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太坊基金会新任执行董事 Aya Miyaguchi 认为化繁为简能够创造更多的价值。以太坊基金会应该走小而美的发展路线,下放手中的权力,减少对资源的控制,来资助不同的团队。

原文标题:《以太坊基金会和以太坊生态会走向何方?》
作者:以太坊爱好者

观点 | 以太坊基金会和以太坊生态会走向何方-阿姆斯特丹办公室、楚格州总部以及大部分早期团队工作过的柏林办公室-

以太坊正在发生改变,而以太坊基金会也在随之改变。

虽然以太坊基金会早些年的高度中心化可能对以太坊的发展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却也为号称去中心化的以太坊招来了不少批评。

在 Devcon4 上,以太坊基金会的新任执行董事 Aya Miyaguchi 做了一次精彩的演讲,可以看出她的管理风格深受禅宗的影响。

观点 | 以太坊基金会和以太坊生态会走向何方-Devcon4 上的 Aya-

Aya 认为化繁为简能够创造更多的价值。以太坊基金会应该走小而美的发展路线,下放手中的权力,减少对资源的控制,来资助不同的团队。

在以太坊生态中,不会再有所谓的 “官方” 内部团队和外部贡献者之分,基金会会一视同仁地为所有内外部团队提供资助,内部团队也需要与外部团队进行公平竞争,才能获得资源。

如果几年前有人问我基金会应该如何发展以及如何管理其资源,我也会说出跟 Aya 一样的话。_我知道一定会是这样,因为确实有人这么问了。_在 Aya 成为执行董事之前,我们就有过几次谈话,有时是在正式场合下,有时是在走廊里私聊,讨论什么样的基金会符合大家的期望,通常会得出这样一个结论:每个团队都想要在预算方面有更多自主权,可以做更多的尝试之举,无需就每一次招聘或会议安排之类的事征求许可。这一点现在已经实现了。

当然,凡事都是有两面性的:有了更多自主权意味着会面临更多风险。如果要将有限的资源分配给更多团队的话,也会带来更加激烈的竞争。

实际上,这也有可能产生积极作用,但是对于团队来说并非易事。以我多年以来曾经领导 Mist 团队的经验来看,我们所开发的 Mist 浏览器旨在将各种以太坊技术聚合起来,进而创造 Web 3.0 的愿景。然而,只有少数以太坊死忠粉使用这个浏览器,没能吸引到任何主流群体。(不过这也要看你对 “主流” 的定义了,至少目前没有哪个团队真正做到了这一点)——而且,我们也存在很多严重的安全问题。

我们团队意识到,虽然最大的安全隐患是出在浏览器组件上,但仅用一个应用就能连接并管理各种以太坊组件,依旧能够创造巨大价值。这个应用就是现在我们所知的 Grid。与此同时,我开始思考我们获得主流用户的真正障碍,并启动了名为 universal logins 的项目。然后我意识到如果我退出的话,Grid 团队就有更多预算做更棒的事,所以我就退出了。

事情就是如此。我不再占用以太坊基金会内任何团队的预算。没人让我这么做,我也只是把这件事告诉了财务处(推特上也有说过)。

以太坊基金会的特别之处在于,这么多年来我都没有传统意义上的 “打工仔” 的感觉。在这里,你只要完成自己的工作,把发票发给财务(通常会涉及到不同的人和不同国家的公司),然后就能拿到工资了。还有,每年都会举办一场开发者大会,你要在会上公开宣布自己的工作进程。每年,还会有不同的人聚在一起讨论你的团队预算和你的工作进展。就基金会而言,所谓的内外部人士很难界定。是那些拥有 ethereum.org 邮件后缀的人?还是那些得到去 Devcon 门票的人?还是那些在 Discord 群里的人?

实际上,Aya 面对的第一个挑战就是要弄清楚究竟有哪些人在基金会工作:有些在有效劳务合约期内的人,跑去加入某个 Github 项目,一连消失数月之后,又突然从该项目中退出,寄来一张为期 3 个月的劳务发票,有时候可能连发票也没有,这种事情早已稀松平常。我自己就经历过类似的事,一个团队成员即没有正式辞职,也没有被炒鱿鱼,就这样神隐了,不再回复信息,也不寄发票过来。这就是远程工作的一个奇怪弊端。就这方面而言,新的资助模式效果更好。不管每个项目中实际的参与者有多少人:钱进去了,代码出来了。如果成果不好的话,别给钱就是了。

简而言之:基金会正在转变为一个资助型组织。我的老项目终止了,我也不想因为自己占用了预算而影响新项目获得资金支持的机会。这样我也能抽出更多时间来解决我认为这个生态存在的最大问题:用户引导。

原文链接 :

https://medium.com/universal-ethereum/where-ethereum-is-going-ef4dad35d748

作者 : Matthew Wright

翻译 & 校对 :TrumanW & 阿剑

来源链接:mp.weixin.qq.com