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talik 博客解析以太坊链上的开源众筹平台 Gitcoin

Vitalik 博客解析以太坊链上的开源众筹平台 Gitcoin

编者按:

公共产品募资一直是效率较低的事情。而以太坊上的应用 Gitcoin 通过社区成员募捐以及以太坊基金配捐的形式(尤其是采用二阶投票的方式),使得募资整体上更加高效以及公平。

那么,先来聊一聊二阶投票。二阶投票简单来说就是把投票出的“平方根”记做投票的分数,比如投出 1 票积 1 分,投出 100 票则积 10 分。这样做的好处是可以提高贿选的成本,同时鼓励少数人投票。因为在此种投票模型下,随着投票分数的增加,投票者需要付出的代价呈指数型上升(二次方)。

根据二阶投票的原理,在 Gitcoin 上面,项目最终获得的资金为社区成员捐出的资金的“平方根之和的平方”。即假设分别有 5 个社区成员对项目进行投票,对应票数为 1,5,10,100,1000。则项目获得的 Grant 金额为 2,306.03 DAI,其中 1,116DAI 来自社区成员,剩余部分将由以太坊基金会进行配捐。

目前,Gitcoin 已经进行到了第五期,而几乎每一期 Vitalik 都会在他的个人博客上发表关于 Gitcoin 的最新动态。另外,Vitalik 还列举了 Gitcoin 办到第五期时仍然存在的一些问题:

1. 尽管重复性捐款可以看作是收入稳定性的指标之一,但是有捐赠者基础的项目会在下一轮募资中占据优势,从而导致了不公平现象发生。

2. 公共产品不一定会对社会产生正向影响,如何判定项目的正面性是 Gitcoin 的问题之一。

不置可否,目前 Gitcoin 还在不停地完善中,但是它的投票机制以及操作却让我们看到未来公共产品募资的新形势。

第五轮 Gitcoin Grants 刚刚结束,25 万美元的资金被投放在了技术、媒体以及新的类别“公共卫生”上。总的来说,Gitcoin Grants 项目机制和社区的发展正在步入平稳的节奏。人们知道捐款的意义,亦知道什么项目值得期待,所以募资的结果相对来说是可预测的——即使我们并非那么容易预测哪类项目能获得最多的资金。

收入的稳定

值得关注的一个重要指标是各轮收入的稳定性:那么,在第 N 轮表现良好的项目在第 N+1 轮也会表现良好吗?诚然,如果我们想支持一个由“二次方自由职业者”组成的生态系统时,收入的稳定性是非常重要的:我们希望项目方在知道下一轮资金不会完全消失的情况下,能够安心地用现在的资金。另一方面,如果一些赠款接收方地位牢不可破,不让新项目进入圈子并参与竞争,那将对于整个生态是有害的。这时候就需要做一些平衡。

Vitalik 博客解析以太坊链上的开源众筹平台 Gitcoin

在媒体这一块,我们希望能见到稳定性和活力相互平衡。

Vitalik 博客解析以太坊链上的开源众筹平台 Gitcoin

项目 Week in Ethereum 收到的赠款在上一轮和本轮都是最高的。同时,项目 EthHub 和 Bankless 的收入也都非常高。另一方面, 项目 Antiprosynthesis,其收入却从 13813 美元降至 5350 美元。至于 Chris Blec 的 YouTube 频道,收入从 5851 美元增至 12803 美元。每轮的融资额有些波动,但也保持着一定的连续性。

在技术层面,我们可以看到赢家的波动更大,其收入在不同轮次之间关系不明确。

Vitalik 博客解析以太坊链上的开源众筹平台 Gitcoin

上一轮的赢家是 Tornado Cash,当时它宣称获得了 30783 美元募资额;而这一轮它的募资金额已降至 8154 美元。这一轮,Samczsun (4631 美元的捐款+15704 美元的配资 =20335 美元总数)、Arboreum (16084 美元的捐款+9046 美元的配资 =25128 美元总数)和 1 英寸交换机(58566 美元捐款+7893 美元的配资 =66459 美元总数)这三个项目是大致相等的赢家。上一轮,这三位赢家甚至排名不到前十,有些项目甚至不在 Gitcoin Grants 项目里。

这些数字告诉我们两件事。首先,大部分 Gitcoin 社区的人的思维是这样的:他们不会将捐款视为两个月辛苦工作的所得而是将它视为对过去多年贡献的一次性奖励。这是我上一轮批评 Antiprosynthesis 获得 13813 美元以后所收到的最激烈的反驳之一:获得奖励的人并不认为这是两个月的薪水,而是多年来为以太坊生态系统奉献和工作的奖励。

为什么没有更多的人重复捐款?

为了提升项目的稳定性,有一个需要测量的指标就是重复性捐款:用户可以选择将他们的捐款分成多轮进行募捐。然而,重复性捐款这一指标并不明显:在 8000 多个捐款数目中,实际缴纳重复性捐款的只有 120 个。对此,我可以想到三种可能的解释:

1)人们不愿意重复性捐款,是因为他们更愿意重新思考他们每一轮支持的对象。

2)人们可能愿意重复性捐款,但是碍于某种叫做“市场失灵”的东西。对于集体来说,重复性捐款是最佳选择,但是对于个体来说并不是。

3)用户界面的不便或其他“偶然”状况,也可能使重复性捐款受阻。

在最近与 Gitcoin 团队的一次通话中,假设三被频繁提及。具体的问题是,人们之所以担心重复性捐款,是因为他们担心为此锁定的资金是否安全。改进支付系统和通知流程可能有助于解决这一问题。因为为新进入者留出空间并防止生态僵化是真正有价值的,所以假设一的问题也应该被认真对待。但我更想聊一聊假设二。

有趣的是,我对假说二的解释始于对假说一的辩护:为什么生态僵化是真正的风险?假设有两个项目 A 和 B,并且它们的质量都一样;但是 A 已经建立了好的捐赠者基础;而 B 则什么都没有(我们可以说它只有几个捐赠者)。以下是你通过参与每个项目所贡献的匹配度:

Vitalik 博客解析以太坊链上的开源众筹平台 Gitcoin

很明显,你支持 A 的影响更大,因此 A 的贡献者越来越多,B 的贡献者越少越少。即使项目 B 稍微好一点,支持 A 的影响仍然可能产生锁定效应,进一步巩固 A 的地位。然而当前从零开始机制大大限制了项目“巩固自身”的能力,毕竟每个人的匹配都是重置的、都是从零开始的。

然而,阻止稳定的重复性捐款会导致市场失效,而每一轮的重置实际上都会加剧这种情况。看上面同一张图,不要把 A 和 B 看作两个不同的项目,而是把它看作本轮和下一轮的同一个项目。A 和 B 同为一个项目,只是因为轮次不一样,募资效果却截然不同。

我们将模型简化成如下。每个人有两种选择:本轮捐款 10 美元或者本轮捐款 5 美元,下一轮捐款 5 美元。如果两轮的配资是相等的,那么后一种选择实际上会更有利:因为配资与捐赠规模的平方根成正比,前者可能会给你 200 美元的匹配资金,但后者会给你本轮 141 美元轮+下一轮 141 美元 =282 美元。但如果你看到在本轮中有大量的人捐款,而你预期在第二轮中捐款的人要少得多,那么这样选择的结果不是 200 美元对 282 (141+141)美元,而是 200 美元对 146 (141+5)美元。所以你最好不要加入目前疯狂的一轮。

Vitalik 博客解析以太坊链上的开源众筹平台 Gitcoin

我们该怎么解决?一种选择是为匹配比率增加一点连续性:在计算成对匹配时,不仅要与本轮的贡献者匹配,还要与上一轮贡献者的 1/3 匹配。

这在哲学上有一定的意义:二次方融资的目的是补贴被判定为公共物品所作出的贡献。而上一轮的捐款数额肯定也能证明项目价值,那么为什么不重新利用这些数据呢?因为从零开始机制向这个匹配比率部分转移,将减轻集中效应,但却会加剧固化的风险。因此,做实验并且保持平衡需要一步一步来做。有一个更广泛的哲学问题是,固化的风险和收入稳定的风险之间是否真的存在着一种内在的权衡,或者我们如何能成全两者?

对负贡献的应对之策

这一轮再引入一个我曾经在第四轮时提到的特点——负贡献。相对于重复性贡献以外,极少人会做出负贡献,这里的负贡献指的是项目对于结果造成的影响几乎是可以忽略的。

我已经料到 Gitcoin 第四轮会有很大的反对声。即使是理所应当的,但是如果加入允许惩罚他人的机制,将会带来棘手且有害的社会影响。有些人反对负贡献机制,以至于他们会对受到负贡献影响的人给予关心并让他们接收到正贡献。

那我们应该如何应对呢?长时期来看,筛选坏项目并将过将更多精力投入好项目中作为补偿的机制必须存在。尽管它没有必要作为二次方募资的一部分进行集成,但类似的机制必须有。这种机制,无论采取什么样的形式,一定会从始至终地促进社会活性。

有一种做法是隐瞒更多的信息:不仅隐瞒做负贡献的那个人,且隐藏负贡献本身。许多反对负面贡献的人明确表示,他们对这样一个模式是可以接受的(或者至少更可以接受)。事实上(见下一节),这是我们无论如何都必须走的方向。但这将以成本低效益高的方式隐藏负面贡献,意味着不会对哪些项目获得了多少资金提供实时反馈。

加大打击合谋的力度

这一轮,我们可以看到更多的尝试去防治合谋行为:

显然,在目前的规模下,系统在反操纵方面需要更多强有力的保护。首先,我们可以做的是添加一个比 Github 帐户更强大的身份验证层,这是 Gitcoin 团队已经在做的事情。安全性和包容性之间需要复杂的权衡,但先开发第一个版本并不复杂。如果身份问题得到合理的解决,就足以防止当前规模的合谋行为。但从长远来看,系统所需的不仅是防止通过制造许多虚假账户来操纵系统,还要防止通过贿赂工作人员来(显性和隐性)进行合谋

我提出的 MACI 解决方案正在解决这个问题。从本质上讲,MACI 是一种加密结构,它允许对项目的贡献以一种隐私保护以及加密的形式上链,允许任何人以加密方式验证该机制是否可行,并阻止参与者向第三方证明他们做出了任何特定贡献。这说明了如果有人试图贿赂他人,受贿者将无法证明他们确实为该项目做出了贡献,从而使贿赂无法实施。亲朋好友之间支持彼此的善意“合谋”仍然会发生。

隐藏捐款额挑战在于,我们失去了“社会证明”去做好事:如果捐款无法证明,你就不能公开吹嘘自己做了什么。最好的解决方案是通过一种机制发布额外的数字:比如说某个特定参与者的捐款总额(仅需要计算收到 10 个以上捐赠者的项目,以防止通过自我交易而使数字膨胀)。然后,每一个人将有一个通用的“慷慨证明”,以此证明他们捐赠了具体的总额,并可以公开声明他们支持了哪些项目。但出具“社会证明”对用户体验来说一个重大的改变,需要进行多轮实验,才能做到正确。

结尾

总而言之,Gitcoin Grants 正在成为以太坊生态系统的一个重要支柱,越来越多的项目正依赖于它或多或少的支持。虽然它目前的募资金额相对较低,它涉及的领域都不可避免地出现募资不足的情况,但我们希望,随着时间的推移可以看到配套资金池里出现更大的资金来源。这种资金来源可以是 MEV 拍卖,可以是新的或现有的代币空投到匹配的资金池,亦可以是各种申请时所付的交易费用。有了更多的资金,GitcoinGrants 可以作为一个更重要的资金流为更多项目服务。尽管要达到这一点,我们还需要对系统做进一步迭代并对机制进行微调。

此外,这一轮 Gitcoin Grants 首次涉足以太坊以外的健康领域。地方政府机构和其他非区块链集团对二次方募资越来越感兴趣,因为这种募资形式能更广泛到应用部署到其他领域,这将是非常有价值的。同时,这种募资形式也面临着独特的挑战。首先,对于还没有加密货币的人来说存在一些问题。其次,以太坊社区在社区需求方面非常专业,但社区以及社区的普通人却无法为冠状病毒提供专业的医护支持。当参与者不是这些领域的专家时,我们预计二次方融资的表现会更糟。二次方募资的非区块链应用是否会将重点放在那些可以自给自足的本地社区?或者人们是否很快会尝试更大规模的部署?如果更大规模的应用开始部署了,结果会怎样?目前还有很多问题待回答。

(翻译自 Vitalik 的个人博客)

Vitalik 博客解析以太坊链上的开源众筹平台 Gitcoin

Vitalik 博客解析以太坊链上的开源众筹平台 Gitcoin

本文经「原本」原创认证,作者 keluoge,点击“阅读原文”或访问 yuanben.io 查询【3V9U109O】获取授权

来源链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