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链明星项目 Cosmos 近期出现的 23 号议案提议组建「议案工作小组」,以避免少数派意见主导 Cosmos Hub 现象,而这项议案也引来支持和反对的声音。

原文标题:《曹寅:透过 Cosmos 23 号议案,看 PoS 治理(上)》
撰文:曹寅,数字文艺复兴基金会董事总经理

最近 Cosmos 验证人(Validator)之一的Forbole,在 Cosmos 微信群内向 atoms 持币者呼吁投票反对另一个验证人Figment所提出的23号议案。

Forbole 所提出的反对理由是 Figment 在 23 号议案中,提出组建一个由 Figment 所统筹的议案工作小组(Governance Working Group),并由社区资金池支付 Figment5250个 atoms 作为工作报酬。23 号议案「Cosmos Governance Working Group - Q1 2020」投票 查看此处

Forbole 反对的理由如下:

  1. 该议案会令验证人松懈,他们将依赖议案工作小组来工作,而不履行作为验证人应担的责任。
  2. 23 号议案本身不是理想的提案范例,提案人 Figment 为 23 号提案支付了 300Atoms 作为押金,而另一验证人 Certus One 支付了 125 Atoms 作为押金,两者占所需 512Atoms 押金的83%。
  3. Figment 要价太高,Forbole 认为 Figment 提出的方案表面上需要三个月的工作,但是实际的工作小时只有166个小时,按照现在的 Atom 币价,相当于 1000 人民币每小时,总计 16.7 万人民币,这笔钱会把社区资金池烧光。

从头部跨链项目 Cosmos 23 号议案风波,了解 PoS 治理问题与挑战Forbole 的议案反对呼吁原文

不过,以上仅仅是 Forbole 的单方面观点,因此我立即去 Cosmos 论坛找到了议案 23 号:

从头部跨链项目 Cosmos 23 号议案风波,了解 PoS 治理问题与挑战

23 号议案一共 6 页,以及包括议案工作各项里程碑和时间节点的附件。议案由 Gavin Birch 代表 Figment 提出,Gavin 在 23 号议案中认为 Cosmos Hub 启动时就具备治理功能,但 Hub 团队并没有提供如何创建或者评估提案的相应指南。

随着治理功能的发展,治理参与者需要了解治理结果对于网络的各种影响,以便真实地代表所有 Cosmos Hub 的利益相关者在链上的价值和利益。

因此,Figment 提出 23 号议案,希望建立治理工作组,以发展去中心化的社区治理模式。治理工作组将通过创建和记录相关治理实践和功能,编写相应的指南说明,并在 Cosmos 社区内促进更广泛的沟通,从而培养完善 Cosmos 利益相关者的治理参与能力,降低参与 Cosmos Hub 治理的门槛,让更多的利益相关者,能够提出议案,看懂议案。

在 23 号议案中,Gavin 提出了一系列的工作内容,从 2020 年 1 月开始,Figment 将承诺在接下来的三个月内向 Cosmos Hub 交付以下内容:

  • 治理工作组社区和社区章程
  • 社区支出提案的模板
  • 社区支出建议的最佳实践文档范例
  • 有关 Cosmos Hub 各参数的教育性 Wiki
  • 有关 Hub 参数更改的最佳实践文档范例
  • 召开三个治理工作组社区电话会议
  • 三篇社区治理工作组月度文章
  • 一份社区工作组 2020 年第二季度建议文章

让我们回到 Forbole 对于 23 号议案的三个反对观点,逐一分析是否有道理。

反对理由 1:该议案会产生新的中间特权阶级来过滤议案,不利于去中心化发展,并会令验证人松懈,他们将依赖议案工作小组来工作,而不履行作为验证人应担的责任。

反对理由不成立。23 议案所提出的议案工作小组是开放性的组织,任何 Cosmos 的利益相关者都可以报名加入工作小组,目前已经有 84 名人员报名加入了议案工作小组,并且,在已有的报名者中,验证者的数量是最多的。

Forbole 在提出反对之前可能没有阅读 23 号议案及其附属文件,误解了议案工作组的职能,以为议案工作组将成为所谓的中间特权阶级,拥有过滤议案的专权,替代现有的 Cosmos Hub 的提案和治理机制。

其实,根据 Figment 的方案,议案工作组的功能是治理能力建设,培养并壮大 Cosmos 利益相关者的治理能力,降低 Cosmos Hub 的提案门槛。具体做法则是,议案工作小组将组织在 Cosmos 论坛和 Telegram 小组上的讨论,并创建和记录各种治理实践文档,然后将其传达给更广泛的 Cosmos 社区。可见,Figment 所提出组建的议案工作小组其功能更类似于治理培训班和治理工具设计和推广,甚至连收集议案的功能都不具备,可以说是非常中立了。

因此,议案工作组不仅不会令验证人松懈,而且还可以让验证人的治理能力得到大幅加强,更方便包括验证人以及其他所有利益相关者提出议案,参与治理,非常有意义。

并且,目前 Cosmos Hub 的治理其实主要由验证人完成,并不能代表所有 Cosmos Hub 社区所有利益相关者的声音和利益,而议案工作组纳入了更多角色的利益相关者,反而使得 Cosmos Hub 的治理更具备社区代表性 **,避免了某些验证人利用「少数派意见主导」现象而控制 Cosmos Hub**,当然这必然也会损害某些想控制 Cosmos Hub 的验证人的利益。

从头部跨链项目 Cosmos 23 号议案风波,了解 PoS 治理问题与挑战报名参与议案工作组的各类成员角色和数量

反对理由 2:23 号议案本身不是理想的提案范例,提案人 Figment 为 23 号提案支付了 300Atoms 作为押金,而另一验证人 Certus One 支付了 125 Atoms 作为押金,两者占所需 512Atoms 押金的 83%。

反对理由不成立,23 号议案从格式到内容都堪称区块链治理的典范,提出者 Figment 在提案中很详细的介绍了 23 号议案提出的背景,原因,议案提出者的介绍和联系方式,议案的目的,具体工作内容,工作时间表和里程碑,具体的支出方式,是否存在利益冲突,下一步的工作计划,并且提供了专门的附件介绍工作方案和参与对象。

值得指出的是,23 号议案的提出者 Figment 是非常专业的 PoS 服务商,代表 Figment 提出议案的是 Figment 的创始人 Gavin Birch ,他也是 Figment 的 Staking Hub 的负责人,这是一个致力于 Staking 研究与开发的讨论社区。 自 2019 年 4 月以来,Gavin 写了不少关于 Cosmos Hub,Cosmos 生态以及其他的 PoS 项目的 Staking 相关文章。我看了一些 Gavin 的文章,这个人不愧是 Staking 的专家,提出的观点和方案都非常有深度和建设性。

并且,Figment 之前在 Cosmos Hub 中已经提出了一系列的重要提案,并得到了通过,其中就包括 Cosmos Hub 2 升级到 Cosmos Hub 3 的系列重要议案。因此 Figment 和 Gavin 作为 Cosmos 社区的重要参与者,贡献者,以及 Staking 和社区治理的专家,完全有资格有能力提出 23 号议案,23 号议案从格式上也无可挑剔,堪称范例。

至于 Forbole 指出,Figment 作为提案人,为 23 号提案支付了 300Atoms 押金,而另一验证人 Certus One 支付了 125 Atoms 作为押金,两者占所需 512Atoms 押金的 83%。

这样的反对意见完全没有道理,Cosmos Hub 没有禁止提案人为自己的提案支付押金,而且从议案治理的角度来说,提案人也应该为自己的议案支付押金。因为按照规则,如果议案被投票否决或者没有达到足够的投票人数的话,押金会被销毁。因此,Figment 为自己的议案支付押金不仅合规合理,而且还体现了 Figment 对于议案治理模式的负责任态度。

不仅如此,Figment 作为利益相关者,还在 23 议案投票中投了弃权票,体现了 Figment 的高风亮节。

从头部跨链项目 Cosmos 23 号议案风波,了解 PoS 治理问题与挑战Figment 在 23 号议案中投了弃权票

反对理由 3,Figment 要价太高,Forbole 认为 Figment 提出的方案表面上需要三个月的工作,但是实际的工作小时只有 166 个小时,按照现在的 Atom 币价,相当于 1000 人民币每小时,总计 16.7 万人民币,这笔钱会把社区资金池烧光。

反对理由不成立,Figment 在提案中给出了具体的执行方案和执行时间,让我们来仔细看看 Figment 提交的工作表,一方面看看这笔钱是否开价合理,同时也学习下 Staking 国际先进治理实践。由于工作表较长,分为三个 Milestone (里程碑),每个里程碑大约需要一个月实践,因此我们只看第一个 Milestone 部分。

从头部跨链项目 Cosmos 23 号议案风波,了解 PoS 治理问题与挑战

第一阶段一共有 6 项具体任务,以及作为机动的「其他」任务,总计需要 64 小时,包括:

  • 议案工作小组召集(8 小时)
  • 议案小组章程(4 小时)
  • 社区支出方案模版设计(16 小时)
  • Cosmos Hub 参数的 Wiki 百科(16 小时)
  • 议案小组电话会议(4 小时)
  • 月度工作总结文章(8 小时)
  • 其他(8 小时)

第一阶段一共报价 2000Atom,平均每小时 31.25Atom,按照议案提出时候的价格,约合 900 人民币一小时,第一阶段总价 6 万人民币,贵吗?我来分析一下。

从工作内容和所对应的时间安排来看,Figment 的计划还是比较合理的。做过区块链项目社区的朋友应该深有体会,社区治理工作看起来简单,但是真的做起来其实非常耗时耗力。

因为要考虑并协调到不同利益相关者的诉求,当中的召集、讨论、协调、记录、执行的工作需要不少时间和精力。而且 23 号议案要交付的并非仅仅是一个社区,而是一个可以不断建设,完善并输出治理能力,同时又开放公平的治理组织,并交付一批持续可用的治理工作格式文档和工具,这工作相当于要建立一个政协或者人大的提案工作委员会,对于 Cosmos 未来的长期发展,对于所有 Cosmos 生态的利益相关者参与治理,都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

作为一个前券商首席分析师,资深咨询顾问以及长期的区块链研究者,我认为 Figment 的报价和时间分配非常合情合理,如果考虑到 Figment 在提出 23 号议案之前已经做的议案工作准备和研究成果,以及 Figment 的专业性,并且参考目前欧美战略咨询顾问的每小时平均报价 150 美金-200 美金,三个阶段总计也不过 15.75 万人民币(按照议案提交时候的 Atom 价格),这个价格不仅不贵,甚至有点便宜,如果我是真正关心 Cosmos 长期发展的利益相关者,Figment 这样的服务请给我来一打。

所以,Forbole 对于 Figment 提出的 23 号议案的反对意见,都不成立。23 号议案对于 Cosmos 和所有 PoS 区块链项目的治理都很有意义。目前 23 号议案仍然在投票表决期,并将于 1 月 30 日结束投票。在本文的下半部分,我将继续就 23 号议案展开谈谈 PoS 区块链项目的治理实践和创新,敬请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