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vin Wood 认为 Libra 与大型公司关系太紧密,无法成功。 开放、免费的平台将超越 Libra。

原文标题:《Gavin Wood:扎克伯格的 Libra 存在很大问题》(Mark Zuckerberg has a big Libra problem)
作者:Gavin Wood,以太坊、Polkadot 和 Parity 科技的联合创始人,也是 Web3 基金会的创始人
编译:PolkaWorld

「更少的信任,更多的真相(Less trust, more truth)」是 Web 3.0 的格言,这是我在联合创建以太坊项目之后不久提出的概念,它是指一种新的点对点去中心化互联网。Web 3.0 可被描述为对政治问题的技术反应:它旨在纠正社会在 「信任」 与 「真相」 之间的平衡。尽管人们通常以积极的眼光看待 「信任」,但在这种情况下,它只是一种必不可少的弊端,迫使我们将事务交由第三方处理。

对信任的过度依赖使我们容易遭到伤害,而当信任不足时,我们又让自己不必要地放弃机会。技术使我们能够更好地理解世界,从而使人们更倾向于 「真相」 —— 当信息可通过密码验证时,无需第三方进行仲裁。但是,所涉及的网络效应(当更多人使用某服务,该服务就变得更吸引人)充当强大的整合力量,倾向于将力量集中在单个平台、货币或产品上。结果,滥用信任变得更容易和更有威力。

Gavin Wood:封闭的 Libra 将被开放免费的 Web 3.0 平台超越来源:Mike McQuade

二十年前,正是微软公司拥有如此强大的网络效应,以至于很少有人能够摆脱它的生态系统,微软滥用了这种霸权主义带来的信任。谷歌是个新兴公司,宣称自己 「不作恶(Don’t be evil)」,这是对其即将犯下的不法行为的轻描淡写。Linux 和更广泛的自由 / 开源软件运动带来了透明性和自由性,在那之后,它就取代了微软曾经占主导地位的许多平台。

车轮转动。Google 的早期格言已经被 Web 3.0 风格的「不能作恶(Can’t be evil)」打回了脸,现在后者在湾区已经占据了广告牌。有件事似乎很清楚:就像滥用软件行为的解药是开源(无需征得许可即可检查、更改和修复所使用的软件的能力)一样,针对 Facebook 等平台的解药也将体现出这种自由。新的 FAANG (注: 美国五大科技巨头 Facebook、苹果、亚马逊、奈飞和谷歌的总称) 不会是 Facebook 之类的公司,也不是 Libra 之类的财团: 它们将是分布式算法协议,可以在分散的用户群中进行自主、透明的流程中的决策和控制。

在这种情况下,Libra 看起来像是朝着正确方向迈出的一步,但对于迎接即将到来的潮流所需的巨大变化,它表现出了严重误判。Libra 充当区块链和点对点网络的技术验证,但是,除非它给用户以完全未经许可的方式使用、创新和集成的自由(当前尚未实现),否则它将成为历史的注脚。你的身份绝对不该影响你使用系统的能力,这和 Facebook 或你的当地银行等把关者要求的不同,如果协议是无许可限制的,那么没有人可以歧视你或你的使用,连马克·扎克伯格也行。

只要Libra 仍然是需要许可的,那么它背后的巨型公司就会对 「谁在其数字资产网络中做了怎样的交易」 进行强有力的控制。他们可以决定停止你向朋友打钱,理由仅仅是他们对你的交易历史存疑,或你的动机令其反感。这与无许可、抗审查的 Web 3.0 协议没有可比性,而且并不比我们目前使用的中心化银行服务更好。

开放和免费构建的平台将胜过 Libra 及其封闭、精心设计出的、受控制的同类平台,仅仅因为它们发展得更快、更强。吸引下一代颠覆性力量的,将会是旨在为用户、开发者和企业家提供自由的平台,而不是旨在保护霸权者利益的平台。一旦 Web 3.0 平台获得了成功,那么大量的免信任稳定币将使这些受信任的约束传统解决方案过时。

我们不能确定 Libra 会不会辜负 「更少的信任,更多的真理」 的口号。但是考虑到 Facebook 的历史和业务,我不敢相信它是世界需要的改变。

来源链接:www.wired.co.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