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一个国家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能够在不受外国势力干涉的情况下管理其领土的时候,它就是主权国家。同样地,当加密网络以能够抵抗外部影响的方式在运行时,它也是完全独立的。

但加密网络不是使用地理意义上的规则和政治,而是使用区块链协议来管理数字空间中的信息服务的生产和交换。实现主权对于实现加密世界的最终愿景来说是必要的,即实现独立在线网络的参与者之间能够更平等地分配价值,而不是将其集中在一个特定的公司或司法管辖区内。

原文标题:《Placeholder 合伙人详解:主权加密网络定义、要素以及未来发展》[Sovereign (Crypto) Networks]
作者:Joel Monegro,区块链投资机构 Placeholder 联合创始人
译者:HQ

互联网实现了一定程度上的主权。互联网的先驱者在其设计中融入了一个粗略的共识并运行代码治理模型,这个设计是一个支持无需许可、去中心化、基于协议的体系结构的政治理想。任何拥有合适工具的人都可以连接和扩展网络,对协议规则的共识则作为每个节点选择运行的函数的版本出现。因此,虽然政府和 ISP 对本地使用拥有一定的控制权(即,可以在其管辖范围内管理节点),但它们对全球网络并没有控制权,因为破坏每个节点几乎是不可能的。(区块律动 Blockbeats 注:ISP,Internet Service Provider,互联网服务供应商 )

为了实现这一点,我们必须使互联网成为一个愚蠢的网络。它唯一的工作是将比特(区块律动 Blockbeats 注:bit,比特,binary digit 的缩写,比特是表示信息的最小单位,是二进制数的一位包含的信息或 2 个选项中特别指定 1 个的需要信息量。)从服务器 A 移动到服务器 B。它并不关心比特的含义:全部由「智能」的服务器来处理数据,并生成智能(intelligence)。将功能推送到终端能够减少网络运营商控制或垄断顶层服务的能力。互联网还通过在全球范围内的大量独立但可互操作的企业中分配基础设施的部署成本,来降低扩展成本。

这种策略在打破过去电信业霸权方面非常奏效,也正因为互联网的主权特质使其达到了今天的规模。但是「愚蠢的网络,智能的节点」,这个逻辑在几十年后产生了意外的副作用。由于开放标准和竞争,使通信业务失去了利润,价值从管道和电缆转移到了数据中心,从基础设施层转移到了应用程序层。零边际成本的传输使目前广泛使用的在线服务商(如谷歌和 Facebook)能够以非常低的成本来收集大量数据,从而将用户绑定在其专有服务中。

作为(相对)开放和拥有主权的网络,大型网络(Big Web)服务商从互联网中受益匪浅,但它们很少将这些好处反馈给用户。因此,终端用户几乎看不到互联网对信息独立性承诺的实现。

主权加密网络

在许多方面,加密网络对大型网络的影响,就像互联网对中心化电信的影响一样:它们将开源代码、标准、以及去中心化生产模式引入到信息服务业务中,从而降低成本、增加竞争。但与互联网不同的是,加密网络使用加密经济共识和运行代码模型。每个网络的规则都是特定和不可变更的,网络活动通过加密经济激励进行协调,所有行动都由智能合约来执行。

这似乎是对「智能网络」的回归,而这却是互联网努力要去除的。互联网是一个去中心化的通信网络,而加密网络是去中心化的信息网络。互联网可以承受变得「愚蠢」,因为移动比特是一项非常狭隘、具体的任务,并且能得到客观的结果。这在没有许多严格规则的情况下更容易达成普遍共识。加密网络能够存储、组织和解释比特。为了能够正常运作,它们必须同时生成智能,并根据信息采取行动,即,同时平衡去中心化体系结构、以及提供一致的服务。如果没有一个合适的系统来执行规则,这是很难实现的。

主权是关于信任的问题,信任是关于规模和程度的问题。根据地缘政治学,在对国家规则、以及国家执行、捍卫和维护这些规则的主权能力高度信任的司法管辖区中,经济活动活跃 [1]。这个结论同样适用于加密网络:当系统拥有很高信任度时,社区就会兴旺起来,而增加这种信任的方法,就是通过对所有加密网络主权的要素进行持续的分权。

为了更好地理解这些细微的差异,我们将 Facebook 的 Libra 与比特币进行比较,然后再与 MakerDAO 进行比较。Facebook 承诺推出一个去中心化的稳定币,但它的设计是基于瑞士的金融基础设施(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我相信他们选择瑞士是出于对国家主权的信任),而且它几乎是由美国公司进行开发、融资和推广。因此美国国会有权召开听证会,并有可能中止该项目。这些国家行动让 Libra 失去了作为主权网络的资格。相比之下,虽然一个国家可以宣布当地使用比特币或 Dai 是非法的,但实际上它无法阻止这些网络在世界范围内的发展和运营,因为它们比 Libra 更接近于自我主权的网络。

主权加密网络的要素

要拥有主权,加密网络必须能够根据自己的治理流程来操作、创建、执行和修改其内部规则。要实现这一目标,它必须在 4 个纬度上实现充分的去中心化:供给、需求、治理和资本市场基础设施。

为了说明这一点,我们将使用我喜欢使用的加密经济圈模型来描述加密网络中的代币、资本和劳动力,在不同参与者之间的流动情况:

Placeholder 联合创始人:实现主权是加密世界最终愿景的必经之路

1. 去中心化供给

如果你进入加密世界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你就会理解矿工的去中心化对于信任、可靠性、规模和安全性至关重要。我想指出的是,比特币是唯一一个在过去 10 年中,都能维持 100% 正常运行的在线服务。这是因为有超过 100 万台独立机器支持网络,因此没有单一的技术故障点。

开发一个去中心化的供给侧需要一个加密经济模型,它能够适当激励人们提供大规模的资源。理想情况下,供应随着需求的增长而增长,因此,一开始只有很少的矿工可供少数用户使用是没问题的,但如果少数的矿工能够独自处理大量需求,可能就会出现供给侧的中心化。在某些情况下,可能会导致人们减少使用该网络,甚至要求矿工按照他们计划为网络创建的供给量的基础上,按比例进行一定数量的抵押。

另一个需要重点考虑的因素是供给的地理多样性。这是为了减少或消除单一地区对网络的影响,即,一种管辖风险。例如,我们知道虽然大部分比特币矿工在中国,但比特币矿业在全球范围内分布足够去中心化,所以即使中国突然禁止挖矿,比特币挖矿服务也将继续在全球不间断地运行。

在协议层上激励地理多样性并不总是可行,像 Filecoin 和 FOAM 这样的项目,正在开发基于矿工节点的地理位置来分配生产能力和奖励的机制。另一个补充策略是通过培育代币的国际市场来减少新矿工之间的摩擦,矿工在其管辖范围内买卖代币越容易,投资挖矿基础设施就越实际可行。

2. 去中心化需求

我们看看用户总数、用户的地理分布,以及加密网络服务的接口数量。

拥有大量的个人用户会增加供给侧的经济价值,降低了需求侧的管辖风险。一个值得研究的案例是,印度宣传禁止使用比特币的目的:虽然这对印度公民来说是不幸的,但它不太可能对整个比特币经济产生重大影响,因为比特币需求并不十分集中在印度。

另一个案例是 Numerai,这是一家拥有加密网络的对冲基金,可以从数万名用户那里进行众包市场预测,这些用户可以获得代币 Numeraire ($NMR)的奖励。原始实现存在的问题,是 Numerai 公司作为网络中唯一的「客户」,所有用户都依赖于 Numerai 的存在。为了解决这个问题,Numerai 团队设计了 Erasure,一个去中心化版本的 Numerai 预测游戏,允许任何人使用 NMR 进行购买和销售预测,从而消除了社区对 Numerai 的经济依赖。

接口是人们用来消费加密网络服务的应用程序,如比特币钱包或以太坊 dapps。确保有各种各样的独立接口,可以扩大网络的整体覆盖范围,特别是当单个「接口团队」独立发起获取用户活动的时候。例如,美国有很多人通过 Coinbase 来接触比特币,整个网络都得益于他们的成功。但比特币并没有只随着一家公司增长:全世界有数百家企业都在不断努力扩大比特币网络的覆盖范围。

每个应用程序都会针对不同语言和地域的不同用户,作为网络的客户服务和营销层。它们也是降低需求侧管辖风险的关键。保证去中心化的需求趋势与网络提供的设计、服务应用场景的多样性有很大关系,对于这些服务人员发现潜在的商业机会也很重要,因为这将决定开发这一层网络所需的潜在资源量。

3. 去中心化资本和市场基础设施

这是对于加密网络成功,但往往被忽视的一个关键因素。市场基础设施是指提供给矿工、用户和投资者,用于存储、使用和交易加密网络代币所需的工具和服务。这也是交易所、钱包、托管服务商、流动性提供商和金融资本的来源。与前面提到的因素一样,地理多样性也非常重要,尤其对于交易所和资本来说。

存在大量钱包和托管商,会增加潜在用户和代币持有者的数量。对拥有尽可能多交易对、交易所的地区来说尤为重要,因为在当今的资本市场层的管辖风险最高,也因为许多地区有关加密网络代币的金融法规仍然不完善。培养一个多元化的投资者群体也是非常有价值的,因为他们可以利用不同的地区和货币对网络进行资本化和「流动」。

一个有警戒意义的故事是,由于 Bittrex 在 2019 年 6 月从其美国交易所下架 70 多种代币(可能是出于监管的考虑),大部分依赖 Bittrex US 的流动性网络遭到损害。正如我在「加密经济圈(cryptoeconomic circle)」中所描述的一样(我意识到它看起来像一个三角形),网络的代币促进了劳动力和资本的交换,而且它的流动性很高,因此对于网络正常运行来说也是很重要的;也就是说,为了弥补生产成本,矿工们可以随时出售他们的代币,用户和投资者也可以购买一些代币来使用和资本化网络。确保有多种交易方式和地点,包括去中心化交易所,都有助于解决这个问题。

开发市场基础设施在很大程度上是链下的人类工作,它涉及发展与交易所、投资者和做市商的关系,其中一些需要时间和金钱。这项工作可以由核心开发团队或其他社区成员执行,具体安排取决于每个网络的实际需要。例如,Decred 要求通过公共提案系统来管理其中的一些工作,而一些核心开发团队则雇佣专门从事这项工作的人员,团队也可以将这项工作交给其机构投资者社区(在 Placeholder,我们一直在开发这一领域的网络和专业知识)。

4. 去中心化治理

治理是所有网络和社区管理活动的总称。这包括:核心开发、财政管理、分叉和升级,甚至是共识协议本身的运行。工作量证明、权益证明、DAOs、Github 代码库、社交网络、社区聊天、电话和会议等,在某种程度上都属于治理的范畴。我们将抛开关于去中心化、「链上」治理是否有效的争论,而重点关注在:当治理过于中心化时会发生什么,以及去中心化治理为什么很重要。

Kik 和 SEC 所发生的事情就是一个中心化管理风险的例子。虽然 Kin 网络的某些部分是去中心化的,但 Kik 一直保持对几个关键管理活动的控制。他们编写和维护网络及其主要接口的代码,并控制通过 Kin 代币销售筹集的资金,这就是 SEC 控告 Kik 的原因。Kik 之所以能够比其他项目更容易被 SEC 盯上,是因为 Kik 是一家可以被监管机构起诉的、单一的、成熟发展的现代型公司。这意味着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有权力关闭或停止其全球网络的发展。

而以太坊就是一个相反的例子。虽然 SEC 对核心团队通过代币销售筹集资金表示不满,但 SEC 决定不继续对其进行深究,大概是因为这将是一个非常困难的目标。以太坊基金会推动了许多核心开发,也管理其网络财政,但以太坊生态系统的多样性,使以太坊基金会对以太坊的影响,没有 Kik 对 Kin 网络的影响这么大。

完全去中心化治理是一个长期且复杂的话题,但现在把它看作一个不断变化的梯度是有用的。在许多情况下,「充分去中心化」是一个非常好的目标,我们有一些容易理解的工具可以帮助达到目标。一个好的起点,是鼓励独立的开发团队以各种编程语言(如我们在以太坊中看到的那样)开发协议的替代实现版本,这将减少网络对单一核心团队的依赖。另一个实现「充分去中心化」的方法是确保网络可以分叉。

发展中的主权

有了这些高级概念,我们可以开始评估加密网络的主权性,以及做出一系列关于设计和参与的决策。我们也可以以此作为社区规划和开发主权的参考。事实上,目前大多数(不是全部)的加密网络都缺乏这种高质量。虽然这在市场处于目前的实验阶段是可以接受的,因为还需要几年时间才能开发完善。但实际上,物理世界中是不存在 100% 的主权,数字世界也是不可能存在理想的配置。然而,我依旧认为,世界上规模最大以及最成功的网络将是那些主权性程度最高的网络,因为他们将最容易说服矿工、用户和投资者,去投入他们的时间、精力和资金来实现他们的增长。

作为一项实践,我们可以应用这个框架来研究比特币的一个智能分支网络 Decred。Decred 的创始人,因为认为比特币网络缺乏机构持有者对比特币进行协议管理,决定建立一个具有更强大共识协议的加密货币网络。Decred 通过增加一层权益证明来增强比特币的工作量证明模型,该权益证明层允许终端用户参与网络治理和区块奖励的过程。此外,Decred 将每个区块奖励的 10% 作为其开发基金,一个专门用于资助 Decred 开发的去中心化信托基金,其中所有 DCR 持有人都是受托人。相比之下,比特币的核心开发决策权几乎集中在少数核心开发人员手中,从而增加了网络内部的腐败风险。另外它还缺乏一个独立的、可预测的核心开发融资模式。许多比特币核心开发者受雇于外部公司,这也可能会增加外部公司对网络的影响。因此,虽然比特币目前在供给、需求和投资者方面具有规模优势,但基于去中心化的治理原则,Decred 更适合建立长期主权。

关于这个原则,我最喜欢的一点是,它让我们从多个方面来看待去中心化。许多加密网络开发者和社区关注的是供给的去中心化,可能还有代币的分配,但很少会考虑他们的设计和策略是如何影响市场基础设施、资本提供者、接口和地理的多样性的。这就变成了一个关于如何将数据、财富和权力在更多地区和更多人之间进行分配的讨论,这也就是为什么从主权之路的角度思考比从「分权」之路角度思考更有用的原因。

[1] Mario 评论道:「Max Weber 对国家定义的著名解释是——一个拥有在某一特定的领土上合法使用武力的实体,或者换句话说,拥有物理暴力垄断权。你在这里所描述的与 Bourdieu 对这个定义的扩展非常相似,包括对「象征性暴力」的合法使用,即从官方术语和形式、规则和标准、制度规范和文化等方面,定义、灌输和执行象征性结构的意义和正确使用的能力,换句话说——对信息和知识的合法控制。值得注意的是:Weber 说,官僚管理从根本上说就是「通过知识来统治」。

在某种程度上,加密网络代表着:通过创建「信息管理系统」(基本上是官僚机构),以一定程度上独立于国家的方式,合法地定义、处理、交换和执行象征 / 意义(信息),尝试打破国家对象征性暴力的垄断。至少在一开始是这样。」

区块律动 Blockbeats 注:Max Weber,马克斯·韦伯,1864-1920,德国著名社会学家、政治学家、经济学家、哲学家,公认的古典社会学理论和公共行政学最重要的创始人之一,被称为「组织理论之父」;Pierre Bourdieu,皮埃尔·布尔迪厄,当代法国最具国际性影响的思想大师之一

来源链接:www.placeholder.v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