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币安以往收购案例来看,被收购公司仍能保持相对独立运行,CoinMarketCap 被币安收购后其创始人 Brandon Chez 将担任公司顾问。

撰文:Spike Chen

在前几年 Alexa 就将 CoinMarketCap (以下简称 CMC)列为访问量最高的前 100 名网站。它的排名高于《华尔街日报》和 CNBC 等网站。

2013 年,CMC 是在纽约皇后区的公寓中创建的,地理位置靠近世界的金融中心,公司也成为了加密世界的流量中心。

加密世界的流量如果按语言分类的话,主要可以分成英语和非英语的两部分流量。

行业顶级流量 CMC 被币安收购,促进行业还是寡头统治?

在全世界的前十交易所排行中,并未形成一家独大的趋势。这个时候谁掌握流量的入口谁就有可能在全球布局上占的先机。

英语类的用户习惯于 PC 端,非英语类的用户习惯于移动端。国内做合约的用户将 BitMEX 界面设计理解成糟糕,国外的用户也不理解怎么可以在手机上做交易。两边的流量分别是不同世界的群体,但 CMC 把他们链接起来。

成立 7 年以来,CMC 被公认为全球加密资产信息行情及网站访问量最多的网站。 CMC 现在为投资者提供 了 5296 个加密货币、500 多家交易所等数据查询,并免费开放接口服务, 聚合了全球加密货币交易数据。

据 chinaz.com 查询到的数据,加密行情类网站 Coingecko(7378 位)、非小号(8801 位)、Aicoin (71862 位)、skew.com (112953 位),CMC 现在全球综合排名第 555 位,其他加密数据行情网站远远落后于 CMC。

行业顶级流量 CMC 被币安收购,促进行业还是寡头统治?CMC 全球排名位

CMC 的流量超过世界上任何一家交易所,而且绝大部分都是英语系流量,或者说偏欧美的用户居多。根据 SimilarWeb,CMC 在过去六个月里吸引 2.072 亿次访问量,同期交易所流量最高的币安,也只有 1.138 亿次访问量。

在加密世界的流量王座上的 Brandon Chez,肯定不止一次想过带领自己的团队去转型,怎样跨过思维的局限是每个企业家遇到瓶颈时都思考过的问题。

他的问题也许问过 CZ,也许是他们不止一次的谈过,那时的币安就很忙,在全球的进行紧锣密鼓的扩张,现在可以说币安收购 CMC 时机正好。

币安的业务进退

币安在 94 时期,区块链企业普遍都对行业失去信心的时候,币安的选择是出海。都在退却,币安则前进,而且借着一系列的创新吸引了一大批的用户,由此树立了用户心中稳固的品牌形象。那时币安的核心业务是币币交易,但现在合约新业务增长明显,未来还会有期权等。

护城河每个企业家都懂,关键是怎样看待这个「行业」,在看待行业的问题上,每个企业则有不同。

企业的市场不应该局限在国内,业务、企业宣传、企业战略等等都不应该局限在国内。再看国内的媒体舆论是集中在全球看问题,还是集中在国内这块市场看问题?从区块链技术诞生的第一天起,互联网的基因就决定它必然是全球性的。所以从企业战略的角度出发,每个企业家脑中都应该有一张全球地图,而不是一张国内的地图。

在收购 CMC 的战略点上,币安的眼光与一般企业的眼光变现的不同。

在全球的企业战略上无论是收购、兼并、扩张,也许我们会认为是应该一个城池一个城池的占领,还是应该多战线并进?

时间回到 2019 年,全年都是为 2020 年铺垫。

币安链在 2019 年历经 4 次系统升级,分别是伽利略,哈勃,阿基米德,海森堡 4 个版本,至今也在持续不断的保持两个月做一次迭代。

币安一共开设 6 大法币平台:币安美国法币交易平台、币安泽西法币交易平台、币安新加坡法币交易平台、 币安乌干达法币交易平台(18 年)、币安澳洲法币交易平台简易版、币安拉丁美洲的法币平台。

币安宣布收购 JEX,并在两个平台上线合约交易测试网。收购 JEX 后,币安生态进一步扩大。为了双合约的尽早上线,币安同时上线了双平台的测试网,随后开通了 125 倍杠杆。

2019 年币安进行了不少于 9 桩全资收购,但只有极少数被公开 (有的在最近公布了,有的还没有公布)。

CMC 仍将独立运营

币安(Binance) 4 月 2 日宣布收购加密货币行情数据网站—CoinMarketCap (CMC),币安未披露此次收购的详细金额。

CMC 的创始人 Brandon Chez (布兰登 . 切斯)及其低调,收购的时候也没有露面公布的照片依然打马赛克。

行业顶级流量 CMC 被币安收购,促进行业还是寡头统治?

行业顶级流量 CMC 被币安收购,促进行业还是寡头统治?

隐含信息有两点:

  1. CMC 加入 Binance 是为了共同的愿景,这个愿景就是相信加密货币的未来。
  2. Brandon Chez (布兰登 . 切斯)担任公司的顾问,整个 CoinMarketCap 的基因还在,由原来的战略官 Carylyne 接过公司的管理权。

从币安以前的收购案例来看:钱包-Trust Wallet、合约平台 Jex、去中心化平台 DappReview、印度加密货币交易所 WazirX,自始至终保持独立运营,保持原有公司的自由度不干涉公司的发展,依然是这次币安收购的主题。这些公司在币安资源和团队的支持下,也都获得不错的发展。

丰富网络生态

币安收购 CMC 的意义,是关键时刻丰富自己的全球战略,让庞大的流量有一个更好的去处。

2020 年的币安很忙,CMC 也许只会短时间占据热点,除了上段列举的进展和新闻,还有新的进展会公布出来。但可以肯定的是币安实际在忙着搭建自己的网络效应。

网络由很多节点互相连接构成,每个节点可以是一台机器( 例如 Internet ),也可以是一个人(微信,抖音 等社交网络),也可以是其他很多类东西。网络的价值跟网络上节点数量的平方成正比,网络效应指的是,新节点的加入会让网络更强大,会让老节点获得更多的价值。

在今年 1 月份币安已经完成了第 10 次 BNB 季度销毁,共销毁了 2,216,888 枚 BNB。此次销毁的 BNB 利润和价值来于币安现货交易、合约交易、杠杆交易平台以及其他 BNB 相关的多个部门、产品、合作伙伴所共同创造。

1 月份的 BNB 季度销毁是币安有史以来销毁等值美元第二高、销毁数量第三高的一次销毁行动。另外,销毁 BNB 的美元价值连续四次都在上涨,而 4 月 10 号前后又临近 BNB 的第 11 次销毁日。

我们不知道最后币安的网络效应会变成什么样的形态,但我们知道币安的价值会体现在内部血液上-BN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