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7 月 23 日,由 Winkrypto、区块先生以及链闻主办的「ChainBreaker Podcast」播客活动第一期拉开帷幕,来自区块先生 Mr. Block 的 Chris 和链闻的潘致雄围绕 DAO 话题展开深度讨论。

「ChainBreaker Podcast」 第一期《聊聊 DAO》7 月 23 日回顾

以下为本次直播活动的观点摘要:

链闻潘致雄:

DAO 的分类方式较多,但我更偏向于推特用户 Cooopathtroopa 的分类,他将 DAO 分为 DAO Operating Systems、Investment DAOs、Grants DAO、Collector DAOs、Protocol DAOs、Service DAOs 以及 Media DAOs 七种类型;

相比较于个人来说,组织形式的 DAO 因为有比较稳定的现金流和协议,所以更容易实现 DAO 对 DAO 的信贷服务,以及其他合作业务增长;

无论是以太坊还是加密世界整个行业,特别是 DeFi 这种应用,都还处于非常早期的阶段,需要通过代币凝聚用户,也需要优秀团队维持协议的高速迭代和开发,因此对于 DAO,我们先将框架搭起,但社区统一决策还为时尚早。

区块先生 Chris:

不同类别的 DAO 共同点在于都有自己的代币,DAO 有代币很重要,除了参与治理之外,还是连接小众圈子的信仰载体之一;

PleasrDAO 做了历史上首个 DAO to DAO 借贷,这不仅是如何通过 DAO 建立链上信用评估的良好示例,也是生态对于 NFT 价值的信仰体现。通过 NFT 进入 DeFi 市场,我们也看到更多更好的借贷形式;

目前大多 DeFi DAO 团队很难把一个项目真正意义上做到去中心化,以 Sushi 这次选择这 20 个机构来看,他们有没有办法真正意义上成为一个不会因为币价波动去售卖 Sushi、仅作为一个真的以治理 Sushi 为导向的 DAO,这一点值得大家去权衡;

头部企业逐步完善自己的业务,很可能步入互联网发展的后尘形成垄断挤压中小企业发展空间。

链捕手龚荃宇:

SushiDAO 算得上是 DeFi 社区治理之间这样的一个标志性事件,社区的力量能够向机构施压,但项目方有其对于项目长期发展的战略考虑,对于社区的教育及治理可能需要一个长期过程。

DAOSquare 大硕:

相比较于资金走向,我更看重代币分发机制,我比较认同 Uniswap Grant 这种把筹码送出去的方式;

目前的 DeFi 项目大多都是代币横向水平组合,造成代币之间需要进行价值补货;而 Axie Infinity 提出水平垂直组合的概念,自己做整套市场让用户交易,把自己的业务完整化,项目通过 4.5% 的协议税获得巨额收入;这种组合理念可能使得 DAO 机制更完善。

回顾播客链接

喜马拉雅:
https://www.ximalaya.com/keji/51517108/
油管: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vaSMFep0qw4&t=146s



播客完整文本,阅读时间 30 分钟。
如果大家没有时间听播客,可以阅读下面的具体内容。

Max:

欢迎大家参加本次活动。本次直播我们会进行录音,后期也会分享到 YouTube、iTunes 以及喜马拉雅,以供更广泛的粉丝回顾。

首先欢迎大家来参加由 Winkrypto、区块先生以及链闻主办的「ChainBreaker Podcast」播客。本期为本栏目第一期,我们将在本期中《聊聊 DAO》,区块先生和链闻的潘致雄老师两位老师将围绕现在一些流行的 DAO、DAO 的机制以及如何参与这些 DAO 等话题展开精彩分享。分享结束后大家可以以举手的形式参与到我们后半部分的讨论当中。

我们先让嘉宾介绍一下自己,可以从 Chris 开始。

Chris:

大家好,我是 Chris,区块先生。我主要做中文的 DeFi 油管视频,已经做了快要三年了。同时我也是 Curve & PleasrDAO 的核心成员,深深的参与这两个项目的早期的 DAO 的治理。

在 2020 年的 DeFi Summer,很多人开始认真的去了解 DAO,但其实 2014 年的时候就有了 DAO 这个名称,现在大家的在 DeFi 里面慢慢地发现 DAO 其实非常有价值。同时我们也看到现在有很多加密世界用户的推特他们都是匿名的,可能是一个卡通的脸或者是什么样子的脸,所以很多时候他们其实都希望保有隐秘性,匿名慢慢地也越来越重要了。然而完全匿名的这些用户,他们可能也想要投一级市场,他可能想要做一些慈善,他想要做什么什么事情,然后现在都需要实名制,对吧?所以在加密世界我们要如何通过 DeFi,通过 DAO 的来完成这些事情,希望今天可以分享这些经验给大家,谢谢。

潘致雄:

Hello 大家好,我是潘致雄,来自链闻。我现在在链闻主要负责研究,我进入这个行业差不多就是 4 年的时间,之前主要深度参与一个国内行情工具的产品开发,这个产品后来也被收购了。

DAO 这块的话其实要说的话,其实是我们能看到去年从 DeFi 这一波开始,DAO 的这种需求变得越来越多,虽然之前也有对吧?但是的确是这个需求现在翻了三倍,现在 DAO 的数量质量都在不断的提升。

那为什么今天我们聊这个话题,也是因为我是正好关注 PleasrDAO 做了可以说历史上首次的 DAO to DAO 的借贷,这个就非常有意思,顺便再联想到近期在加密世界发生的一些非常有意思的治理话题,包括熟悉的 Sushi 吵得不可开交的融资事件,然后 Uniswap 的资助事件,他们资助了一些线下的一些组织,但是组织没有做好,很公开的透明,对吧?也被社区反对的一些声音。

我觉得把这些事件我们可能今天都会聊一聊,因为特别有意思,企业和区块链世界关联度越来越强的这个事情。

Max:

感谢刚刚二位主持人的介绍,然后我们就废话不多说,进入今天的主题。在这里再次跟大家强调一下,我们只是会分享我们对加密世界的一些见解和一些行业八卦,所以我们讨论到的话题,以及项目都不会作为投资建议,接下来的舞台就交给 Chris 和潘老师。

潘致雄:

我们先介绍一下 DAO 的分类,然后 Chris 可以讲 Curve 的 DAO 以及 PleasrDAO 等。

我们其实在这个想到有哪几种类型的时候,其实我们也找了很多资料,因为这个 DAO 的形态它还比较早期,所以它的分类方式还特别多,但是这种分类方式我觉得我们还是比较认可的,是一个推特叫 Cooopathtroopa 的用户分的。

「ChainBreaker Podcast」 第一期《聊聊 DAO》7 月 23 日回顾

他提出的一个分类方式,我觉得还挺有意思的,首先它是分了这么几块,就 DAO 在这个生态里边。

  • 第一类是 DAO operating systems,像 ARAGON,DAOStacks 这种提供基础设施的,然后需要使用一个 DAO 的时候,就可以用这种 DAO 的操作系统,提供技术能力。
  • 第二类 investment DAOs 投资类,就很直接对吧,像 MetaCartel, theLao, Flamingo 等都是以投资作为一个目的的 DAO。
  • 第三类 Grants DAO,像 Moloch 就非常出名对吧?Audius Grants 或者 Uniswap Grants 在做的事情就是为整个行业或者是一些公共设施、公共物品来提供资助的这样一个 DAO 的设施。
  • 第四类 Collector DAOs,他可能偏收藏家或者是一群人来收集 NFT 相关的一些事情,大家可以把大家的资金放到一个 DAO 里面,然后去投资,或者只是仅仅是为了爱喜好和收藏一些 DAO。比如我们说到的 PleasrDAO 、Flamingo 之类的,之前的 Whake、JennyDAO 可能也是比较类似的。
  • 第五类 Protocal DAOs 是以协议为目的的一种的 DOA。一般是和 DeFi 或者是一些具体的应用来绑定的。我们所知道的几乎所有 DEFI 协议都是一种 Protocal DAO。他们是用 DEFI 协议的原生治理代币,就可以 DAO 里面进行一个一些决策投票发起提案之类的一些事情。
  • 第六类 Service DAOs,Service 就服务类的 DAO,它可能提供的是一些偏服务,像这里面几个例子还挺有意思,YGG 或者是 DXdao、PartyDAO、DeepDAO。DeepDAO 就很典型,它还提供一些到的数据服务工具之类的东西。
  • 第七类 Media DAOs,偏社交属性的一些 DAO,它可以提供这样社交属性的一些事情或者偏媒体属性的,比较典型的就是 rekt news,它提供了各种被黑客攻击的 DeFi 的信息,DEFI 信息的一种聚合。然后还有其他的一些包括 bankless,它做为播客和博客,邮件列表类似的东西。他们做的这个东西也是发行了一个代币,给他们代币持有者可以提供一些无论是各种各样的事。

所以这个 DAO 的话,我觉得你看起来它除了这些基础设施 Operating system 这块之外的话,应该是大多数的到都是以它的 DAO 成立的目标或者成立的目的作为分类的。你的目的是投资,目的是资助,你的目的是收集收藏品,还是你这个 DAO 的目的是为了治理一个协议,让它应用能更快的发,你这个 DAO 是不是提供一些服务,这个 DAO 是不是能提供媒体的业务等,差不多是这样的分类。然后 Chris 可以聊聊比较具体的。

Chris:

谢谢潘老师。我觉得其实对 Cooper 分类是非常好的,分得很细,然后当然我们也发现其实在很多 DAO 它其跨类别,其实 Grand DAOs 和 Investment DAOs 也是非常的类似。但是所有的这些 DAO 其实就有共同点,他们都是有自己的代币对吧,然后其实就让我觉得说其实真的未来应该很多大学社团到这些可能简单开咖啡厅或者什么的都有可能做一个 DAO。

因为其实我们看刚才讨论到的 Bankless DAO,最开始它其实在 Substack 有自己的博客的网站,然后后来改成在 substack 和 Medium 上面写,然后写着 DeFi 起来了,他们就也决定发了 BanklessDAO 的代币,叫 bank,然后就开始有了价值。其实 bankless 的代币现在也是可交易的,总市值约 700 万美金,公司估值也有 3000 万美金左右,然后就让我们发现播客也可以这么做,然后它另外一个特别地方就是所有的参与者可以获得代币的奖励,拿到这些代币意味什么呢?比如你不用作为一个公司的 Founder,然后在很早期就可以拿到这家公司的股份,等到这个你持有代币的公司正式上市之后,你的盈利就会很多,远比你在一个公司打工加薪来的多。我们可以看到同样的事情可以在一个更小主体去做,从多个人播客到,一个播客,一个电竞选手等都可以这么做,都可以透过这种形式。

但是 DAO 毕竟还是治理,所以我觉得最终还是要想说持有这个 DAO 代币到底能治理到多少的事情。像早期 Yearn 的 founder Andrea 就曾经说过,他今天如果要参与一个这种访问,他都需要通过 DAO 决定,但是其实最后这个也没有被执行,所以其实什么事情需要被 DAO 管理,DAO 管理多少,怎么管理等,我觉得最终还是要大家一起定好规则去实现。

DAO 有代币很重要。这可以讲一个我最近比较亲身的经验,我就是在 PleasrDAO 里面。PleasrDAO 是一个收集 DAO,专门收集 NFT 的,我们会去买竞标买 NFT。比如之前的 Edward Snowden NFT,狗狗最早期 2019 年的 MEME,很多这些网络的遗物(internet relic)等。大家也可以去 PleasrDAO 的网站,可以发现参与 PleasrDAO 的其实里面蛮多大佬,大 VC 等这。大家可能会觉得问这群人在一起怎么这么闲,好像闲没事做什么的。其实我们内部其实和努力和认真的做事和遵循 DAO 的规则。其实最终还是因为有 PEEPS 这个代币,但是它不是一个代币,它其实还代表着大家的信仰。我们的机制是所有的决定都需要通过 DAO 来决定,从花多少钱买一份艺术品,或者你今天决定要不要发币,或者你今天决定要不要再让新的成员加入,所有所有都需要 DAO,所以这代币就变得非常有用。我们现在看不到 PEEPS 代币在外面交易,因为大家觉得它非常值钱,值钱到大家都不愿意提供流动性,大家都拿在自己手里。我其实认为下一个很大的引爆点,就是那种非常纯粹的 close DAO (私有制 / 邀请制 DAO),就像是 Metacartel、theLao、Flaming,PleaseDAO 都是你必须真的有什么贡献价值,这些组织才会接受你让加入。这种 DAO 的组织一般也很小,所以大家都互相认识,就不会像散户一样,大家其实对这个组织 / 代币的信仰就很强,通过慢慢运营,为这个项目努力,把它做大做的有价值,从而 DAO 代币估计也会越来越有价值。再小的组织 / 个体都是可以通过这种方式发行 DAO 和代币慢慢做起来,而且我觉得这一切都还只是刚刚开始,后面 DAO 的未来无限可击。

潘致雄:

我正好问个问题,你作为 PleasrDAO 成员,对于最近 PleasrDAO 和 Cream Finance DAO to DAO loan 这件事情可以做一个作为内部者的分享吗?我觉得这件事非常有意思,因为对于 PleasrDAO 而言,它其实像是做了一次授信,就是说它把它的信用或者是怎么说,把它的 NFT 抵押在了 Cream 上 Iron bank 对吧?

Chris:

这部分其实最主要的原因我觉得联系要到链上信用这点,链上 BlockchainTrust 有点像这样子。其实这也是为什么 Cream 的 Iron bank 是一个非常新的一个想法,也某方面非常的中心化,它主要在做借钱给它信任的项目 / 团体,这个决策权部分是在 Cream 的代币持有者身上,但是大部分还是在团队,因为团队持币量最大。这件事发生也是非常的巧合,因为 Cream 的两位核心成员 Jeffrey 跟 Leo 都也是 PleasrDAO 的成员。他们本来对 NFT 市场就非常的有信念,同时作为 Cream & PleasrDAO 的双方成员,为这两个项目之间打造了信誉的桥梁。这次所抵押的 4 个 NFT 是 Edward Snowden NFT、 Dreaming at Dusk、x*y=k、APES Together Strong,他们的总购买价格为 1010 万美元左右,然后当然看以太币现在价格多少,其实以太币高的时候再更贵,Cream finance 同时也是认可它们是有这个估值。

然后那就回去我们刚刚讲这个信念,所以链上所谓的这种链上贷款或者是借贷,其实真的是你要在这个市场上面有足够的信用,对那这不是简单的就是说看你链上存多少钱或者多少交易,很多时候必须是你在这个市场上面有一定的力度或知名度,当然 PleasrDAO 本身就有一定知名度,再加上里面的大佬。但是需要强调的是大部分这些大佬也是匿名的,所以这就回到我们刚刚讲链上信用的另外一端,因为我们都是在币圈,那币圈最大的社交平台就是推特,所以你如何在这种公开的这种推特的场所慢慢的建立起你的信用,然后加入各种的 DAO,然后通过这些其实建立链上信用度。近期就有人推出一种想法就是说,如果你同时在某几个 DAO,这种比较小的 DAO/ 邀请制的 DAO,你可能就可以建立起一个蛮好的信用的机制,因为大部分人都知道你是什么。

回到刚才的借贷话题,除了信用就是对 NFT 的信仰,借钱的这方是 Cream Iron Bank 的 founder & PleasrDAO 成员,然后他们通过投票完后就决定借钱给 PleasrDAO,提供了 350 万美元的算是这种信贷额度,这个就间接的证明三件事情,一它帮助 PleasrDAO 在短期内有一定的资金,二它 Cream 可以对市场上证明说他们是愿意接受 NFT 的抵押品,也意味着 NFT 的市场将会进入 DeFi。通过这次我们可以也看到更多更好的借贷形式,它不像之前的 M20,那个时候大家对 NFT 有一个底价的定义,通过这个底价去换封装代币,然后可能有池子,这个没有池子,是一个完整的大的 NFT。这种类似于给 NFT 估价,有点像当铺的感觉,就是他们估这个值多少钱,我愿意为你承担这个风险,因为他可能知道觉得这种可以卖掉或怎么样。就类似 Spotify 之前出 1 亿美金买下 Joe rogan 的版权一样,然后让他去 Spotify 出播一样,Spotify 成交这个交易之后他得股票就上涨了百分之 15,其实马上就把那个钱赚回来。同样的 Cream 宣布要借钱 PleasrDAO 的时候,它的代币马上上涨了,所以对它来讲 350 万美金是马上可以赚回来的一件事情。所以我觉得我们会看到更多的这种所谓的 BTB 的交易,在我看来是 DAO to DAO loan。其实会也引发出更多的跟我们平常在链上合约没办法做到的事情,其实像这一次真的很难用合约做到,因为合约没有办法估出这个 NFT 到底值多少钱,所以必须是这些持币去决策,他们去做这个决定,我们将会看到更多这样子的借贷出现。

潘致雄:

有一个问题,这些 NFT 最终是要抵押给 Cream Iron bank 的吗?还是什么意思?

Chris:

对已经抵押了,链上也可以,查转过去了。

潘致雄:

Ok 所以它也不能说是一个完全的没有信用,它是一种抵押的借贷对吧?

Chris:

对它抵押,但是 Iron bank 必须评估,且认为说这个东西有价值。

所以说今天因为这是第一个例子,所以说大家会比较关注,但是如果我们想这事情越来越大的话就变了,可能 Iron bank 这边也要有他的业务,每天去评估这个东西值不值钱,这样子,愿不愿意?所以如果今天是一个更匿名的组织,然后可能不认识,那 Iron bank 要去评估的话就会有难度。

有可能后面 NFT 这种抵押交易会出现有那种空手套白狼的交易,举个例子,也是同样在里面买的,然后其实这个钱全都没有,好像两边只做链上记录,大家最怕的是这一点,你如果只是 a 你的东西我给你 100 万美金这样买,然后再去跟人家借 30 万美金,搞不好这 100 万美金,其实根本就是同一主人的钱,然后直接来 30 万再不还这样子那。没错,所以就会怕遇到这种,但是这个就会是变成一个很好玩的市场。就跟这种信用贷款一样啊,所以我觉得很特别,而且很好玩,可以让整个市场变得更灵活,而且更多我们以前觉得中心化市场去中去化做不到的事情变得可以做得到。

潘致雄:

对,我会觉得这件事给我的启发是,其实现在链上的信用就是个人的信用其实是真的挺难的,但是怎么建立,我觉得未来肯定是有些方式的很多团队的尝试。但是如果我们跳开个人信用的话,我们去看组织形式的话其实还是比较方便的,为什么对于一个 DAO 来说,比如说 Uniswap 或者是 PleasrDAO 或者各种各样的 DAO,他们本身还是有一些实体,然后很多都是带有业务以及带有现金流,或者像之前 Aave finance 出现了 Bug 的事件,对吧?被黑客攻击之类的事情,因为他们还是有比较稳定的现金流和协议来支撑的,所以一个提供 DAO 对 DAO 之间的一些信贷服务其实还是相对比较简单一些的,肯定是比对一个单独的个人,一个未知的个人来提供这种信贷的业务会方便很多。所以的确这种 DAO to DAO 形式来做这种,然后对 DAO 的服务可能是未来会快速增长的一类业务,不仅仅是借贷了对吧?可能是 DAO to DAO 之间的互相的之投资或者是互相的合作。

Chris:

对,因为他们所有这些代币都已经上市了,像 Cream 做了一个很创新的事情给它的币价带来了良心的变动。其实我觉得每一种很顶级的项目,他们会做的事情就是去分析每一个策略,我今天借这笔钱出去,我能用什么形式的方式赚回来,所以大家都去评估,这也代表说现在的 DeFi banking,尤其像是 Cream、Compound、Aave 它们其实开始延展出各种的业务,对不管是未来的这种社区保险业到这种 NFT 的这种。就我觉得 NFT 这次到我都想要把它称为古董鉴价,然后其实因为 NFT 东西都是真的,所以它不太需要鉴价,他只需要认为这个值多少钱。其实 PleasrDAO 做了一件掉价的事情,花 1000 万买的东西 Iron bank 给 300 万,但是反正只要 PleasrDAO 把这钱还回来,就可以把那四个 NFT 拿回来。

潘致雄:

对,但是对于 PleasrDAO 来说也可以提升资金的使用效率对吧?也可以加大杠杆去投资于更多的 NFT 对吧?我觉得最终目的可能还是增加资金使用效率,不然的话拿着一堆 IP 在手上对吧?就可能要等很久,或者你要卖掉之后可能才会有收入对吧?

Chris:

不一定哦,我们可以发币。因为 DAO 可以有很多种东西,你想比如说 PleasrDAO 要拥有真正的狗狗 MEME,还有其他那么多牛逼的收藏品,搞不好它今天弄一个很好玩的代币经济模型什么的,它已经其实有足够的影响力了,其他有各种的方式可以快速的赚钱,然后快速创造出话题。我觉得这个是一个信息可以公开,快讯传播的时代,我觉得最有价值的地方,是这种 CloseDAO 代币没有在外面,在这种 DA 最有价值的其实是里面的人,这几十个成员他们的身价加起来是不是 100 百万,1000 千万,还是亿。我觉得 PleasrDAO 的成功会让更多人发现说其实一群人集结起来,当信念一致的话是可以创造出很多超乎你想象力的价值。我们每周每周开两次会议,因为我在台湾,所以这边早上八九点样子,然后各种议题会讨论如何赚钱,如何这样用,突然有一天就有人说不如我们把 NFT 借出去,然后就然后就问 compound 我愿不愿意,Aave 愿不愿意,最后就 Cream 跳出来说,我们可以。然后就觉得这个 DAO 让大家愿意尝试一些新的事情新的东西,我觉得也很期待后面有更多的这种玩法出现,而且最特别一点是很多时候人家都说散户都没参与,没有错,这一次所有这种 DAO to DAO 的事件根本没有散户在里面,所以也不会有所谓的这种割韭菜或者怎么样,因为这最终是 DAO to DAO 的事情而且完全是封闭式的。

我觉得其实有两种 DAO,一种 DAO 就是很多散户很多社区在里面,但是其实有些事情的治理不需要这么多人,你可以 20 个人就够去中心化,因为这件事情只需要 20 个人去中心化,这样但是有些是你像一整个大的协议,就你要拉到很多人参与进来决策。

潘致雄:

对,所以我总结一下。像 Uniswap、Maker 这种 DAO 我们可以 Permisionless DAO; PleasrDAO permissionDAO (Close DAO); 可能是有一个规则或者是某一些条件才能进入这个 DAO,对吧?我觉得这种 permission 的 DAO 其实数量也是在增加的,因为越来越多,包括 NFT 投资领域越来越多,都是这种形式的对吧?可能不适合对外公开的。

Chris:

因为大家的承担风险的方式都不一样,所以这就很重要,在 DeFi 真的是才刚刚开始,所以真的很重要在上面建立起一种信用。然后信用有很多方式,不仅仅是在投资这些。

其实我当时加入 PleasrDAO 也是这种天时地利人和,因为那时候大家都在抢标 NFT,就很多 NFT 大家都在买这样子,包括 Bepple 到 Unisawp NFT 大家都在花几十万美金在那边买。当时就仿佛自己好像就在一个拍卖所投标买艺术品,最后到旁边还会一起喝杯酒聊聊天,认识一下哪个大佬出钱赢过我。当时竞标很多人都输了,但是大家聚集到了 Clubhouse,然后聊天最后建立联系。所以我觉得其实虽然大家都匿名,都不知道对方,当然我的长相是知道。可是大家都没见面过,能在这个基础上创立起这样的关系其实很厉害。

这次我觉得 DeFi & DAO 把推特和 Telegram 带起来变成类似领英一样的地方,大家怎么在社交平台建立自己的信用。然后可能这个信用后面也会有记分的形式,A 在 PleasrDAO 也在 Metacartel,这里加一分,这里加两分,到最后这样子可能会可以借钱给你,最后可能还能做出 DAO 向个人借贷的机制。

潘致雄:

聊了这么多 PleasrDAO,我们也可以来聊聊最近 Sushi 社区最近发生的事情。我大概讲一下这个事情,Sushi 在前两三周的时间之间发生了一些戏剧化的事情,他们早期是在论坛里面其实是发起了一个他们的说法是什么?国库的 diversification,就是国库的多样化的这样的一个需求,简而言之让把自己 SushiDAO 里面,财务库、国库财政部里面的 Sushi 把它给卖掉,然后换成一些其他的更加稳定的货币或者是其他的代币,能让 Sushi 的国库能更稳健一些,他们可以做更多的开发和长久的维护。因为 Sushi 代币本身的话,它不是一个特别稳固价值的东西,如果你把休息换成了其他的代币,可能对于他们长远发展会好一些,所以他们想发起这样的一件事情,所以在他们的论坛里面就发起这样一个讨论。

关于他们想把国库里面的一部分的代币拿出来,然后卖给一些比较主流的还不错的投资机构,怎么卖他们定了一个规则,就是按照几十天按照一定时间的平均价值,然后再打一个折扣,但是也不能免费,也不能只给他们折扣,他们需要把这些代币锁定几年的时间。通过这种方式把利益进行一些绑定,投资机构也会在投资了之后可以长期的去帮助 Sushi,同时在几年的线性释放的时间里面也可以获得自己不错的回报,差不多是这样的发起的提案。

但是最终这个事情的走向它不是这么简单,对吧?很多这个人在他们的论坛里面对这件事的整体这件事它产生了很大的一个质疑的点,包括凭什么是给这些投资机构这些投资的机会?为什么不给 Sushi 的早期投资人?因为 Sushi 早期是比较公平分发的,所以这个没有做很多的投资的事情,但是对于 Sushi 来说,对于数据来说的话,他们还是需要这些资金的。

但是还是有很多人他没有把这些资金给对的人,为什么给这些机构他们能提供哪些帮助呢?大家都想知道。这些投资机构也就在论坛里面花式的去解释他们为什么想投资 Sushi,想为什么投资的理由,以及未来要怎么帮助 Sushi,讨论了非常多,那个帖子应该是讨论了可能三接近 300 条了,然后后续的话他们又产生了一个新的提案,也有一些新的方式,但是现在应该还是还没有最初的定论,还是在过程中这样的一件故事。

Chris:

正好本次链捕手的写 SushiDAO 时间的龚荃宇也来到我们本次播客,我们让老师来说说他对本次事件的看法。

龚荃宇:

大家好,我是链捕手的龚荃宇,然后我的话也是上周周六首先去关注到这么一个事情,我是先看到 Arca 创始人,他是在推特上发布了他的意见,然后后来又去 Sushi 论坛看到了社区近 200 条的这么一个发言,我觉得这个事情的话是让我看到了都是社区他们的一个比较强大的活力,所以的话我当时马上花了几个小时之内就撰写了一篇关于 Sushi 这个提案引争议的这么一个文章,然后当时也是引起了社区的很多讨论。

其实我觉得这个事情在我看来算是 DeFi 社区治理之间这样的一个标志性事件,因为之前虽然很多社区人都在建议要去 DAO 投票治理,但是大部的提案话,基本上只要是项目方去发起,然后基本上基本上也是会得到大家的这么一个通过,或者说社区讨论并不怎么充分就过了。

但是 Sushi 的这么一个事情的话是能够看到,社区的力量能够首次与投资风投机构也好,团队也好,他们是形成了这么一个地位的这么一个颠倒,它能够去向团队、向风投机构也好,去施压,然后让大家去修改他们的这么一个方案,我觉得是一个标志性的事件。不过我也看到是像不过我对这个事情的一个反思是在于我在浏览了差不多近 200 条的社区成员他们对于这件事的看法,Sushi 为什么需要融资以及为什么会存在折扣这个事情都非常不理解,然后以及在投标的时候把这么一个锁定期尽可能去拉长,也会尽可能缩小,我觉得也反映出很多对于社区治理这个事情,可能也是存在目前还不够成熟的地方,因为很多社区他们就觉得尽可能以自己作为持币者的利益去出发,不应该给折扣,会尽可能才能走下去,但我觉得这个事情其实对 Sushi 项目发展的前期发展,我觉得他们其实是没考虑到的,因为我觉得现在 Sushi 也表示了,现在他们要通过这个事情去获得更多的投资机构的这么一个合作关系,吸引更多的项目来他们的 MISO 上去发去发行代币,然后去建立流动性这件事,很多事情我觉得这是它的这么一个战略价值的,但是我看到很多社区学员其实都没怎么考虑到这一点,所以我觉得我觉得这种社区教育以及治理的话,可能也是需要一个比较长期的过程,不过我觉得这个事情的话还算是整体上来说还是非常令我能够非常激动的一个事情,我大致是这么一些想法。

Chris:

我突然有个想法就是说,刚有提到社区这边,会不会认为说其实我们常说社区对吧,常常尤其这些很多大大家就会说要听社区,但是其实把各个这些 Sushi 的这些机构,包括像 SBF 啊,他们其实可能更可以用专业的角度去了解。因为其实我们看 Sushi 从一个匿名就出发,前前后后也经历过很多大事件,然后后来渐渐的把自己做出自己的生态。
它已经是一个顶级的项目了,但是在顶级的项目市场里面,它有很多竞争对手,其实包括 Curve,也包括 Aave,包括 Uniswap。所以部分社区可能不了解,就是说他其实在这边要维持在这个领域,它必须比如说把 MISO 做起来,通过这些 VC 带来的项目,然后做出一个有盈利的平台。IDO 的项目也可能空投给 xSushi 的持有者。

龚荃宇:

首先讲到 MISO 的话,我觉得其实 MISO 它推出来也是有两三个月了,其实到目前来看几乎没有什么太多知名的项目去他下面去做发行,我有个觉得这等到去找这么多风投机构去合作的一个原因就是去找更多的项目去把它 MISO 的流量给带起来。像之前项目也是做 IDO,做了之后就会带来很多流量。现在是需要这么一个合作来把它的资金量跟用户量给带起来。至于说像至于后续的怎么去发展,我倒还没有去想到这个问题。

潘致雄:

其实我现在发现 IDO 的平台甚已经比项目都要多了,所以你说 MISO 它其实也的确挺难竞争的。

龚荃宇:

不过像 MISO 它的平台的一个特点,是一站是从发行到提高流动性一站式的平台,这点好像像 Uni,Balance 其他 IDO 平台所没有的。

潘致雄:

对,就各个 IDO 平台都有他们自己的特点,就 Polkastarter 它可以做到 KYC。Sushi 的特点就是它做的比较全,各种的功能都有。这个东西我觉得在牛市或者市场行情比较好的时候,可能这个需求是比较大的,现在这个行情下可能很多项目也不愿意出来。

Chris:

说其实这次 Sushi 的事情让我更进一步去觉得说一个项目的发币量跟它持币量,因为其实我们看以太坊跟比特币它需要长期的挖矿的周期,才能真正意义上达到去中心化,是因为在这个周期中可能币价会涨,可能币价会跌,可能算力会涨,可能算力会跌,可能有各种的监管,会打击你对一个币的信心这样子,然后所以各个散户机构都有它的机会决定进场 / 离场或决定持有。

所以反观 Curve,有人可能会觉得它挖矿时间周全,长期挖完要 4 到 8 年的时间,在发行到现在也类似比特和以太坊一样经历过这种各个高低点,持币人慢慢地变得分散更去中心化,然后团队其实也非常小。因为记得 Sushi 社区一些人当时发起的另外一个问题的这些机构那个人入问说他们进的每个月入四五十万美金,Sushi 真的需要这么多的钱吗?这个时候卖掉这么多这样子?然后另外一点就是卖掉给这些 DeFi 会不会可能做的像 Curve 一样,或者以太坊或者比特币一样长周期,然后释放机制让它真正意义上达到去中心化。

最后这就变成 DeFi DAO 的一个探讨,团队到底有没有办法把一个项目真正意义上做到去中心化,团队基本上完全不用去经营了,然后让它完全可以自己运行。比如以太坊团队之后也可以选择不再经营以太坊,以太坊还是会有这些周遭开源的这些人来维护,可以通过各种投票来更新迭代以太坊。

其实这也是我一直很想看到,就是说其实现在不管是 compound 或者 SNX,其实 SNX Founder 就曾经在去年的时候就有算是一个宣言,说他要离开 SNX 了,但是还会在旁边指导,近期好像又说要回来了,是因为现在还是需要这样子一个领导者。所以其实很难真正意义上达到完完全全的去中心,然后真的成为一个 DAO,然后股东都可以去做管理的。

我觉得 Sushi 这次选择这 20 个机构,如果他们是真正意义上不是为了因为利益,而是最终是有他们需要去实现的一些帮助实现目标 Sushi 为导向的形式参与。他们有没有办法真正意义上成为一个为了帮助 Sushi,不会因为币价波动去售卖 Sushi,然后成为一个真的以治理 Sushi 为导向的一个 DAO 是值得大家去权衡的。

我看到其中另一部分的声音,大家觉得说这次卖掉这么多代币,而且是没有通过挖矿,而且还是一个折价的价格去买,是否就把 Sushi 的未来真的可以某种意义上真的成为去中心化的可能性完全的毁掉,除非这些机构要把它币卖掉,但是估计会很难。

潘致雄:

我觉得其实这样子,我觉得 Chris 讲的还挺好的,我觉得我们现在无论是以太坊还是怎么说加密世界整个行业,特别是 DeFi 这种应用,都还是处于一个非常早期的阶段。虽然大家都说去中心化,好,这个可能态度是要摆出来对吧?我们有一个到 Uniswap 对吧?虽然早期应该说没有,但是在 Sushi 去阐释它的流量了之后,他们也意识到我们还是可以通过代币来凝聚这些用户的,对吧?我们先把 DAO 的框架先搭起来,至于头投票能干什么或者是要投哪些参数,其实也也都没有很确定。但是这就我们有了 DAP 之后,我们就可以为协议的任何大的决策就可以就提供一些支持。但是因为 DeFi 还是处于很早期的阶段,协议的迭代速度和开发能力一定是非常重要的一个竞争力,包括其实现在以太坊还是需要一种迭代能力去解决 L2 解决这种扩容性的问题;要上 POS 这些都是在不断的迭代。

DeFi 也是 Uniswap V3、V2;Maker 解散基金会要继续的开发,Curve,Compound 也是。大家都是要很快的速度迭代的,所以在这个阶段的话,其实团队的能力和团队还是非常重要的,还没有到大家都是可以来统一决策的,还没到这种阶段,我是这么理解的。协议的整体的开发能力还是最重要的,也就是最重要的还是团队。

Chris:

时间差不多要快结束了,可以让大家上讨论沟通。

观众 - 大硕:

对刚才大家聊的观点我比较认同都,但是我们讨论 Sushi 的时候,其实就应该把 Uni 带出来对吧?我们如果单独去讨论 Sushi 的话,其实肯定不够的。把这两个东西,一个是从机构拿的钱,然后去发了发的代币,Uni 发的;另外一个是我们讲的是公平的分发机制,然后以至于到后来它也要从机构他也想把代币分发给机构,这两种东西他们都走到了一个就是相同的这种路径上。

然后我们注意到 Uni 发布它最近不也出一些问题,我觉得这块的讨论其实比较有意思,这两个方向好像都会遇到问题。

潘致雄:

对当时其实我之前还想聊,就对之前 Uni 他们 grant 给了教育基金,他们出了点也八卦对吧?

大硕:

对。他们其实都是为了把代币分发出去,刚才可以聊到一点,我们怎么去完成去中心化,钱倒不是很重要的。可能相当之前的一部分库里国库的资金,如果换成钱的话,放在那里当成开发资金肯定是很好的,但是这个钱反而也不是那么特别重要,因为花不了多少钱我们知道,包括以太坊开发的话,每年也就花 3000 万美金,所以以太坊这样一个体量的项目也就这样,我们看到 DeFi 其实也花不了那么多钱,他们更重要的是把筹码分发出去,因为我觉得我觉得最关键的点就是我们更认同的,或者说这个行业最终会朝哪个方向发展,怎么去分发代币,分发的机制是怎么样的。

我个人其实还是比较倾向于 Uni 这种好吧送吧,我就送出去了,我就 Grant 出去了,最起码他对他在这种道德上是占有很高的一个优势的东西,现在是处在一个问题,他没有机构参与,想完成这个事情,我觉得我也挺支持的,对吧?就是大家公平一点,因为你边有那么多机构支持 Sushi 是不是应该也有这样的一个支持,我觉得这样才能算公平,要不然我们就真的是只有一个 Swap 去可以可以让机构去博弈去平衡这个东西。

潘致雄:

对你说对代币的分发机制其实挺重要,对吧?Uniswap 说不送,但是其实 Fair Lanuch 的项目也挺多,也开始有了吧不是很多,包括 Yearn,它就是完全公平公发,它还是可以保持一些开发能力和迭代能力的,它后面也没有融资对吧?我印象中是。

大硕:

它会不会从发的那部分,是不是在某个阶段会不停的增发对吧?

潘致雄:

每年会增发多少的比例,他们遇到的一个问题就是需要拿出一部分的增发的比例来做研发资金对吧?我记得好像是这样的一个事儿。然后他们就每年增发一些,然后发给开发者,虽然这个 Yearn 本身也会有收入。

大硕:

我其实之前想过一个问题,而且这两天我得到了一个新的答案,就是 Axie Infinity 他们提有一篇文章提到了一点,他们提出了一种叫做水平垂直组合性的概念。

我们现在看 DeFi 都是大量的水平的组合性,不用的 DeFi 协议之间相互的组合代币,或者用 IP 之间,就是 Uni v3 出来之后,它们之间进行水平的组合。组合面临的一个问题就是他们之间每一个都要做价值补货,而 Axie Infinity 它的解决方案是我都不用你们,我也不用 opensea 对吧?我也不用其他的这些东西我都自己做,他自己做了一个市场可以让你去交易,交易完之后,它内部的协议税是 4.5,4.5% 的一个协议税,给他带来了巨额的收入。也至于现在我们把它炒到那么高,是因为它提出了一个理念,就是非值的组合性,当我们未来遇到垂垂直组合性的时候,这种叫做 DAO 机制是不是更完善?我们不用再死扣的一个了,就是 Sushi 刚才大家聊了一点,就是 Sushi 它遇到一个问题,它做 IDO 市场熊了就做不下去了,它还能做什么?他开始卖酒对吧?当然尝试是比较有趣,但是还没有是那么大规模的,他开始尝试卖一些其他周边的东西,它的外延范围还是很窄的。

潘致雄:

但是我觉得我觉得你说的 Axe infinity 的例子,我觉得他很反加密世界,应该说是集成别人,但它完全包括链也自己做,交易市场也自己做。其实和大家的思路是反的,但是反而所以我觉得可能有效果。

大硕:

所以我这几天我得到了一个特别大的这种冲击因为,我看完那篇文章我就冲击冲击是非常大,我不知道对不对,因为你说它不去中心化,它也没有,它只是他的协议没有用外部的他去进行垂直组合,它没有它有没有满足他社区的需求,它满足了。

之前我看 V 神他写了一篇文章就讲我们那么我们是一个部落文化,还从引用其他书上讲部落文化是什么样子的,就是我们以及海外一个 DAO 也会慢慢的发展到一定程度,无论从代币结构上,还是从成员的这种思想上,他都会不希望更多的人进来。

那就是像 Axie 这样一样,就是他们是希望我为什么要把利益去分配给一个外部的协议,我们自己能做的情况下,我需要的是它提供组合性。像 Opensea 给 Axied 到底给带来什么价值?

Chris:

这个说法是不是未来我们会看到 Uni 也去做借贷,然后也去做生息聚合器,所以这些手续费也不需要给别人赚,我就做好我的生态。然后 Sushi 已经在做这件事,我不用跟 Dao maker,其他 IDO 平台什么的。所以我把所有的事情都做了,把自己的业务完整化。

大硕:

我们是希望它开放的对吧?我们希望它们之间能相互组合,形成一个更大的这种组合性的网络。但是当它代币价值没有办法捕获到更多的时候,像 Curve 对吧?它虽然有大量的稳定币交易或者是同质化资产的兑换,它实际上它收入会非常的低,它就会想办法扩张,当它扩张的时候,它就会侵占别人地盘,它社区也愿意这样,因为它社区始终是希望它的币价上升,就跟我们像一个上市公司一样,可能没有人希望自己的,所以持有的股票它不升值或者它就会有扩张的欲望。

当我们在垂直领域的话,我们就会有一个好处,就我们为了一个共同目标,刚才我听到一开始可以听 Chris 讲的一个道理,一个共同目标,这个共同目标是什么?有多大就很重要了。

Chris:

这样会不会衍生出就是说其实我们现在看到的 DeFi 可能已经有点白热化,到后面会出现一件事情,头部项目会渐渐的把这些这些就把整个市场都吃下来,比如说我们看 Uni 后面也去做保险去拓展其他业务。最后看到一个头部项目把其他项目合并了?有点像是 Amazon,假如今天把 PayPal 买下来,PayPal 全转成 Amazon 股份。

大硕:

对,按照互联网的发展周期的早期阶段,就是大家希望去用并购的方式,就用合并的方式去提升自己的币价,然后也减少一些竞争。目前来讲我们看到的都是还保留代币,因为大家没有想到办法就不保留,对吧?像 Nucypher 和 Keep 他们之间不是有个合并的一个事情吗?但是合并之后代币还是保留的,团队合并了,然后但是可以维持两个代币的发展。

潘致雄:

这个话题我们可以单独开一期再聊一聊,我觉得挺有意思的。
大硕:

对这个 DAO 就觉得我们的目标到底能不能最终在市场上获得匹配,如果这个目标太小,反而我觉得 YFI 它倒没有那么大的问题。我不担心说起来把它吃掉是因为它是面向消费者的对吧?我们就讲它是针对于消费者,是吧?如果它能做好这一点的话,反而它掌握的是最源头的用户,或许他有机会活下来,我们在后端也被隐藏下来的时候,万一是这种属于面向用户的这种聚合器是不是更会慢慢越来越更加强大,这个一直是我在思考,甚至 Uniswap 到底应该怎么才能生存,我们现在想它具有最大量的池子,然后用这些最好的创新,但是我现在不直接用它我,用它时间越来越少,这种情况怎么办?这个社区它总不能被架空对吧?你后面提供服务的话,前端交给谁,互联网不就有这种现象吗?我会担心,但是我也不是特别对 Uniswap 看空或者什么的,我觉得会改变的。

Chris:

让我突然有一种感觉,就是 DeFi 现在有点像是 1990 年那时候各种的科技公司都在出了,然后没过几年就上市了好多家,然后在 2000 年的时候就一路把这些洗掉,像我今天才 Mark Cuban,他有 broadcast.com 卖给雅虎 56 亿美金,然后就结果他就也马上出掉雅虎的股票,然后最后雅虎也从龙头王位这样一路下来了。

可能我们今年看到在顶级项目的不管是 Uniswap、 Curve 或者其他,可能最后就一个赢家或几个赢家,然后不可能我觉得其实 Sushi 的我觉得做很好的地方,是因为其实它也证实就是 DeFi 现在不再只是玩玩而已,就是顶级的机构开始愿意很认真的进去 DeFi 这些匿名的项目里面,然后在注入资金,然后也意识到就是说自己不能只做去中心交易所我必须要跨到其他领域,然后把这些也吃下来,才有办法让我的币价往上,市场更大赚更多钱,对,所以不得不到 Curve 之后出借贷或者保险,或是其他币的市场除了稳定以外。

我觉得下周我们可以再延伸,我们下周再开一场可以再延伸讲这个议题。

然后我们今天的讨论都会录音,所以我们会再把影音剪辑放到油管上,itunes, 喜马拉雅上。所以如果你错过今天的讨论啊,或者你下次想要参与这些讨论,都欢迎在这些平台上面都还是可以听,然后也可以参与下次的讨论。对,有没有人要做结尾,然后我把这个棒子先交出去。

潘致雄:

非常感谢大硕已经延展到关于 DeFi 和入口的讨论了。

但是我们今天还是关注在 DAO 这个话题,大家聊了聊 DAO 的分类,然后是讲了讲 PleasrDAO 的第一次的 DAO 对 DAO 的信用类的借贷服务,以及一些延展的话题,包括 SushiDAO 的戏剧性的一个故事,融资上的一些事情,以及 Uni 他们在 grant 给资助的时候,给一个组织资助的时候又遇到了一些问题。

Max:

非常感谢今天参加我们 ChainBreaker Podcast 第一期直播活动的朋友,感谢你们的积极互动,本期活动圆满落下帷幕。

后面的活动中,我们将抛出很多行业值得讨论的一提,并邀请行业好友一起分享他们的观点。如果大家有想讨论的话题、希望邀请的嘉宾以及活动改进的想法,欢迎大家加入我们的社群告诉我们。

今天就先到这里,我们下周五再见,感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