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shQuark CEO 李晨谈 Staking 发展、公链价值与 DeFi 前景等话题。

原文标题:《对话 HashQuark 李晨:重新理解 Staking 经济,公链新基建在路上 | 链捕手》
受访者:李晨,HashQuark CEO
撰文:王大树

公链作为区块链行业的底层技术支持,曾经在市场上行时百链齐发,市场下行时万链归元,如今随着以太坊上的 DeFi 热潮,公链们似乎找到了价值支撑,包括 EOS 在内的大部分老牌公链都在试图借此回血,然而核心问题在于什么样的公链是有价值的?加注 DeFi 的必要条件又是什么?此次链捕手就此与 HashQuark CEO 李晨展开了深度交流。

HashQuark 是香港金融科技公司 HashKeyGroup 旗下专业的区块链基础设施服务商,近期更是逆势完成了由启明创投领投、分布式资本、HashKey Capital 等跟投的 A 轮融资。作为公链市场的局内人,他们既经历变化也在变化中思考行业,定位自己,相信会对你理解公链现状有所启发。

对话 HashQuark 李晨:重新理解 Staking 经济,公链新基建在路上 | 链捕手_ 李晨,HashQuark CEO_

理解 Staking 经济的扩展性

链捕手:请向读者简单介绍下 HashQuark 的定位与目标。

李晨:就像早期大家对我们的认知是做 Staking 的公司,我们也的确一直专注于 PoS、DPoS 等共识机制公链的 Staking 生态建设和服务,目前服务也覆盖了 Polkadot、Cosmos、Tezos 等知名公链,不过,在这里我想说明,其实 HashQuark 的定位一直是做区块链基础设施,从 Staking 开始是因为 Staking 的技术和商业模式相对成熟和清晰,但 Staking 只是区块链基础设施的一部分

链捕手:区块链行业的确还处于很早期的阶段,相关的一切都需要在前进中探索出来,不过因为你们扎根行业有一段时间了,目前在基础设施上的探索有何进展?

李晨:探索来自思考,其实从 Web1.0 到 3.0 的发展过程来看,区块链的基础设施跟以往的基础设施非常不同。比如,Web1.0 阶段,只有三个应用,网页 HTML、邮箱、文件传输,对应的基础设施就是服务器跟网络设备,再比如 Web2.0 阶段,应用方面以移动互联网为主,对应的基础设施核心是云计算,云计算还分 Iaas、Paas、Saas 三层。

而每个阶段对应的基础设施上几乎都跑出了伟大的公司,1.0 阶段诞生了卖服务器和网络设备的思科、惠普、戴尔等;2.0 节点则跑出了 Iaas 领域的 AWS、阿里云以及 Saas 领域的 Salesforce。

复盘下来,我们认为 Web3.0 阶段也会产生伟大或值钱的公司,而且一定是具有全新基因的公司,以 PoW 机制下产生的比特大陆为例,我相信 PoS 等其他共识机制下同样存在这样的机遇,所以从 PoS 机制下的 Staking 业务切入。

链捕手:切入之后又做了哪些布局?

李晨:18 年底我们从最早的 PoS 公链 QTUM 开始,首次发布了 HashQuark 产品。后续我们做的主要的事情就是练内功。

一方面是强化自己的技术和安全体系。现在我们的 Staking 云已经在香港,新加坡,美国等多地部署,同时也具有了自动化运维的能力。安全方面我们恪守底线,从来没有出过问题。另一方面,我们不断磨产品,陆陆续续增加到了 40 多条公链,功能上也不断去满足用户的需求。

在不断强化内功的基础上,今年我们就会将服务进一步升级,比如我们会为机构客户提供专有的 Staking 云,也会提供一系列 Staking 收益优化工具。

链捕手:仅从 Staking 的业务来看,互联网的服务器厂商对你们来讲似乎是很强的竞争对手?

李晨:这不一定,从以往的经验中可以看到思科、戴尔、惠普等 1.0 阶段的巨头在设备、数据中心上都相对更有优势和基础来做 2.0 阶段的云计算,但为什么最后不是他们把云计算做起来,反而是 AWS 和阿里云这些具有电商基因的公司,这是值得思考的问题。

同样,目前看 AWS,阿里云做区块链肯定相比原生的区块链公司更有优势,但新公司可能更懂行业更有想象力,也更有场景。这可能是决定性的因素。

链捕手:赞同,但目前市面上的做 Staking 业务的新公司也不少,想成为值钱的公司还是需要打造属于自己的竞争壁垒。

李晨:这个需要回到根源上看,想清楚公链为什么需要生态和节点?是我们做业务规划的关键要素,其实通过这个角度我们得出两个阶段性结论。

一个结论是,节点服务商的基础工作是提供技术活跃度且树立样本效应,这点很容易实现,很多类似的企业都可以做,但难点在于如何参与社区治理,只有参与社区治理才会让持有的 Token 有意义,所以我们参与项目时都会积极去参与链上治理,争取赋予 Token 更多价值,基础服务+社区治理合起来我们称为 Staking 经济。

链捕手:关于链上治理你们具体都做哪些事情?

李晨:目前来讲,我们主要是通过工具真正帮助到用户和社区参与者解决问题。

具体讲就是方便参与 Staking,方便参与治理,获得更高的收益,保障资产的安全。拿 Polkadot 举例子,我们推出了产品 PolkaCube, 可以帮助用户一目了然的看到 Staking 数据,可以方便的参与治理,除此之外我们还提供策略,帮助用户投票获得最大收益。很高兴 PolkaCube 也获得了基金会的认可,拿到了 Grants。

再比如就是保证用户资产安全,目前 HashQuark 已经顺利运行一年多,在安全这点上用户都比较放心。

判断公链价值的标准

链捕手:你们过去服务了 30 多条公链,究竟是如何判断哪条公链是有潜力的?

李晨:我们总结了四个标准:

一是开发者的质量与活跃度。比如去看 Github 上是不是活跃,到底产生了多少项目,以这个标准判断表现最好的是以太坊还有波卡。过去我们也通过参加以太坊和波卡的开发者大会来验证了这一点,坦承讲加密朋克的感觉很重,基本都是在谈技术和应用的问题。

对比来看,国内的公链开发者大会还是聊商务多些,这种差距或许就是为什么以太坊能跑出来的重要原因。

二是用户端。这条公链究竟有多少真正的用户,Token 是否足够分散,比如很多公链的通证都集中在机构手中,对开发者的激励有限,也就很难做出优质的应用,其实用这一标准去衡量以太坊当之无愧。

三是技术。有没有经过时间考验,比如以太坊,它已经运行了很久,暴露过多个安全问题,相比那些没出现过问题的公链,我们认为以太坊更可靠。毕竟实际运行主网才是最好的测试。

四就是中心化程度或者说社区文化。

链捕手:社区文化具体是指?

李晨:拿以太坊举例,当时以太坊 ERC2.0 的通过就是社区边讨论边吵架中出来的,这说明以太坊的去中心化的程度很高,社区文化很强,而且在充分讨论后基本上不会捅出大篓子,相比中心化决策快且效率高来讲更是优势,有些公链,它们采用 DPOS 机制,效率很高,手续费也没有以太坊高,但结果是 DeFi 最终还是从以太坊上长出来。

链捕手:DeFi 确实引领了一波潮流,但似乎没有吸引圈外资金,更多还是圈内的流动转移。

李晨:我觉得圈内圈外资金目前看并不重要。但可编程开放金融这个事还是值得关注的,我个人来讲,长期看好 DeFi,比如 UnisWap 可以让玩家简单地去上币,这非常震撼。

DeFi 是一个完全在链上的,去中心化的金融世界。最近的热点证明了这样的一个金融世界是具有强大活力的。反过来说,DeFi 带来的手续费过高,交易过慢,安全隐患等,也在反应目前的公链基础设施还有待加强。这两者之间是互相促进的良好态势。

链捕手:想象力值得肯定,但如果按照前面提到的第二条标准,波卡的筹码其实是不够分散的。

李晨:对,项目早期都是这样的,因为毕竟需要一个启动过程,关键看社区共识度。波卡的社区共识非常高。

另外由于波卡本身的机制,随着 Staking 的展开和后续平行链的启动,Token 会越来越分散。另外,波卡的开发者非常活跃尤其是中国和欧洲的,另外一方面,它在技术上的愿景、生态哲学上的逻辑非常合理的。比如 Kusama 的创新,我们坚定的看好波卡。

链捕手:对于波卡这种早期项目,你们会提供哪些服务?

李晨:我们现在主要参与波卡 Staking,一方面作为投票人需要考虑用户的收益问题并为他们做投资策略;另一方面作为验证人,我们要想如何赚取更多的收益。未来我们也会积极参与到平行链的生态中去。

链捕手:按照上述标准,短期内公链赛道的格局应该不会发生太大变化,这样一来对于 Staking 服务商来讲,客户源会不会很有限?

李晨:目前还没有这样的情况,现在市场反馈还是稳定向上的,不管是波卡还是以太坊,只要向上发展基本就能满足我们公司日常的发展需要。

链捕手:其实,回过头看过去不少出问题的公链大概率都是在链上治理上出问题,最后导致项目崩盘,以你的经验来看,当下链上自治最大的问题是什么?

李晨:核心问题就没有治理模型,没有办法去激励节点积极参与治理,绝大部分公链都是为了治理而治理,只肯在底层技术、通证经济模型这两大板块下功夫,不愿意花心思在治理模型上,这也是难点所在,毕竟链上自治一定是要满足这三点都具备才有希望做好,才能更好地解决社区提案问题、流量问题,从而反哺整个公链经济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