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解 Layer 1 协议希望通过经济模型设计捕获生态价值的经典案例。

首先,请记住加密资产投资机构 Multicoin Capital 联合创始人 Kyle Samani 说过的几句话:

  • 区块链协议并不是一个物品;它是一个抽象的概念,是一组规则。理论上来说,投资一个协议是无稽之谈,因为根本就没有可以投资的对象。
  • 加密资产的投资者实际上并不是投资于协议,而是投资于能够让某种协议运作起来所需要的稀缺资产。
  • 一些协议的原生资产能够捕获协议所产生的价值,而其他的不行。

这些话痛击人心。

在过去的一个月中,链闻连续刊发了一组文章,探讨区块链协议如何创造并捕获价值:

  • 第一篇文章是著名区块链投资机构 Multicoin Capital 联合创始人 Kyle Samani 撰写的「论 Layer 1 和 Layer 2 的价值捕获」,探讨并分析区块链 Layer 1 和 Layer 2 协议如何捕获价值的理论框架。
  • 第二篇文章是密码货币投资机构 Vision Hill 合伙人 Dan Zuller 撰写的「智能合约平台必须具有货币溢价,但如何实现它?」,探讨了智能合约平台应该如何通过创造「货币溢价」,成为公链竞争中的赢家,并指出以太坊在这些方面依然具有优势。
  • 第三篇是 ConsenSys 战略负责人 Gregory Rocco 撰写的「区块链 Layer 3 服务如何捕获价值」,分析了 Layer 3 服务究竟如何定义,以及这些服务在捕获价值中面临的风险。

在刊发了这些「大道理」之后,这次我们想把目光投向具体的实践,看看正在构建中的区块链协议,如何从设计之初,就开始考虑能够捕获价值。

公链项目 Nervos 是一个很好的案例。 3 月初,Nervos 团队提出了该项目底层公链的经济模型,提出要通过经济模型的设计,让智能合约平台实现「价值存储」的功能。

事实上,在 Nervos 正式发布经济模型提案两周之前,该项目的联合创始人 Kevin Wang 先是在 Medium 上贴出了一篇短文,丢出了一个听上去理想、但颇具争议的观点。

Kevin Wang 在文中提出,智能合约平台必须具备价值储存的功能,平台安全级别要与平台上加密资产的价值一起增长,否则,随着资产价值的增长,攻击平台能够获得的利益将会增长,这会增加攻击者在平台上进行 51% 攻击的动机。

换句话说,当平台上的资产价值上升,如果智能合约平台不能体现出价值存储的功能,将平台上资产价值体现在平台原生代币上,吸引更多资源提升平台安全级别的话,就很难充分保护在平台上的交易,平台上的交易会停止,这时流动性就会出现枯竭,对资产的需求也会减少。

道理很容易理解,但是听上去却不容易现实。最起码,目前已有的智能合约平台并没有类似的模型设计可以实现这一目标。

一位资深的代币经济模型设计专家告诉链闻,他不认同 Kevin Wang 抛出的这个观点:「最根本的原因是,区块链的中间层可以跨链,这让每一个基础链都不再独立封闭;此外,这种基础协议层与应用层之间的冲突早已经存在,想想互联网世界的 Google 和网络运营商 Comcast 吧,Google 这样的应用层玩家捕获了更多价值,而运营基础网络的 Comcast 却像一个水管,并不能捕获太多价值。」

这是代币经济模型设计者和加密资产投资机构对智能合约平台的一种流行观点。这种观点认为,智能合作平台作为底层网络,很难捕捉到平台上生态系统的成功,这些平台的价值正在流向中间层。

曾在著名风险投资公司 联合广场风投 (USV)担任分析师的 Joel Monégro 于 2016 年发表过著名的「 胖协议 Fat Protocols」的观点,认为在区块链技术栈中,由于数据是开源的,加上代币激励体系的设计,价值会集中在协议层,只有小部分价值分布在应用层。这个观点推动了不少投资人下注区块链底层公链。(文章参考

Nervos 说底层协议可以捕获生态中的价值,吹牛吗?Joel Monégro 提出「胖协议」理论,认为区块链价值会集中在协议层

后来 Joel Monégro 离开了联合广场风投组建了自己的区块链投资基金 Placeholder ,他的合伙人 Chris Burniske 却在最近重新修正了这个「胖协议」理论,提出「 区块链技术堆栈中的底层公链很难捕获生态中的价值」的观点。

Chris Burniske 在 2 月中旬撰写的文章中指出,跨链技术给没有货币溢价的那些底层区块链带来价格下行压力,让强大的中间件协议在跨链赢得主导地位。他丝毫不加掩饰地表示,该机构对以太坊这样的智能合约底层平台态度就是:我们是以太坊的粉丝,但是我们不投资以太坊,「因为区块链的互操作性将会从以太坊这样的底层协议窃取价值」。(文章参考

Nervos 说底层协议可以捕获生态中的价值,吹牛吗?投资机构 Placeholder 最近提出,中间件协议将会捕获价值,而不是底层协议

身在美国密歇根州安娜堡的 Kevin Wang 和在中国杭州 Nervos 总部的团队成员们对这些看法并不陌生。

除了 Kevin Wang 之外,Nervos 另外三位联合创始人 谢晗剑 (Jan Xie)、CEO 太檑 (Terry Tai)、吕国宁 (Daniel Lv)都曾经是以太坊社区中活跃的成员,其首席架构师谢晗剑(Jan Xie)曾是以太坊核心开发成员,COO 吕国宁(Daniel Lv)曾是全球最大的以太坊钱包 imToken 的 CTO。他们对以太坊这样的智能合约平台了解深刻。

Nervos 说底层协议可以捕获生态中的价值,吹牛吗?

Nervos 说底层协议可以捕获生态中的价值,吹牛吗?Nervos 拥有在密码货币社区沉浸多年的核心创始团队

Kevin Wang 认为,市面上质疑智能合约平台捕获整个生态价值的观点和他的看法并不冲突,很多地方其实是一致的。他说,区块链的互操作性很难在让智能合约平台同时存在「交易平台 」和「 保值平台 」两种功能,智能合约平台的经济模型已经出现了两极分化的趋势,一种趋势是成为「交易平台」,不然则成为「保值平台」。

交易平台 (Medium of Exchange) :在交易平台中,如小额支付的场景,用户在意的是用户体验,也就是低手续费、低延迟、方便转账,而对安全性并没有太高的要求。

保值平台(Store of Value) :在保值平台中,用户会在这样的平台存储大额的资产,他们会更加在意平台的安全性和抗审查性,而对手续费、转账速度并没有太高的要求。

「智能合约平台上的交易变得越来越容易移植,可以通过交互协议,将交易转移到交易成本更低的区块链上,并将数据打包回主要的记录系统区块链,这种情况已经越来越容易」,KevinWang 告诉链闻说,当越来越多的跨链协议出现,这样的状况就更加明显,交易用户会优先考虑低成本的交易手续费。

因此,会出现两极分化的趋势:用户在「保值平台」存储大额资产,保证自己资产的安全,当有需要时将资产转移到「交易平台」上,获得更低的交易成本和用户体验。

「已有的智能合约平台在经济模型设计上,都不是为了「资产存储」平台而设计的,目前的设计都是为了促进交易。」他认为,正是因为这样,才需要设计出更合适的经济模型,通过区块链经济模型来解决这一问题。

他以 以太坊 来举例:在以太坊上,原生代币 ETH 用于支付去中心化计算的费用,像一种燃料费,然而资产价值的增长并不一定会提高矿工的收入,让矿工为平台提供更多的安全保障。

「这种情况下, 智能合约平台需要通过经济模型的设计,成为具有竞争力的保值平台,提供可持续的安全性和抗审查性。」Kevin Wang 说。

对于公链项目,好的经济模型设计绝不亚于分布式技术上的研发突破。就如同设计一个复杂的社会体系,经济模型可以让公链生态体系中不同的角色合理分工,齐心协作,实现真正的「社会可扩展性 」。

他说,当他和其他几位联合创始人在构思 Nervos 的经济模型时,就一直在想如何设计出一种新的经济模型,这是经济模式不是围绕即时交易而设计,而是围绕对全世界的状态占用,也就是存储,并且让用户为使用网络基础设施的关键资源消耗而付费。同时,这种平台也必须能将用户对加密资产的需求转化为矿工的收入,通常是通过提高矿工的补偿,让其获得额外的原生代币。

这听上去是一种理想模型。他们的想法如何实现?

全球状态租金 vs. 交易 gas

大概去年 9 月左右,Kevin Wang 和其他几位联合创始人一同开始着手为 Nervos 设计经济模型。那个时候,Nervos 刚刚在两个月前完成了 2800 万美元的融资, 红杉万向区块链 两家顶级投资机构领投了该轮融资,这让该项目成为了一个备受关注的本土公链项目。

也就在那个 9 月,比特币核心开发者、密码货币领域颇具影响力的意见领袖 Jeremy Rubin 撰写了一篇名为「 ETH 的崩溃不可避免」的文章,广泛传播,引发了 ETH 价格剧烈的市场波动。

Jeremy Rubin 的文章直指以太坊经济模型和 ETH 用途的设计,认为以太坊的经济模型存在「 经济抽象化」问题。他提出了一个形象的比喻:以太坊区块链像是一辆汽车,gas 作为「燃料」可以决定汽车开多远,但是这个 Gas 可以是汽油,也可以是柴油,可以是 ETH,可以不是 ETH 。所以,ETH 作为一种货币将会归零,引起了圈内的轩然大波,也引发了 ETH 价格的剧烈的市场波动。

在设计经济模型的过程中,Kevin Wang 研究了比特币和以太坊这两个目前最成熟的去中心化区块链网络,比较了它们的成熟经验,还有被市场诟病的「弱点」,拿出了初步的思路。然后,又与包括经济学家邹传伟 、乔治梅森大学金融系助理教授 李家荪 、北京大学前沿计算研究中心 邓小铁 教授等经济学专家进行交流和探讨。

经过多次修改之后,直到今年 3 月初,Nervos 团队拿出了一套经济模型提案。

经济学家邹传伟向链闻表示,这套 Nervos 的经济模型提案中有两个亮点:一个是 Nervos 的原生代币 CK Byte (简称 CKB)本身所具有的应用型属性,另一个亮点是,CKB 融合了比特币和以太坊设计的增发模型。

房租 Vs. 燃料费

所谓的 CKB 本身具有的应用型属性,其实是指在应用方面,这种代币代表了全网可以使用的「状态存储空间」,而不是像以太坊那些,把原生代币 ETH 设计为一种为完成交易而支付的「燃料费 gas」。

这样的设计,与 Nervos 这个项目的本身特点密切相关。

Nervos 本身不是一个容易理解的项目。和很多项目提出新颖的共识方案、艰涩的技术创新点不同,Nervos 团队提出了颇具新意的的项目体系构成和概念框架。

Nervos 说底层协议可以捕获生态中的价值,吹牛吗?在 Nervos 的架构设计中,底层公链只负责记录和验证状态信息

Nervos 采用了两层架构,分为 Layer 1 和 Layer 2。其中,Layer 1 也称共识层(Nervos 团队给其取名为「CKB」),Layer 2 又叫生成层(Generator)。Layer 1 只关心 Layer 2 产生的新状态,不关心状态产生的具体方式。所以,在整个 Nervos 网络的设计理念中,底层公链只记录和验证状态信息,而将生成状态信息的计算和处理则放在 Layer 2 或者说底层公链主链以外完成。

因为 Nervos 底层公链这种「只记录和验证状态信息」的特点,其代币 CKB 的用途也就与以太坊的原生代币用于「计算」这个目的完全不同了。Nervos 抛弃了以太坊用原生代币收取交易 gas 交易费的做法,而是提出了约束「全球状态」的定价方法,其原生代币 CKB,每一个代币代表底层公链一个 Byte 的状态存储空间。

知名区块链科普公众号《扬帆区块链》作者 段扬扬 有一个很好贴切的比喻:

假设一个 CKB 代表拥有 1Byte 存储空间的所有权,同时把 Nervos 底层公链比作一座城市的话,那么拥有 1CKB 就意味着拥有一平方米(这个单位仅仅是一种类比)的土地。在一个城市中,土地有很多种用途,可以开发商品房出售、开发写字楼出租、开发商铺做生意等,那么对应到 Nervos 底层公链来,就是可以利用这部分储存空间开发 DApp,供用户使用来赚钱,或者,建立一个 Layer 2 应用链,让更多的人来平台上二次开发,再或者,把这块存储空间像土地一样出租出去,收取固定的利息。段扬扬,公众号:扬帆区块链 最具公链 3.0 气质 Nervos CKB 经济模型白话解读

通过这个比喻,段扬扬解释了 Nervos 架构设计和经济模型设计可以实现价值存储功能的逻辑:当一个城市通过修建地铁、举办奥运会、发展科技和经济实力之后,让城市繁荣起来,最终都会透过地价的传导,让那些拥有土地的人变得更富有。

这个原理在 Nervos 生态中的体现就是,由于底层公链原生代币 CKB 代表的是公链的存储空间,生态中任何有价值的应用都会带来对底层公链状态存储的需求,从而链上的任何其他应用的价值都会传导至 CKB,带来 CKB 本身的升值。

「通胀税」和「转移支付」

从上面的介绍可以看出,Nervos 提出了一种约束全球状态的定价方法,运用货币政策对状态存储空间进行调节和限制,让它成为稀缺资源,可以在市场上被定价和交易。CKB 本身应用型属性和以太坊的 ETH 用来收取交易的 gas 费完全不同,CKB 可以实现「价值存储」的功能。

但是,由于 CKB 代表了持有者占用全球状态的权利,需要从时间维度对占用状态存储空间的用户进行收费,矿工的节点提供存储空间承担了存储的压力,需要有一种方式对用户进行收费,补贴给矿工。

为解决这个问题,在增发模型方面,Kevin Wang 和他的团队提出了一个由两种发行模式组成的 CKB 发行政策,来解决激励矿工持续参与,保护网络安全的激励措施。

具体而言,Nervos 的原生代币 CKB 将由通过两种模式发行,一种为「 基础发行 」,另一种为「 二级发行」。其中,「基础发行」非常类似比特币的供应模式,总供给量有限,大约每 4 年减半一次,直到所有基础发行的代币被挖出来;所有基础发行代币都会奖励给矿工,作为保护网络的激励措施。

值得一提的是在基础发行之外设计的「二级发行」。在基础发行之外,Nervos 每年还会发行数量固定不变的 CKB;在基础发行最终停止后,固定不变的二级发行仍会继续。

这种固定数量的「二次发行」实际上带来了持续的线形通胀,而 Kevin Wang 则把这种通胀比喻成向全体 CKB 代币持有者征收的一种「通胀税」,然后再通过「转移支付」的模式,支付给矿工,激励矿工在 CKB 基础发行停止之后依然可以参与 Nervos 网络的挖矿,维系该区块链的安全。

这样的设计,也解决了比特币硬顶发行机制蕴含的风险。市场上有不少的声音认为,当比特币达到发行上限之后,矿工们只能依靠交易手续费为收入来维护网络。但于此同时,通缩机制导致了更多的人把比特币作为一种价值存储手段而非支付中介,链上转账数量会越来越少,矿工的收入难以保证,从而选择离开比特币网络,导致网络安全性下降,反而影响比特币的价值存储功能,进入一种恶性循环。Nervos「二次发行」的设计则解决了这个问题。

Nervos 的经济模型设计中还包含了一个名叫「 NervosDAO 」的智能合约。

「由于我们对于那些没有使用 CKB 存储状态的所有者也收取了租金,所以我们需要将租金归还。我们允许这些用户将他们的 CKB
存入并锁定到一个特殊合约中,这个合约就是 NervosDAO。 NervosDAO 会接受部分二级发行的补偿,以弥补因为不公平造成的稀释。」Kevin Wang 解释称。

这个过程有点像 staking。具体来说,就是 CKB 的持有者可以选择把自己的代币存入「NervosDAO」的特殊合约中,当二次发行进行后,存放并锁定在 NervosDAO 合约中的 CKB 代币可以按照比例获得增发的代币。

对于长期代币的持有者,只要他们将代币锁定在 NervosDAO 合约中,「二次发行」的通胀效应只是名义上的。对他们而言,就像二次发行不存在一样,他们会手头持有的代币而获得补偿,抵消增发带来的影响。而对于使用 CKB 状态存储空间的用户,他们手中的 CKB 会被增发稀释,这是使用状态空间所收取的费用,通过增发的方式支付给提供存储空间的矿工。

而对矿工来说,则会获得两种收入:出块奖励和交易手续费。他们会收到所有的基本发行,以及部分的二级发行。长期来看,当基础发行停止后,矿工仍然可以获得状态租赁的收入。

欢迎「自定义代币」

从目前 Nervos 团队提供的经济模型来看,在设计上,可以解决以太坊经济模型中燃料费模式难以让平台原生代币具有价值存贮功能的缺陷,也解决了比特币硬顶限制产生的矿工在比特币发行结束后离场带来安全性降低的风险。

不过,该经济模式尚属基础框架提案,很多细节还没有提出。比如,二次发行的比例究竟如何多高?如何确定这个发行比例?

创世资本 合伙人 李荣彬 曾在自己的公众号中专门介绍 Nervos 经济模型的设计优点,但是也对二次增发的比例设定提出了疑问。李荣彬指出:

「如果二次增发比例高,持币者倾向于去合约中锁定代币,则用于分配给矿工的二级发行额度会降低,矿工激励降低,可能会影响协议的健壮性;增发比例低,则持币者不倾向于锁定代币,流通中的代币可能会变高,销毁的代币数量增多,则用于矿工激励的份额将会更少。总之在开始时期,保护矿工的利益是非常重要的。」Eraser,公众号:丢橡皮 LostEraserNervos CKB 经济体系真的很有趣

对此疑虑,Nervos 团队作出的解释是:目前的假设是当第二类增发的比率占主导的时候,可以假设平台已经获得足够的应用,大部分 CKB 是用来占用状态空间,而不是锁币获得收益。该团队表示,这是目前的一个假设,不过他们认为这个假设相对比较合理。

不过,从根本上,这种假设还是基于整个 Nervos 的生态蓬勃发展。在生态健康发展的前提下,作为底层公链的 Nervos CKB 最大的作用是为整个生态提供安全保证,而依靠底层公链之上的 Layer 2 来解决性能问题。用其创始人谢晗剑的话来说:在 Nervos 系统中,Layer 1 负责的是状态共识,即存储功能,Layer 2 负责的是状态生成,即计算功能。

Nervos 这种在系统上的设计特色,决定了其经济模型可以更容易解决「价值存储」和「交易媒介」两种功能难以共存的困境。

更关键的是,这样的设计,还可以让 Nervos 避免很多智能合约平台会面临的「经济抽象」的麻烦。所谓的经济抽象,指的是网络用户与矿工自行安排使用协议之外的代币支付交易手续费,这对一般的智能合约平台来说是一种威胁,因为如果平台的原生代币纯粹是为了促进交易,将剥夺整个系统的内在价值。

而在 Nervos 的设计中,因为原生代币 CKB 对应的是全网状态的存储空间,即便用户自由地发行其他代币用来支付交易费用,但是这些资产本身也占用一定的存储空间,所以,每个拥有资产的人都必须拥有 Nervos 的原生代币。

从这来看,与其说 Nervos 经济模式设计巧妙,不如说这个经济模型聪明的借助了 Nervos 整体的系统设计思路优势。Nervos 一直说自己的目标是「设计一个分层的加密经济网络」,将 Layer 1 与 Layer 2 的功能进行分层,而 Layer 1 只用来存储状态共识。正是因为这种存储空间的稀缺性,让其底层网络,具有了捕捉整体生态价值的可能性。

当然,Nervos 经济模型的设计可以让其底层公链在逻辑上可以捕获整个生态的价值。但是至于如何让整个生态能创造价值,那就是另外一个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