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刚刚过去的 3 月份,一个打破 Dapp 交易额纪录的游戏、一个团队无比自信的游戏 —— 888TRONTronCrush —— 用生命演奏了一曲「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的开发者悲歌。虽然他们在国内没有掀起太大波澜,但这两款游戏分别对应着一个典型问题,前者的背后,是大户之间在非零和博弈中的囚徒困境;后者则暴露了开发者的技术缺陷和对金融市场的夜郎自大。有些悲剧本可避免,后来者应引以为戒。

原文标题:《论一个单日 7.2 亿流水 Dapp 的倒下》

DappReview 仅以第三方研究机构的角度剖析 Dapp 的数据和发展历程,不做为任何投资及投机的参考依据。

Dapp 单日交易额的巅峰 - 888TRON

有一个名为 888TRON 的 Dapp,在春节前后上线,整个二月里表现平平,没有太过亮眼的成绩,时间到了三月初,大量的玩家和资金慢慢涌入,交易额和分红池呈指数式爆炸增长,该 Dapp 每 48 小时进行一次分红,下面是 3 月份的几次分红数据截图。

给 DApp 团队的两记警钟:流水再高只是空中楼阁,理解市场方为存续之道

从 3 月 10 号的 1300 万 TRX 到 3 月 16 日达到 Dapp 历史上最高分红的 2.56 亿 TRX 分红用了不到一周的时间。翻译成更加容易理解的数字,3 月 15 - 16 日的 48 小时里,该游戏分给玩家约 5000 万人民币价值的 TRX。

而这一切在 3 月 16 日之后怦然崩盘,下图是 888TRON 交易数据,在 3 月 16 日达到峰值单日 36 亿 TRX 流水(约 7.2 亿 RMB,也是 Dapp 历史上最高值)之后遭遇断崖式崩盘,目前游戏已经凉凉,仍有少量(被套牢的)「信仰者」还在苦苦坚持。

给 DApp 团队的两记警钟:流水再高只是空中楼阁,理解市场方为存续之道

从爆发到崩盘,DappReview 来讲一下前世今生。

888TRON 在 3 月初的爆发主要是以下两个原因的综合作用:

1. 高 House edge 高分红:大部分 Dice 类游戏的 House Edge 平均在 1.5% 左右,888TRON 的 House Edge 相当之高,达到了 3.5%,也就是说在同样交易流水的情况下,888 能够给玩家的分红是其他类 Dapp 的 2.3 倍,虽然挖矿成本随之攀高,但从用户角度,高分红的吸眼球能力不言而喻。

2. Dapp 真空期 Smart Money 涌入:现在 Dapp 的圈子就像股票二级市场的一个缩影,投机者需要一个可以炒作和投机的标的。在二月的春节期间,Dapp 市场相对平稳,没有什么特别的亮点项目以及创新模式,TRON 生态中的老大哥 TRONbet 的暴利期早已是历史,已经成功的完成了从挖矿模式软着陆成为平台币的转型。部分矿工带着 Smart Money 在寻找下一个标的,标的选择的标准不外乎:A 还在早期,B 分红喜人,C 技术到位。作为基本满足以上条件的标的,888 顺理成章地进入了 Smart Money 的雷达范围中。

在这样的背景下,888 的交易额和分红在 3 月初开始低调增长,逐渐进入越来越多用户的视野,「48 小时分红即能回本 25%」很快传遍了 TRON Dapp 用户的圈子。大量用户开始涌入投机,一切开始爆炸式增长。

爬得越高,跌的越痛,3 月 14 日分红高达 8000 万 TRX 之后,888TRON 的社群中破亿分红的叫嚣声不绝于耳。在疯狂挖矿的背后一颗定时炸弹早已埋好,在北京时间 3 月 16 日晚 8 点,2.56 亿分红分给了 2000 万个 888Token,平均一个 Token 获得 12.8 个 TRX,Smart Money 早已已做好大撤退的准备:

给 DApp 团队的两记警钟:流水再高只是空中楼阁,理解市场方为存续之道

巨量卖盘将 888 Token 价格从 30+ 砸到 15 TRX 以下,自此 888TRON 一路阴跌,直到今天稳定在 4TRX 左右。

888 的挖矿成本在当时约 30 TRX 左右,如果二级市场价格远低于挖矿价格,理性的玩家如果想持有 888Token 一定是从二级市场购买,而不是以更高的成本去挖矿获取,这样一来挖矿用户减少,给分红池贡献的用户减少,分红降低,代币的价值大打折扣,如此恶性循环,代币价格自然进一步降低,游戏不可避免的凉凉。

那么为什么 Smart Money 要在天量分红之后砸盘?几个关键原因:

交易所提供流动性:

这句话听起来是废话,但实际上,888TRON 并没有上币的打算,Kiwi 交易所(去中心化交易所)率先在 3 月 13 号强行上币,给了用户一个交易的场所。而大多数挖矿代币其实并不希望在让早期获利用户快速的卖掉筹码离场,锁住代币的流动性等更好的保证大多数持币者的利益,没有二级市场价格的干预让挖矿本身为代币定价。

没有代币解冻时间:

这是 888 项目方最愚蠢的设计。在大部分挖矿游戏中,玩家需要冻结代币才能获得分红,如果需要解冻大多设置了 24 小时的解冻时间,也就是说分红结束后,需要等待 24 小时之后才能拿到代币进行操作,在以往的例子中,这个设计使得玩家不能再分红后立刻出售代币,在这 24 小时之内,如果分红池足够有人,持币者可能会选择不解冻继续冻结吃下一轮的分红,能够有效的降低用户的离场意愿。而 888 并没有这个限制,用户可以随时冻结随时解冻。

那么有意思的事情就来了,在 3 月 16 日的分红之前,已经可以看到分红池能够以一个 888Token 分得 12.8 个 TRX,另一部分 Smart Money 发现了这里的套利空间,在分红前以 30 左右的价格购买 888 代币,吃分红,立刻解冻代币,交易所卖掉,那么只要卖出的价格大于 18.2,那么收益为正,套利成功。事实上,对比同时间 Ante 的币价,我们认为有不少 Ante 的持币者卖掉 Ante 来套利,套利完成后,再买回 Ante。见下图:

给 DApp 团队的两记警钟:流水再高只是空中楼阁,理解市场方为存续之道

市场资金规模触达天花板:

对于挖矿类代币,每一次的分红如果要超过之前的一次,则需要更多的入场资金,在 3 月 15 日-3 月 16 日两天的流水总计 78 亿 TRX,按照 House Edge 3.5%,总共锁住了 2.7 亿 TRX 的资金在分红池合约之中,而市场上的 Dapp 玩家容量有限,2.7 亿 TRX 的资金规模已经触达了 Dapp 玩家可用资金的天花板,下一次的分红大概率不可能超过这样一个天量金额。这一点大户最心知肚明,因为他们最清楚自己打出了多少子弹。

大户的囚徒困境:

在理解了上述三层逻辑的基础上,对于大户们来说,分红日就面临了砸盘还是不砸的囚徒困境:有套利盘去交易所砸盘;下一次分红大概率不会比这一次更高;Smart Money 已经通过过去四次分红回本,代币 0 成本。

在收益见顶、看空预期的加持下,大户 A 不知道大户 B 会不会砸盘,你要是砸了,我还持有的话那我就完了。那么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砸」。

只有砸。

才能局部利益最大化。

给 DApp 团队的两记警钟:流水再高只是空中楼阁,理解市场方为存续之道

值得一提的是,DappReview 在 3 月 13 日与 888TRON 的沟通邮件中已经提醒了「没有代币解冻时间」的问题,然而项目方并没有做出任何改变。直到代币被砸盘到 10 TRX 之下,大部分用户流失之后,才在 telegram 里面进行投票关于代币解冻时间的提议,但一切都晚了。

下面在讲下另一个案例。

虎头蛇尾的 TronCrush

这是一个上线前被大量 TRON Dapp KOL 宣传力推的项目,在第一次分红之前,被 Kiwi 进行上币交易,其无奈之下,主动联系 TRON 生态下头部的去中心化交易所 Trontrade 进行上币。

给 DApp 团队的两记警钟:流水再高只是空中楼阁,理解市场方为存续之道

之前由于做足了预热,3 月 26 号首日挖矿流水惊人的突破了 12 亿 TRX,由于挖矿的狂热,该项目方多次暂停游戏进行维护,27-28 日的交易量受此影响有所下滑,来到第一个分红日 29 号 12 点前夕。TronTrade 突然暂停了代币 TCC 的交易,似乎出现了一些问题,TronCrush 官方声称似乎代币 TCC 的智能合约存在 bug,正在检查中,但是尚未暂停游戏。

给 DApp 团队的两记警钟:流水再高只是空中楼阁,理解市场方为存续之道

与此同时,没有暂停交易的 Kiwi 上出现了巨量卖单砸盘。价格从 6-7 左右一直砸到 2 以下,按理说本次分红已经接近 1:2.8,如果以 2.8TRX 以下的价格购买 TCC,立即冻结,首次分红便可以回本。市场上的巨量低价卖单必然有猫腻,后来根据多方消息验证,发现 TCC 代币合约存在致命漏洞,在 Transfer 函数中并没有判断是否给自己转账,这使得如果你手里有 100TCC,给自己转账 50 个,你会拥有 150 个 TCC。也就是可以无限零成本进行造币。

给 DApp 团队的两记警钟:流水再高只是空中楼阁,理解市场方为存续之道

存在致命 bug 的 Transfer 函数

注:除了 Transfer 函数的 bug,该合约所有的运算都没有使用 SafeMath,旧代币 TCC 和新代币 TCT 的合约代码可以在项目方的一个 Github 仓库查看 —— https://github.com/TronCrush

该 Bug 最早由 TronTrade 群中某热心网友发现,并告知 TronTrade 团队,TronTrade 立即暂停代币交易并通知 TronCrush 项目方,然而项目方既没有及时暂停游戏,也没有及时联系 Kiwi 停止交易。造币者凭空创造了超过 15w 个 TCC 代币,在 Kiwidex 上疯狂抛售。

在此之后,游戏暂停,开发者更换了新的代币合约 TCT,并按照之前 TCC 的冻结余额空投给用户新的代币。但这一切也都晚了,在这一系列事件之后,大多数用户丧失了信心选择割肉出局。游戏仅仅在一周之内,宣告凉凉。

给 DApp 团队的两记警钟:流水再高只是空中楼阁,理解市场方为存续之道

在 27 号下午 TCC 的交易对在 Kiwi 上开通之时,DappReview 提醒了开发者这么早上交易所代币价格在第一次分红会被砸到 4 以下,但开发者迷之自信,认为自己的游戏不需要太担心交易量。

目前该游戏每天交易额约 300 万 TRX,是峰值时的 0.25%,日活跃用户仅剩 100 余人。

结语

以上两个案例,除了技术问题和游戏的机制设计之外,更本质的暴露出了项目方对于市场的无知。目前的 Dapp 大多带有金融属性,而金融的本质是信息不对称,Smart Money 并不在乎你的产品逻辑和游戏机制,在乎的是如何利用信息不对称赚取超额收益,如果开发者不懂市场,也不敬畏市场,还去开发金融属性的游戏,「市场先生」分分钟教你做人。

来源链接:mp.weixin.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