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1QU 的第 340 期推送 -

“小伙子,你也是来找波场的嘛?”

问 31QU 的是一位朴素的中年人。个子不高,身材瘦小,面容黢黑。

他说自己姓马,今天和群里的几个人约好来维权。他早到了。

在他身后,是波场北京办公室。除了保安,门口空无一人。

几分钟后,陆陆续续又来了四个人。一共三男两女,都是中年人。

“他们是和我一起的,过来讨个说法。”马山(化名)说。

“这次被坑惨了。”

文 /31QU 中本愚

*我们不是来闹事的 *


“我本来打算把(波场超级社区)钱全拿出来给我儿子买车用呢,没想到一上 APP 发现打不开了。”马山告诉 31QU。

“你们打算怎么办?”31QU 问他们,“今天还传出疑似维权者被波场软禁在会议室的视频。”

“我们和他们不一样,我们就是问问,不是来闹事的。 一位叫兰心(化名)大姐 告诉 31QU
,她不停地强调,“只想问问”“这钱该谁负责”。

他们一行人在 7 楼商量了一会,最终决定派出两名女性和门口保安交涉。

“您好,我想咨询一些波场超级社区的事情。”

“哦,你们去 8 楼问问吧,7 楼没有领导,管不了你们的事情。”其中一个保安说。

兰心告诉 31QU,他们上午就去了 8 楼:“8 楼他们有 5 个保安,上午我们就被他们撵出来了。”

和此前在微信群中广泛流传的“激烈冲突”的维权视频不同,现在的波场公司门口,除了两个相对而坐的保安以外,没有一个人聚集在此。

波场办公室的几个门之间,时不时还有工作人员进进出出,一派祥和。

兰心还不死心:“我们就是想进去。”

“想进去的多了,我不能让你们进去。”另一名保安说,“我们也只是打工的,求你别为难我们。”

“好吧。”兰心他们明显失望,但也只能接受这个结果,“谢谢啊。”

“你看我们态度多好。”在等电梯准备离开的时候,另一个大姐说,“我们只是来问问,不是闹事。”

电梯门开了,两个工作人员从走出来,擦肩而过时候,其中一个不屑地对同伴说:“又是来维权的。”

“你们最后想要一个什么样的结果?”31QU 问他们。

“我们就是想把钱要回来,你说还有希望吗?”

没人能回答这个问题。确切的说,没人能给出他们想要的答案。

*名字都一样,怎么可能没关系 *


“我们几个人都投了这个社区,加起来有 50 万了吧,谁能想到他跑了啊。”马山告诉 31QU,“波场超级社区跑了,我们就找波场来理论一下。”

6 月 30 日上午 10:00,波场超级社区 App 关闭,疑似已经跑路。波场钱包资产已在两周前全部转出,投资者们目前无法提现。

紧接着,7 月 1 日,一封署名为“夏冰”的中年妇女遗书和她“割腕自杀”照片在很多微信群里流传,成为这场崩盘的舆论发酵剂。

也由此,拉开了维权者维权的大幕。

此后几天,随着各种维权视频此起彼伏,波场超级社区维权事件愈演愈烈。

在网上流传的维权现场视频中,波场公司大门口有数名保安站在门前,用肉身阻挡着维权者们的冲击。而维权者们则在不断的高呼,“还钱!还钱!还我钱!”

而在维权事件出现之后,波场超级社区被爆出正在转移资产。

目前波场超级社区以升级为由,暂停提现等业务,一切客服和高层推行人员也纷纷销声匿迹。波场超级社区的钱包也全部被搬运,仅留下 44 个波场币。

“不是说波场超级社区和波场没关系吗?”31QU 问道。

“名字都一样,怎么可能没关系?”

波场超级社区,全称:TRX·μTORRENT SUPER COMMUNITY,主要以波场超级代表的奖赏分红为嘘头,以此引导他人出资。

波场超级社区对外宣称是 ut 公司做的项目,而 ut 被 btt 收购,btt 又被波场全资收购,这个 ut 还成为了波场的超级节点。致使很多投资者看中其关系才参与的投资。

值得注意的是,波场超级社区并不是最近才出现的资金盘项目。

早在今年 1 月份,波场超级社区便已经上线,上线以来,很多投资者针对波场超级社区咨询孙宇晨,但孙宇晨也未曾正面回应过。

直到 6 月 12 日,有人问波场超级社区是不是真的。孙宇晨回复该网友称,“跟波场没有关系,小心上当受骗。”

当时,除了波场超级社区以外,还有一个资金盘项目波点钱包也打着官方合作钱包的旗号在圈内招摇撞骗。

而孙宇晨此前同样也未对该事件做出回应。

** 还有希望吗? **

波场钱包不是近期唯一一个“出事”的。

据财经网消息,今年 6 月 29 日,接到多位 Plus Token 投资者的反馈,自从 6 月 27 日晚开始,被称之为“币圈第一资金盘”的 Plus
Token 钱包已无法提现。

此后,在 7 月 1 日,Plus Token 的六名操盘手在瓦努阿图被当地警方逮捕,并于 7 月 8 日被中国警方押解回国。

但尽管 Plus Token 已经被实锤为资金盘,但该社区却依然“心存侥幸”。他们把“上级”冠冕堂皇的安抚通告截图,在群里流传,相互打气。

波场超级社区也是如此。

他说:“我们为啥不想(和波场)闹呢?就是不想把事情做绝,只要还有回转的余地,到最后波场会补偿的。”马山说。

同时,他们对记者的态度也非常复杂,一边希望记者替他们发声,一边又担心发出文章后,“把关系搞僵了,这事儿就解决不了了”。

马山等人一味笃定,他们在波场超级社区丢失的钱,能在波场手里要回来。他们认为,首先名字一样,并且“波场超级社区”为波场 TRON 公链节点 uTrrent 运营的项目。

项目方消失了,他们理应找波场要说法。只是目前,他们没有找到相关证据来证明二者的关系,波场不承认。

除此以外,马山他们还觉得,波场超级社区从今年 1 月份就有了,但孙宇晨直到 6 月中旬才撇清关系。

“就算波场和波场超级社区没有关系,但孙宇晨明知有人冒充却不采取行动,他也逃不了干系。”兰心忿忿不平。

7 月 8 日,波场及孙宇晨正式作出回应,发布了“关于波场 TRON 近期事件的声明”。

在公告中,波场明确表示,波场超级社区和波场毫无关系,且工作并未受到影响,并对受骗者表示同情。

与此同时,孙宇晨也在微博上转发了该公告,并对维权者找波场维权的行为表示不理解。

而该微博下面有网友揶揄:二者是“相互利用”,“大家都懂”,“这个盘估计没交保护费”。但同时也有部分网友对孙宇晨表示了支持。

这次“来问问,不闹事”的维权,无功而返。

“我们有两个人住承德,离这儿不远,其他几个有住山东、东北,可能不会再来了。”马山表示,他们还会再来,但可能来不了这么多人了。

“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波场超级社区之前,已经有 Plus
Token、TokenStore 等资金盘接连爆雷,然而马山他们还是选择了相信。

“刚接触的时候,我多少有一点怀疑,但谁会和钱过不去呢?”马山说完这句话,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声明: “31QU”所有原创文章,转载均须获得“31QU”授权。未获授权严禁转载。

● ● ●

来源链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