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d Wilson 和 Chris Dixon 两位 VC 对谈,他们在互联网早期都有不错的战绩,同时也是加密货币的信仰者和重要投资者。听听他们怎么看待过去和未来互联网技术的发展;移动互联网和加密货币谁更具有破坏性创新的能力。对话的前半段稍觉 boring,但后半段我觉得非常不错,他们将投资早期互联网的时机,经验和感觉运用到加密货币上,不明觉厉。

这二位显然是老友,经常互相插话和省略,听译起来比较痛苦,且对话较长近一小时,内容也有些松散。决定采用总结提炼观点的方式进行叙述。分段小标题为译者所加,翻译错误在所难免,有兴趣可以去这里听原文。

原文标题:《Fred Wilson Vs Chris Dixon:现在也许是 30 年投资生涯最有趣的时刻》
作者:橙皮书志愿者 realthinkbit

谁才是破坏性创新?

2018 年互联网已经成长为万亿元生意,有人认为互联网已经足够成熟(不够创新),很多新技术涌现:AI,自动驾驶,虚拟现实 / 增强现实,加密币,无人机等等。我们或许应该讨论我们现在在哪,如何考虑下一个十年,二十年的趋势。

Wilson 倾向于通过 Carlota Perez (著作《技术革命和金融资本》)建立的框架来解释,但 Dixon 认为信息革命和前几次技术革命浪潮的区别是:这次的主角是软件。比如造汽车,100 年前你造汽车,核心的东西和现在差不多,之后就是一些周边优化的内容;再比如电视,核心的东西没变,只是增加彩色,高清这些围绕核心的优化。互联网是非常轻量化的网络协议,大部分智能都集中在节点和服务器上。软件是有很大自由度改变的,有很大的可塑性可以演进。软件的核心不像汽车和电视,是可以完全改变的。

虽然有很多创新,但并不是破坏式创新。对于科技巨头,你不会觉得 AI,自动驾驶对他们造成破坏,不会觉得从桌面到移动互联网的转变使他们混乱,这些可能只是更进一步的巩固了他们垄断的市场地位,因为他们在数据方面占有绝对的优势。自从 iPhone 出现以来的 Top100 和桌面 Web 的 Top100 没有太多不同。Facebook 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本来移动计算可能对他们造成破坏,但当他们意识到并调整了重心,就又获得了优势地位。

即便如此(移动互联网并不具有破坏性创新),Wilison 还是不解地图为什么没有成为共享出行的默认接口。为什么不是 google map 成为各种出行方式:汽车,自行车,滑板等的调度接口。这也许就是很多创新如 AI 没有颠覆大公司而是成为增强大公司和现有工业机构的现状。

加密币是非常具有破坏性的,因为他是真正改变商业模式的,不仅是技术上的改变,而是从商业模式根基上的改变。你不是通过广告货币化,不是通过订阅货币化,你通过底层的 Token 来货币化。

移动计算不是颠覆性的,互联网是,加密货币是。(Some ways crypto like the Internet is the first kind of potentially major disruptive wave).

Google 是把广告的模式对接到应用程序上,比如浏览器,比如搜索。微软是把付费模式对接到软件上,比如 Outlook。现在你告诉 Google 没有广告产品了,这是颠覆和破坏性的。当你改变商业模式时,所有的东西都改变了,突然你的优势变成了劣势。突然很多新的入口产生了。

历史的窄缝:创新的 timing

Wilson 谈到 97-98 年拨号时代已经有 podcast 了,他的一个朋友 Josh Harris 建立 pseduo,制作非常基础的语音和视频。只是时间早了 15 年, 其他的想法都是对的。

他俩有个在纽约的朋友,在 99 年做了 decidment,类似 youtube。然而 99 年的基础设施根本不成立。如 Monowitz 所说,在宽带普及之后,Web 才可能真正有意义。当年 Youtube 做的一个有洞见的事情,是在 MySpace 里可以内嵌 Youtube 的链接,每个人只需要发送一个链接就可以播放,任何人都可以看到。可以说,宽带普及和嵌入式播放器这两件事,成就了 Youtube 并甩开了对手。其他竞争者如 Vimeo 受制于保守的财务策略(不那么敢于烧钱)和对版权的做法(不像 Youtube 完全放任自流)

译者注:关于 Twilio(略),云计算三强的讨论(略), 企业 SAAS (略)感觉和主题关系不大,均省略。

不断变化的资本市场,对于 VC,很大的改变就是新的筹资方式如众筹,I-C-O;当前的创业公司有比任何时期更多的钱以及更多的渠道筹钱,传统的天使投资 / 早期 VC 资金爆炸会传递到后期,如软银和红杉继续增大和提高基金规模。加密币行业,很多人蜂拥而至,用商业计划书就筹了很多钱。我们正在建立一个新的资本市场,看到了新的筹资方式,全球性的,任何人都可以参加。Wilson 认为这是巨大的创新。有人说这是骗局,会让人损失钱,但他认为对创业者好的事情就是对投资人好的事情。

两人都同意 Twitter 和 Twitter app (第三方客户端)很悲剧,其实可以构建一个巨大的开发者生态系统,可以如音乐会一样工作,我们希望看到一个开放平台,但不能允许有人通过客户端把大量的用户带走(Wilson 当时在 Twitter 的董事会任职),如果比特币提前四年诞生 2005 年就存在,Twitter 很大概率可以采用 token based 商业模型,twitter 第三方客户端可以基于 twitter 协议成为 twitter 重要的协作方。这是非常完美的。我们最终可以看到非常强大的生态。

Money Crypto vs. Tech Crypto

Facebook 的早期用户在 2003 年就知道这是个好东西,但到了 2011 年 Facebook 上市他们才能真正投资。但如果你是 Bitcoin 的早期用户,在 Day One 你就可以拥有 Bitcoin。加密货币的伟大在于,可以允许早期使用者不仅是用户,而且如果他们愿意持有,可以参与 Bitcoin 的财务投资,可以 HODL。某种程度,这使得投资世界和使用世界合一了。就如 Wilison 上周看过的一篇博文,加密币的货币部分和效用部分。比特币极端主义者专注在比特币,技术极客专注在平台,智能合约。

以前用户只是用户,投资者只是投资者,而加密货币使得既是用户又是投资者成为容易而且正确的事情。

Twitter 的用户创造了 Twitter,Facebook 的用户创造了 Facebook,但使用产品的人没有参与产品的创新和超越。技术发展史上的悲剧就是这样。无法逃避产品的生命周期:产品平台一开始拼命吸引用户,发展的很好,疯狂增长但随着时间推移到达顶峰后,如同 S 曲线所示,很难再增长。这并不是管理者或员工做错了什么,这只是这种商业模式的内在逻辑。

当馅饼的体积在增长时,没人在意某一块馅饼,但当馅饼(市场份额)停止增长,每一块馅饼都在被争抢。由此软件行业有很多内部战争,微软和 Netscape,Facebook vs. Zynga。传统经济学,竞争来自替代,而科技行业其实未必需要如此。

何时翻转:虚拟世界 (e) vs. 真实生活 (IRL)

某些行业监管者或资本的守护者会抨击说加密币都是垃圾,但真相是很多人并不是 pumping and dumping, 更多是信仰者。Wilison 自己的体会是,如果法币转换到加密货币,就一般不会撤出,会继续在这个行业里循环。Chris 则认为仍处在中间的过渡阶段,数字世界越来越重要,但某种意义上仍然认为人们目前更偏重于物理世界。

传统经济学家对比特币的批评都是说它是假钱,假的权利。正如人们每次谈到在线的东西时,总要加个 e, esports, ecommerce, 总要添加个前缀,当增加修饰词称呼时,总认为它是处于从属地位的。这证明了离线世界的偏见。但总有一天会翻转过来。比如 Amazon 已经被称为商业,而沃尔玛被称为 meatspace (物质世界)或线下商业,IRL (In real life)。

我们正在经历这个转型期,数字化商品已经成为巨大的产业。比如视频游戏和域名这样的数字资源。Wilison 说自己是域名的收集者,长期 Hold,就像互联网的房地产,就像拥有中央公园或者周边的房地产,这就像宗教一样。他从不出售域名,只是交换域名。

数字稀缺的艺术产品

Dixion 回忆提到:很多时候如移动技术在 2011,2012 年发展的很迅速,但他当时不认为将完全取代桌面,只是认为移动是个事,但没认为是个大事。而现在意识到其实当时正处于曲棍球曲线右端(译注:曲棍球杆左端平坦,右端突然上升)。而目前的电子竞技也许又处在当年移动互联网的阶段(马上就要开始突然上升)。

Wilison 则认为 NFT (Non Fungible Token,比如加密猫)是很大的创新,人类之前从来没有创造这种不可复制的数字商品的能力。阻碍数字商品发展的商业模式是当你有一首 MP3 或者 MPEG 图像你可以复制发给 100 万人。他在向一个怀疑论者解释这个观点时举例:假如你花了 6 个月沉迷一个游戏,你从游戏里收集了大量视频但它们都局限在这个游戏里,想象下如果你可以把这些从游戏中抽取出来,放到钱包里如同存到银行里,然后可以再放到其他游戏里。Dixion 认为游戏因为极其快速的迭代,可能会率先采用加密货币,Wilison 补充游戏的参与者:孩子和年轻人更容易接受加密货币:告诉他们下载具有存储 NFT 能力的以太坊钱包,然后就可以把他们的游戏成果转移到 Coinbase,他们不会拒绝。

Dixon 谈到数字音乐由于盗版的泛滥已经把歌手挤到线下的歌唱会,NFT 可以通过数字稀缺把音乐重新引入。同理,这个有希望的新商业模式,不仅仅是对于游戏,对其他如音乐家,作家,视频制作者需要数字稀缺特性的商业模式。谈话中,Wilison 突然有了个 Cool 想法:音乐可以设置为允许 2100 万人付费听,之后可以解锁,非常热门的歌曲可能挖矿很快,而有的歌曲需要五年或者十年才能完成。想象下是否有某种机制可以释放一件艺术品或者作品,就像比特币采矿一样。他并不认为所有艺术品都必然稀缺,也许大多数反而是非稀缺的。并没有随时间而价值上升的特点。

原生的才是真正的创新

Wilison 认为很痛苦的是:当 94-95 年他们投资早期互联网时,很蠢的做法是投资把线下世界里存在的东西搬到互联网上。比如投资在线新闻,在线商店。但真正有价值的是需要找到在这里,在当下原生的东西(You got to find the native thing that needs to happen now) Dixion 以早期电影只是在试图模仿喜剧而非找到电影自己的原生语言为例。

Wilison 说回到数字化的音乐,电影或其他艺术,并不是限量版,而是如比特币一样随时间推移而被开采。很多创业者热衷于把物理世界存在的东西移植过来,而不是做一些从未存在的事情。这些增量的事情远不如去做些创新以前在加密网络之外从不存在离开加密网络也不成立的东西。这才是 10x 或 100 倍更好的主意。

Wilison 谈到 Numerai (通过共享加密数据并众包数据科学家改进金融算法的加密货币),Numerai 真正在玩的是 Staking(权益 / 赌注),Staking 如塔勒布的书《Skin in game》里所描述的,我们将看到许多真正的创新围绕 Staking。围绕治理,正如链上治理,我的一部分认为链上治理根本不可行,而我另一部分认知希望它能够运行。

在结束前,Dixion 问 Wilison,你预计多久我们可以看到真正有意义的应用?Wilison 认为取决于是否能解决类似宽带这类阻碍互联网的问题,需要找到如何使加密网络真正安全和去中心化并处理足够的高交易数量。Dixion 自己把加密网络看做一台和目前网络不同标准的计算机,需要信任开发者经验,需要扩展性,正如宽带产生之前的互联网,iPhone 产生之前的移动互联网。

Wilison 补充说我们从来还没有到达加密币的 iPhone 时刻,去中心化只是意味着没有人可以控制网络。这是基础,你相信网络,相信没有人能够把它拿走。当 Facebook 意识到他们实际掌握着城堡的钥匙,就开始为所欲为了。这就是为什么去中心化如此重要。

Wilison 说没有大量投资 dApp, Dixion 认为如果回头看看基础架构的历史,有时候是应用需要基础架构,然后基础架构就发展才这了。很好的例子是游戏需求 GPU,游戏对无休止的渴望,带动了 Nvidia 和整个产业。

Wilison 最后总结到,如果回头看,现在也许是他 30 年投资生涯最有趣的时刻,但并不是浮在水面,而是在水下。虽然经历了超级牛市,但投资回报并不很高。就像海浪一样,肯定会来到,起起落落。你不会因为知道更多而获得奖励,而是会因为更加可行的操作。

Wilion 还说:超级有趣的事情正在发生(I think what's super interesting is the stuff that is going to start bubbling up)

Reference

Thchnological Trends, Capital, and Interenet「Disruption」https://www.youtube.com/watch?v=byt-4vLgnAk

Skin-in-the-game coins https://biweilai.com/posts/5052

Money Crypto vs. Tech Crypto https://www.tokendaily.co/blog/money-crypto-vs-tech-cryp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