 Filecoin 挖矿除了矿机的算力外,还包括了算力增长的速度。第二,比特币挖矿插网插电就有算力,Filecoin 挖矿有一套惩罚机制,游戏规则复杂得多。

我对比特币的代码非常熟悉,比特币的代码非常简约有美感,它的设计融入了社会学和经济学的博弈论的知识。而 Filecoin 的代码不一定完美,却胜在功能的实用性上。

Jerry你是如何看待 IPFS 协议的前景?

杨明:互联网经历了几个阶段。第一个阶段狂热,互联网从部分人开始信仰,直到某个契机下所有人都开始信仰。第二个阶段清醒,互联网的价值被高估,接着 2003 年互联网的泡沫破了,金融危机降临。第三阶段重建,互联网开始重新搭建,价值重新萌发。区块链的发展轨迹同互联网有着异曲同工之妙,目前行业处在低谷期,而 IPFS 有机会将行业从低谷中拯救出来。我隐隐约约地感觉 Filecoin 会是一个转折点。

纵观互联网企业的发展历程,我们可以看出从低谷里走出来的企业都具备一个特质,那就是完善的基础设施,而基础设施里必须有存储这一块。这样看来,基于分布式存储的 IPFS 具备了黑马的潜质。

再回到区块链行业,比特币只有把交易和资产的数据上链,而商务数据 / 交易数据以及用户数据却都未能完成上链。料想,如果中国 6000 多万商户都将数据上链,那整个上链成本将非常高昂。而 IPFS 凭借它的技术优势可以有效地解决这一问题。

我相信所有颠覆性的东西,都是微小的东西入手的,而 IPFS 正是区块链行业那个非常小的切口。

JerryIPFS 协议和 http 协议本质上有什么不同?

杨明:HTTP 是绝对地址寻址,比如说中国上海延安西路##号,系统会提供相应的 IP 地址,以便用户可以寻找到那个文件。

IPFS 则不同。当用户要寻找一个内容,这个内容会形成一个唯一的哈希值,这个哈希值在整个路由里会有记录。比如,我要寻找忘情水 .mp3 这个文件,系统会帮我询问我的好朋友(peers),问他们有没有这个文件。如果我 200 个好友中好友 A 知道谁有,好友 A 就会向文件所有者朋友 B 发出请求并建立好友 B 和我的 P2P 连接。如果好友 A 也不知道谁有,那他就会继续广播。按照这种模式,用户一般到第三轮第四轮就能 100% 找到。IPFS 就是靠这种找朋友 say hello 的方式将文件拿到,这是 IPFS 和 HTTP 技术通信的本质区别。

基于寻找文件的不同模式,HTTP 协议和 IPFS 协议也有各自的优劣势。第一,在 HTTP 协议里,由于文件地址是大家都知道的,所以网络容易遭到攻击。其二,由于这个地址是有一个所属主体的,这个主体有一定的特权。比如说,你在卧室里装了个摄像头监控老人和孩子,那么监控录像是可以被摄像头生产公司调用的。

相反,在 IPFS 协议里,你在寻址之前是不知道文件在哪家服务器的;当你不知道要攻击的对象在哪里时,要进行攻击是很难的。其次,你的数据背后是没有特权方的,唯一的特权方就是你自己的,因为你有唯一的哈希值。只要这个哈希值不泄露,任何人都看不到数据。

IPFS 还有成本优势:当系统搭建好以后,用 IPFS 存储数据的成本会变低。HTTP 和 IPFS 这两种技术方案的属性就好比叫计程车打滴滴快车。以前你打电话叫计程车接你,计程车需要从出租车公司出发,而现在滴滴会根据系统匹配就近来接你。计程车来接你时,会占用马路资源(浪费带宽资源),会耗油(消耗节点的计算资源),还没有那么快(传输数据慢)。

由于 IPFS 系统会根据你 200 个 peers 里网络最好以及信任度最高的去拿文件的,而且是派很多节点去拿的,所以效率会高出很多。比如说你在谷歌上看一个视频,视频数据在美国西雅图,按照传统方式需要通过很长的路径传输到你手里,因此体验是没有那么快的。而在 IPFS 上,如果在局域网上有人看过这个视频了,他会就近传给你。

最后,双方对于边际收益的期望值是不一样的。对于中心化企业来说,他养人,养安全维护,承担风险,所以希望钱挣得越多越好;而对矿工来说,硬盘闲着也是闲着,能挣一块是一块。

Jerry杨总的关于 HTTP 和 IPFS 之间区别的回答是我听过最清楚最具象的了。那么,我想问问你过去有哪些经历?您是因为怎样的一个契机,进去 IPFS 这个赛道的呢?

杨明:我曾在爱立信、谷歌、百度、英特尔以及银联待过。总之,外企央企民企,IT 互联网金融我都触及了。

17 年的时候,我在做另一个项目的时候,无意中接触到了 IPFS。那时候我对它的第一印象是:这个事情有搞头。机缘巧合的是,当时进行的项目遇到了瓶颈,于是我就调转方向,着手布局 IPFS 了。我还记得 2017 年过完年,我就辞了职,将身心都投入到 IPFS 上了。

很巧的是,我研究生时期做的项目就是边际网络协议 BGB 系统,和 IPFS 还挺像的。我在爱立信做开发的时候也接触过不少协议,比如说域名解析 DNS、DHCP 自动分配地址等等。我当时还看了 IPFS 以后,就觉得似曾相识,非常有亲切感。

Jerry天茹公司的定位是怎样的?公司有哪些产品和服务?公司目前的客户是谁?会解决他们什么样的痛点?

杨明:我们打算从产品型企业切入进 IPFS 赛道。目前公司的产品有硬件设备以及软件的解决方案。我们做的是底层通讯协议、加密效率、上层策略优化以及挖币优化的一体化服务。

从硬件设备来说,我们卖两款矿机,基础版本目前价格是 8.8 万,挖矿效率达到 40GB 每小时;超算版本目前价格是 24.8 万,性能能达到三位数。市场上性能好的矿机,挖矿效率一般在 5-15GB 每小时之间,因此天茹在技术性上的优势是非常明显的。在硬件矿机这一块,我们主要服务于高净值客户。

专访天茹 CEO: Filecoin 或是区块链行业转折点,需理性分析矿机投入产出比1475 矿机 加速版

专访天茹 CEO: Filecoin 或是区块链行业转折点,需理性分析矿机投入产出比1475 矿机 pro 超算版

除了矿机之外,我们还提供软件解决方案。简单来说,如果你有一台服务器,但是挖矿效率不高,那我们可以提供赋能服务。除了硬件需要自己采购外,软件我们会按每台机器一万块 / 一年收费。在软件解决方案这一块,我们主要服务于有存量机器的客户。

我们打算将天茹打造成一家轻资产的平台型企业。第一款平台型产品是我们自行开发的 OSP 系统,客户可以通过这套系统使用天茹的 GPU 进行加速。原本矿机本身需要买两块 GPU,每块一万元,这是矿机之外的额外成本。如果客户采用了天茹的 OSP 系统,不需要再额外购买 GPU。用户可以调用天茹的矿机来计算,矿机计算结束后会把结果告知客户。这样一来就会产生双赢的局面,用户既降低了 GPU 成本的门槛、提高了效率,天茹也获得了收益。

第二款平台型产品是真正意义上的矿池。与传统的矿池采用集群架构不同(相对于来说较为简单),我们做的是底层通信机制的优化和任务分发协作的策略:我们会脱离矿场的限制,在全世界形成一张网,然后相互之间配合。采用天茹的矿池会产生以下这几点效果:第一,降低了相互协作的成本,提高了协作有效的转换率;第二,突破了地理位置等因素的限制,使得用户接入门槛更低;第三,突破了硬件瓶颈的限制,这里硬件指的是磁盘 IOPS 以及万兆网卡等等。总之,我们改了底层的技术架构,使得系统兼容低门槛的矿池,提高了机器的利用率。原本客户寄存自己的矿机到矿池需要很多信任成本的,现在你不需要信任我,跑一条命令就可以接入矿池。

Jerry公司的产能以及销售情况方便透露一下吗?

杨明:因为公司前期有一定的布局,所以矿机一个月的产能能有 200 台左右。至于销售这一块,公司会逐步形成健全的销售体系!

这个行业目前还处于浑浊状态,不确定性因素太多,行业整体的销售手法也比较粗糙。市面上的矿机都在用不同的点在进行销售,用不同维度拓展市场以及维护客户,这些维度包括了排名、算力增长、矿场维护以及价格优势等等。

其实,挖矿本质是投资行为,客户在购买矿机的时候需要考虑:每投一万块钱,能获得多少链上资产?主网能增长多少算力?这里面到底有多大的盈利空间?我们衡量矿机的价值所用的维度只有一个,那就是单位增长算力的成本,即单位的投入产出比

我们面对的客户都是行业认知比较高、有风险承受能力、较为理性的人。其实我们小程序注册用户已超过 10 万人,其中希望用低成本能获得高收益高回报的客户较多,但是我们不能用强销售的手段刺激人们的暴富梦想,所以我们的产品对于大众客户来说会有一定的门槛限制!另外,我们希望能保证成本的前提下客户的收益最大化,弱化了经销商利润空间,所以在销售策略上看我们的销售也不会那么激进。

新事物产生的背后一定是乱象丛生的。况且,这背后有有如此大的经济利益。但是比起用更多的精力去做市场,我们公司更愿意花费更多的时间去潜心研究技术。我们走的这条路虽然前期比较难走,但是后期越走越轻松,算是厚积薄发吧。也希望市场的认知能逐步提升!给技术人员研究时间,还市场和客户收益空间!

在这里奉劝大家购买矿机时不要单看排名这一个维度,因为排名背后商家所投入的成本时隐性的;其次,购买矿机时需要货比三家,不要迷信激进的营销手法。

Jerry : 以现在的投入成本和币价来看,矿工需要多久才能回收成本?

杨明:事实上有两个因子决定矿工收回成本的时间周期:第一是现有投入到 Filecoin 挖矿的矿机数量,第二是目前的币价。假设投入到市面上的矿机有 3-5 万台,而币价在 50-100 块,那么采用天茹的矿机(超算版本)的回本周期在 25-50 天左右。这两个因子具有很大的波动性,这也是矿工的风险所在。

Jerry杨总未来想把天茹打造成什么类型的公司?公司有什么愿景呢?

杨明:之后我们还是想往生态型的企业发展。我们会成立子公司,子公司会投资应用类的公司。

前期技术是一个核心驱动因素,后期打的是资本战以及资源战。在战略部署以及卡位方面,后面一个阶段非常重要。

我们曾经花了一年半的时间教育上下左右的企业。我们称这些和我们在大方向上一致的企业家们叫做共识合伙人。这些共识合伙人是未来公司布局行业最密切的伙伴。

Jerry我也想聊一下目前挖矿行业的现状。大家都知道大部分的矿工是中国人,海外的矿工三成不到,用的还是我们提供的机器和技术。在你看来国内的产业链是怎么分工的?其次,矿工的地理上是在各个城市是怎么分布的?都各有什么什么特点?

杨明:按垂直行业分的话,上游就是机器制造商,俗称 OEM;中游的话就是矿机厂商,下游的话就是销售体系和客户了(即矿工)。在这个产业链两侧有媒体 / 交易所 / 钱包 / 浏览器等等。

矿业之所以聚集在深圳是因为深圳在产业链上游比较发达,即硬件比较发达。不过,不少传销组织也大多分布在深圳。

上海这边会更加遵循商业逻辑。产业链里做技术的公司在上海的居多。另外,杭州 / 北京以及成都也都有不错的企业。

Jerry会不会随着主网上线而泡沫破裂?

杨明 :大概率是会的。可能很少一部分投入产出比和风控做的好的企业才能抵御风险。

Jerry从内心里敬畏的对手是谁?

杨明:挖矿行业整体的素质是没有互联网和 IT 高的,可以说真正的精英没有进入到这个行业。不过,我敬畏的人还是挺多的,比如说像星际大陆、先河、西安灵动、原力区、中国社区、星际公联、储讯等,他们都为这个生态做了不可替代的贡献。

Jerry最后,杨总有什么建议需要提醒对 Filecoin 挖矿感兴趣的小伙伴吗?以及外界对于 1475 一直以来都存有误解,那么杨总有什么要进行澄清的嘛?

这里,我想重申的一点是挖矿本质来说还是一个投资行为。关于选择投资矿机的时候,技术固然关键,但是最重要的指标就是投入产出比:即每投一万元,需要清楚这个一万元在主网上线之后每个小时可形成了多少链上资产。你还需要清楚矿机的算力、稳定性(包括算力增长的稳定性)、出币的效率等等,这都是跟你的切身利益相关的,不要被排名以及一些情怀的宣传所引导。

其实,行业对我们的误会还蛮多的。

第一:老有人觉得我们是官方,其实我们确实跟官方走得近,但是我们不是官方。这里我需要澄清的是我们是一家中国企业,是一家矿机厂商。

第二:是有人说 1475 最核心的竞争力是找 bug。其实,我们找 bug 只是一个副产品。因为我们优化的是底层的东西,比较容易发现一些底层的 bug,所以就顺带解决了 bug,跟官方玩了攻防的游戏。说到底,我们和大家一样,都希望这个生态变得更好,更安全稳定,风险更低一些。

第三,有人认为 1475 用机器去刷排名。其实,我们用的设备数量并没有那么夸张,最多的时候也就 97 台。之所以我们跑的最快的时候每个小时有 10T,是因为我们的机器每小时最高能跑到三位数。

来源链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