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连着两个晚上,睡前听 Naval 采访儿时科学偶像 Matt Ridley 的这集播客,也是借此宣传 Matt 的新书《How innovation works》,都不知道听到哪就睡着了。

这篇文章收一块钱,因为听完后我想买 Matt Ridley 的那本书,售价 21.07 美元。

Naval:它纠正了我对硅谷运作的一个误解Matt 的新书:创新是如何运作的

Naval 读了 Matt 的大部分科学著作,无论是定义了什么是生命,将进化论作为一个约束原则放在世界观中心的《基因组》,还是阐述了细菌、病毒和人类之间古老的竞争的《红皇后》,还是乐观即理性的《理性乐观派》...

但 Naval 提到这本书与之前所有著作的不同是让他对创新有了新认识:纠正了二十多年以来对硅谷运作的一个误解以及区分了「发明家」和「创新者」。其中两句话让我印象深刻:

“你的书让我知道这是一个神话:其实那个孤独的发明家从未存在过。”

“一项新技术的第一个版本看起来竟然像一项旧技术的最后一个版本。”

引用 Naval 对《How innovation works》的推荐语:我推荐这本书给两类人。一类是创新者和未来的创新者自己;另一类是口口声声要打造 " 下一个硅谷 ",吸引创业,但不知道如何做的决策者们。

如果这次众筹到了 21.07 美元,我可以考虑写一篇详细的读书笔记(flag 立起来 :)。

下面是我连夜速翻的上半集播客,相信我它绝对值 1 块钱。Enjoy

采访原文(上)

Naval:我没有英雄情结,但有一些人让我敬佩,从他们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马特·雷德利(Matt Ridley[1])就是其中非常重要的一位。从小到大,我都很嗜读,尤其是科学类的书籍。Matt 引发了我对科学的好奇、让我爱上科学,他对我的影响比任何其他作者都大。《基因组》[2] 是我读的第一本他写的书,我翻烂过的六七个版本散落在各种盒子里。它帮助我定义了生命是什么,它是如何工作的,为什么它是重要的,并将进化论作为一个约束原则放在我的世界观的中心。这也是贯穿 Matt 书中的一个共同主题。

之后,我读了他的《红皇后》[3] 一书,这本书阐述了细菌、病毒和人类之间古老的竞争——这个话题在今天也极其有意义。《理性乐观派》[4] 这本书帮助我认识到,乐观是合理的,因为自从我们第一次接触到石斧和基本工具以来,人类已经经历了无数科学技术的进步。

他的《美德的起源》[5] 一书帮助我对美德和伦理搭建了一个博弈论的框架。他的《万物进化论》[6] 一书则延续了这个主题,走向万物进化。《先天后天》[7] 这本我还没来的及读,回头得安排上。

最近,Matt 写了一本名为《创新如何运作》(How innovation works) 的好书,这本书在本期播客播出时就会出版。上周我有幸读到了一本预发本。

欢迎你,Matt。你能来这里做客我很荣幸,能不能给我们介绍一下你的背景,以及你是如何从事科学写作的?

Matt 的背景

Matt:Naval,很高兴认识你,听到你读了我这么多书,并且有自己的感悟真是真是太好了。我是一个一生都喜欢写作的人。在短暂的科学家生涯之后,我成为了一名职业记者,因为在读完生物学博士后我决定要做一个作家。之前我在《经济学人》担任了多年的科学编辑,还在那里担任过政治记者和通讯员。

后来我成了一名自由撰稿人。这时我写了《红皇后》,这本书与我作为生物学家一直研究的主题很接近,也就是说,性的进化。从那时起,很幸运的是有人赞助我,让我围绕着我感兴趣的东西写书。目前大概每五年我就会出一本书。

我属于那种,直到我对一个话题有足够的兴趣才会出书。这是一个非常困难的决定,因为要投入到一个主题的写作中,就不能写其他你感兴趣的主题了。

新书

Naval:我读这本书是为了准备这次谈话,所以这成了一件苦差事(笑)。因为平时看书纯粹是为了闲暇时的享受,而这次则更多地变成了为了赶工期。但说起来,这本《创新如何运作》是你自《基因组》之后对我影响最大的一本书,它很有启示性。对我来说,这本书有两点使它不同于以往。

一是它纠正了我长期以来对硅谷运作的一个误解。我在硅谷浸淫已久,从 1996 年开始就在这里,我投资过数百家公司,也创办了十几家公司。我以为我对这个游戏了如指掌,而你的书纠正了我脑海中对硅谷运作框架的一个严重错误。我们一会儿可以谈谈这个问题。

来源链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